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学者长谈中美两国高等教育:哈佛大学被告上法庭;中国高考成绩一定要把物理放进去

作者:科工力量 发布时间:

学者长谈中美两国高等教育:哈佛大学被告上法庭;中国高考成绩一定要把物理放进去

作者:科工力量 发布时间:

摘要:哈佛大学被告这不是新闻,但是哈佛大学这次真的要到法庭上。

233593315572056075.jpg

不久前,北京宣布高考改革方案并在国内引起争议,而哈佛大学因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首次被告上法庭也在美国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和媒体的讨论。我们邀请到了关注此事的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徐令予老师,在编辑部用1个小时的时间从哈佛招生官司谈起,比较并评论中美两国高等教育、人才选拔中的一些问题。

今天我们要讲的话题是关于哈佛大学被告上法庭和有关中美两国高等教育上面的一些问题的分析和评论。

哈佛大学最近被一个称为SFFA这样一个组织,又称为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告上了美国波斯顿的地方最高法院。哈佛大学被告这不是新闻,但是哈佛大学这次真的要到法庭上,与原告对簿公堂这件事情才是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在美国的媒体上掀起一波很大的风浪。事情的原因是这么开始的,一个自称为学生公平入学的组织说,哈佛大学在大学入学申请的问题上歧视亚裔学生。美国实际上这些私立大学对亚裔学生的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早就大家知道,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什么地方。这个组织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力量很大。它花了四年的时间,从2014年开始和哈佛大学不断的争夺,最后拿到了哈佛大学从2009年到2015年一共六年的16万大学生申请的所有数据,从大数据里面看出一些大问题来了。这些大数据拿到以后,原告方的组织又请了芝加哥大学的一个经济学方面的教授,也是一个权威,对这些数据做了一个分析,然后写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有168页,这样一份报告在今年5月份呈上了法庭,这才使哈佛大学真正受到了严重的压力。

在这份报告里面,我们看到了清清楚楚的数据,哈佛大学是怎么在大学入学申请方面歧视亚洲学生的?他们的歧视。按照这份报告可以看到是有三斧头砍在亚洲学生的头上。怎么三斧头呢?

他们对于亚洲学生的申请,在评估这些学生的时候,他们入学申请哈佛大学的评估是按照四方面来评估,最后得到一个综合分数,哪四个方面,一个是学业成绩,第二方面是课外活动方面的成绩,第三方面是体育竞技方面的水平,第四方面是个性素质,学生的个性和素质。然后按照这四方面再计算出一个综合分数,按照这个综合分数来决定学生的入学。从这份报告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件事情,哈佛大学的歧视亚洲学生就在对亚裔学生的个人素质的评分打得很低,他们在打分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见过这些申请的学生。这些亚裔的申请学生,哈佛大学他的回答是说,我虽然没有见过这些学生,但是我从他呈上的申请表写的入学申请,他讲的个人的经历方面,我从这方面能够看出他的个性和素质,但是人家有反驳,说大量的数据证明,这些亚洲学生在申请的时候,他们的高中老师在申请过程中间,给他们做访问,做交谈的时候,他们的评分并不比任何族裔要低。为什么你在个性的分数上面打得比其他族裔要低很多?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哈佛大学在他的综合分数计算的时候,进一步歧视亚裔学生,你个性分数已经打低了,那么按照一个学生他的学业成绩,他的课外活动,还有它的近期水平,然后再加上个人素质,你应该计算出一个综合分数,但是奇怪了,哈佛大学并没有一个数学公式或者一套算法来得出一个综合分数,而是主观的给定一个综合分数,明明亚裔学生在学习成绩上面远远高于其他的族裔,在其课外活动或者其他方面,包括个人素质都跟人家相同的时候,综合分数它就是把亚裔学生又打低一小节。这是第二斧头砍在亚裔学生头上的。

第三件事情更奇怪了,综合分数是一样的,他录取的亚裔学生人数又是最低的。就是说不管你怎么计算,我就是把亚裔学生的入学率压得最低。有数据可以看出,在录取率上面亚裔作为一个小组,他的录取率是最低的。

这三斧头砍在亚裔头上,这个报告讲得清清楚楚,都是数据。所以这份报告呈上法庭以后,哈佛大学才真正背后一凉,这出了大事情。而且这个组织就是学生公平组织,它还有更厉害的一招,它不仅是用大数据分析,看出哈佛大学在入学申请对亚裔学生的歧视,还有更严重的就是它还抓到了一个内部的秘密文件,秘密文件产生在2013年,哈佛大学内部有一个机构叫OIA是一个对于学校学术评估的这样一个机构。

这个机构做了一件事情,实际上从2013年它内部就对大学申请和这些数据,做了一个分析和评估。他们已经知道了这里面出了大问题了。就是说对亚裔学生,这个歧视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来看两张图表,第一张图表。

