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S2018】圆桌论坛:互联网时代,终身学习还面临哪些挑战?

作者:小筱 发布时间:

【GES2018】圆桌论坛:互联网时代,终身学习还面临哪些挑战?

作者:小筱 发布时间:

摘要:在校学习是学陈旧的东西,终身学习是学新东西。

WechatIMG508.jpg

芥末堆12月4日讯,在GES 2018未来教育大会上,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陈丽、友成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国家开放大学党委书记杨志坚、知乎创始人周源、好未来教育集团CFO罗戎、Udemy全球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Richard Qiu共同参与了主题为“终身学习:来自社会需求与个人自我实现”的圆桌讨论。

嘉宾围绕终身学习时代下,怎样做一个终身学习者,如何学习更有效,终身学习面临的挑战等话题展开分享。他们认为社会的不确定性导致终身学习成为必然,而驱动终身学习的不仅仅是职业竞争和个人发展,兴趣、好奇心等因素极为重要。当下终身学习面临需求较大,供给不足,缺乏系统性的学习供给等问题。

圆桌讨论以问答形式呈现,以下为圆桌讨论内容整理:

主持人(陈丽):今天前面的论坛话题都在思考,面对快速变化的、难以确定未来的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在学校教育中怎么为学生做好准备?另外一个课题就是面对这样一个时代,我们怎么去做一个终身学习者?

当然,如果从表面的字面意思看,终身学习应该包括从人在妈妈肚子里,到他离开这个世界,所有的学习行为都叫终身学习。今天恕我将这个宽解内涵窄到狭义的我们理解为工作以后的学习。在座的台上五位嘉宾也应该都是终身学习者,结合自己的经历,分享一下我们怎么通过有效的终身学习来适应这样一个时代,让我们的职业竞争力更强?

怎么去做一个终身学习者

汤敏:我就是一个终身学习者。我大学是学数学的,研究生搞经济,后来又搞管理。转了好多行,现在我正在做公益,我需要不断地学习。我今天正在上一个大学,叫得到大学。

我觉得终身学习跟在校学习有什么不一样呢?

  • 第一,在校学习是学陈旧的东西,终身学习是学新东西。当然我们不能说陈旧,我们说成熟的东西,现在中小学学的都是过去几百年前的东西,大学学的也是过去几十年的知识。但是终身学习的都是最新的,有用的,这个有用不一定跟赚钱,跟工作有用,兴趣所在也是有用。

  • 第二,终身学习需要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终身学习不能像MBA、EMBA,一定要到大学去,一定找个时间,一个星期几节课这样学习,终身学习可以在手机上学习。

  • 第三,终身学习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一个、几个学期、几年,当然每一科可能都有一个时间。

我为什么对终身学习这么感兴趣?我们友成基金会在做乡村青年教师培训,这个培训就是一个终身学习,叫做农民工的返乡青年培训。我们正在尝试在深圳、东莞做农民工培训,用碎片化的、顶尖的老师,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做长期培训。我认为这些是终身学习,至少是某一种大面积的终身学习者需要用的方法。

杨志坚:实际上终身学习的概念是一个很深的学习问题,也是一个理论问题。我个人认为终身学习是一个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一个产物,以前我们没有终身学习的概念,也就是最近十几年才有。之前我们谈终身教育,以前用广义的概念说,是从摇篮到坟墓的过程。现在我们把它限制在一个狭义里面来说,就业以后的学习。

实际上这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过去大中小学给予学生的知识,以为通过几年的教育就能教会学生应对未来所有的变化,实际上这个理念已经落后了。因为今天的世界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不确定性。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这个社会提倡终身学习。

对个体来讲,我认为终身学习是一种信仰。这种信仰是伴随他对人生目标的追求,有功利的,也有非功利的。眼前功利的问题是提高多少工资,能不能升职等等。长远来看,它已经超越了我们理解的功利,它能满足人们的兴趣爱好。

