芥末堆 芥末堆
获取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教育机构老总跨年醉酒,醒来发现管理层“另起炉灶”

作者:颜雪 发布时间:

教育机构老总跨年醉酒,醒来发现管理层“另起炉灶”

作者:颜雪 发布时间:

摘要:他坚信,那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酒局……

210_1.jpg

图片来源:Gratisography

2016 年到 2017 年的跨年夜,李智鹏及其教育机构的管理层一行人在酒馆跨年聚会,之后他喝多了在附近酒店住下。第二天醒来,当他回到公司,发现自己的教育机构已人去楼空,一起走的还有40多个培训教师和上百个补课学生。

而此前,李智鹏公司管理层开的新教育机构已在同一栋大楼里悄然租下办公区。

李智鹏的教育机构,空了。李智鹏本人,懵了……

res01_attpic_brief.jpg

李智鹏开办的教育机构教师墙上,20张名师照片资料,只剩下7张  

他说——

“他们策划两个月,所有老师都被拉过去了”

1 月 3 日,成都易师友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李智鹏仍然坚信,那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酒局。

2016 年最后一天,在红瓦寺一个小酒馆里,李智鹏及其公司管理层一起跨年。酒桌上都是他熟悉的面孔:副校长丁丁、人力资源负责人阿峰、还有好朋友、女朋友等。酒过三巡,李智鹏觉得不行了,喝多了的一群人很快被送到附近酒店。

2017 年 1 月 1 日中午,李智鹏回到易师友 12 中校区学府花园办公区,发现那里已人去楼空。“一问才知道,副校长给老师说在其他地方上课,并说工资涨 20 元(每 2 小时)。”他说,“全部教师都拉过去了,一个都不剩,约四五十个(老师),把老师带走就可以把学生带走,学生有上百个。”

李智鹏表示,此前他并不知情,“这事他们策划两个月了,当晚喝酒,就我一个吐了。第二天起来发现人去楼空,他们都过去了。”他说的“都过去了”,是指老师都去了公司管理层新成立的教育机构。易师友教育机构的几位管理层和部分教师,一起组建了新的教育公司,此前已和每位老师签订合同,办公区域和易师友教育机构在同一栋大楼、不同单元。

另外,李智鹏坚信,“前台电脑被格式化,所有老师、学生的资料都没了,目前在对电脑进行深度修复。”

1 月 3 日,李智鹏和同事正在为前来公司咨询的教师发工资。他说,现在有传言称他已发不起工资了。“我不要签到本,只要你把真实信息留下来,我就会给予相应工资。”他称,记录教师课时的签到本也被拿走。

现在,硕大的办公区已没有老师和学生身影,挂在外墙的20张名师照片资料,只剩下7张。

李智鹏强调,他不跟老师联系的原因是无法联系,“因为电脑资料被全部格式化。”之前他听说,部分老师出走的原因之一是工资必须次月中旬发放。对此,他称,“工资不是我不发,起初签合同就约定次月中旬发。如果到了月底拿工资就走人,那样一点约束力都没有,合同要一学期一学期的签,是因为(教师)中途离开对学生影响很大。这我觉得是很合理的。”

“所有带了学生的老师都被拉走了,(他们)直接告诉老师上课换了地点。”李智鹏认定,带头的是副校长丁丁(化名),“丁丁从地理老师转做行政,后来成为(易师友 20 中分校)副校长。阿峰(化名)去年 11 月才加入,还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

他们说——

“因理念观点分歧另起炉灶,跟所有老师都签了协议”

1 月 5 日晚,成都商报记者终于见到新成立的教育机构几位负责人,也是李智鹏公司的原管理层丁丁、阿峰,以及离职骨干教师夏夏(化名)。

阿峰表示,2016 年 12 月 31 日,易师友管理层和李智鹏好朋友、女朋友一行 6 人在红瓦寺附近一个酒馆喝酒跨年。“不是我们灌醉他,是他想灌醉我们。”阿峰说,那天晚上大家都喝醉了,都是在附近酒店睡的觉。“电脑格式化是真的不清楚,我们都没动电脑。李智鹏所谓的联系不到学生、老师也不成立,有一个李智鹏的QQ号作为公共账号,里面上传有所有老师、学生的信息。”