640.jpg

在这张图表上你可以看到,不同颜色代表了不同的族裔的学生,虚线代表了学业成绩,录取的学生的学业成绩,实线代表了学生申请的时候平均成绩。你们从这个表上可以看到亚裔学生的那条线,他的入学申请的时候的平均成绩都要高于非洲裔和西班牙裔学生的最后被录取的学生的平均成绩。你看这个多不公平,也就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亚裔学生,你如果只要是皮肤是非洲裔的或者是拉丁裔的,你就已经被哈佛录取了。这个我不是讲一个段子,确实有人这么做的。有学生就明明是一个亚裔,他是印度裔,脸比较黑,他把自己的履历表改掉以后,说他是非洲裔学生,竟然他就进了哈佛大学了,竟然有这样的故事产生,这个就说明了什么事情,从图1这张表上就看到亚裔学生确实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如果我们仅仅从学业成绩来看,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情。然后我们再来看第二张图表,第二张图表,实际上这张图表就是2013年的那张秘密调查的报告,他们自己产生的图表。

0.jpg

在这张图表里面它分成四项,这个就是不同的录取模式来决定看看不同族裔的学生,他能够有多少百分比进哈佛大学?你们看左边一栏里面,亚裔学生如果完全按照学业成绩来决定录取率的话,亚裔学生这个比例要高达43%。但是进一步如果我们把它按照体育竞技的方面来考虑的话,算进去以后,亚裔的录取率就降到了31%。然后再把个人素质这种很不客观的、很主观的因素放进去以后,亚裔学生的录取率降到21%。真正的录取率,亚裔学生从这张表格里面就看到,最后亚裔学生占总的录取的学生从43%降到了18%。

这个表格来自是哈佛大学一个组织的内部调查报告。这个报告里面就看出了对亚裔学生,如果我们从学业成绩来评估,亚裔学生的录取率应该远远高于它应该的录取的比例。他们内部报告出来以后,送到了当时决定招生的办公室的主任手里。他看了以后,不作一语,在会上也不讲,不做决定要继续调查,还是我们应该做些改革,还是我们应该面对这个问题做些什么交代,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报告拿到以后,大家都是一片哗然,就是说确实哈佛大学,他不仅是在内部,在入学招生上面对亚裔学生是不公平的。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他明知道这么做,明知故犯,他不做一点变化,不做一点改革。

哈佛大学确实是这次让原告方抓到了把柄,所以被送上法庭。哈佛大学这次被告上法庭,原告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意在何处?这是大家很有兴趣的一个问题。我们要看一看这个组织究竟是一个什么组织?

实际上所谓学生公平入学的组织没有几个人,它并不是代表亚裔利益的这样一个利益集团。这个组织出面的一个人叫艾德沃德·布鲁姆。我们把他叫做布鲁姆先生,这位布鲁姆先生,实际上告哈佛,为了大学的入学考试跟人家打官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在2008年的时候,就为一个白人的女学生跟德州大学打了一个官司,也没有打出什么名堂。在2014年的时候,他开始告哈佛大学的时候,他同时也为一个白人学生,跟北卡罗来纳大学打了一个官司,也没有打出一个什么名堂。他这个人做了几次这种事情,他以前代表的都是白人学生的利益的集团。他屡战屡败没有成功,所以他现在想出一个新招来。这个就有点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就用亚裔的问题来跟哈佛大学打官司,因为这个数据比较硬,他这样把亚裔学生打在前面,拿到16万学生的申请入学的数据以后,用非常硬的数据来跟哈佛大学打官司,他真正的目的在什么地方?

白人替亚裔鸣冤:醉翁之意在平权法案

还是从他们的观点来看,他们非常不喜欢从60年代开始的美国有个所谓平权法案,又称为AA,这个法案的真正的目的就是说美国当时希望通过对一些少数族裔,一些比较困难的利益集团给予一些照顾。平权法案从60年代开始,但是平权法案经过那么多年以后,很多大的学校,那种第一类大学招进了很多非洲裔的和其他少数裔的学生,他们觉得招的太多了,在白人利益集团里面就一定不高兴,反对平权法案。特别是最近这几年,美国的共和党,政治上面比较右倾的集团,保守集团上台以后,对于平权法案就想推翻重做,所以这件事情背后是有很深的政治背景。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政治背景,从哪里看到,就在两个星期以前,就我动身到中国来访问的时候,美国政府公开出来站队表态,说为这场官司站队,站在原告一方,明确告诉波斯顿地方法院,你绝对不能把这场官司的案子撤掉,你不能撤案。因为哈佛不断的给波士顿地方法院以压力说要撤案。哈佛的理由有很多条,它是打官司打的有名的,它就要撤掉这个案,但是政府现在出面,政府站队表态也不是第一次。实际上民主党掌权的一段过程中间,民主党经常做这个事情,在民事官司上面政府表态。

