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国外的洗脑学校,比女德班可怕

作者:叁里河 发布时间:

国外的洗脑学校,比女德班可怕

作者:叁里河 发布时间:

摘要:别以为出国留学就能避免洗脑。

640.jpg

*本文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星爸爸。

孙楠和华夏学宫事件在上周引起一阵讨论,有人用 “送前妻女儿上国学班打广告,自己的孩子却在国外接受教育” 来指责这种明教学暗圈钱的做法。

毕竟,女德班丑闻频出和对于传统文化评判性认识,让国学教育给大众留下了形式化、洗脑化和返古的标签。而涉事“学校”高收费标准又难免使人联想到学费高昂的特供学校,加上专卖周边的淘宝店,很容易就脑补出利用前妻女儿上洗脑班做广告,赚钱供现任子女出国接受深造的情节。

1.jpg

这猜测有一定道理,但是出国接受教育就一定能避免洗脑的结论可就过于理想了。 

赫芬顿邮报曾看扽过一篇关于私立学校宗教和意识形态教学方面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去年7200多家遍布全美25个州的私立学校,只有23%声称没有宗教信仰,而超73%持有基督教信仰,2% 为犹太教,1% 穆斯林,还有1% 为其它不明宗教。 

这个调查报告并非把炮火对准了宗教倾向,毕竟在一个清教徒建立的家国,基督教思想在教育体系中出现并不是件出人意料的事。绝大多学校并不会强制信教或者灌输宗教思想,主要以了解宗教为主。而即使会有,学生所受的教育也不一定会决定之后的宗教信仰和价值观,从基督教学校出来的无神论者比比皆是。

赫芬顿邮报针对的恰恰是那些隐匿在“正常”甚至是“无宗教信仰”的极端案例。在极端例子中,学生受到的思想压制是足够触目惊心的。至少在越来越发多元化美国社会里,保守思想的植入给学生造成了就业和生活上的极大困难。

调查报道的几位主角就是很好的例子。

作为从小辗转于数家福音派学校的学生,Ashley Bishop 在毕业多年后回忆起在学校接受教会思想熏陶的那几年时会用痛苦这样词语来形容。她所就读的学校会向学生传输极端保守的思想教条,例如,“福音派以外的都是异教,连基督教的其它几派也是,尤其是天主教”,“跳舞是一种罪,同性恋者都是娈童癖” 等等。 

在 Bishop 就读过的学校中,其中一家位于乔治亚州的富兰克林基督学院给她带来过校园霸凌和体罚的遭遇。当她向学校反映情况时得到的回答一般是很典型的 “错在你自己身上,你离上帝太远了”。 

在另一个化名为 Natasha Balzak 的前学员的经历中,据她回忆则充满了对伊斯兰、天主教、原住民文化以及环境保护主义等对象的 “仇恨性和不实的描述”,此外还包括对历史的刻意误读等等。

类似一元化思维的植入和无处不在的思想控制,往往使学生失去在现代社会生存的基本思想工具。比如 Bishop 十七岁步入社会时,她才发现自己与主流社会之间存在认知上的断层,“无法胜任工作和建立 ‘世俗’ 的友谊……在历史和文化上缺乏共同根基”。

而当 Balzak 第一次接触正常学校时,她才发现以前接受的教育全是背离事实基础的,“进入第一堂课学科时,亮起了一百万盏灯泡,所有的事都得到合理解释了”。

当然,在国内本就偏于保守的父母眼中,这种强调顺从和控制的教育也许并不如西方同僚眼中那样可怕。但接下来的例子应该是足以引起警戒的。

前段时间,“美国华人” 公众号上转载了一篇文章,提到作者好友在为孩子申请私校夏令营时差点进入一家山达基教私校的事。 

山达基教 (Scientology)前两年因为阿汤哥以及好莱坞明星信徒的事儿曾被国内媒体报道过,但由于离大众太远,总体上在国内还是鲜有人知。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山达基教都被认为是 “邪教”。即使是如今被政府承认为合法宗教,山达基在佛罗里达的基地仍旧令普通人敬而远之。在媒体报道中,这个教会经常与精神控制、肢体虐待、非法监禁和敛财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而作为领袖和代言人之一的汤姆·克鲁兹也在四五年前曾因为高调宣传教会而陷入生涯底端,差点无法翻身。