实际上,如果把终身学习当作一种信仰,我认为能够代表未来。很多人已经意识到如果他不学习,是很难应对未来的。

终身学习面临哪些挑战

(主持人)陈丽: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每个人客观上都需要终身学习。作为一个终身学习者,各位认为社会在提供终身学习的服务方面,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

周源:终身学习不是一个新词了,或者说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其实在2500年前庄子就说,吾身有崖,吾身也无崖。我觉得终身学习是人天性的事。

我认为终身学习的目的,取得更好的竞争实力提升只是它其中的一部分。学习并不是靠焦虑驱动的,它应该有更广阔的需求目的,比如好奇心。终身学习在今天确实是因为整个科技互联网发展太快了,它深入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节奏。所以这个时候它就变成了我们必须要思考的命题,或者说必备的素质和技能。

举一个例子,知乎上现在有接近3千万个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有哪些书本上学不来,但是又非常重要的素质”。这个问题我昨天看到还有人在回答,但是这个问题是三年前问的。在过去三年有1500万用户阅读过里面的回答,又有很多人在里面给出了自己的解答。大家发现现在有几个东西确实对它有影响:

第一,我们再去讨论知识,或者去讨论应该学习的东西的时候,它不仅仅指书本和课堂上的知识。今天能够获取的值得学习的东西已经网络化了,甚至是碎片化。我们发现大量有用的知识都可以打个引号,叫做“新的知识”,新的去值得学习的东西。如何以一种比较实时的,比较碎片的,比较能够持续的满足大家每次的提问?其实就这个介质环境下能够满足大家持续不断通过提问获取解答的方式,就是终身学习的过程。

大家分享解答的整个过程的效率和成本,在哪些环节上需要得到极大的提升,或者成本的降低。只要这些关键环节能够有所突破,或者说有所改善,那么人的天性简直是不可阻挡的。你会发现其实在知乎上有大量的普通人,大量有价值有用的信息来自于普通人分享,每个人都有值得分享的东西,只是缺乏某种把大家连接在一起的平台,或者介质。

罗戎:我先说一下好未来为什么要做终身教育这个领域。经过调研,我们发现中等职业的孩子数量达到了1500万,其中80%到90%来自农村地区,73%的孩子家庭年收入低于一万,43%是留守儿童,25%的孩子父母没有工作。我认为现在并不是终身学习本身能够帮助什么,而是对于很大一批人,学校教育没有准备好足够多的工具,让他进入社会。不管叫终身教育或者终身学习,本质上希望给他更多的机会,不管是功利还是公益,如果从工具、内容、服务、社群这四个地方来看,都存在很大的不足。

从工具来讲,不管是社会交流还是企业内训,都有很多可以提高和发展的地方。我们有很多内容,比如公开课,但是为什么学习的完成率非常低?这是因为现在内容没有符合终身学习者的需求。比如知识碎片化,知识没有被终身学习的方式再结构化,我们只是把大学课堂上看到的情况放出去。从服务本身来说,现在大多数内容处于反人性的状态。

最后一个,一个人很难保持长期的终身学习,当时学的好是因为很多人跟你一样,我见过樊登读书会的人,社群的力量让他一直往前走。回到这四个方面,目前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能够做出更多不同来。

Richard Qiu:很多传统教育和传统学习,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一个被动学习的过程,终身学习在很多程度上,特别是工作以后应该是一个主动的学习。这和一个人的好奇心有关系,我认为终身学习跟一个人保持身体健康也有类似的地方。我相信可能在座的人不会疑问为什么保持身体健康,或者希望终身身体健康,没有人希望我大学毕业不再锻炼身体。锻炼身体和保持身体健康是一辈子的事情,实际上终身学习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样,你大学毕业停止学习,这跟大学毕业你停止保持身体健康是一样的事。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终身学习也是一个习惯的问题。很多人如果在学习上尝到甜头,或者学习的内容有兴趣、或者学习的过程很有挑战、或者是大家在一起学习很有乐趣,我相信终身学习的路程可能走得就会容易一点。 

终身学习在某种程度是一个主动的学习过程,那么这个过程中你需要不断的去想、不断地去探索,有好奇心,否则的话主动性很难达到。不管近期活力还是长期活力,慢慢养成自我提高、自我提炼,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自我完善,这样的话能够获取更多的东西。不光是短期内、中期内或者长期内,你的收获可能一开始体会不到,但是时间久了以后就会得到很大的收获。  

怎样终身学习更有效?

