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获取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疯狂的逐梦者张浩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疯狂的逐梦者张浩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的梦想大到吓死人”。

享学_meitu_1.jpg

芥末堆 阿槑 6 月 8 日报道

“全中国在线教育死光了,我们也会活着”,今年 2 月,当疯狂老师濒临倒闭的传言在网上肆意蔓延,张浩给出了让众人瞠目结舌的回应。

张浩是疯狂老师的创始人,当 O2O 的风口到来,他带着团队经历了 9 个月完成 5 次融资的记录,而当这一阵风逐渐散去,外界对他的质疑也一直没有中断。在疯狂老师已完成 1.2 亿的 C 轮融资后,依然有濒临倒闭的传言传出。尽管如此,张浩却一直没有忘记创立疯狂老师之初自己定下的“ KPI ”:疯狂老师的任务是干死快乐学习。

很多人了解或者听说张浩,都是因为疯狂老师,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疯狂老师其实是张浩的第二个创业项目。他的第一次创业,开始于大学期间做家教的经历,如今这个名为“快乐学习”的项目,已在深耕十年后,成为了福建地区最大的 K12 线下培训机构,年利润高达 1 个亿。

一个立足未稳,一个根基深厚,想要让前者干死后者,谈何容易?这样的想法太过疯狂,但这样的想法却很“张浩”。而另一方面,“兄弟”互搏的背后,其实是张浩想用互联网改变线下培训的初衷。

赢在起跑线上?

“疯狂老师的任务是干死快乐学习”,这是张浩对疯狂老师的定位。

2014 年,被互联网浪潮吸引的张浩再次出发,深谙教育行业的运作方式,他打算跳出来革自己的命,用 O2O 模式改变传统的教育行业,通过互联网实现去中介化,绕开”中间人“培训机构,将所有收益还给老师。

当年年底,家教 O2O 平台疯狂老师成立,他给团队定了一个目标:干死快乐学习。而在当时,快乐学习已经走出福建,教学点覆盖全国十个城市,年净利润达到 4000 万。要干掉这样一家地方龙头机构,谈何容易?深信教育 O2O 模式的张浩认为,如果疯狂老师能干掉快乐学习,那么它就能消灭所有线下机构。

2015 年 1 月,张浩将老家合肥作为第一站进行试点,测试和迭代新产品,并在验证成功之后迅速推广到上海和北京,不到半年,疯狂老师已经入驻十多个城市。那一年,张浩奔波在全国各大城市巡回演讲,分享自己为了攒十万块开始创业的经历,以及重构教育行业生产关系的梦想,鼓励老师选择“平台化生存”,不再接受机构的“剥削”。

纵然张浩称自己“不善言辞,有重度社交恐惧症”,他在公开场合的演讲却极具煽动力,不少老师因此开始了解疯狂老师,选择从机构出走。接下来几个月,教育 O2O 平台之间的疯狂的补贴大战更是带动大批老师加入平台,据了解,疯狂老师的补贴曾高达课时费总额的 20%,2015 年暑假,其平台交易总额超过 1 亿元,老师的平均收入接近 3 万元。

到年底,疯狂老师交出了令团队满意的成绩单:9 个月完成 5 次融资,总额超过 4400 万美元,估值从 1000 万人民币跃升到 2 亿美元,其线下运营团队覆盖全国十几个城市,上万名老师入驻平台。

互联网的速度让张浩很兴奋。相较而言,线下就没有那么性感,在线下稳扎稳打的快乐学习花了 12 年时间打下 12 个城市,而疯狂老师仅仅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艰难的 2016

“过去一年很艰难”,在一个月前快乐学习 12 周年庆上,面对台下坐的上千名员工,张浩顿了顿说,”但我们撑过来了”。

然而,2015 年底,教育 O2O 的浪潮开始褪去。随着补贴的取消,当时受补贴吸引入驻平台的独立老师们逐步淡出平台,或回归大机构,或一起合伙开小机构,留不住好老师的平台们集体遭遇了危机。伴随而来的还有资本寒冬,用轻轻家教创始人胡国志的话来说,“没有想到家教 O2O 怎么那么快就进到了冬天”。

这对张浩来说是煎熬的一年,他始终找不到可持续、可规模化的变现模式,再加上资本寒冬带来的融资压力,他曾连续失眠,无数次半夜醒来思考未来的方向,他与核心团队讨论过上百种变现模式,但都被一一否决或夭折。在这个行业浸泡十年,曾经坚信 O2O 的张浩逐渐对这个赛道产生了怀疑。一年后的今天,张浩依然认为当时他和团队已经做到了最好,他感慨道,“方向错了,谁也没办法”。

2016 年,疯狂老师做了两轮裁员,砍掉三分之二的员工,从 400 多人的团队收缩到 100 多人。今年 2 月,有爆料称,“疯狂老师运营团队已于 16 年 9 月解散,公司现金流断裂,只是名存实亡”,当时,张浩认为有人专门跳出来抹黑疯狂老师,他给出了让众人瞠目结舌的回应,“全中国在线教育死光了,我们也会活着”。

年中 1.2 亿的 C 轮融资让行业内的目光重新聚焦在疯狂老师,站在讲台上,张浩依然斗志昂扬,他宣布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在线直播,“O2O 这场仗已经打完了,我们会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直播上”。配合业务转型,疯狂老师内部成立了三个事业部:孵化器事业部、直播事业部和社区事业部,分别负责大班辅导、在线直播,以及教师社群“金宗会”的运营。

