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低谷时一年仅56人申请加入,传统相扑为何走向失落?

作者:尔瑞 发布时间:

低谷时一年仅56人申请加入,传统相扑为何走向失落?

作者:尔瑞 发布时间:

摘要:2012一整年,申请加入相扑这个团体的人数只有56人

WechatIMG3.jpeg

2017年7月30日,少年相扑手参加在东京国技馆举行的Wanpaku全国少年相扑大赛。
图源:the Himalayan Times.

2012一整年,申请加入相扑这个团体的人数只有56人。这是自1958年实行每年六场比赛的规定以来,申请者最少的一年。

相扑,大约在唐朝时期传入日本。基于对力量和相扑力士体型的崇尚,日本人更喜欢称其为“大相扑”。在日本,相扑已有近1500年的历史。

随着电视等媒介的产生,传统相扑越来越多地传入大众视野。对不懂相扑的“外行人”而言,相扑不过是两个“成吨”的、穿着暴露的大胖子在一块小土堆上比力气。隔着电视屏幕,你仿佛都能听见肥肉震荡发出的“duer”啊“duer”的声音。不过对日本而言,这是他们严肃的传统“国技”。

相扑部屋里的集训

“部屋”,是日本训练职业相扑力士的场所。要想成为职业相扑手,少年15岁前就要进入部屋进行“全日制”学习,接受师傅和同门的指教。即便是已经成为“横纲”的白鹏翔,每天都要温习“压胯、四股(踢腿)、铁砲、提脚走” 等基本动作,与同门进行“真枪实弹”的肉体对抗、动作博弈,数十年如一日。

1547114558132893.jpg

基本功:压胯、四股(踢腿)、铁砲、提脚走。图源:《职人的作风》截图

相扑力士有严格的等级划分,最高级别为“横纲”,其余从高到低依次是大关、关胁、小结、前头、十两、幕下、三段目、序二段和序之口。只有排在“十两”及之前段位的相扑手,才能被称为“关取”,成为真正的力士。日本每年有6场全国相扑大赛,每次大赛后,力士的等级会有所改变。

每个部屋的时间安排或许会有所不同,但基本所有力士大约从清晨就开始训练了:6点起床,梳洗完毕,系好兜裆布后直接进入训练场,训练结束后才有一天中的第一顿饭。

部屋的作息严格按照等级决定优先级。等级高的力士有晚起的特权,而低级力士须提前将“土俵”(相扑比赛场地)布置好,提前入场训练。7点,大部分力士都会聚集在训练场,通过各种伸展运动来唤醒身体。其中就包括上述提到的“压胯、四股(踢腿)、铁砲、提脚走(行走时脚不离开沙地)”等基本动作。借此,力士们让自己的身体慢慢活动开来。

长时间重复这些动作,力士们的腿脚腰部会变得强劲、有韧性、不易受伤。同时,像“提脚走”这样的基本动作如果掌握不好,在正式比赛中就会成为职业选手的命门,脚一旦离开沙地,就会大幅提升被对手掀倒的可能性。

大约一小时后,力士们便全身大汗淋漓。此时,师傅(亲方)才走入训练场,一对一的土俵肉搏正式开始(部屋的亲方一般由退役的知名相扑力士担任)。在师傅的注视下,排名靠后的力士先上场,进行同等级之间的切磋。胜者可指定下一位对手,继续比赛。途中,师傅会提出一些指导意见,并在必要时系上兜裆布,亲自上场示范技巧动作。

力士们的训练多以“冲撞”练习作为结束。实力相似的力士分为攻守双方,进攻方力士用尽全力推撞防守方力士的胸部,将其推至土俵边缘。多数情况下,防守方通常为力气较大的力士。一上午的训练下来,力士们往往筋疲力竭。

作为一项传统运动,“部屋”颇像是一种门派,部屋内师傅和力士们的关系更像是一种家庭联系。与其它在短期内进行集训的现代竞赛不同,相扑力士们都要在部屋里同食共寝十数年。直到达成“关取”等级,结婚后才能搬离部屋。

在这项流传了1500年的、家庭式集训的传统运动背后,隐含的是日本民族对自然,对礼度的信仰。

承载着信仰的日本传统“国技”:相扑

相扑,起源于日本的丰收庆典,后为寺庙募捐时的劝进仪式。作为传统国技,相扑仍保留着许多传统意识。相扑的竞技擂台称为“土俵”,正方形,中部为直径4.55米的圆圈,寓意天方地圆,带有强烈的神道教色彩。“土俵”上方,用粗绳吊着一个类似于伊势神宫屋顶的顶棚,顶棚四周装饰有四色(青、红、白、黑)巨大的垂缨,象征着四季神明。

timg (3).jpeg

东京国技馆内部场景

比赛时,力士们按照古代角斗的规定,腰股间只用一条“丁”字形的宽带兜裆布缠腰(日本人称作“褲”)。虽然看上去不雅观,但这意味着光明磊落,没有挟带会伤害对方的暗器。赛前相扑力士向土俵撒盐,有清除污秽、维护相扑比赛圣洁之意。比赛开始后,力士左右脚轮流踏地2次,两腿交替抬高,重重跺在地上,乃驱赶鬼神之意。而相扑的胜负赛制则极为简单:只要让对手超出圆圈界外,或者脚以外的身体部分接触地面,即为胜。

