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专科生:对不起,你们本科生里的渣渣我不要

作者:有间大学 发布时间:

专科生:对不起,你们本科生里的渣渣我不要

作者:有间大学 发布时间:

摘要:“现在的大学里,有些学生醉生梦死,这样是不行的。”

240156489472411482.jp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现在的大学里,有些学生醉生梦死,这样是不行的。”

眼看当下不少大学生越来越“堕落”,怒其不争的高校只得加紧出台各项机制,力求好好帮这群年轻人治治混大学的“病”。 

据长江日报10月12日的报道,华中科技大学生2018年有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专科毕业。10月17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对华中科大此举表示赞同,并给予了上述肯定。

640.jpg

图/武汉晚报

其实,早在今年6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表示要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长期以来,我国本科生严进宽出、学生混课堂等现象,早已不是一两家大学的问题。而教师课程太水、学校管理太松等问题也同样存在。大学里的水分,确实应该好好被拧一拧。

但华中科大的此次举措,仅从学生下手,用“降级”以示惩罚,这样的做法,除了将所谓的“学渣”逐出本科之列,又顺带黑了一波专科生,然后呢? 

学渣就去专科,这是歧视专科?

将本科生降级为专科生这一办法的初衷,或许并没有错。

对于不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从高考中解脱出来的学生而言,他们对大学早早就有了这样的预设——“上了大学,就可以轻松一点”、“再坚持一下,到大学就好了”、“大学生活会自由得多”……

1.jpg

“反正,学校总不至于不让我毕业吧!”

真到了大学,没有了集体学习的班级氛围,没有了天天督导你的班主任,昔日“提高一分超越千人”的胆战心惊变成了“及格就好、不挂就行”的泰然自若,想方设法来翘课、千方百计躲考勤、课堂上和老师“猫捉老鼠”地玩手机刷剧、费尽心思水作业、毕业论文花式抄,则成了不少学生大学四年的重要功课。

因为他们心里早就有这样一杆秤:“反正,学校总不至于不让我毕业吧!”

对于那些浑浑噩噩混日子、学习态度消极的学生来说,中国大学的“宽出”确实是一种纵容。学校出台相应惩处措施,给这些学生敲一敲警钟、清一清校园里的颓靡之风,理所应当。 

但简单粗暴地用所谓“降级”的办法,把学分不合格的本科生降为专科生,还不如说这是校方在变相“放水”。

2.jpg

专科生掌握的技能,被降级的本科生们不一定会。图/pexels

一方面,学校有行政偷懒的嫌疑,不愿采取留校退学、取消学位等增加管理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办法,便用一个专科毕业证来打发不合格学生。 

另一方面,这样的做法不免贬低了专科教育。准确地说,专科教育有自身区别于本科教育不同的培养目标和培养方式,不合格的本科并不直接就等同于录取分数较低的专科。 

毕业成绩不达标,就把本科生放到专科院校里,只会给人一种“专科就是收留学渣的地方”的错误引导。这让那些文化成绩不好,但希望好好学技能的专科生怎么想?

“学历的话,至少要本科吧……”

实际上,专科教育的存在,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在我国,专科教育由高职和高专承担,部分本科高校也开设有专科。从性质上来看,专科和本科同属于普通高等教育,前者注重职业技能培训,后者则侧重理论研究。

3.jpg

专科生,向来都在社会上被看低一等。图/pexels

但人们的普遍观念呈现的是,能去xx大学或xx学院,绝对不要读xx职业技术学院或者xx高等专科学校。分数的高低之别,早就注定了专科和本科不可能会得到同等对待。

要是去读了一所高职或者高专,你可能只会被身边人质疑,“读职校的啊,你连三本都没考上吗?” 

1990年,全国高校招生总量仅为60.88万人,其中大约40万是专科生。到2017年,我国招生总量达到761万,而本科招生人数已超过410万。

二十多年过去了,两类学生的比例早已发生了轮换,两代大学生的质量也难同日而语。如今,本科生遍地都是,考上重点大学才算出人头地,在学历至上的氛围下,专科生连发展的夹缝都找不到。

0.jpg

学历歧视,成了专科生的“社会第一课”。

有人说,高职造基层,大学造管理层,早就是教育体系里心照不宣的模式。可管理层早就饱和到不行,基层天天喊“荒”,回到现实,本科依旧王道,专科依旧不齿。

根据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近千万人。

麦可思最近发布的大学生就业报告也指出,近10年应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稳步上升,2017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为92.1%,首次超过本科。 

乍一看,若是有一门专业技能,似乎不难在茫茫就业大军中拼出一条路。可实际上,只要用人单位一句“学历的话,至少要本科吧……”就立马能让专科生连门儿都找不到。 

因而,对于不少专科生来说,他们所认为的能改变命运的努力,不是去进一步提升技术技能,而是争取“专升本”,摆脱“专科生”这一身份。

9.jpg

“专升本”,是多少专科生的目标。图/pexels 

一面说技术人才不够、呼吁重视职业教育,一面又用“本转专”的方式贬低专科生,不知是被需要还是被歧视的专科生,真的要晕头转向了。

大学“严出”,只能是“降级”? 

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表示,“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当大学生的在校表现、学习质量实在有愧于一纸文凭时,给予其相应的惩罚无可厚非。

就在今年8月,教育部刚甩出了一枚杀手锏,指出要“取消‘清考’制度”,即在学生补考或重修某门课程后仍旧不过的条件下,不再给其参与考试的机会。 

10月9日,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就有22名学生因此被退学,这一举动被称为是打响了湖南省高职院校关于“严进严出”的第一枪。

8.jpg

不能毕业的压力,在国外并不少见。图/pexels

而在国外的许多大学,“严出”早已是共识,几年的本科或研究生课程读下来却拿不到毕业证的,大有人在。

据了解,在美国毕业率最低的10所公立大学里,能在入学四年之后顺利实现“happy ending”的人,只有不到15%。而在南新奥尔良大学,毕业率能低至4%,其余的人,要么是自觉选择辍学,要么就是没能在6年之内完成大约120个学分的本科课程。

对于表现差的学生,让其留级、退学的做法都不少见,可从没见过美国有公立大学把“挂科钉子户”劝退到社区大学的。

i.jpg

学历这块“砖”,能顶用多久?图/bwie

当然,出现了“教学事故”,就用学历降级来“震慑”学生,学校也难逃甩锅之嫌。再说了,课堂的水、学生的水,难道和学校完全没有关系?

不过,被“降级”了的同学也无需太纠结。等你毕业了、工作几年后再回头看,不管你的学历是“本”还是“专”,到头来可能都是一样的“砖”。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作者秋裤,编辑明明,排版阿梓。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有间大学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有间大学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专科生:对不起,你们本科生里的渣渣我不要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