这在2007年以前,很少有政府做这种事情,就直接干涉到民事法案上面。我们可以从数据上看到,2007年以前,只有十次这样的案子都不到,但是2007年以后,特别奥巴马上台以后增加到200多次,政府在各种民事官司上面站队表态,所以民主党可以做初一,共和党说为什么我不能做十五,所以他现在也跳出来也站队表态。政府在民事关系上站队表态也分很多不同的等级,政府甚至可以说我加入到原告方一起告也可以的,但这次也没走到这么强烈的地步。他这次表态,说我支持原告方在入学问题上告哈佛大学,而且我告诉你,波士顿地方法院你不能轻易的把这个案子撤掉。所以政府表态以后,我们才更清楚地看到,实际上这个案子的背后是为了平权法案。就是说政府和现在的共和党、一些共和党里面比较保守的一方,特别代表白人的福音派利益的,那些集团的利益人士,希望把平权法案推翻掉,至少不能在大学里面再进行了。

平权法案究竟是怎么讲的?实际上平权法案,最高法院以前有一段文字,讲高等学校怎么来平衡族裔之间利益,入学的过程怎么来衡量,帮助少数族裔进入到大学里面,这段文字实际上是很绕口的,从英文上面是很绕口的。从中文上来说,它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就是你们在入学的时候,是不能把族裔的问题拿出来说事的。是不能这么做的。

但是,它后面就加了一个但是,但是当为了一个大学里面学生的多元化,多元化要保护,要发展,如果在多元化的过程中间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时候,那么才能去考虑族裔的这个因素。你看这段话是不是非常的绕口?这样绕口的事情,美国的法律都是这么写的,就给律师有很多的空间,在这里面来解释法律。

现在原告方就说,亚裔在哈佛大学的数据你已经看到了,你就是拿族裔来说事,不给亚裔,应该有那么多可以入学的,百分之四十几被你把打压成18%,你这个完全是用族裔来考量问题吗?用族裔作为入学的因素,你这个就是歧视,实际上你们哈佛大学就是族裔歧视,不是什么多元化。

哈佛大学就这么说了,我没有歧视亚裔学生。你们这个数据虽然拿了16万的申请还是不全面,我还有很多数据你们没有看到,你们不全面。还有我是为了多元化,我并不是为了族裔,并不族裔歧视,一个大学多元化是多重要,我完全不考虑族裔的因素,我怎么实现多元化。所以美国政府最近站队以后,哈佛大学完全不甘心,不示弱。马上当天就出来了一个声明,说我现在宣布有25个团体和高校站在我一边支持我,里面包括很多私立大学,还有几个美国很重要的团体,一个好像叫NAAP,美国的有色人种团体这样一个组织,这个团体在美国势力很大的,有这种人多势大的团体支持哈佛大学,不仅25个团体,还有529个各个方面的教育专家,特别是大学入学和申请方面的专家,一共529名专家加入到哈佛阵营,说哈佛的做法没有什么大错的。为了多元化,为了大学的教育,哈佛没有做错事情,哈佛大学并不在这个事情上软弱或退让,而且继续要求波士顿地方法院赶快撤案,这完全是无理取闹!

最使我们奇怪的是,亚裔学生和亚裔利益集团在里面的态度非常微妙。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在这场案子上面,很多亚裔是站队站在白人一边,站在原告一方,当然是这样的,因为为了要入学对吧?要更多自己的子弟或者自己要入学。但是在支持哈佛的团体和人员里面,竟然有很多亚裔的学者和亚裔的学生。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支持哈佛大学呢?那么为这个事情我又问了我的女儿,因为我的女儿和女婿他们都在哈佛大学毕业的,他们都是哈佛的本科毕业,而且我女婿还是哈佛的研究生毕业,然后他们两个人又现在都在耶鲁大学做教授。他们两个当然都是亚裔了,他们在这个过程中间有一些亲身的体会。这中间也讲一点我的体会和我的看法。

为什么有些亚裔的学者和学生会站到哈佛一边?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因素,就是说已经上船的人不希望有更多人爬到船上对不对?我已经上了船,因为这些都是专家学者,一般也都是哈佛和耶鲁大学或者其他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或者在那边做教授,他们已经是站在船上了,你船下的人,还在水里面的人,他有点不顾他们对吧?这有一种可能,但是也不能全部从这样的负面的方面来考量这个问题。

他们也有他们的一些道理。这中间有一个什么重要的道理呢?应该想到。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支持了原告方面,亚裔这个集团会得到很多负面的结果。就是说第一,平权法案是保护我们有色人种的,当然主要是保护了非洲裔和拉丁裔族裔的利益。但是在很多其他地方也保护了亚裔的利益,如果我们就这样轻易的放掉以后,从长远来说,并不一定是亚裔的根本利益所在。首先,你一支持原告方去站在白人一边,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族裔的人就会很不高兴,而且产生很多矛盾,跟亚裔产生矛盾,我想这不是亚裔长远利益所在。因为实际上这件事情你就可以看到是原告把亚裔作为一块石头,丢在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学生和其他人的头上。有人在英文的媒体上经常用一个单词说要把亚裔作为一个棋子打进去,希望在少数民族中间,亚裔不要掺和在非洲裔和拉丁裔中间,跟他们搞在一起,你们跟我们在一起,他们甚至有一个单词叫whiten,就是白化,他们希望亚裔白人化,这个单词,白化,用了很长时间了,这个过程也是很长时间了,实际上美国才一百多年,经常用白化这个单词。美国以前实际上他们把爱尔兰人、意大利人都是排斥在白人外面,都不把他们当白人的,以前包括犹太裔也是排斥在白人集团外面的。