可这样一项神圣的、带有浓厚日本韵味的传统运动,在2010年前后遭遇到了巨大打击,并一度衰落。2007年,经过长期训练和比赛洗礼的白鹏翔,终于在22岁成为了第69代“横纲”选手。但迎接他的,却是大相扑“盛极而衰”的一切。

传统增重方式引发的健康隐患

与举重、摔跤、拳击等现代力量竞技不同,传统的相扑比赛不分重量级,且仅设下限(身高173cm,体重75kg),不设上限。因此增加体重,稳固下盘,也成为相扑手训练模块中的一部分。但相扑手的增肥方式,是“填鸭式”的。

“相扑火锅”是力士们的常用菜肴,将牛肉、鱼肉、蔬菜、豆类等食物集中在一起,营养丰富,类似于东北乱炖。吃完火锅后,相扑选手还会摄入大量奶油蛋糕,然后立即睡觉。比较强劲的力士一顿要吃5-6个常人的食量。

timg (1).jpeg

日本相扑火锅

据1998年的一份相扑选手体重构成研究报告显示,相扑选手平均BMI指数为36,脂肪占比27%。虽然在统计学意义上,相扑选手的BMI与体重分级运动的选手没有明显差异,但无论是游离脂肪含量还是脂肪占比,都比其余项目的选手明显要高。这也就意味着,相扑选手需要承受更大的关节压力及内脏负荷。许多相扑选手退役后,都需通过胃部缩小手术控制饮食。据统计,相扑选手的平均寿命仅为57岁。

屏幕快照 2019-01-03 下午6.25.00.png

第六十九代横纲白鹏翔睡觉时需要戴氧气面罩,以保证呼吸顺畅。图源:《职人的作风》截图

健康问题是相扑运动历来存在的,而真正败坏民众信仰的,是2000-2010年间相扑选手的文化“出轨”。

当传统相扑教育陷入重“技”轻“心”的漩涡

“横纲”一词,代表着相扑界的威望,是全日本国民敬仰的对象。力大无穷,所向披靡,却又恪守规则,严以律己,是横纲能如同神一般存在的理由。

2003年1月30日,22岁的朝青龙夺得职业桂冠,成为第68代“横纲”,并在接下来的四年中独霸“横纲”宝座。但自从他是“大关”开始,品行问题就受到日本民众关注。

2002年,还是“大关”的朝青龙与时任“横纲”的贵乃花进行了一场恶战,贵乃花险胜。比赛结束后,朝青龙一句“畜生”引得日本民众一片哗然。后面又一句“我攻击他受伤的左脚好了”,更是与相扑运动一贯传承的“正义”道德相悖。

2010年2月,朝青龙更是深陷醉酒打人风波,在师傅高砂的陪伴下引退,年仅29岁。与其它级别力士输掉比赛降级不同,达到“横纲”级别的力士,成绩或品行不佳,只有引退一条路可走。

timg (2).jpeg

相扑力士引退时的“断发”仪式,图为朝青龙和师傅高砂。相扑力士的发型有严格的等级之分:日常发型是“丁髷”,但正式比赛场合中,只有十两及以上级别力士才能梳“大银杏”。图源:新浪体育.

2005至2010年间,相扑界接连爆出酗酒、吸毒、暴力和赌博丑闻,涉赌人员不仅包括低级别力士,还有仅次于最高级别“横纲”的“大关”级力士、部分相扑教练和流派“掌门人”。一些力士甚至与黑社会有染。相扑力士的种种行为败坏传统道德,引发了日本民众的强烈不满。

2010年7月6日,日本广播协会NHK应民众强烈要求,“封杀”相扑赛事,标志日本相扑运动衰落到了难以挽回的境地。甚至到2017年底,都还有第70代横纲日马富士酒后打人引发退役的事件发生。