由一名三流科幻作家创立的山达基有着非常民科的教条,比如:人是一个忘却自我本质的不朽精神体,通过一系列修行和学习来净化灵魂达到不朽。 

在赫芬顿邮报整理的 7200 多家私校中,并没有出现山达基的名字。与山达基有关联的私立中小学通常会声称在宗教和政治上持中立立场,并且表面上与教会划清关系。

但是学校官网的介绍往往会暴露出这些学校与山达基的渊源,这类学校的介绍页面上,教材和教学体系往往会和具有山达基背景的应用教育协会(Applied Scholastics)和学习技术 (Study Technology)有所联系。

赫芬顿邮报邮报揭露的几家位于佛罗里达的私立学校,虽然对外表示与教会无关,但是教材却是应用教育协会提供的内容,而在教学活动中也经常安排学生去教会参与志愿者项目,变相宣教。这类教材基本沿用了山达基创始人自创的所谓学习理论,例如通过制作粘土模型来理解知识概念、对词语的误解是最重要的学习障碍。 

这些方式看上去非常有道理,只不过在这个体系内,无论是模型制作还是词语理解都必须一板一眼根据字面意思来,不允许有所创新。 

更进一步的是,这些概念被严格按照字面意思进行极端化的应用。比如上课纯粹以自主阅读为主,不许独立思考,有任何问题(打哈欠或注意力不集中都算问题)就必须查字典和规定教科书直到懂为止。

在典型的山达基派校园里,比如 Delphi School 下的学校,创始人的三流科幻小说 “有着和莎士比亚作品” 相提并论的地位,而这些作品里通常都会有对特定人群的畸形塑造。比如与狗交配的女同性恋者,有恋尸癖的黑帮刺客等等。

此外,体力劳动、互相监视揭发、禁止玩闹都会受到严格惩罚。

而且,这类学校收费并不含糊,在美国华人提到的 Delphi 学校官网上,国际寄宿学生的学费高达 6 万美元左右,已经比得上私立大学学费了。更让人担心的事,原文中还提到,随着国内学校生源有限,Delphi 开始盯上俄罗斯和亚洲地区的小留学生家庭。

目前,我国低龄留学的趋势正在形成,虽然从总数上来看读高中以下阶段的留学生只占我国留学生总人数比约 8% 不到,但这个年龄段留学生的人均净值和潜在支出却是最高的。国际学校和国外教育集团也经常面向这些潜在客户推销短期游学产品,以期日后吸收为正式学员。

低龄留学生在世界观和价值观塑造的关键阶段前往海外实习,如果不幸接触到有极端宗教或者政治意识形态倾向的组织就很可能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对于低龄留学家庭来说,除了父母必要陪读之外,选择受政府监管更多公立学校是避开绝大部分的激进教会学校的一种途径。但是公立需要考虑学区,这又是另外一笔账。 

不过话说回来,将孩子在早于本科阶段送到国外读书,本身就有被“思想改造” 的风险。在自由化和左派思想风潮下,孩子最后形成的政治文化观点即使是在国外再正常不过,也很有可能在保守的国内家长看来是激进的 “荒诞想法”。例如,对纹身的接受程度、性取向,再到跨族裔婚姻等等。 

无论如何,低龄留学的孩子大概率不会按照家长预设的轨迹成长,但是,这本身也算是留学的好处之一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作者星爸爸。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叁里河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叁里河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国外的洗脑学校,比女德班可怕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