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杨东平:什么是未来学校,如何从现在走向未来

作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发布时间:

杨东平:什么是未来学校,如何从现在走向未来

作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发布时间:

摘要:对于什么是未来学校、未来教育,我们想好了吗,有必要的共识吗?

21.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当下最流行的教育概念,大概就是未来学校了。已经不仅仅是概念,各种活动声势浩大,跑马圈地,建组织、拉山头,天价加盟费,造价几个亿、十几个亿的“未来学校”纷纷破土动工……

顾名思义,未来学校是实施未来教育的学校;但是,对于什么是未来学校、未来教育,我们想好了吗,有必要的共识吗?

1 谁的未来学校?

未来学校,首先来自对未来教育的认识。2014年,世界教育峰会(WISE)对645位世界各国教育专家的调查“2030年的学校”,提供了对未来教育的认知:

1.jpg

近半数的受访者认为在线内容将成为最重要的知识来源

2.jpg

个人能力将大受推崇,超过实践能力和学术知识

3.jpg

学校文凭将受到职业认证的挑战,职业认证和同行认可合计超过了学校文凭

4.jpg

学习将成为终身的追求

5.jpg

教师的角色转变为学习的指导者

6.jpg

课程内容将更为个性化,以适应每一位学生的需求

8.jpg

65%的专家认为教育所用语言不再是本地语或本国语言

9.jpg

88%的专家认为大数据将在教育中大有可为,成为构建教育社区的有力工具

朱永新归纳了未来教育的15个特征

  • 学校将会成为学习共同体,而非一个个孤立的学校;

  • 开学和毕业没有固定的时间;

  • 学习的时间弹性化;

  • 教师的来源和角色多样化;

  • 政府买单和学习者付费将并存;

  • 学习机构一体化,学校主体机构与网络教育彻底打通;

  • 网络学习更加重要;

  • 游戏在学习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 学习内容个性化、定制化;

  • 学习中心小规模化; 

  • 文凭的重要性被课程证书取代;

  • 考试评价从鉴别走向诊断;

  • 家校合作共育;

  • 课程指向生命与真善美;

  • 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对未来学校的想象更多来自科技的刺激和资本的驱动。MOOCs、翻转课堂、可穿戴设备、3D打印机、交互式电子白板、乃至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新兴技术,不断刷新未来教育的图景。然而,时至今日,一个基本共识是互联网技术的作用似乎被高估了,一个使用电子白板甚至iPad的教室,与使用黑板并无实质性的变革,只是看上去更为现代化。诚如教育技术学领域资深学者迈克尔·斯佩克特教授所言:

技术只是教育变革中的“沧海一粟”,更多是作为一种“替代策略”应用于教学中,还不足以支撑整个教育系统变革的发生。

令人担心的是,当我们醉心于追逐高新技术时,也许我们只是在学习“像机器一样思考”,从而丢失了真正可以致胜的人类智能。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由培训机构所研发的技术,关注的仍然只是课堂教学,是知识点和提分,从而使应试教育变得更为强大、更为精致,甚至更为温柔。那么,它到底是未来教育、现代教育,还是传统教育?

在中国,“未来学校热”还有一个强劲的动力:地方政府的教育政绩追求。因为教育创新、教育信息技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都是一种“政治正确”,是可以不计代价地“跨越式”建设的。其背后,是不变的打造重点学校的思路。

几十年来,花样不断翻新,从示范学校、名牌学校、明星学校、优质教育、高位均衡到“打造教育3.0时代的未来学校”,出现了新一轮不惜重金、竞相奢华,打造“未来学校”的比拼。操场分为地上地下三层,地下二层建游泳池;校园由“全球顶级建筑师联手设计”,小学设计有单独的音乐厅、环幕影院…… “未来学校”建设变成了炙手可热的“生意经”,而与未来无关。其所损害的是地方政府公共服务的职能和教育公平的价值。

对未来学校的认识,有一些基本特征是需要特别强调的。

首先,未来学校必然是“小班小校”,小规模化的。因为只有在小班小校,才能实施人性化和个性化的学习。现在欧美国家的学校大多是小学一二百人、中学一二千人的规模,班额则在20~30人左右。反观我们的“未来学校”,如果还是效率优先、巨型学校的设计,那么它的未来性从何而来?

