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芬兰教育为什么在台湾行不通?

作者:芬兰吧 发布时间:

芬兰教育为什么在台湾行不通?

作者:芬兰吧 发布时间:

摘要:想学芬兰教育,先做好这五件事。

芬兰台湾.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近几年,芬兰教育已然成为芬兰最成功的出口“产品”。不仅世界各地的教育者跑来芬兰“取经”,芬兰人也被各国教育者邀请至各种教育研讨会的舞台。台湾就是这波浪潮的“取经者”之一。

同是华人文化圈,台湾在学习芬兰教育的道路上,显然走在了大陆前面,甚至我们看芬兰教育的窗口,也是通过台湾人陈之华写的《芬兰教育世界第一的秘密》这本书。这里做个预告,我也将出版一本探讨芬兰教育的专著,敬请期待。

台湾学了这么多年,效果如何呢?台湾基础教育教改已经有芬兰教育的影子,但东抄西补变得四不像。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台湾建国中学的历史老师,庄珮柔,她有十多年的历史教学经验,并著有历史教学课本《认识台湾》。她指出,如果台湾没有从以下几个方向着手改变,那我们绝对学不了芬兰教育,也无法改变一直看不顺眼的台湾教育现况,老师们也将持续被社会不信任。

台湾“取经”芬兰之路,只是一面镜子。希望它帮你映照出在学习芬兰教育的道路上应该何去何从。而我之所以要把不同的声音告诉你,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资讯爆炸的世界里,这个时代很难隐瞒些什么,但要分辨出什么,却是非常困难。聪明如你,一定保持清醒的头脑,有质疑地看待。

台湾迷北欧教育,迷到课纲里都是芬兰影子

2011 年开始,台湾社会有些知识分子开始推崇起芬兰教育。 2011 年 5 月 6 日天下杂志刊登了萧富元先生的一篇文章《芬兰教育世界第一的秘密》。文章中特别提到,教育已经成为芬兰最成功的出口产品,作者强调美国、韩国、日本、英国、南非等各国教育机构与领导都跑到芬兰学习教改。

2013 年 4 月 1 日商周出版帕思.萨尔博格(Pasi Sahlberg)的书《芬兰教育这样改全球第一个教改成功案例教我们的事》(Finnish Lessons: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芬兰经验」在台湾变成一股热潮,在各项教育改革议题中变得很重要。

中学教师开始组读书会讨论这本书,各种教育研习,各校长、主任,也不停的提到芬兰经验。 2015 年,十二年国教要准备各种纲要的研修、课纲微调争议不断之时,6 月18 日,萧富元在《芬兰发动课程改革培养孩子七种「横向能力」》一文中提及芬兰的能力指标。

文中讨论七种能力指标,认为这对当时台湾高中课纲微调争议不断的问题,芬兰的能力指标可以给予一些启示,大有依照这个就可以解决课纲争端的意思,暗示这些指标可以拿来当作解决台湾当时面临的教育问题。

经过这一连串的推动, 芬兰经验的确落实于台湾十二年国教各项领域课纲的修订之中 。目前看来许多科的能力指标内容、翻转教学,鼓励跨科学习的模式,教的少学的多,以及删减自然科与社会各科时数,鼓励合科教学, 增加选修⋯⋯等,都有芬兰经验的影子。

这十年间, 北欧国家的教育模式,成为台湾教改学习的目标。

面对这样的推崇,其实也有反对的意见。 在芬兰留学的大学生妙儿克蕾,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我不喜欢芬兰教育》,她以自身的经验作出发,描述个人的高等教育学习经验。她认为芬兰在高等教育阶段,教授很少指导学生,也没有坚实的研究方法训练,并不是很好的教育环境。

这算是在一片热潮中很微小的声音。

为什么台湾会开始推崇芬兰教育?

我认为台湾对芬兰教育的推崇,起自于国际 2001 年的 PISA(国际 16 岁以下学生评比)的成绩,当年芬兰的表现是世界第一。而台湾输人家很多,甚至远输给韩国、上海,在提升国家竞争力的光环下,显然让重视数字的马政府非常难堪。

「竞争」、「不能输」是这一连串推崇北欧教育经验最主要的动机。推崇芬兰的因素,是因为我们的羡慕人家的学科表现。 2010 年,政府在台南成立「台湾 PISA 国家研究中心」。不久,各种以提升「阅读素养」为名;但实际上想要让台湾学生提高阅读素养考试成绩的各种教师研习开始出现,政府希望用考试引导教学,有人提出要用新的题型出在国中基本学力测验之,希望引导学校老师的教学。

2011 年我参加以阅读素养有关的研习中,赫然出现许多补习班老师,整个国家追求政府数字管理效 能,也就是 KPI 的提升。但是这项政策,对于台湾学生的教育有什么样的意义,似乎没有太多人过问。

所以,我们台湾学习芬兰的目的是什么?如果 PISA 考试赢了,我们就赢了?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想想一个问题:如果你的脑子里想的是「芬兰行我们一定也行。」我们的讨论可能就没有答案(以下你就可以不用看 了。)

台湾学不来芬兰教育的原因:从不尊重孩子是独立「个体」

我相信,芬兰的教育的确是世界第一,尤其是基础教育,的确傲视全世界,北欧很多国家的教育也是。但我的想法是,台湾其实很难学的来,基本上不太可能。

为什么?我从历史文化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北欧,这些国家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北欧式的社会主义国家。

