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GET2018】2019年教育到底怎么投?

作者:冬妮 发布时间:

【GET2018】2019年教育到底怎么投?

作者:冬妮 发布时间:

摘要:对于资本寒冬、政策、投资偏好、2019年教育行业投资预测,投资人怎么看?

教育怎么投圆桌.jpg

芥末堆 冬妮 11月17日报道

11月15日,在主题为“碰撞·演变”的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如何投出教育行业‘独角兽’?”的分论坛上,开展了一场主题为《2019年教育到底怎么投?》的圆桌会议,由ATA董事长马肖风担任主持人,分享嘉宾包括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林路、天善资本董事总经理林桢、华夏桃李合伙人郭西凡、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北塔资本投资总监王凯峰。五位嘉宾主要分享了对于资本寒冬,对于政策,对于投资偏好和对2019年教育行业投资的看法。

以下为会议的精彩实录:

林路.jpg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林路

林路:北极光创投主要看在线教育,例如英语投了VIPKID,数学投了狸米学习,最近投过火花思维,大学生项目投过考虫……大家可以在北极光创投官网看到更多详细的介绍。

林政.jpg

天善资本董事总经理林桢

林桢:天善资本是一家以创业者为主要负责人的基金,专注投早期项目。今年投了一家在三四线做在线英语的项目,另外还投了一个数字教育在线化的项目。

郭西凡.jpg

华夏桃李合伙人郭西凡

郭西凡:桃李专注在教育领域,今年投了在线少儿美术教育的美术宝,编程赛道的妙小程。同时我们也关注细分领域的并购重组业务,比如去年我们服务的在线医学教育平台英腾,一家新三板公司,帮他完成退市,并购上市到中国高科;今年帮助碧桂园收购留学生回国求职平台DBC,这都是我们做过的项目。

宁波于.jpg

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

宁柏宇:蓝象资本是中国第一家专注教育的早期投资机构,成立于2015年的5月18日。我们发现从2005年到2015年,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天使机构是一个美国的早期投资的训练营,超过了很多大牌VC。2015年的时候,我们决定把它的模式引进到中国,我们做了两个升级,第一个升级是专注于教育,另外资金来源主要来源于创始人。关于蓝象资本的被投项目,我们已经投了64个早期项目,2C投教育品质,2B投教育公平,然后会投一些媒体和人力资源服务的机构。

王凯峰.jpg

北塔资本投资总监王凯峰

王凯峰:北塔资本是一家小基金,刚成立三年时间,不久前刚投了体育教育品牌WEsport的天使轮。

马肖风:第一个问题,大家从去年开始就谈论所谓的资本寒冬,到今年大家又怎么看这样的问题?想请各位作为基金的创始人或投资人,谈一谈怎么看待资本寒冬。

林路:我觉得教育行业相比其他是挺热的,大家可能觉得教育反周期,我觉得还好,可能最大的区别,不是对教育来看,可投可不投的部分坚决不投。在头部这块,竞争还是挺激烈的,今年一直处于抢案子的状态。可能不像2014年,那时候干教育几乎没有人去抢。

林桢: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真的有寒冬吗?的确是有。从2000年左右的PC互联网浪潮和无线互联网浪潮到2016年就停下了,今天不但是小米、苹果这样的优秀企业都在面临增长的问题,确实有些行业性的问题。去年这个时间最火的应该是区块链,这个圈子不能说百分之百是差的项目,但是说99%都是烂的项目没什么问题。

从教育总体来讲,我觉得还是比较健康,但是的确也有一些项目,从财务角度,比如说获客成本很高、模型本身不健康,的确也有这种情况,教育行业也会面临一些阻力。

郭西凡:整个一二级市场的行情确实不是那么好。二级的估值下探的比较明显,反向到一级的时候,尤其很多人民币基金募资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问题,资金面、流动性都比较紧张。换个角度说,其实真正的头部企业、好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应该是最稀缺的资产,这个是大家真的需要去抢才抢得到的,寒冬具有两面性。

