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结束,仍有培训班在打“擦边球”

作者: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

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结束,仍有培训班在打“擦边球”

作者: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

摘要:没有公示教师资格证、拆了招牌继续营业,甚至打着艺术培训的名义进行学科辅导。

zhyong9135_b.jpg

傍晚时分,两位家长带着孩子进入海淀区的一家培训机构。

按理来说,孩子在学校里正常听课、保质保量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科学做好预习和复习已经足够了。课外时间,他们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发挥第二特长的地方。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批又一批孩子被家长送入了各式各样的校外培训辅导机构,接受“超常规”的教育,从高难深的数学,到词汇量巨大的英语,还有专门讲解“套路”提高作文水平的语文……更有甚者,许多校外培训机构既没有办学资质,任课老师又没有教学资格证,却凭着家长的“焦虑”心理,打出各种素质教育的旗号违规办学,收取高额学费。

去年,各级教育主管部门重拳出击,严厉打击校外培训机构无资质违规办学、超纲教学等违法违规问题。根据教育部的部署,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治在去年底已经结束。整治效果究竟如何?记者最近分多路暗访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等区的校外培训机构。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培训机构通过整改已经按照要求规范办学,但仍有个别培训机构搞猫腻、打擦边球,如:没有公示教师资格证、拆了招牌继续营业,甚至打着艺术培训的名义进行学科辅导。

zhyong9132_b.jpg

海淀区一家培训学校,教师的资格证信息被放在了醒目处。

整改:办学资质晒在显眼处,招聘启事要求教师资格证

地点一:海淀区公主坟

位于公主坟附近的天行建商务大厦,是家长微信群中的一个“著名景点”。这座普通的写字楼里云集了三四十家校外培训机构。上周四傍晚,记者来到这里探访。一进入大厦,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学习氛围”。与别的写字楼不同,这里进进出出的大多是中小学生。低年龄段的孩子都是家长陪着过来,稍大点儿的孩子则是自己拖着拉杆箱式的书包前来上课。

在10楼的一家培训机构外面,家长们在小板凳上坐成了一排,低头玩着手机等待孩子下课。曾在这里一家培训机构工作的穆暮(化名)说,前不久,楼里关了一些培训机构,孩子们挤着上课的火爆场面已经有所降温,“过去培训机构的前台都是挂着各种宣传资料,现在挂的是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等证件,以及老师的教师资格证复印件。”在6楼,一家培训机构贴出了招聘初高中教师的启事。记者看到,这则招聘启事除了要求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以及相关授课经验,教师资格证也成了硬性要求。

zhyong9133_b.jpg

东城一所通过资质认定的培训学校里,孩子们正在上课。

地点二:东城区广渠门

在东城广渠门附近的多所培训学校,记者也发现,学校的办学资质和教师的资格证件信息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广渠门一所青少年英语培训学校负责人李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具有教育部和北京市东城区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所有外教通过了第三方公司的犯罪记录调查。

根据最新的要求,课外培训机构下课时间不得晚于20时30分,不可一次性收取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对此,李女士说,现在,各类课程班级最晚也会在20时15分下课。至于收费跨度,之前采取按照整个课程计划收取学费。但是,国家和北京市出台相关规定后,所有课程已经第一时间进行整改,“您现在可以分3次到4次交学费,如果对学习效果不满意,可以随时退班。”

消防安全是许多家长关心的地方。记者注意到,相比之前探访的一些培训机构,这里教室间的通道非常宽敞,并且清晰地标注了安全逃生通道路线。“我们有专门的安全员,可以引导学生撤离。”李女士说。

猫腻:拆了招牌继续营业 打艺术培训的招牌做学科培训

地点三:朝阳区长楹天街

在暗访中,记者发现,一些有违规嫌疑的培训机构也依然存在。长楹天街是朝阳区进行校外培训机构整顿的重点地区。日前,记者来到长楹天街西区D座3楼一个没有挂着牌子的房间,看到不时有家长带着孩子出入。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家学前教育类的培训机构。在一进门墙上贴着的承诺书上,也没有发现该机构的信息。据家长介绍,这家机构叫“优胜派”。

