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教育已死,学习永生(一)

作者:大树Steve 发布时间:

教育已死,学习永生(一)

作者:大树Steve 发布时间:

摘要: 本篇文章为读者投稿,来听听潘多拉盒子创始人姚树奇讲述创业以来对互联网、对行业所谓的在线教育、对互联网之于知识分享与学习方式的变革的一些思考。

绞尽脑汁地也没想出个开头该怎么去写,所以这一句就权当开头了。以下文字不再磨叽,只是想把自己创业以来的这几年对互联网、对行业所谓的在线教育、对互联网之于知识分享与学习方式的变革的一些思考简单地勾勒一下,没有什么严格的行文逻辑,也没有什么权威引证,仅仅是自己的一些零散的思考,想到哪,写到哪。

关于互联网

所谓IT,很多人把它看成为一个行业,但我们似乎忘记了IT的完整含义——Information Technology——信息技术。那如果从广义来讲,这个东西几乎是一个贯穿人类历史的不断在发生着的进程,它并不能成其为一个行业,但却渗透在无处不在。象形甲骨,造纸印刷,电话电报,广播电视……可以说任何一种可以促进信息传播与分享的技术革新都在促进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从基础上可以宏观到电力的发明,从细节上可以微观到一家搜索引擎公司的创立。

而这种革新,却从未如过去这半个世纪尤其是过去这二十年的信息数字化进程般迅速。互联网,作为当今世界信息技术最具代表性的一项科技创新,可以说是电气革命以来最伟大的一项发明。之前的文字,竹简,纸张,电报,当今的电脑,手机,pad,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载体,终端铺路,内容为王,互联网改变的是信息的产生方式,存在方式和传播方式。而所谓信息技术,其最根本的核心使命在于不断推进人类获取信息方式的革新,无论是商业信息,还是知识信息。

互联网自1993年民用化以来,已经极大地改变了我们传播信息,娱乐和消费的方式。但作为一个注定要改变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技术来说,二十年的发展,其实还是十分初期的。从第一台蒸汽机被发明,到工业化时代的整个生产组织方式和社会结构形态的形成差不多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那对于互联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其对大众生活产生最广泛影响的领域还主要是集中在资讯的获取、娱乐以及商贸消费上。我们不妨自问,每天打开电脑,上网干的最多的是什么?全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多亿的网站每天都在呈现着怎样的信息?尤其在大陆,国外的相当一部分部分信息我们是不能直接访问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熟知的最会去访问的无非也就是那几大门户,几大电商,几大视频,几大SNS,除此外呢?

你还会去上新浪搜狐这类门户网站吗,我反正不上了,他们的模式十几年来几乎没有过任何更新,只是覆盖着越来越多的弹窗广告,爆乳视频,唯一还残留的一些所谓资讯无非是各种娱乐绯闻,宠物美食,情感养生,阳痿早泄,丰胸整容……说真的,我已经分不清楚这些门户网站上广告和内容的区别了。马云十年前就在各处奔走布道电子商务,时至今日,互联网确实已经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商贸、消费的方式。甚至可以说,现在的大小网站,除了电商网站,就是帮助电商卖广告的网站了。

为了证实我的印象,我刚刚打开了某大型门户的主页,印象中我应该有几年没有打开过了,之前只是悬浮在某个角落的广告,现在竟然铺满全屏。并无任何褒贬之意,任何一项新技术的发生,最开始被广泛应用的往往都是在军事和商业领域,甚至军事和商业需求本身就在不断激发着新技术的发生和发展。

但对于互联网而言,它的使命不仅仅如此。

关于在线和教育

其实自互联网诞生之初,它就已经在不断地尝试着革新知识分享与传播的方式了。只是每每面临商业化拷问的时候,它总是给不出一个漂亮的答案,即便是今天“在线教育”作为一个行业名词被炒得风生水起,真正获得资本关注的往往还是那些十年前就开始搞起来的网校而已。