宁柏宇:我觉得时机比较重要,这四五个月,其他VC出去度假了,我们还在这儿干活。因为我们是投早期的,跟种庄稼一样,不能说今年收成好或者收成不好就不打粮食了。从早期的投资逻辑来讲,只要有人创业,在种子轮和天使轮,我们一直都在。我们对于大的宏观环境关注不是特别多,因为蓝象资本历史上投了64个项目,加起来111个人,我们把所有人的品质做了线性回归的,谁跑得好,跑得不好,原因是什么。

第一,年龄。28岁到32岁的创业者,在蓝象资本投的64个项目里面跑出来的几率比较高,因为这个年龄段在教育和经验也有。第二,建制团队。像画啦啦找我们的时候带了一个产品和运营,他们三个人创业骨骼是非常完整的,而且三个人配合过,彼此知道自己的习性。第三,延续创新。他们原来是做游戏的,现在做画画是把游戏放到绘画里面。从画画做英语,用户是一致的,都有一定的顺承性。第四,画画没有线下的连锁机构,但线上是有机会的。第五,增量市场,大家都喜欢画画。

三年前投的项目估值不过一亿美金,离独角兽10亿美金,软独角兽5亿美金还有距离。但是这个行业最重要就是长期,我在好未来做了七年,短期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做好做坏的改变,所以我是非常有耐心的。天气对我们的影响不是特别大,我不太能回答。

王凯峰: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补充一下我们自己怎么看这个行业,因为大家进入教育行业肯定不只是为了赚钱,如果只是为了赚钱,肯定不投的。我把这么好的青春放在这里,每个创业者把你生命的五年、七年放到一件事情上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能有几十个、上百个项目,你们可能只是几十分之一,上百分之一,我们怎么才能对得起创始人的生命?包括做教育,你们到底怎么对得起家长和孩子的信任和生命?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把这件事情看成十年以上的事情来看的话,短期没有那么重要,所以一定要活下去,而且一定要健康的活下去。

马肖风:第二个问题,对你们而言,我们哪些教育项目是绝对不会投的?

王凯峰:我觉得刚才讲了一些,如果你只想赚钱的话,想要做短期,想要做风口或者很时尚的事,我可能不会投的。如果只有教育情怀的话,我可能没法投,因为没有商业是走不远,活不久的。如果你一点教育情怀都没有,我也不会投,因为这个事情太久了,你没有情怀可能坚持不住。

宁柏宇:我觉得我还是挺看价值观的,人不正的我不会投。

郭西凡:我们是做财务顾问,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非常赞同宁柏宇的观点,核心还是看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第二我也非常赞同大壮说的,教育还是非常慢的行业,教育还有非常多的再创业的机会在细分领域,这个行业现有的人才储备还是远远不够的。另外在一些其他的领域、细分行业当中尝试过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以在这个行业再去尝试的,所以核心还是团队。

林桢:其实投资人在这个岗位上责任还是挺重大的,因为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有被放大。我说一下对教育行业的公司,第一个最反感吹牛的。比如说找到两个教育行业的顶级大佬加持,人工智能火就说我是人工智能,什么火说什么,但是你去百度搜索都说XX是骗子,但凡这种公司出现,直接透支了教育圈的信用。如果我们国家都是像谷歌、脸书这种公司,或者BAT、头条、TMT公司,公众的信任感肯定挺好。但是如果出一个贾跃亭,出一个B圈的XXX,肯定就没法投了。

第二种类型的创业者未必想骗你,他可能自己不是很清楚,所有的增长必须在模型健康的意义上谈才有意义。第二类情况好一点,有时候VC也有错。归纳起来我们不太喜欢吹牛的和不健康的。

林路:我比较简单,我只投比较刚需的,公司能够把教学和服务做好,能够最终把品牌做好的公司,所以反过来就是不投不是刚需的,在教学服务和供给端做不好的。

马肖风:林路,我再问你一个问题。现在大家都觉得国家政策有很多改变,对于无论是课外辅导,还是办学资格,在教学领域有很多影响。在这个情况下,你们觉得政策的监管对北极光创投这样级别的投资来说,有没有什么影响?