与出言不逊的朝青龙、行事冲动的日马富士相比,同为蒙古籍“横纲”的白鹏翔更为谦逊、严谨,并在相扑落难之时,通过游行比赛,极力维护大相扑在日本民众面前的尊严。

然而与此同时,日本民众不免意识到,自家传统“国技”正在被蒙古“横纲”掌控大局,日本“国技”一度陷入被外籍“横纲”占领的称霸局面。

当传统国技遭受外籍选手和现代运动的侵袭

在阔别19年,2017年迎来又一位日本横纲稀势之里前,日本相扑界第六十七至七十一代横纲皆为外籍选手:来自美国的武藏丸、来自蒙古的朝青龙、白鹏翔、日马富士和鹤龙。

u=2196423554,2990415999&fm=170&s=EFE22FC254039F5D405C5504030080D2&w=345&h=546&img.png

布拉德·皮特为自己的相扑偶像武藏丸撑伞

据2014年数据统计,虽然外国选手比例仅占8%,但与生俱来的良好身体素质,使得他们能在比赛中发挥巨大优势。外国选手占领日本相扑高地的同时,贵乃花(1995年横纲,2003年引退)、若乃花(1998年横纲,2000年引退)等著名日本相扑力士的退役,也标志着日本选手称霸相扑界时代的终结。

日本相扑在走向世界的同时,也遭受到了外来文化的侵袭。不过第七十二代日本横纲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重振了日本民众的信心。

同时,相扑训练的艰苦和其他诸如足球、棒球等新兴运动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日本青少年转而向后者伸出橄榄枝。

受内外文化侵蚀的影响,日本相扑在21世纪直线“掉粉”,渐渐失去人气。2012年日本路透社报道指出,“2012年申请加入相扑这个团体的人数只有56人,是自1958年实行每年六场比赛的规定以来,申请者最少的一年。而申请人数达到顶峰的是1992年,即日本本土明星若乃花和贵乃花兄弟使相扑备受关注之时,有223人申请相扑的资格测试。”

眼看传统国技衰落,日本相扑协会意识到必须得做点什么了。

重振相扑,让大相扑后继有人

“我们需要通过不拘泥于传统的改变,来让大相扑后继有人。”——第六十九代横纲白鹏翔

2013年,日本相扑协会与拥有5000万会员的“日本B站”“niconico动画”合作,开设“大相扑频道”。相扑协会与niconico的合作一方面增加了相扑节目的人气,另一方面也让相扑赛事在niconico直播中受到监督,消除因丑闻风波带来的不信任问题。

通过一系列努力,2014年,大相扑秋季赛事观众人数达到15万人,同比增长18%,话题关注度甚至超过了日本职业足球联赛和棒球联赛。

u=328881984,1838131565&fm=173&app=25&f=JPEG.jpeg

2014年日本雅虎搜索数据;图源:懒熊体育

尽管相扑在年轻人中的关注度有所提升,但真正将自己奉献于相扑事业的,还是少数。而在这些“少数人”中,就包括一些真心喜爱相扑,不在乎赤身裸体的日本本土少年们。

“掌掴者隆太”便是其中一员。

一年一度的全国少年相扑大赛“wanpaku” (顽皮男孩)是日本夏天的盛事。各县的少年优胜者通过预赛,到相扑的最高殿堂“东京国技馆”参加决赛,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pia pia,pia pia”,即将上场的11岁少年双手掌掴脸颊,为自己的预赛加油打气。整场比赛下来,隆太的双颊已是通红。

屏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6.17.13.png

掌掴少年:隆太。图源:少年相扑梦

当问及为什么掌掴自己时,这个爽快的小胖子直言答道:“因为我想睡觉。我去年就是因为太困而输掉了比赛。”

在美国国家地理纪录片《少年相扑梦》中,有每次比赛掌掴自己以防睡着的“掌掴者隆太”,也有竞技游戏高手“天才裕纪”、体格强壮并曾获全国总冠军的“北方巨人真保”,他们参与到相扑这项运动中,在15岁前加入各地的相扑社,或是为了锻炼体格毅力,或是为了成为职业选手。

一旦被国技馆里的相扑星探挖掘,便意味着踏上了职业道路。随着学习相扑的儿童数量日益减少,部屋也在抓紧机会发掘培养后进之才。“你能在比赛中看出孩子们的潜力,要是发现有才华的孩子,我就希望他们能加入我们部屋”,一位相扑星探说道。

日本人普遍认为,相扑运动能传递传统的道德和价值观。与其它运动不同,相扑开始的口令不是裁判的哨声或枪声,而是双方选手双手握拳触地后自发开始。因此相扑运动不仅是体育,也是一种培养绅士的德育。“心、技、体”,即“精神、技能、体能”的统一,是这项传统运动的魅力所在。

面对内部相扑信念的坍塌,外部文化侵袭的双重夹击,日本“国技”的未来发展会怎样,终究还是要取决于这些孩子。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低谷时一年仅56人申请加入,传统相扑为何走向失落?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