另一个重要特点是资源共享。在互联网时代、学习化社会的环境中,学校建筑和硬件设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不仅出现“开环学校”的设想,学校消亡的概念也变得前所未有地真实,它将转型为社区的学习中心。花费巨资建一个大而全、小而全的学校的概念正在过时,至少是与未来无关的。

一个实例是创新性的美国密涅瓦大学,以培养全球化时代的未来领袖为使命,每年招收一二百名学生,在旧金山租了一栋公寓楼,没有传统的校园、图书馆、体育场,而是以城市为校园,共享资源。每学期去往一个城市,在七座充满活力的大都市(美国旧金山,韩国首尔,印度海得拉巴,德国柏林,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英国伦敦,中国台北)教学,开设丰富的体验式学习项目,提供一种“沉浸式的全球化体验”。学生将获得远超出传统校园所能提供的教育资源和终身的职业支持。

11.jpg

密涅瓦大学的同学们 图片来源:网络

2 首先是“教育正常化”

不管未来的愿景如何炫目,走向未来学校的起点,只能在我们脚下,即我们今天的学校。它对应的是教育这样的生长逻辑: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然后再到未来教育。曾几何时,实现教育现代化还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宏伟目标,2010年制定的《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确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现在,这个目标似乎不再被重视和强调,2035、“未来教育”成为新的动员口号。因此,我们特别需要清醒地自我认知,知道自己身在何时、身在何处。

我们的确已经建设了许多规模巨大、豪华程度远超发达国家的学校,所谓的“优质教育资源”;然而,一个必须面对的事实是它们实行的都是应试教育——因此,有人说中国所有的学校都是衡水中学,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教育就是考试、分数、升学率,学习就是刷题,品德和健康是没有地位的,中小学生压力巨大,全国小学生的近视率达到45.7%,大学生则高达90%;厌学、抑郁和自杀的情况相当严重。一些地区高中的高考复习时间,从高三延长到一年半甚至两年;初中则普遍在初三用一年的时间备考应试。试问,这符合教育部的课程标准吗?全世界有这样的教育吗?

12.jpg

高考临近 高三学子紧张复习备战考试 图片来源:中新网

我们需要回答,在我们那些最优质的学校,教育规律和现代教育的基本价值得到体现了吗?已经建立了现代学校制度、有必要的办学自主权吗?教师和学生的正当权益能够得到伸张和保护吗?严酷的应试教育扭曲了教育生态,导致恶性的教育竞争和学历“军备竞赛”,造成全社会的教育焦虑。应试教育所体现的教育价值(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读书做官)和精神气氛(死读书、读死书、考试至上、分数至上),与科举传统相去不远。

可见,实现教育现代化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艰巨的任务。我甚至觉得提“教育现代化”也过于高远,我们需要的首先是“教育正常化”。这一概念是韩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治理应试教育时提出的。所谓教育正常化,就是遵循和尊重教育规律,就是正本清源,恢复常识,以学生为本,实施善待学生的教育,使学生免于恐惧的教育,能够保障学生睡眠的教育。就是学校像学校(而不是像官场、像军营),老师像老师(而不是像办事员、打工者),学生像学生(而不是像学奴、童工)。

这再次提醒我们,无论现代教育还是未来教育,其判断衡量的关键不是校园建筑、图书馆、游泳池,也不是信息化、高科技,而是教育理念、培养目标,是价值观。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意味着教育软件的整体更新:从国家功利主义的目标转为以人为本、以学生为中心;从升学教育、应试教育转为培养合格公民,实行生活教育;从学科中心、知识本位转为能力本位;从教什么、如何教转为学会学习,学会生存,等等。

真问题是,置身于陈旧的传统之中,在严重的教育行政化和应试教育的基础上,能生长出“未来教育”的参天大树吗?