林路:我觉得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市场不够集中,是碎片化,不是监管。所以从长期来说,监管是有利于集中的。因为少儿英语是千亿的市场,数学可能三四千亿的市场,只要集中VC就愿意投,本质上来说VC投的是垄断后带来的收益。反过来监管从短期对收入有影响,从长期来说可能还是利好的事情。

马肖风:那样的话,对于投早期的公司来说不就是灾难吗?宁柏宇你怎么看政策的问题?

宁柏宇:感谢马叔,我也简单的讲一下。第一,蓝象投的项目其实退出渠道90%以上(数字没有统计过,不能说的这么绝对)其实有相当部分的退出是靠并购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如果公司未来的营收能做到一个亿,它其实就可能到一个并购的阶段。一个亿这个规模不算大,长到一个亿的规模离政策监管的天花板还远,所以从退出角度来讲,不太看好这件事。

第二,从国家角度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以后我们投的公司可能后轮,或者大下一轮可能拿一些国有资金的钱,这样其实相对来讲反倒可能在一定的政策下发展的更好。

马肖风:最后一个问题,希望请五位嘉宾每一个人留一个你认为是2019年最为重要的认知的分享,我们还是从林路开始。

林路:我觉得大的逻辑,或者作为投资人来说,其实把所有你觉得可以有的创业机会都排在一个Top1上面,不同的因素英语一定会比数学更容易成熟,数学一定会比语文更容易成熟。反过来来说,你就去看再后面的机会是什么,我们自己的投资逻辑也基本上是这样的。

林桢:刚刚林路讲的是机会的选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节奏,是耐心,如果你去算纳斯达克的平均上市时间,大概是七年,这已经是比较快的行业了。如果你在做教育行业,我觉得这个时间可能更长一些,如果用更快的时间催肥,就好像一个萝卜你时不时的拔起来看一看,我觉得这会导致它更快的挂掉。   

郭西凡:我觉得认知谈不上,我可能2019年想重点思考的问题就是在教育行业可能的新场景的出现,逻辑上是说,整个创业机会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又集中到微信互联网,微信互联网又开始分化说有微信的社群、生态,到现在的小程序,其实我非常关注在线教育或者教育创业,在明年有哪些新场景的出现。

宁柏宇:VC机构以后会发生一些变化,大量的VC都会增加教育价值,就是现在看一些头部VC也开始做一些创业者的辅导,或者学习,这个其实是整个行业的变化。因为纯硬科技,或者纯移动互联网,或者纯趋势,导致的传统VC追逐机会趋势会更小。在这个教育产业和风险投资结合的阶段,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产业部分植入。所以,类似教育,或者说创业者教育这种植入式的内容对大量的VC,可能未来是一个常态。

王凯峰:其实这两天分享的机会很多,如果非要去说一个我认为在2019年,或者只有在2019年存在的唯一一个最大的初创企业的机会来说,我认为是数字化内容、数字化教辅。

第一,我们现在的用户非常喜欢知识付费、内容付费,现在习惯已经养成。第二,流量的获取很多来自于B端,所以一定要重视B2B2C,学生的时间在哪里?在学校里,谁能够抓住学校的流量,谁就能够找到新一波的流量红利。而学校最重要的是教材和教辅,所以教材和教辅的数字化、付费化一定是近两年最大的机会。

马肖风:谢谢五位嘉宾跟我们在座的一起分享了他们对于资本的寒冬,对于政策,对于哪些他们的偏好和他们对明年的一个看法。我们这个圆桌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点此查看所有嘉宾精彩分享 。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18】2019年教育到底怎么投?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