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STEAM风吹了这么久,为什么老师还是不愿意写课?

作者:阿飞酱 发布时间:

STEAM风吹了这么久,为什么老师还是不愿意写课?

作者:阿飞酱 发布时间:

摘要:听听这些老师怎么说。

1524912122177148.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芥末堆 阿飞酱 1月14日 报道

尽管围绕教学提供产品和服务,已经成为校企合作的首要条件,但双方在产品和课程上的理解仍有出入。从企业的角度看,他们希望用户能创造性的使用产品,当这种期待投射到公立校老师身上时,企业便希望老师能根据产品来开发课程。但实际上,很多老师对写课并不热忱。相反,他们更欢迎配套的产品和课程内容进校,而不是需要他们来开发。

那么,是什么导致校企之间的想法不能有效融合?其中还有哪些沟通环节尚待打通,使校企双方能更了解对方的需求呢?为此,芥末堆采访了几位学校的老师和企业方的市场人员,看看他们如何看待教育产品,以及围绕产品写课这件事。

企业的思考:全包式开发or留下创造空间?

Rosa是大疆第一款教育无人机——Tello EDU的市场负责人。最近,她的团队计划将这款产品推向B端学校市场。但在此之前,大疆从未涉足过教育领域,他们对无人机如何契合实际的教育需求并没有清晰的定论。因此,去年12月初,Rosa便联合芥末堆华南站,邀请多位公立学校的老师对Tello EDU进行测评。

Tello EDU是一款可编程操作的无人机。它的前身——Tello此前90%以上的销量来自C 端市场。不少海外、台湾的老师凭借个人兴趣对这款产品进行课程开发,甚至推出教材,让大疆看到了这款无人机在教学上的可能性。因此,Tello EDU顺势而出。

谈到未来在课程方面的计划,Rosa表示未来会继续在学校试点,“看看学校的需求,可能会推出统一的教材或者提供定制化服务”。但是他们也期待,学校的老师能基于Tello EDU在教学上的可能性,像国外的老师一样来自主写课。

1536132270415216.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因此,在产品设计上,大疆的技术人员出于“抛砖引玉”的想法,在无人机自带功能模式的开发上并不是很多。例如,Tello EDU本身只带了6种飞行模式,但是用户能通过Scratch、Swift 和Python语言编写程序,做出新的玩法。这也是Tello EDU在教学上的可应用性,产品上的留白给了老师一定的发挥空间。

谈到为什么不推出更多的玩法,让用户直接应用就好,Rosa表示,“希望用户能基于我们已推出的一些东西,去创造性的使用产品。”她也透露大疆所处的两难状况,“其实开发更多的功能对我们不是难事,就是投入更多的工程师就好了。但是我们也在想,这样是不是抹杀了用户的创造性。”

但是现场的老师却表示学校更欢迎配套的课程进校。张明是深圳一间小学的信息技术老师,他向芥末堆表示,一般老师不仅不喜欢写课程,对进校的产品的要求还很多。比如,配套的课程要写的丰富,不能只上几节课就没了。硬件的复用率要高,因为学校会控制耗材的成本。产品进校要尽量减少老师在课堂的繁琐工作,让老师承担创造性的教学工作即可。

被压缩的研课空间

老师不愿意为进校STEAM产品写课的背后,其实是受整个学校生态的影响,老师本身的能力有限、学校教学环境的影响都在压缩着STEAM老师的研课空间。

首先是课时上的压力。张明透露,STEAM课和创客课一般由中小学的信息技术老师来上。作为学校的边缘学科,信息技术科组规模小,老师少,并且要承担整个学校的教学任务,“几位老师每周基本要给全校的学生上课。除了省级课程,每周还要上两三节选修课,留给STEAM和创客类的课程并不是很多。”

另外,除了要完成教学任务,信息技术老师还承担着很多事务性的工作。给领导做PPT、改作业,备课等琐碎的工作,也占用了老师很多课余时间,“一个学期能沉淀出一门课的内容就很不错了。”

1513871699599548.jpg

图片来源:wallhaven

在教学任务繁重,事务性工作挤压空闲时间的情况下,张明也曾尝试去做课程开发,还在教师圈拥有了“技术宅”的称号。他透露,自己以前给Makeblock的mbot写过几个课程,也给microbit写过课例。但他表示,尽管自己在同类型老师中,开发STEAM课程的兴趣已经算很大了,但因为自身水平限制,写的课也不是很多,更难写成系列课程。

在张明看来,依靠单个老师来写课是比较困难的。他认为写课程本身就对老师的能力要求很高,而且很多老师个人能力和精力也有限,如果不是兴趣驱动,老师并不愿意牺牲个人时间来写课程。

张明认为,现在开设创新类课程各方面的条件都不成熟,场地、器材、人员都要考虑,面对种种限制,老师写课的动力不足也不难解释。

研课所获的支持有限

老师自身写课程的动力不足外,学校和企业在老师写课程这件事上,支持力度也稍显不足。

陈洁是深圳华强职业技术学校的一名信息技术老师,她曾独立编写和参编多本计算机专业教材。也曾参与《STEAM课例精编丛书》的编写,这是一套面向K12阶段的STEAM教材,分为幼儿园、小学和初中三个阶段,共12册书。已经于去年8月面向全国出版,陈洁参与编写其中新兴科技部分的内容。