主持人(陈丽):怎么规划,怎么进行终身学习能更有效?什么样的策略,能对我们终身成长起到关键作用呢?

汤敏:我觉得要把终身学习做好,首先第一个,终身学习现在不是没有需求,而是需求非常大,是没有供给。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在终身学习,但是这不是系统性学习,只是自己碎片化的、非系统化的学习,这不是终身学习。

怎么让系统的终身学习做好呢?第一条,要把终身学习从教育机制,教育体系里分离出来。现在的终身学习被现有的教育机制、教育体制垄断了。大家好像觉得上个MBA,上个EMBA就是终身学习,不是。那个实际上是传统学习的继续。

真正的终身学习得由社会来提供,得由全新的方式。Minerva那个学校已经有些探索了。我刚才说到的得到大学也在慢慢探索,我们的知乎大学,湖畔大学也在探索,但这个还不够。我们已经看出点曙光,也就是那样的终身学习的大学,叫不叫做大学都无所谓,它一定是全新的内容,全新的方式,跟文凭无关。如果终身学习还要靠卖文凭,还要文凭的话,那不叫终身学习,那还是传统的教育。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能够更快速地把终身学习这个体系推动出来。因为我们特别需要创新,特别需要创业,特别需要各种各样的突破性的发展。

Richard Qiu:我主动讲几点,我觉得终身学习需要多元化。每个人的学习方式都不一样,比如说一个老师就是网红,是专家,可能对他学习也不一定最合适。

我认为终身学习对某些人来说就是读书,比如说我一年读30本、50本书,我觉得收获很大。有的人终身学习可能是和别人讨论、争论。所以我的感觉在国外和在中国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中国对学习或者课程质量要求特别高。也就是说,一个专家,一个教授,一个老师好像就是知识的源泉。而在国外,最好的老师不一定在学校里,最好的老师不一定在课堂上,最好的学生也不一定在学校里,也不一定在课堂上。我觉得应该开拓眼界,比如说你去学一门东西,或者学一个新的东西,实际上你学的东西是跟着某一个人,他在做这个事的时候最有体会,这样学是最好的。比如说,最新的一些技术,可能是做这些最新技术的工程人员本身是最有体会的,而不是说一个学校教授最有体会。实际的技能应该和那些实际上做这些事的人去学。

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要拓宽学习的渠道,比如像我们平台,我们就是和全球几万名专家去把课程开发出来,这样的话选择性会很大。不是说你只选择五名专家,或者十名专家,你的选择性就是五千、五万。不光是从内容的角度上,也是从教授的方式方法上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学习方式和教授的情况都不一样。把这个内容拓宽,渠道拓宽,加上现在新的技术,使得大家都有学习的机会,同时质量提高,把教授成本提高,我相信终身学习的人会越来越多。

终身学习最好的老师是谁?

主持人(陈丽):Richard Qiu讲到的内容引发了我想提的一个问题,终身学习最好的老师是谁?我们应该向谁学习?这个可能是我们生活中确实需要来探索,甚至需要我们改变的。

作为一个终身的学习者,我到底应该向谁学习?今天的终身学习跟五十年前的终身学习的策略有没有可能在新的技术支持下,在新的环境下,会有一些发展?会有一些新的比读书,听老师讲,看报纸更有效的或者说更新的学习方式?