但是这一百多年来,他们在入学问题上面,犹太裔以前也是受到很多歧视,哈佛对犹太裔的歧视,实际上跟现在对亚裔的歧视情况很相同的。所以他们说我们以后就是白人化,你们就像爱尔兰人,意大利人,犹太人,你们加入到我们来了,我们会考虑到你们利益的,对吧?实际上我觉得这个东西,想想要再三思。因为这里面有个大的问题,亚裔皮肤眼睛和头发颜色总是跟人家不一样,我们的文化上面在基因里面打上很多深深的印记,我们要白化,除了你把皮肤去漂白,实际上其他东西很难白化。所以我觉得有些亚裔站在哈佛大学一边,不是说完全没有道理。然后哈佛大学还拿出一张表格出来,来,我们看看那张表格,这张表格上面,它的横向的有五项,就是人数,美国的人数比例。第一列是哈佛大学的学生各个族裔的比例,第二是耶鲁大学,第三是斯坦福大学,第四是MIT的。然后横的,横排第一排是白人,第二排是西班牙,第三排是非洲裔,第四排是亚裔学生。

9.jpg

你从这张表格里面可以看到,亚裔学生在美国占的人数比例才5%,而进入到哈佛大学的比例到17%,在耶鲁大学里面到17%,到斯坦福大学有21%,在MIT里面有25%,相对来说,亚裔整个来说,在美国进入到各个大学里面的比例还是蛮高的,远远要高出他占的人数的比例,而且可以看到,越是比较重视学业的大学,像斯坦福大学还有MIT,这种学校亚裔学生的比例更高,像我一直工作的UCLA占的比例更要高了,伯克利大学和UCLA差不多都要占到40%。

所以从表上来看,哈佛大学讲得也没有错,哈佛大学拿这张表格出来,说你们觉得不公平吗?那么你们看一看亚裔学生在我们学校里面的比例,你们占的人口比例是百分之五,现在你们入学的比例在新生的比例里面要17%,你还说歧视,对不对?那么支持哈佛大学的亚裔学者也有一组数字,他们说如果我们真的按照学业成绩来考虑的话,确实没有错,亚裔学生可以增加到43%。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如果这样,以后哈佛大学会把体育竞技和校友的关系考虑进去,这样你的人数就会降低到31%,然后把个性素质再考虑进去,就会降低到21%。所以最后你入学的比例大概也就在20%。即使你把非洲裔、拉丁美洲裔的学生全部赶走,最后就是我们白人和亚洲裔来瓜分哈佛大学入学的人数的话,你未必真得到多少好处,你最多也就提高2到3个百分点,这样是不是你真正的利益呢?这样的结果以后你得罪了其他少数族裔,你帮助白人的入学率提高,它从现在43%就可以提高到60%以上,这真是我们需要的事情吗?所以今天打这个官司,现在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两边的人争论不休。这中间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怎么看待平权法案,怎么正确的对待入学的问题?确实在这个数据面前,我们不能完全看数字。就说哈佛一定全部错的。

美国人不讲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政坛产生了伪精英

现在我们讲了那么多,告哈佛大学入学的组织和反驳原告的哈佛大学,他们讲来讲去讲族裔,讲多元化,兜圈子讲来讲去都没有牵涉到一个重要的观点上面,我们华裔和我们中国人文化里面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他们老是不拿这句话出来的,就是说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他们总是不谈这个问题的。

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在入学考试上,就会少掉很多这样的麻烦,但是我觉得他们不可能用这个办法。这中间当然也有他们的各种考量,但重要的原因可能他们会觉得,考试,你们是亚裔的学生,我们肯定考不过你们。但是以后做出工作,做出创造性的成就,你们并不如我们,我们看看历史,你们做出多少成绩,我们为什么就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结果难道真会做出很多以后科学各方面的成就吗?

我觉得他们这样的回答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亚裔现在确实在科学文化上面做出了杰出的成绩,但现在不能跟白人的来比较,这有很长的历史的原因。不能说考试和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是错的。我觉得考试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来选拔人的一个办法。考试有很多缺点,但是好像还找不到一个比考试更好的办法。现在我们来考虑就是如果我们不用考试的办法,他们的主要一个反驳的观点就是说,考试好的人工作做的并不一定好,这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说法。

确实,考试好的人成绩好的人,以后工作不一定好。但是我们要知道,工作好以后做出成绩的人,大多数都是以前成绩好的学生。就是说一个成绩都不好,学习读书都有困难的人,你怎么以后能够在学术上做出杰出的贡献,我觉得这个是很成问题的论点。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中国科学院半导体所的姬扬研究员,他就经常讲这样一个观点,就是说读书是最容易的,做出研究工作,做出杰出成绩才是难的。你读书都读不好,怎么可能做出杰出的研究成绩呢?有很多人把这个东西搞混淆,就是说创造性要有创造性思维,确实要有创造性思维很重要,但是没有基本技能的训练,没有基本的知识结构,你怎么有可能做出创造性成绩,这是这不太可能的。