丁丁否认了李智鹏“人去楼空”的说法,“跨年夜喝酒的第二天,李智鹏回到易师友时,我和一个行政都还在。”

之所以选择在 2017 年 1 月 1 日离开,阿峰表示是很早之前就定下的,“前期我们跟所有老师都签了协议,不存在瞒着老师换地方的事,那天我们通知老师到新机构上课。”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市工商局公开信息查询到,丁丁、夏夏等多位股东成立的教育机构叫成都友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是 2016 年 12 月 23 日。

“那么多人走,肯定是有原因的。”阿峰表示。成立新公司、集体出走,阿峰确认此前都没有告诉李智鹏,“这种事如何好说?”

阿峰表示,因理念、观点上的分歧,他们更愿意另起炉灶,对上课老师“都提前签署了新的协议。”记者确认,在易师友,教师工资为每 2 小时 80 元,现在友培开出的教师工资为每 2 小时 100 元,目前易师友已将教师工资上涨至每 2 小时 130 元。“但依然没有一个老师愿意回去,这很能说明问题。”曾在易师友担任财务工作的美美(化名)透露。据记者了解,阿峰与丁丁均未与李智鹏签劳动合同。

裂痕,从何而来

“过河拆桥”?

成都商报记者向双方确认,阿峰和李智鹏是成都一所知名院校的同班同学。阿峰回忆,2016 年初,李智鹏邀请他到易师友帮忙。

丁丁开始是被叫来顶替一位离职的同事。“那位同事念念(化名)是前任副校长,非常能干,招生、教务、行政一担挑,把易师友从每周 10 多个课时提升到 80 个课时。”念念后来离职,“李智鹏解释,念念与团队不和,后来我们听说是他嫌念念工资太高。”

“这件事让我感觉很不好,有一种过河拆桥的感觉。”阿峰逐渐觉得,与李智鹏之间理念分歧太大。

不尊重老师?

“我感觉不到尊重。”夏夏在易师友干了 1 年半,当物理老师,“创始人(李智鹏)曾跟我说:‘我让你留下来,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这种话他跟我们(其他老师)都说过。”另外,“所有来上课的老师,当初签(劳动)协议都是一式一份,唯一一份被机构保管。”

这一点也得到阿峰的证实,他负责人力招聘,“当时我向李智鹏提出这样不好,他跟我说怕资料外泄,不能给老师。”

此外,延迟到次月中旬发工资、活动晚会不给老师发函,都让夏夏感觉没得到尊重。

公私账目不分?

他们无法接受的还有,公司公私账目不分,“在易师友就没有公司的账目,都是他来给(钱)。”美美(化名)透露。

1 月 8 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市工商局公开信息查询,李智鹏担任法人的成都易师友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属于“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人信息栏只有李智鹏一人。

创始人:将休学应对公司困难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再次联系李智鹏,对方表示不想回应。他的微信朋友圈 1 月 4 日对此事做了说明,其中表示,“消费属于私人问题,只要不存在拖欠工资就不应该被评价。”

另外,李智鹏通过个人公开平台对外公布,目前易师友第一任副校长已回归。

记者了解到,目前李智鹏还在成都一所知名院校就读。他在朋友圈回应,为了解决易师友的困难将会休学一年,“如果 2018 年不能恢复,选择辍学。”

本文转自成都商报,作者颜雪,原标题《管理层另起炉灶,“挖”走所有师生?》,经授权转载。

1、本文是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成都商报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发邮件到 tianyi.mei@jmdedu.com告诉我们。
来源: 成都商报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4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2  135天前

    八十块钱两小时,当人要饭呢吧。大学生家教都不止这个价。

    (0)

    回复(0)

  • 红脸蛋

    m_186****3910  135天前

    活该,现在的老板大部分都是资本家,除了压榨员工,还有什么,大伙们动起来吧

    (0)

    回复(0)

  • 红脸蛋

    m_130****6968  136天前

    这是什么逻辑 还原整个过程让人很迷惑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  136天前

    都够奇葩的,这老板做人失败到一定境界了。

    (0)

    回复(0)

  • 教育机构老总跨年醉酒,醒来发现管理层“另起炉灶”分享二维码
加载中...
二维码
×

笔名:

邮箱:

微信:

微博: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支付完成
支付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