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留守儿童问题:比你想象得更严重

作者:缓缓说 发布时间:

留守儿童问题:比你想象得更严重

作者:缓缓说 发布时间:

摘要: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对弱势群体的帮助,也是在保护和帮助我们自己。

1.jpg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留守儿童的话题值得单独拿出来讨论,今天就来讲讲这个话题。

由于前段事件连续发生的恶性杀人事件,不少人对留守儿童的关注点停留在犯罪问题上,但我对留守儿童最大的担忧则来自于斯坦福教授罗斯高在一席(类似于中国的TED)的一次演讲。

2.jpg

演讲的标题是《现实是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怎么办?》(这个演讲火了之后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后来就被删除了)。

罗斯高教授是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但他有很深的中国情结,在中国做了37年调研,主要研究中国的农村发展。

按他的话来说,他对中国农村孩子的教育现状非常担忧,他想缩小中国农村和城市的教育鸿沟。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下他的研究成果,并发表一些我的看法。

01

罗斯高教授非常操心中国能不能迈过“中等收入陷阱”。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在《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中提出的一个概念:

一个经济体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长的停滞和徘徊,尤其是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的这个阶段,很容易出现社会矛盾的集中爆发,并由此引发系统性风险,导致经济持续性的震荡和波动。

中等收入陷阱在东南亚和南美地区比较普遍,菲律宾、马来西亚、阿根廷等等,都是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的负面案例。

国际公认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是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国家分别用了12年和8年的时间,实现了从中等收入国家跻身高收入国家的行业。

中国是在1998年首次跨进中等偏下收入国家的门槛,之后在长期的高增速下,于2016年实现人均GDP8000美元的突破,处于从中高收入向高收入国家转型的关键时期。

而罗斯高教授在一席的那次演讲时间是在2017年,当时美国还没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罗斯高教授最担心的是中国农村孩子的教育问题。

根据罗斯高教授的统计,那些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在他们还处于中等收入阶段时,就有一个共同点:

  • 超过7成的劳动力人口接受过高中及以上的教育。

“高中毕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水平——你已经会算数了,会认字,批判思维都已经提高到了一定的水准。”

3.png

而那些掉进中等收入陷阱出不来的国家,平均只有3-4成的劳动人口接受过高中教育。

那么中国的情况呢?

根据中国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中国的劳动人口中,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占比仅为24%,不如巴西、墨西哥、土耳其等国家,甚至连南非都比不过。

4.jpg或许这个数据和你的生活经验相违背。

所以这里解释一下:

高中受教育程度占比这个数据,是相对于全年龄段的劳动人口来算的(包括我们未退休的父母),而不是学龄儿童的入学率,这是其一。

5.jpg

其二,中国城乡发展极不均衡。

中国城市的孩子上高中的比例达到了93%,比美国的平均水平还高一点,但农村孩子只有37%上过高中。

6.jpg在现实世界中,那些没上过高中的农村孩子,才是“沉默的大多数人”。

这就是罗斯高教授口中的城乡教育鸿沟。

02

和那些喜欢坐在办公室里进行纸面推演的专家学者不同,罗斯高教授热衷于自己跑到田野乡间做实地调研。

他曾联合北京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去了175所初中进行了一项针对两万名农村初中生的调查,对他们的知识水平(IRT-scaled测试)和学习意愿进行了测试。

结果发现,有超过一半的农村孩子,在初一的开学季就已表示将来不打算继续读高中,而另外47%的农村孩子则有继续读书的意愿。

这些孩子的测试得分,则和学习意愿呈正相关。

7.jpg想读书的孩子成绩好,不想读书的成绩差,这很容易理解,但让罗斯高教授惊讶的是,第二年6月他们再次进行测试的时候发现,那些不爱学习的农村学生,得分还不如初一刚开学时。

“蓝色是要打算上高中的学生的分数,他们知道自己以后要中考,非常认真,学得很多。但是你看,那些不想上高中的学生,他学习到的绝对知识的值是负的。(他们)不但是没学好,而且是把小学六年级学到的东西还给了老师。”

8.jpg这些孩子未来的出路会在哪里?