就是说我们还是应该按照学业成绩作为选拔,把最好的学生选拔出来。考试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应该做的现在不是说放弃考试,弱化考试,我们反而应该做的是强化考试,改善考试,改革考试,把考试的办法改好,以前的考试办法里面有很多有问题的地方,我们应该把各级人才通过考试的办法来逐步的选拔出来,然后加以培养,成为社会上面的精英人物。刚才已经讲到问题不在考试,问题不在考试是错的,而是怎么改革考试,把考试成为一个重要的选拔人才的一个方法。

以前错在哪里?错在是一考定终身,这个是错的,一考定终身以后,使得把考试、把高考好像作为目标,而不是把它作为选拔人才的办法,这才是产生了错误的源头。我们这个错误,也有我们以前中华文化长时期的一个影响。我们是一直采取科举考试的一个民族。我们总是想把考试像科举取士的办法,实际上这已经是不对了,时代在进步,我们不能再把考试当作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样,一考我就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我以后就是飞黄腾达,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这是错的。考试错在这上面,不是考试是错的。

我们要不断的考试,高考以后作为一次选拔,我们一次选拔以后,以后还要不断的考试选拔,你越是好的学校,我越要对你以后考试严格,而且我们要在两年以后做一次考试,来看看你是不是应该留在好的学校里面。还有要允许以前考试,第一次高考入学考试有点失误的学生,给他们一次机会。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比如说我就觉得美国的学校里面像我的母校,我工作的学校UC系统,它就采用一个很好的办法。它采用一个什么办法,就是说我们高考入学两年以后,任何在当时在美国的社区学校读书,所谓社区学校读书的高中生,就是说你不要任何要求,你可以在你的家庭边上就去读一个社区学校,价钱又便宜,又没有入学要求,你去修满你的学分。

然后他就说,他的法律上就写明。这个法律是加州州法说,你只要在社区学校里面,你能够考你的班上,能够做到百分之五的,最上面的5%的学生,我就保证你进入UC的任何学校里面,包括伯克利、LA和圣地亚哥这一些很好的学校里面,这样就是说你给人家一次机会,而且不仅这样,像伯克利这个学校真是非常好的学校,伯克利大学的计算机和EE这种系,到两年结束以后,淘汰率基本上是50%,甚至50%以上,就基本上不让你再念下去了,就是说高考一考你觉得不是定终身了,你进入了伯克利大学的EE了,你认为你了不起,但是两年以后跟不上,他早就把你踢出去。踢出去以后,或者只好到其它学校去或者换系,就是说这个办法,不是说考试不好,而是说不能一考定终身。

考试这是选拔,高考是选拔的第一步,我们就像要选拔登喜马拉雅山的选手。你说第一关我把你选拔进来加以培养,你以后登不上喜马拉雅山山顶,你拿了第一次选拔以后的一个证书,你到处去跟你的亲友,你的学友说,我第一次选拔的时候到喜马拉雅山,我通过的,我有个选拔证的,你这有多少意思吗?你没爬到喜马拉雅山,那个基地都没爬上去,更不要说你没有爬到喜马拉雅山的山顶了,你夸耀你第一次被选拔进去,你有意思吗这样做。

如果大家有这样的心态,社会上都是这么做的,我觉得高考走独木桥那个情况就会好得多,所以要防止高考一考定终身和走独木桥的,一方面要改良改革高考的办法,还是要以考试为重,要改革考试,更重要的就是要不断的考试,我们在高中要考试,我们在进入大学以后要考试,然后我们在两年以后要做一次总的评估,你是不是再继续适合留在这个团队里面继续进行培养,也要让以前在其他学校的学生成绩很好的,让他进入到好的学校里面进行培养,这个才是公平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说,我跟人家开玩笑说,美国有些高校,不是说所有高校,就是说美国有些高校的这些做法,从某些角度来看,有些像逆向歧视。逆向歧视谁?逆向歧视你第一次高考成绩好的。为什么我举个例子,像我女儿从哈佛毕业以后是进了医学院,她那时候的同学很多在哈佛和耶鲁大学毕业以后,考医学院的时候没有考取,很后悔的,为什么没有考取?因为它进入医学院的时候要有两个重要的考量,一个就是医学院的全国统考,这个统考是所有人要考的。第二个重要评估就是你在大学里面的GPA平均成绩。另外进入哈佛、伯克利和MIT这种第一流大学的,因为它里面的分数抓得比较紧,你的GPA就不容易高。你到一些中等的学校,甚至到地方大学,你的GPA就很容易到3.8以上,你到好的大学你只有3出头,你这样进医学院很多给淘汰掉了。这个是逆向淘汰,有很多人说不公平,我觉得很公平,这个做法为什么是公平?因为你想想,你经过第一次选拔,你说你是属于很好的选手,对你做了很好的培养,有很多的资源投入到你的身上,最后你的统考不比人家高很多,然后不仅不高或者甚至差不多,你的GPA成绩比人家低,我就当然刷掉你了,因为你不是以后很强的选手,因为这么好多资源投在你身上都没有得到好的结果。