3 “新学校运动”

关于“未来已来”的一解,是从现在的孩子和学校教育的状态,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来。这就是说,还没有奠定现代教育的基础去谈未来教育,就难免是无源之水,甚至是缘木求鱼。比较积极的理解,是从现在到未来为一个生长演变的过程,在当下教育创新实践中,孕育催生着未来的种子。因此,更需要认识的是未来教育的生长机制和路径。

当下教育创新比较活跃的主要是3个领域:

一是教育公司和培训机构。

基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提供多样化的教育产品,主要从教育技术的进路改变教育。例如洋葱数学构建从小学到高中自适应的数学学习平台;“一起作业”改善教师批改作业的生态;沪江网的Cctalk成为农村教学资源补充、乡村教师培训的重要平台。

企业的教育产品研发主要围绕课堂教学,实际成效在提高教学效率、改善学习感受方面。其局限性是围绕应试教育需求,将教育窄化为课堂、教材、知识点和提分。如好未来展示的新技术“魔镜”系统,在黑板上方设置具有人脸识别功能的摄影头,可以抓捕课堂上每个学生走神等不同表现,用大数据技术生成相应的教学评价。令人诧异的是其对未来教室的想象,仍然是面对黑板排排坐的模式!

二是优秀的公办学校。

如北京的十一学校、北大附中,主要改变教学模式,实行分层走班、选课和学分制、学院和导师制等多种改革,引入更丰富的课程资源,实行个性化学习,改善教育品质、师生关系和学校管理。经常会有人说,他们资源太丰富了,其经验无法复制。然而,同样拥有最多教育资源的大城市公办重点学校,又有多少具有变革教育的动力和努力呢?他们坐拥优秀生源带来的高升学率,基本处于无所作为的状态。

与此同时,民办学校也并未成为期望中教育创新的生长点。民办教育在补充资源不足方面成效显著,尤其是在农村地区,以及在沿海地区提供面向流动人口子女的学前和义务教育方面。在大城市,民办教育的功能主要在提供差异化的教育服务,满足多样化教育需求。它更具有服务意识,课程也更为多样化;但整体上仍处于应试教育的氛围中,与公办学校比拼升学率,缺乏具有前瞻性的教育创新。

三是体制外的小规模创新学校。

这类学校集中在北京、成都、深圳、大理等地,在主流社会的视野之外,如雨后春笋般自发生长,我称之为“新学校运动”。这些学校很多是由家长为自己的孩子而创办的,其共性特征是完全超越了应试教育,实行以儿童为中心、善待儿童的教育,采取项目式、个性化的学习,帮助学生能够自立于社会,自立于未来,追求真善美和幸福人生。

其佼佼者如:

日日新学堂(北京),创立于2006年,推崇自然而然的教育:尊重成长的自然性、尊重成长的模糊性和隐私性、尊重成长的自主性;把每个孩子看做一个独特的个体,不比较、不塑造,使孩子成为独立的、有文化的、有情怀的、自信的以及有高雅审美趣味的人。

一土学校(北京),尊重孩子的自然成长和发展规律,以“全人”培养为目标,在个性化和跨学科的教学实践中,激发和保护孩子的内驱力,培养内心充盈的孩子。构建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培养“根植中国、拥抱世界”的全球公民。

明悦教育(北京),以中国文化哲学为基础,与多元现实世界接轨的全人教育,“在世界教育之林展示真正的中国教育”。充分发挥儿童与生俱来的天赋、好奇心和创造力,爱与尊重每一个孩子作为生命个体的存在,回归生命、回归生活、回归生态。

先锋教育(成都、深圳),实践了十余年非常规、个性化教育模式,通过问题式教学、项目式教学、学生自治、导师制等个性化教育方式调动学生主动学习的求知欲,把“学渣”变成“学霸”。让学生通过丰富的创造力和审辨思维去探究并面对现实和未来生活,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学习、学会交流、学会合作。