我们可以从墨西哥窥探到一些端倪。

罗斯高教授把中国的高中入学率和八十年代的墨西哥进行对比后发现:

“中国跟(当年的)墨西哥完全一样,你分不出来。”

9.jpg八十年代的墨西哥,城乡两极分化严重,大量的墨西哥农村孩子没能接受高中教育就成为了社会的低端劳动力。

而他们的出路,不外乎三个选择:

一个是打杂工,做玉米饼啥的,这些工作是没有福利、没有未来;

第二个就是跑到美国去,但很快他们就不能跑了(特朗普要修墙了);

第三个就是做犯罪组织,现在犯罪组织100%的人是没有高中毕业的——

是的,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有这三个选择。

所以这么多年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中国会步墨西哥的后尘吗?

又该如何避免?

03

罗斯高教授给出的解决方案是:

  • 加强0-3岁孩子的营养和养育。

尤其是加强营养这一点,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最初,罗斯高教授进行了一项针对13万孩子的大调查。

“我们给他们抽血,看看是否贫血,是不是营养不足、缺铁——如果你贫血,你脑子不会转,想学都集中不了精神。第二个,我们检查他们的大便,看里面有没有寄生虫。第三个,我们筛查,看看有多少小学生近视可是没有佩戴眼镜。”

结果如下:

  • 27%的农村孩子贫血

  • 33%的农村孩子肚子里有寄生虫

  • 25%的农村孩子近视却没有眼镜

1.jpg

过去,我认为农村孩子学不好,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导致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健康状况也如此糟糕。

为了追根溯源,罗斯高教授又对0-3岁农村孩子的营养状况进行了调查。

他们找了西安交大医学院的护士一起去中西部农村验血,结果发现有一半以上的农村宝宝是贫血的,其中云南宝宝贫血的比例竟然高达73%。

2.jpg而那些从农村走出去在城市打工的民工家庭,情况也很糟糕。

“现在你去浦东看,我们可以让农民从农村出来,可是他喂孩子养孩子还是用农村的办法——馒头、米饭、咸菜。”

所以即便是在上海打工的民工孩子,营养不良率依然高达43%。

3.jpg营养状况会对宝宝的智力发育有多大影响?

罗斯高的团队在陕西、河北、云南、北京、河南以及城市中的农民工社区对0-3岁的农村宝宝进行了智力和认知能力测试(贝利测试)。

结果叫人触目惊心。

在中国的农村地区,有一半左右的0-3岁孩子,存在智力低下的情况。

其中陕南山区的结果是这样的。4.jpg河北和云南是这样的。

5.jpg

农民工社区是这样的。

6.jpg总体上,低认知能力/语言能力的婴幼儿比例(贝利测试得分低于85分的)占到了一半。

有批评者认为,罗斯高教授把正常智力的评分标准(85分)定得太高。

然而通过对城市(上海、北京、安徽和广州)家庭的孩子得分进行对照发现,在更高的标准下(90分),城市家庭出身的孩子智力低下的比例反而只有14%左右。

7.jpg这显然不是评分标准的问题,而是城市和农村的婴幼儿,智力水平真的存在很大的差距。

这种差距是否仅仅停留在0-3岁之间?

为了进一步验证,罗斯高教授又对甘肃、陕西、江西等地的农村中、小学生进行了智力测试。

发现低智力水平低下的比例同样在一半左右。

8.jpg

这些低智商人口会占到中国未来劳动人口的1/3,即4亿人左右。

这个问题细想下去是非常可怕的。

9.jpg

04

“IQ(智商)低,做流水线上的工作不重要,你坐在那边对着机器重复同一个动作,可能甚至比IQ高的人做得更好。但是这些工厂走之后,这些人要干什么,他没有学习的能力的。”

低智商的群体,现在可以在流水线上工作,而且会更受欢迎,但人工智能和机器换人是一个大的趋势。

10.jpg等到了那一天,这个群体该怎么办?