我觉得如果在以后的选拔,从研究生的选拔,从进一步工作的选拔上面做逆向歧视,就更会使得大家会考虑,家长你是不是还要去买几千万、几百万的学区房,你还要不要你的子女第一考就考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你觉得你是不是这个料,还有这样做你是不是真正划算?因为所有进好的学校或者你要进好的系,最终不是说你一考进以后,就给你很多待遇,给你很多权利,不是的,是让你有好的环境,是继续进行各级选拔和培养,你以后的路很长,你进入这样的学校,你有意思吗?如果这样做法,我觉得从某个程度上能够来帮助,能够来解决一些高考里面的困扰,而并不是废除高考。

考试是对的,是以后要不断的考试,考试的方法要改变。我这样讲并不是说美国的高考是对的,而是说美国它有很多各种不同的方案和做法,它是多元化的,有些东西要学习,有些东西我们要把它放弃,我们不能学习它很多错误的地方。它一些私立名校的一些做法上面就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使得最后高校里面很多私立名校里面产生了很多人,我把这种过程,称作是逆向淘汰产生了伪精英。今天美国政治上面产生的新选出这样的一个总统,是什么原因?从背后来说,我为什么觉得这次选举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是伪精英在美国政坛上面太多了,他们霸占了美国政坛,使得我们心里很不高兴。我觉得即使像特朗普这样的上台,也比这些伪精英可能还好一点,是这样的因素产生了最近美国政坛上发生的一些变化。我觉得美国政坛的选拔比中国差很多,但是,我要讲一个但是,但是我们中国在科学教育卫生这些领域上,我们的选拔,我们的考试方面,存在着需要改进的地方,我的观察可能不对,跟大家一起讨论。

从我的观察来说,在科学教育和医学卫生领域,我们中美两国比较来看,我们的精英团队比美国的精英要差一截。而我们底层的工程师和我们国家的工程工作人员量多质好,是远远优于美国的科学、教育和医学的底层。

所以我的看法就是说,我们有很多路要走,有很长路要走,中国文明要超越西方文明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们必定不是放弃考试,而是要强化考试,改革考试,把更多的精英挑选出来。在科学、技术、教育、医疗、卫生,真正产生出国家文明需要的精英团队,而不是产生伪精英。

我们各级选拔出来的精英,不是给他们特权,不是给他们好处,最多我们给他们点荣誉就够了。从来最好的精英,是不需要金钱,不需要很多好处的。这只会害了他们。我老是跟我的朋友谈,我觉得中国评出的那么多科学院院士,给了他们太多的权力了。我觉得做得有点过分,这一点我觉得也不如美国的科学院士选拔和他们的做法。我举一个例子,我最佩服的一个物理学家,加州理工大学也在我生活的城市洛杉矶,费曼,我最佩服他了。这个物理学家,美国科学院评院士,给他一份证书寄给他,他把这份证书贴了邮票,原封退回去。他说,对不起,我不要做科学院院士,我没有兴趣,而且我也没有时间。真正的精英,真正能够做出大事业的人,他们怎么会计较我是不是院士,还有我是什么级别的,我是部级的,我是局级的,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不重要的。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给了他们,把权力给了他们,把好处都给了他们,最大的坏处就是,使得很多真正在工作的年轻人的心态、心理都会扭曲掉,而且把资源配置也会扭曲掉,是非常不利于产生真正的精英团队,产生出领导我们文明和国家前进的一个真正的精英团队的。

8.jpg

谈北京高考改革:点赞文理不分科

好,下面这是最后一部分,我们讲了哈佛大学的案子以后,我们最近正好在讨论北京高考的改革,我也谈一些对北京高考改革的看法。首先我对北京高考有一个非常的赞同,我觉得要表扬一个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文理不再分科。

文理不再分科太重要了。我们不要再在高考的过程中间,在高考以前,在高中阶段就把文理分科,这件事情做得太错了。当然文理分科在50年代、60年代,当时有当时的历史原因,当时太缺乏技术人员,工程人员了,当时我们需要那么多大量的工程技术人员,国家要工业化,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时这种做法是完全对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第二个时代了,我们并不是再去跟在人家后面去抄袭人家,按照人家的办法再去做工业化前期的工作,而是要做超越的事情,如果我们再把文理分科,这就不能产生出真正我们需要的一流的精英人才。钱学森之问,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我们后来就出不出那么多的精英,出不出这样的大的学问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总是觉得是文理太早分科。我老是用这样的例子跟大家谈,就是说文理分科就像把土壤的土和水分开,一棵树,一朵花,他要在水和土壤多,湿润的土壤里面生活,你把土壤分开,你把水分开,用老话来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你一个工程技术人员失去了人文的训练,他就失去了大的视野,他失去了抱负、理想。而一个文科的人失去了应该的逻辑训练和数理方面的培养,他就很难看清复杂的问题和复杂的要研究的一些对象。