尽管在编写教材上可以说是经验丰富,资历颇深,但陈洁仍然表示自己对编写教材没有太大的兴趣,除非是特别感兴趣的题材。在和芥末堆的对话中,她始终强调老师的价值问题,无论是学校和企业,当老师付出时间和精力完成教学以外的工作时,她希望学校和企业能给予相应的回报。但她也表示,这种回报不一定是金钱方面的,更多的是尊重和认可。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对老师知识的尊重和认可在她看来是缺失的。

1529334502354851.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陈洁透露,目前公立学校的老师如果想开发定制课程,除非申报课题,不然很可能纯属义务劳动。即便是申报课题,也只能获得少量经费,其中也不包含老师的酬劳。而老师如果和出版社合作,出版教材的稿费往往和印数挂钩。有时候老师花几个月的时间写书,如果出版印数不足,最后只能收到1000~2000元的稿费。而且老师还要加入销售推销书籍,才能保证最后的收入。

另外,学校对老师开展STEAM课程缺乏支持,除了不够重视老师的知识和经验,还与缺乏相应的评价体系有关。陈洁向芥末堆透露,她认识一位积极开展STEAM教育的生物老师,发表过很多课题和文章。在她看来,这位老师在STEAM上已经算很有研究了,但即便这样,因为没有当过班主任,这位老师还是评不上高级老师职称,“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打击了老师写课的积极性。”

学校支持有限,企业能否促进老师写课呢?在陈洁眼中,这个答案也是否定的。

这个学期,陈洁所在的学校引入了国内一款知名的在线编程软件,并使用他们的课程。但在教学的过程中,陈洁发现,有些编程概念引入的太过理所当然,可能技术人员觉得简单,就不会深入解释。但很多学生理解能力有限,需要在课程上做出更多的解释,不能想当然的带过。在后续的交流中,那家企业也断断续续咨询过她的意见,但是最终也并未在产品上有所改善。之后陈洁再遇到这类企业咨询,表现的并不如之前那般有干劲,“对方断断续续地问,我看到就回,改不改是他的事。”

改善“写课难”的各方努力

当被问到如何提高老师写课的热情,张明表示,现在很多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课程更新的速度远远比不上产品更新的速度,“一些企业一年发布几个新产品,等课程写完,产品又过时了。”因此,他认为,企业如果想让老师写课,应该保证产品在3-5年内的可持续使用,像乐高产品一样经典,老师每年只需要购买一定的拓展零部件,“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老师所写的课程才保值,才会写。”

张明表示,企业还要给老师培训。他认为很多小学、初中的STEAM老师本身能力有限,对新的产品需要认知,企业要先把老师“扶上路”,后续才能让老师具备研课的能力。

在陈洁看来,真正的校企合作,应该尊重老师的教育经验,让老师和研发人员进行长期的、深入的讨论,并对老师的付出给予回报。而不是在产品完成之后,再询问老师既成产品在课程上的可能性。“如果双方不紧密合作,我始终觉得产品和课堂的契合不会特别好。再加上老师选择产品的空间很大,就更不会针对某个产品写课程了。”

1488442545208673.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柴火创客教育的创始人廖巍看来,学校老师不愿意写课是个行业性的问题,“不太好解决”。因此,面对这个行业性的问题,各家硬件公司都在发力,期待解决师资和课程的问题。

Makeblock创始人王建军此前向芥末堆表示,未来会推出贴近课程目标知识点的多版教材,也会建立自有的师资培训考核体系,形成以兼职和合作为主的讲师团队。从教材和师资入手,让产品能更多的进入公立校。优必选则联合高校教师资源,推出从小学到高中的人工智能教育教材。目前,已有百余所中小学引入优必选的教材,并于2019年春季学期正式上课。柴火创客教育未来也将推出覆盖小学1-6年级的进校课程。

硬件公司在课程上的发力,降低了缺乏研课能力的老师开展STEAM教育的门槛,也让部分热爱研课的老师,开始对企业合作研课有了新的期待。南武中学的谢旼作为学校创新教育科组的负责人,曾在2016年前往美国进行过短期的STEM培训。他告诉芥末堆,目前南武中学正在使用的一款硬件,老师需要接受企业的前期培训,但后续还是老师自己来开发课程,“市面上有一些课是比较适合小学和初中,对高中来说就有点简单了。”但是谢旼也表示老师自己开发的课程,迭代的时间太长,因此希望能和企业进行合作,“自己搞太累了,资源也不够。”

STEAM教育已经被提出多年,但是真正落实到学校,还需发挥老师“触达学生最后一公里”的作用,让老师真正参与STEAM课程的开发之中。尽管目前让老师写课还面临诸多现实的因素,但从硬件公司的动态,和一批热爱STEAM课程开发的老师来看,未来双方的合作可能会逐渐解决老师“写课难”的问题。

芥末堆: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中的张明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STEAM风吹了这么久,为什么老师还是不愿意写课?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