猫猫果儿小学(大理),由外来移民家庭发起创办,以培养感知幸福和终身学习能力为目标,在好奇、渴望和梦想驱动下,引导孩子成为一个主动学习者,让孩子拥有坦然面对不可知未来的智慧和力量,实现自己的幸福人生。学校是老师-学生-家长共同形成的教育社区,实行“去中心化” 的管理。

一莲瑞德学堂(合肥),以"人文立校、德行立身"为核心价值,以"传承中华文化、开启时代新命"为使命,志于培养"中国内涵的世界公民。实行个人定制、中西合璧的经典开放式培育模式,遵循做人、做事、做学问的目标,不可本末倒置。

此外,还有好奇学校(成都)、山之雨学校(深圳)、悦谷学习社区(佛山)、云朵学校(大理)、明睿书院(成都)、小苹果树学堂(北京)、幸福学堂(贵阳)、加贝村(深圳)等等,还有各地众多的华德福学校。

在农村地区,也正在出现以儿童为本、摒弃应试教育的创新型村小,由社会组织与政府合作,实行委托管理,如云南楚雄东瓜镇的美丽小学、贵州正安县的田字格实验学校、甘肃宕昌的硙子坝实验学校等等。

4 走向未来之路

公办学校、民办学校、体制外创新学校的不同表现,创不创新,未不未来,既有赖于学校的体制属性,也有赖于办学者的状态,即究竟是官员办学、资本家办学,还是教育家办学。

所以,今天我们谈教育创新、未来学校,主要判据显然不是更豪华的校园、更严密的监控;最简单最重要的判据是对应试教育的态度,一个未能从应试教育突围的学校,是与未来无缘的。这需要“支撑整个教育系统”的制度变革,需要下放办学权、建立学校的办学自主权,需要开展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通过进一步解放和开放教育,耕耘教育创新的土壤,促进产生更多的教育家,才是通往未来教育的正路!

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有两个基本内容:

  • 改革和激活公办学校,打破千校一面、无所作为的局面;

  • 开放教育,把更多的办学空间释放给社会。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潮流。

从上个世纪末起,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开展了以公立学校为对象,实行校本管理、促进学校自主办学的改革,以提升公办学校的教育品质,促进教育创新和教育公平。

著名者如美国的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是指在不改变公办学校公办性质的前提下,将学校委托给有教育理想的教育家群体办理。举办者与教育行政部门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由举办者按照章程办学,自主管理学校。期满后接受教育部门的评估和检查,以确定是否继续签约。至2014年,全美共有约6400所特许学校,学生超过250万人。著名的《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作者雷夫、有效改善弱势学校的“KIPP”教育模式,都产生于美国的特许学校。在瑞典,这类学校叫“自由学校”;在台湾,则叫“实验教育”。

2014年11月4日,台湾实行教育松绑,通过了著名的“实验教育三法”,即《学校形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高级中等以下非学校形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公办国民小学及国民中学委托私人办理条例》。立法的总则是鼓励教育实验与创新,“以保障人民学习及受教育权利,增加人民选择教育方式与内容之机会,促进教育多元化发展。”

所谓“学校型态实验教育”,是指在公办学校开展实验教育。经批准,每个区县有5%的公办学校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办学,允许做各种教学实验,不必遵从既有的教育法规。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台湾出现了一批“非法”办学、被称为“另类学校”、“理念学校”的探索性学校,如华德福学校、森林小学等,都在“实验教育”的概念下被合法化。

所谓“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就是将“在家上学”合法化。第三个“公办学校委托私人办学”条例,即“公办民营”的模式,鼓励私人(包括自然人、非营利民间机构和团体)参与举办国小和国中,类似美国的“特许学校”。

实验教育的实质,是通过政府向学校赋权,激活公办学校的办学活力,台湾的教改由此进入“学校再造”的阶段。2017年年底《实验教育法》修法,提高了各县市实验校数的比例上限,控制在10%以内。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将实验教育由中小学延伸到大学,使实验教育构成一个完整体系,成为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教育创新上走在了亚洲地区的前列。

在通往未来的教育竞争中,我们究竟走了多远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作者杨东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杨东平:什么是未来学校,如何从现在走向未来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