靠政府救济吗?

不可能的。

中国的养老问题已经十分棘手了,部分省份更是要靠中央财政转移才得以维持,如果要再额外负担4亿劳动人口的温饱,会拖垮我们这个国家的。

那如果放任不管呢?

墨西哥的昨天可能就是中国的明天。

那些无法融入社会的人,最终的去向很可能就是加入犯罪组织。

这比零星的恶性事件更加让人恐惧。

所以,尽管罗斯高教授的这次演讲充满争议,包括我自己也并非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主要是关于中等收入陷阱这方面,这里不展开了),但像他这样跑到基层进行大样本调研的,还是第一个。

11.jpg

给0-3岁婴幼儿做贝利测试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因为宝宝每1个小时可能就要睡觉了,拉屎了,换尿布了等等,而这个测试总共要进行3小时,非常费时费力。

这些事本该是由卫计委、教育部、统计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单位去做的,而罗斯高教授协助我们做了这件事,所以首先要感谢这位美国学者对中国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他帮助我们发现了埋藏在社会深处的一颗肿瘤。

再不干预,这颗肿瘤可能就会演变成癌症,并最终拖垮我们这个国家。

罗斯高教授以美国举例:

“在美国,发展慢的人是国家最大的负担之一,我们要给他们特殊教育,10%的孩子消耗了40%的教育财政——我们要提高他们的认知能力,因为如果你不帮助他们提高,你不给他们工作的能力,他们会犯罪、吸毒、失业、造反。在美国,12%的人是发展慢的,但是你看中国,这个数字可能是4亿。

对此,我是特别特别地担心的。”

希望罗斯高教授的研究能够引起政府和公众的注意。

而我现在想到的,有以下几点,和大家探讨一下:

1.给农村孩子提供营养套餐,而且尽量以实物的形式发放,来确保农村孩子的营养和智力发育。

我们都听过一句话:“少年强,则中国强。”

智力也一定要跟上。

但具体操作时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尤其是措施落实的成本可能会比较高。

2.给民工子弟提供在城市上学的机会。

一座城市再发达,也需要有人来给它提供服务,他们可能是建筑工人,可能是环卫工人,也可能是送货员等等。

12.jpg

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如果不能在城市上学,那么就会变成留守儿童,容易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所以我建议在城市加大兴办民工子弟学校,解决民工子弟的入学问题。

这些学校的教育质量很可能比不上当地的公立学校,但肯定比农村要好,而且教育资源的配置也会更高效(经济发展和公共服务的提供都有规模经济效应)。

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孩子和父母团聚,从源头上解决留守儿童问题。

3.鼓励父母给孩子读书和讲故事

根据罗斯高教授的研究,其实有95%的受访农民还是希望孩子能上大学的,但他们却不知道如何教孩子。

罗斯高教授开玩笑说,他们的孩子最熟悉的一个词可能就是“碰”。

13.jpg

而他们的团队在乡镇推行的一个课程中发现,那些给孩子读书和讲故事的家庭,孩子的智力发育会有显著的改善。

我觉得这也是非常值得推广的一件事。14.jpg

05

最后再补充一点我的看法。

中国现在的城乡撕裂非常之严重。

只不过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或者他们活跃的平台你完全看不上(比如快手),而那些帮助农村孩子的措施可能在有些人看来和自己完全没关系。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记住一句话: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对弱势群体的帮助,也是在保护和帮助我们自己。

最后,以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一首诗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

没有人是自成一体

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

如果海浪冲掉了一块岩石

欧洲就减少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缓缓说”,作者缓缓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缓缓说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缓缓说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留守儿童问题:比你想象得更严重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