周源:向谁学习的问题,我们得考虑我们现在学习方式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现在的学习是非常场景化的。你会在不同场景里跟不同的人在一起,以不同维度时间接触到不同信息。我们真实的情况是上一秒在娱乐,下一秒在工作,再下一秒在学习,然后你就不断切换,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这是我们现在真实的情况,场景非常多。

在这样一个场景很多的情况下,我们接受信息或者我们的学习环境一定是非常网络化的。什么叫网络呢?网络的主体其实是我们跟其他人,我们跟那些能够给我们答案的人,那些能够给我们有用价值信息的人。

这里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知乎上有一个用户叫Sherry Li,他是加拿大的华裔,现在他是专业的音乐人,刚刚发了自己的专辑,几年前他为《功夫熊猫3》做作曲和填词的。五年前他还是一个高中生,但当时他非常热爱音乐,在那段时间他就注册了知乎,问了很多跟音乐相关的问题,得到了很多音乐从业者的帮助,指点迷津。后来在大家的帮助下他考进了伯克利音乐学院,成为一名专业的音乐人。现在他还在知乎上分享音乐专业的问题。

这样的例子其实有很多,他们共同组织起了一个网络,你既是需求者、提问者,你也是分享者,你也可以提供答案,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一个领域值得别人的尊重和认同,而另外一个领域你就是不懂的。当这样的网络组织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可能出现的一个情况是,当你提出问题的时候,总能找到确实经历过你类似事情,恰恰能够给你很多佐证的人,能够帮助你把这个回答来解答了。然后你会发现这里产生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什么?就是它会出现很多的沉淀,大量的沉淀以不同形式,问答的形式出现。

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在知乎上有用户能够在知乎上出书。事实上,随着问答频次发生,密度不断加强,它就沉淀下来了。出书的很多人是普通人,比如说我不是大学教授,专家,名人,出版社不会给你出的,觉得你这个卖不了量,但是他通过社区的方式,所有集结成册的回答可能就有几十万人看了,那本书出来,可以给有类似问题的几百万人提供一个更好的回答。我想这是未来终身学习彼此帮助,彼此追求新知的一种网络化的方式。

主持人(陈丽):还会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学习?学习就是不停地获得过去我不知道,而又知道的知识吗?

汤敏:因为今天我们在讨论终身学习,而且是职场上的想参加学习的人作为主体。我一直在思考,实际上这些年我们办学过程中我始终觉得有一个问题,谁是终身学习的主体?我们应该聚焦到这些主体的哪一个部分?

因为今天很多理论上的问题并不是问题,我们要谈的是更现实的问题,首先终身学习的机会有没有?我们如果要聚焦到边疆,少数民族,农村,进城农民工,以及新生代劳动力,很多想学习,但是他不可能再回到校园,他也没那么多钱回校园。但是他在工作中又想学习,机会在哪儿?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终身学习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是为想终身学习的人,践行终身学习的人提供终身学习的机会。第二,在过程中真的提供有质量的知识服务,让他的学习更有效。

我们现在所说的终身学习指的是系统性地来传递一些技术和知识,学习一些技能。我们现在缺的不是说市场没有书,我们可以自己看,也可以在网上查点东西。我们现在缺的所谓终身学习是系统性的东西,而这种在市场上至少还不多,而且还不够好。

罗戎:根据我们过往的尝试,以下几点可以给大家提供参考。

第一,数据和科技相结合。以我们自己为例,我们最开始做学而思网校的时候是卖光盘,然后我们做录播课,但是发现效果极其差。后来我们开始做直播课,像现在好了很多。在现在我们开始用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希望打造一个智能驱动的自适应学习系统。

第二,线上线下相混合的学习模式,不单单是说我们在线上学习或者线下形式上的混合,线上学习,线下体验也很重要。

第三,在终身教育领域,我们觉得国内国外结合很重要。我们觉得终身学习应该更具开放性,在全世界范围内找到最好的资源并加以运用。所以技术与数据结合、线上与线下结合、国内与海外相结合,将推动终身教育不断发展。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ES2018】圆桌论坛:互联网时代,终身学习还面临哪些挑战?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