疯狂老师失败了,但张浩认为他和团队收获了意外的红利,正如徐小平告诉他:“你抓住了这个拐点,让你和你的团队获得了高势能,未来就有很多机会和想象空间”。

“如果未来需要再来一波像当年疯狂老师那样的轰轰烈烈的征战,我相信我们能快速做起来” ,一年过去,梳理清楚战略方向的张浩重新拾回了信心,而未来当他们需要重新撬动区域市场的时候,他相信,过去两年聚集的人和团队会再度释放出来,因此团队的征战会比上一次更轻松。

打好手里的牌

“方向错误的时候,你就要割舍,该转就得转,而不是蛮干”,交了上亿元“学费”之后,张浩对线上和线下有了新的认识。

过去一年,张浩试着重新整理手里这把牌,将享学的线上业务和快乐学习的线下业务整合到一起,并试着探索一些新的模式。

“如果我们过去没有做疯狂老师,我的团队还是快乐学习,处在这样一个技术的拐点,那可能我们就错过了这一波机会,就只是一个纯粹的线下机构。” 骨子里崇尚技术的张浩认为,技术的飞速发展会带领教育行业走向另一个阶段。

快乐学习深耕东南地区十二年,2016 年的利润达到 1 个亿,而在疯狂老师出现之前,并没有多少人听过它的大名。而疯狂老师作为一个开放平台,带着快乐学习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同时团队完成了认知和技术上的储备,张浩认为,得益于此,在接下来的拐点上,快乐学习才有可能把握住浪潮,再上一个台阶。

张浩.jpg

(快乐学习集团业务版块图)

在线下这一块,一对一、精英班和超大班三种班型互相协同,给用户多样化的选择,而对老师来讲,则能够为其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我的老师是不会离开的,再牛逼我都有舞台给你”,说起新的尝试,张浩又有些兴奋,他告诉我,在快乐学习,去年老师年收入最高能达到 500 万。

其中的秘密就在于超级大班课的推出,这个新的模式由超级名师孵化器团队负责,“讲出来会吓到你”,他笑着说,超级大班课的班型至少 100 人以上,最多到 600 人,目前处在测试阶段。

另外一条新的业务线是双师课堂,这部分业务由享学和快乐学习合作,享学负责技术,借助快乐学习的教研优势,在其线下课堂试验双师模式,张浩将享学看作 B 端服务商,当模式跑通之后,向中小机构输出双师课堂解决方案,包括课程、师资和技术。

线上的业务则是疯狂老师和叮当课堂,目前 O2O 平台疯狂老师仍然在正常运营,其定位是开放平台,发挥其工具价值,方便老师做自我管理,包括招生入口,课程记录,家长缴费和评论等,免费提供给老师。

快乐学习.jpg

(快乐学习12周年庆合影)

“作为一个一直在这条赛道上奔跑的人,当出现了巨大的拐点,有梦想有实力的选手会兴奋,因为有了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超越的可能性“,他希望能借助技术的力量让快乐学习从新赛道超车。

而这两年从 O2O 到直播,再到双师课堂的探索,让他觉得,在“教育+技术”这个维度上,跟双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巨头之间的鸿沟在不断缩小。

疯狂的逐梦者

“快乐学习算是一次成功吗?”我问道。

他摇摇头说,“有一天我要能代表这个产业,至少作为这个产业重要的角色存在,那才是我追求的目标。”

2017 年,张浩不再焦虑,调整好大船的方向后,今年他在努力跟时间赛跑,“我们的口号是把所有利润都投进去,先投五年再说”,张浩重复了两遍。他指的是重金投入在技术,人才和教研上,站在未来 5-10 年战略发展的角度,他认定这是正确的事。

谈到新来的 CTO,张浩的开心溢于言表,他戏称对杨溢欣“一见钟情”,接下来花了半年时间,死缠烂打把杨溢欣从百合网挖过来。他反思,过去疯狂老师在线上发力,但是团队的基因却更偏重线下,现在他交给 CTO 重组这个团队。

一旦找到对的人,他就会绝对放权,“我的管理团队比较成熟,每个模块都有自己的负责人,我完全不管”。在薪酬方面,张浩也毫不吝啬,年度员工的奖励是汽车,MBA 课程等,张浩喜欢说一句话,对优秀的人才,无非是用巨大的利益和梦想来吸引。

资本市场则是让张浩异常兴奋的另一件事,融资能力超强的他并不是第一次接触资本,不同的是,现在从一级市场转战二级市场,他第一次尝到了资本杠杆的甜头。

今年初,快乐学习推出 EDUT 教育基金,张浩称,几个月来,有认购意愿的机构和个人超过预期,他们所接触的标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从几百万到上千万甚至过亿,这在他和团队的意料之外,“我看到了梦想不断放大的可能性”。

张浩欣赏乔布斯、马斯克这样的创业者,欣赏他们用疯狂的状态追求梦想,改变世界。“疯狂老师”名字来自乔布斯最爱的广告词“Think different”,“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张浩也曾问过自己,做一方的王,很从容很淡定很骄傲,为什么还要再次出发?扪心自问,他的梦想是走向更大的舞台,成为这个市场未来的寡头之一。快乐学习从厦门起步,跨出福建省,再跳出东南地区,北上上海,享学科技则带他接触到更大的市场。张浩作为一个疯狂的逐梦者在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梦想。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发邮件到 tianyi.mei@jmdedu.com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许毅松  69天前

    ”疯狂的逐梦者“上面那一句 ”跟双剧透新东方、好未来巨头之间的鸿沟在不断缩小。“ 错别字,应该是”双巨头“

    (0)

    回复(0)

  • 疯狂的逐梦者张浩分享二维码
加载中...
二维码
×

笔名:

邮箱:

微信:

微博: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支付完成
支付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