我不知道“在线教育”这个概念最初是哪位先知提出来的,但我想说的是,无论是概念本身还是概念下的实践,仅仅是把互联网和教育做了一个简单的加法而已,导致今天所有主流的关于在线教育的实践,那些被聚焦在镁光灯下的在线教育的行业新宠们,脑子里转悠的概念永远只是围绕着“在线”和“教育”,思考的模式也仅仅是在反复参考着互联网在过去十五年里取得最辉煌成就的模式——电商——而已。

但我们想说的是,互联网要做的无关教育,也改变不了教育。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已经很好地实践了其在娱乐在消费上的功用。而这一次,互联网正在从一个全新的角度促进着知识分享的方式与学习方式的革新,践行其学习的功用。互联网要做的是让教育回归学习的本质,发现网络时代的学习方式。

我们称之为:互联网学习。

虽然人微言轻,不过我还是想对这件正在发生的事情做一个重新的定义。互联网无意改变教育,而是要改变我们分享知识和学习的方式,而教育,好比一个世纪前的马车一样,会因为汽车的出现而自行退出历史。无论是马车还是汽车,或是未来的飞车,车本身并不重要,他们要做的是不断革新人们出行交通的方式。所以刚刚提到的那些十年前就开始开网校的,这一次互联网之于学习方式的革新已经与你们无关,别鸟枪换炮地瞎掺合。

如果我们去翻翻历史,当今已经再熟悉不过的教育体系其实并不是自古如此的。确切地讲,可能自发生到形成到大行其道也不过两百年的历史,与整个人类社会步入工业化时代几乎是同步发生的。

工业化之前,无论中西,知识与经验技能基本是掌握在极少数的一部分人那里,知识与经验技能的传播与分享也基本是一种学院式的师徒式的言传身教。工业革命的发生发展,使得个人在社会层面更多地以一种生产资料的形式存在,标准化、专业化、批量化、可复制是工业化社会对人才的基本要求。

与其相对应的,知识的生产方式,存在形式,传播与分享的方式也在短时期内发生了急剧的改变,新的知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生产出来,传统的知识及经验技能的积累也同时发生着剧烈地变革以适应工业化社会的需要。因此我们可以去反观如今仍在世界各地广泛实行的教育体系,无论其学制建设还是学科体系的设计,无不是围绕知识与技能的标准化、专业化、批量化及可复制化的特性来设计的。

有很多人抱怨中国的教育不鼓励创新,只是专注于知识与技能的灌输,但其实从本质来讲,清华北大与哈佛麻省,可能有高下之分,但并无时代之别。

知识的发生和分享本来都是从问题而来,从情景而来,从悬念而来,从需求而来的,但在工业化的教育体系下,任何新发生的知识和经验都会迅速被固化成一种结果分配到这个庞大的知识体系中去,然后通过标准化的学校教育,由浅入深地一点一点地灌输给在各个阶段各个细分专业领域接受教育的人。

然而互联网的诞生,却再一次前所未有地改变了知识和经验技能的发生和分享的方式,每一个被接入互联网的个人几乎都在同时扮演着信息的接受者、传播者和创造者这样三个角色。信息的产生速度和传播速度几乎达到了一种持续爆发的状态。工业化时代所固定下来的这一整套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年里一直扮演着知识与经验技能最为权威的拥有者和传承者,如今却正在越来越地凸显着它的僵化和迟钝。

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信息技术的创新产物,互联网正在改变的不仅仅是信息的传播方式,同时也在重新定义着一个又一个传统的行业,解构着已经固化了近两百年的工业化格局。(这个就不用举例说明了吧,各种颠覆论、思维论、猪论风口论,甚嚣尘上,昨日之巨头,今时之困兽,尤其近几年来,各行各业的变革,似乎都在呈现着愈演愈烈的势头。)

当整个社会经济都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革,当传统的教育体系已经越来越地不能适应互联网时代的经济社会需求,那么一种全新的属于互联网时代的知识分享和学习的方式自然也就成为了一个顺理成章,呼之欲出的趋势。

文章来自读者投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为潘多拉盒子创始人姚树奇,欢迎与作者交流(yaoshuqi@pandorabox.cn

【推荐阅读】学习社区潘多拉盒子拟融资¥150-200W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教育已死,学习永生(一)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