北欧式的社会主义一般人或许很难懂, 但你只要是身为左派,就懂我的意思。简而言之,他们的社会主义是很多人的梦幻理想。对人的尊重、社会福利与社会公平的理念。芬兰的教改之所以成功,奠基于此。

芬兰经验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他们特别重视 12 岁以下小孩的教育,教育计划是量身订做的、是民主的、尊重的。芬兰老师是教改的发动者,不是长官的命令和政策执行者。教育的起源, 是帮助「孩子成为他自己」。教育资源是灌注在学习迟缓、十二岁以下的学生身上的。也就是,把很小的孩子也当作是「一个人」来尊重。

芬兰的大学不追求世界百大,实际上也不需要,因为大多数,超过六成以上的芬兰学生都不念大学。但在台湾,家长不但很少尊重小孩对教育的想法,不太喜欢孩子去念职业学校,社会关心大学学测、KPI,不关心统测。

教育资源的分配,最多用在大学高教。高中以下教育经费的运用,多花在人事费以及免学费补助之上,有多少钱,实际用在中学生身上时代变化之下,少子化的结果,台湾家长有些的确降低了对孩子的学业要求。

今日台湾小学也没有什么班排,但是要小孩多学几样、多努力与竞争,依旧是主流思想。就算小学不竞争,也要应付未来的竞争。为了未来的竞争,幼稚园与小国有各种补习,耗费的金钱有时比念大学还要多。补才艺一学期十几万,补习费六、七万。在台湾,补习是为了提高竞争力。不是为 了帮助孩子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选择题当道的考试:台湾社会不信任老师!

此外,社会对老师的信任感很低,标准化统一测验,选择题当道,是因为不相信老师给成绩是公平的 。教育体系之中,教师都在执行上面要求的政策,还要应付电话的投诉。尽管社会对教师有比较高的道德标准,但是教师还是劳工。很多老师还是很努力,还要写各种评鉴,甚至填写研究生的研究问卷。

我们的教改拿芬兰的拼装车,拿我们看的顺眼的,去脉络后拿来用,当作政策要求老师改,怪罪老师考试,不怪罪政府自己想要竞争、自己带头资源分配不公。高国中小很多研究计划,学生必须有学力测验,统一衡量学习成果。美国的小学生可以拒绝统测,那台湾呢?

在台湾高中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有各种特教学生,原住民生,各种身心障碍、体优生、外交人员子女,各种高中入学的外加名额。学生家长和政 府都认为这就是比较好的待遇。问题是,这些所谓的明星学校, 各种教育硬体资源跟社区高中是一样的,老师也跟一般社区高中领一样的薪水,他们要照顾比较多的特教生,特教生的待遇有比较好吗?

简而言之,我只是让你便宜的感觉比较好而已。

社会看到什么议题都要学校教,各个都要你教学,但是教师教学时数够不够、老师怎么教?不管,我都要。老师要教之前是不是该学好?不管。还有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从上而下制定很多政策,老师就是执行者,老师毫无个人意志。

台湾还是想学芬兰?先做好这五件事

首先,北欧教育是从他们的土地上长出来的。

北欧是社民党执政。台湾是个社民党拿 2% 选票的国家,自己的国家自己改造,先让社会主义长出来吧!教育才能像北欧。

另外,若能先救 12 岁以下的教育,把补救教学、 小学教育好好弄好。

真的花钱在小孩子实际的教学品质中。台湾的教改到现在,除了一直教改是方向,从来没有认真的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让老师有足够的时数好好教。让学生有足够的时间好好学。

对人的尊重,对人权的理念,其实是北欧教育最基本的事情。

在台湾教改很少尊重台湾历史文化背景。从清代以来,台湾是个移民社会、功利主义,而且我们对于职业的想像贫乏。在劳工普遍低薪的情况下,谁想要孩子去念职业学校。近来有人说,水电工薪资高,但是年轻人不肯去做,的确,但社会尊重工人吗?对工人的保障足够吗?如果都没有,如何吸引孩子愿意去做这样的工作?

另外,台湾的地方社会发展很薄弱,中央政府对教育政策的控制力很强。

常常是统一的政策,考试标准,却反而要老师多元。教育资源高度集中中央。今日国家重视的政策和经济发展方向,是高科技产业。这也塑造了台湾国民对于工程师的想像多于其他多数行业。此外,政府的官员多半是高学历名校教授出身,国民如何能想像一个工人可以有权力决定国家政策。工人怎么可能是好职业。

台湾不是个天然资源丰富的地方,我们对于人的尊重,没有北欧国家高,国家的政策和经济发展方向更与芬兰不同。如何希望我们采用北欧国家的教育政策,能成功的运行, 去除掉标准化测验,才可能去除掉竞争。教育政策要从师资培育,课程改革顺畅开始。学校行政,要尽量减少烦琐的程序,让教师主导课程。增进家长和老师的互信。

另外,考虑到历史文化背景。简单来说,解决一些劳工低薪、让人们有房子住,解决一些社会分配不 公的问题。让人民觉得,好好的做劳工也是一条出路,不需要全往大学跑。

或许,所谓芬兰的教改经验,可以真的实践。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芬兰吧”,作者庄珮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芬兰吧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芬兰吧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芬兰教育为什么在台湾行不通?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