文理的区别,是研究的对象,而不是研究的方法的区别。我们培养的是方法,我们要教会我们的学生怎么样去解决各种各样面对的问题,这些方法是不能分开文科和理工的。这是目标的不一样,而不是方法的不一样,现在的文科方面的很多研究都需要很多的数学和大数据一些逻辑的分析。我老举这个例子,我很佩服一个人,就是我们学校就是UCLA一个文科的教授,我不知道大家知道吗,贾雷德·戴蒙德,他写过一本书,叫《枪炮、病菌和钢铁》,这本书就是他写的。我非常佩服他,我见过他面。他就是一个文科的教授,但他总是用理科的思维,用数据用逻辑来分析在人文上面碰到的一些问题。他产生的一个地理决定论是我非常欣赏非常赞同的,因为很多原因,各个文明不一样,是地理决定的,我非常赞同,因为他有很多数据,他有很多逻辑推理,你就觉得很赞同。所以这样的大师他们就是文理合在一起的,不要把土壤和水分开。

7.jpg

再看我们另外一个例子,像于敏我也是很佩服的,于敏和邓稼先,氢弹和原子弹的大师。他们就是文理都合一的。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1965年的秋天,当时氢弹制造攻关到了最紧张的关头。于敏在华东计算所的计算出了一点苗头,马上用暗号告诉在北京的邓稼先,邓稼先赶快赶到上海的嘉定华东所跟他会合,两个人很激动,一看数据一看模型觉得有苗头了。两个人激动地跑到外面,那时候在秋天稻田就在华东所的边上,他们两个人在一大片稻田上走,兴奋得不能自已。然后回到宿舍,两个人睡在一个宿舍里面,两个床上,那天月光如水,他们睡不着,太激动了。就说怎么办?好,那我们就背唐诗,他们两个人一人一首唐诗,就一首一首背,背到快要天明,最后他们背了一首唐诗,就是那时候大家都喜欢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一首唐诗。

6.jpg

1984年于敏和邓稼先在一起

你想有这种胸怀的人,才能做出这么伟大的成绩,否则是不可能的,就是我觉得理工的学生一定要有好的人文的训练,而人文的以后的工作者,一定要经过很强的理工方面的逻辑训练。顺便我讲一点,我对崔永元这个人还是比较正面看的。我觉得如果崔永元他能够受过很好的理工教育,他应该比今天还会做出更好的工作。我估计他当时就没有受过很强的理工方面的教育。

美国有这样一些学校,就叫文理学院,都是文理合一的学校,他们这些学校跟哈佛耶鲁这种学校不一样,但是完全不比他们差。他们就是重在素质教学,就重在人文和数理一起全面的培养,而且把教育放在第一位。这样的学校培养了很多第一流的真正的精英。我觉得中国的高校也要有自己的这样类型的学校,不一定全部一窝蜂去追求,要把自己建成一个大的研究型大学。实际上就是在美国,在西方也有两个学派,一个是英美的学派,以前是重视这种小的学院,素质教学,人文和数理一起的,很加强的。还有是大陆的,以德国为主的,是研究型的大学,是一些大师在做研究,带了一些学生,他自己的学生实际上就是博士研究生,然后在它的周围产生一些大学,这样形成一个研究型大学,这个两条路,美国后来走了很多,最近100年,慢慢就偏过来学习德国的办法建立,像哈佛和耶鲁实际上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一个collage,也是学习英国以前开始的素质教育,这样的一个教育体系的,现在当然他两方面都有。

我要讲的就是希望中国的教育体系里面应该有多元化,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学生是多元的,我们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不要都是一个方法去培养他们,训练他们,不要都是一窝蜂产生一样的学校,让多种的培养方案一起竞赛一起比较,可能这更有效一点。我希望中国能够产生出更多的重在素质教育,重在文理的素质方面的教育,说穿了大学教育还是一个素质教学。大学不是培养某一个大师的地方,他还到不了那个地步。因为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过程,要做学问还有很长的一个过程。

所以这个是我对北京高考改革的表扬和我觉得赞同的一个方面。我们要培养一个综合素质,人文数理兼有的学生,它的好处太多了。不仅是培养精英团队,以后培养更高素质人才需要,就是培养一般人也是需要这么做。

就是说以前我们老是宣传是这样宣传的,我们要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合格的建设者,我要加一点我自己的看法,以后有了人工智能,各方面真正要建设,工作的人并不是需要很多,我们也要培养很多合格的高素质的消费者。如果一个人他没有很好的人文的教育,那么他都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消费者,消费什么?我们出去看祖国的山山水水,我们听一场好的音乐会,我们看一张好的画,如果没有经过好的素质培养,他都看不懂,他都不能享受。那不是很可惜的吗?