在这家机构的前台处,没有出现任何能够体现机构名称的物品,甚至连一张传单都没有。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师范大学毕业,持有教师资格证。所开设的课程有美术、机器人、播音主持等课程,也有学习类的课程。他解释说,他们是最近才搬过来的,所以没有挂牌子。

地点四:丰台区宏科商务中心

中午12时,在丰台区西四环南路的宏科商务中心,陆续有一些家长带着刚上完课的低年级的孩子走出写字楼,也有几名初高中生独自背着书包前来,准备参加下午的培训课程。位于4层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门前摆放着“创意美术班”“基础素描”的宣传板,没有任何与小学课程有关的宣传字样。“所有秋季的班课都停了,因为现在教委在查。我们许可证手续已经交上去了,一审已经过了,正在等二审。现在只保留了艺术课还在上课。如果在寒假前办学许可证批下来了,我们就可以正常开课了。”该机构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不过,记者注意到,尽管尚未取得办学许可证,但该机构已经在“预售”寒假期间和春季的课程。一名负责销售的工作人员提供了课程价目表,上面详细地列出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寒假课、春季课的开课时间及价格,科目包含语文、数学、英语3科。

记者发现,在宏科商务中心楼内,挂着艺术培训的招牌,私下开设学科类培训的机构不止一家。在一层一家挂着“书法培训”牌的培训机构内,工作人员口头介绍了针对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学生的课程,并展示了任课老师的板书,但无法提供课表。此外,该机构并未在显著位置公示教师的姓名、照片、任教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当记者提出想要看看教室时,工作人员以“不是这边上课的,物业不允许在楼里到处走动”予以拒绝。

业内:建议分类管理,担忧学费要涨

谈及去年启动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穆暮直言“正逢其时”,之前校外培训班的确有些“疯狂”了,行业的规范迫在眉睫。她说,教委的整治行动后,倒下的大多是一些小的、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从长远来看,这对行业的发展还是大有益处。

采访中,不少校外培训机构也对此次整治表示欢迎。英孚教育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非常认同专项整治提出的去考试化、去排名化、去竞赛化,让培训教育回归教育规律等看法,欢迎政府部门营造规范、有序的行业环境。这位负责人说道,以青少年英语为例,本来就不能以应试为主要目的,更主要的是培养孩子们的兴趣、爱好,把英语交流融入自己的成长生活。

同时,也有校外培训业内人士提出了担忧。老谭已经在北京校外培训行业工作了近15年,曾先后担任多所知名培训学校的高管。在他看来,过去也曾有过大规模的整治,每次整治也的确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去除了“杂草”,提升了教育教学质量。然而,由此也出现了另一“产物”就是学费的上涨。“过去不需要教师资格证,现在必须持证上岗,师资招聘要求更高,意味着薪资水平更高。同时,现在教学时间压缩,单位时间的收入和利润都在下降,加上学费又得分期收取,回笼资金的压力则进一步加大。”老谭说,培训学校竞争本来就很激烈,如此一来,除了一批学校就此倒下,剩下来的要想“吃肉”,除了涨学费,没有别的办法。

老谭建议,随着整治基本到位,政府下一步应当着力于培训市场的价格引导,“不能让一些培训学校就地涨价。否则到头来,伤害的还是学生家长的利益,也不利于市场的稳定。”

作为行业代表,英孚负责人建议,相关部门能进一步依据学科、素质教育、技能习得、企业主体性质、实际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更为详尽的分类,制定既有针对性又标准统一的规范实施细则。对于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希望能够予以鼓励支持;对不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特别是给孩子增加过多负担的考试辅导机构,则要从严整治、管理。只有有法可依、法规明确,才能保证民办教育充分发挥对教育资源的补充作用,确保校外培训市场保持长期良性发展的活力。

本文转自北京晚报,作者张航、王琪鹏、褚英硕,文并摄。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北京晚报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北京晚报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结束,仍有培训班在打“擦边球”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