我们的教育要培养合格的建设者,我们还要培养合格的消费者。这样我们从学校出来以后,我们的人生才会饱满,才会幸福。就像我老跟人家说,你去看一个球赛,你去听一场音乐会,你如果没有经过乐器的训练,你如果自己小时候没有踢过足球,你看得懂吗?你看得好吗?我在小学中学一直踢足球的,我到大学还是在足球队,在复旦里面还是校队。我现在看起足球就比人家懂得多,为什么?因为有过自己的训练,这个告诉大家一个什么事情,就是说我们培养一个全面的人才,对国家对文明是很重要的,它可以提高整个一代人的素质。他能够成为合格的建设者,同时他退休了或者还没有退休以前,他都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高素质的消费者,文明国家就上了一个台阶。

我们不知道下面会怎么变,人工智能产生了千年大变局,我们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变,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怎么来应万变?什么是不变?不变就是我们培养高素质的人文理工人才,我们就要培养这样的人才。不管以后怎么发展,如果有这样素质的人,那么不管人工智能不管以后又会出什么新的东西出来,我们都会走得比较稳步,可以走得比较高,走得比较远。

最后我还是要讲到我有点不同意北京高考的就是,它在三门考试的分数是数学语文和外语。一共每门150分,加起来450分。我觉得外文分数放150分我觉得太过分了。外文根本没有这么重要到要算成150分。第一是非常不公平的,对少数边远地区的学生,对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我就是从一个苏州东山一个山村走出来的学生,我的普通话我的外语的发音就比人家差很多,因为小时候在农村生活在山区生活,不像大城市,它跟各种语言各种音调的人交流,他的语言能力天然比人家高一点。我们山村出来的人,我的普通话讲得很差,为什么?我的语调就学不来,因为小时候在山村长大,所以你把外文放在150分,你对边远地区,你对山村的学生,你对困难的家庭的学生是非常不公平的。他们就没有外教,没有办法付很多钱,跟外教一起生活,甚至暑假到外国人的家庭里面去生活。他的外语的口音,他的讲法肯定是不如城市里面家庭条件好的,这是第一不公平,你这样做不公平。

第二你没有必要。你说你外文有这么重要吗?以后人工智能发展,你觉得会讲几句英文有什么重要吗?你觉得听英文也重要吗?你看不懂外语资料吗?你带一个这种软件什么讲英文什么听英文都不成问题,对不对?你这个必要性不存在。

我觉得还有更重要的。我写过一篇文章,专门讲过语言跟逻辑思维的关系。中国学者,包括西方有些学者认为语言跟逻辑是有关系的。就是说汉语或者其他语种的人,为什么他们不太成功?因为他们的数理逻辑发展不起来是跟语言有关系,但是这种说法,有很多论文,我查过很多论文,也有很多专家,第一流专家,有个专家就在我们UCLA,我专门去访问过他,他就否定这种说法,从脑子里面的结构的分析来证明,讲汉语或者讲不是西方语言的,数理逻辑上面不会比人家差的,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至少是不成相关性的,所以我们不要担心,早一点训练外文就会提高思维,提高数理逻辑?这没有关系的。一个好的语言受过训练了,他的数理逻辑不会比人家差的,很好一个例子,我们的于敏他没有出过国,他的数理逻辑比人家差在哪里? 我们的杨振宁在物理学家里面他是很高层次的,他的语言母语是汉语,对吧?他的物理的成就高,是可以在物理学家里面,在最高一个层次里面可以进入到最前面的10名或者20名里面的这样的物理学家,对吧?我刚才讲的像费曼,他们都是10个20个里面这样一个伟大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差在哪里?

所以把外语放到三门考试里面,甚至150分,我非常不同意,我希望能够改进。希望中国高考里面把外语的分数要放低,这第一不公平,对山区农村和穷困家庭的学生不公平。第二没有必要。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一定要在高考的成绩里面把物理放进去,并不是因为我是物理出身,我就老是要讲把物理放进去,不是这么回事情。物理没有用。物理在日常生活上面可以说是最没用的东西。最有用的是化学,或者更有用的是生物或者计算机,都没有错。但是在训练学生中间物理很有用。所有好的化学家,好的生物学家,都应该受过很好的物理教育。因为物理从原理上面告诉人家怎么思考,怎么思维,怎么抽象思维,怎么做模型,这些训练,它是化学生物都需要的。我有时候跟人家开玩笑,当然是物理学系的学生,我说化学只是物理的一个应用而已,而生物是化学的一个应用而已。物理不懂。至少要有一个物理的基础,你才能化学和生物学得好才能往上爬。

所以我建议要把物理的分数放得高一点,至少不能把物理放掉,在高考分数里面。这是我对北京高考改革的一些看法,当然主要我还是赞同的,就是说要文理不分科。

但是高考分数才占60%,我也基本上不同意的,我觉得还是高考分数应该更重要一点,高考还是重要的。但是我们要改革考试,而不是说我们要强化考试,同时我们要改善考试,这是我总的一个看法。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作者徐令予,原标题《学者长谈哈佛招生官司和北京高考改革:不讲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让美国政坛产生了伪精英!中国高考成绩一定要把物理放进去!》。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科工力量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科工力量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学者长谈中美两国高等教育:哈佛大学被告上法庭;中国高考成绩一定要把物理放进去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