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当我们都感慨台湾高中篮球的氛围好,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作者:懒熊体育 发布时间:

当我们都感慨台湾高中篮球的氛围好,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作者:懒熊体育 发布时间:

摘要:官方、普遍、训练、营销……台湾高中篮球文化积淀。

微信图片_20190325183833.jpg

上周日(3月17日),2018-19赛季台湾高中篮球甲级联赛(HBL)落下帷幕。来自新北市的职业高中能仁家商击败同城死敌南山高中夺冠。

最近一个月,关于台湾HBL的比赛录像和球员集锦在微博上受到了热议,大多数网友在惊叹于台湾高中生出色的基本功和战术素养时,也发出了诸如“台湾高中篮球的氛围真的好”这样的感慨。那么,当大家都在谈“氛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究竟是什么因素造就了台湾高中篮球如此火爆的氛围?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027.jpg

 台湾HBL是一个官方联赛

台湾HBL的主办单位是台湾高中体育总会(以下简称“高中体总”),隶属于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下的体育署。虽然台湾的地方高中篮球赛事众多,比方说有“青年杯”、“松山杯”、“菁英杯”、“姥姥杯”等等杯赛,但全台湾范围内的高中篮球联赛只有HBL一个。HBL由官方主办也就意味着能够获得官方的政策支持,并且在赛事组织、推广、审批等各种方面能够减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对于台湾高中篮球来说,HBL冠军就是最高荣誉。

况且,HBL至今已经举办到第31届(隔壁的日本高中棒球甲子园比赛今年已经要举办第101届)。一个稳定且长久的联赛会逐渐积淀出属于这个联赛的一套方法论和联赛文化,也会凝聚一批为了这个联赛而坚持付出的工作人员以及球迷群体。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119.jpg

相较之下,现在的中国大陆同时存在不止一个全国范围的高中篮球联赛,主要包括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主办的中国初高中篮球联赛(CHBL)和近年来日渐升温的耐克高中篮球联赛(耐高联赛)。官方联赛CHBL不会宣传和包装推广,目前甚至要面临没有赞助商的窘境;而擅长宣传推广的耐高联赛却又不是官方联赛,在赛事审批、办赛场馆申请上又面临着诸多阻力。虽然诸如北京四中、清华附中这样的传统高中强校基本都会同时参加这两个高中篮球赛事,但到底哪个赛事的含金量更高、更值得球员去为之努力,这个问题就需要学校和球员自己斟酌一番。

 赛事体系覆盖全台湾

我们所看到最为火爆的HBL比赛,实际上只是HBL赛事体系的精英部分——甲级联赛。HBL分为甲、乙两级,中间不存在升降级关系。全台湾所有的高中可以根据自己球队的实力选择报名甲组或者是乙组,甲乙组每年都会决出一个冠军。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249.jpg

以本赛季的男生组为例,报名甲组的球队有38支,其中除去上赛季的8强球队之外,另外30支球队需要通过资格赛决出前8名。资格赛前8加上去年的前8总计16支球队进行预赛(16进12),然后再进行复赛(12进8)、准决赛(8进4)和决赛(包括半决赛和决赛)。

乙组的报名学校则要远远多于甲组,而赛制也略有不同。乙组联赛是先由台湾各县市内通过预赛选出特定数量的队伍出线,然后再与其他县市出线的学校竞争最后的冠军。据不完全统计,本赛季HBL联赛(甲、乙组)总共报名学校数量为200所左右。

球员训练量大,比赛质量高

精彩的比赛、热闹的氛围,最核心的要素还是高水平的球员。据多位台湾篮球媒体人士介绍,HBL甲组的顶尖球队每天的训练量在4到6个小时。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555.gif

▲60米长、40°的陡坡,能仁家商球员每天要跑10到20趟

此番前往能仁家商探访,我也就上述结论向能仁家商篮球队主教练林正明和球员林彦廷进行了求证。

林正明教练的答复是:“每年的HBL赛季会持续4个月左右。就能仁家商来说,赛季中我每天会安排早上、下午两次统一训练,一共是4个小时左右。而晚上是球员自主时间,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加练或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非赛季时间球员则会在每天上午照常上课,下午开始练球,晚上同样也是自主时间。”林彦廷则表示,自己进入高中之后,除了教练规定的训练量,自己通常会在晚上加练,所以赛季期间平均每天的练习时间达到6至7个小时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HBL强队普遍招进来的球员初中就已经拥有较好基础,因此高中教练不必花费过多时间去纠正球员的基本功,更能把宝贵的训练时间用在进阶动作训练、战术操演和身体素质训练上。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838.jpg

▲全场紧逼、高速攻防转换是台湾高中球队的典型打法

战术打法方面,由于台湾高中球员的身高普遍偏矮,因此小、快、灵是HBL球队的打法特点。林正明教练表示:“我们会频繁采取全场紧逼和人盯人防守,一般的球队面对我们根本就很难喘得过气来。”高速的攻防转换能够在观感上给人以视觉冲击,也更加能够调动观众的情绪。因此,在观看HBL比赛的时候,除了学校的加油团之外,现场观众也会不由自主地为场上球员欢呼。

高水平教练员

除了球员之外,高水平的教练同样为HBL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台湾有一批扎根在高中及以下层次的优秀篮球教练员,他们有些数十年如一日地带领同一支高中球队。虽然球员三年一轮替,但HBL的几大强校早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固定打法风格。比方说:松山高中以防守著称,素有“绿色神盾”的称号;而能仁家商则以犀利的转换进攻和外围投射闻名。

微信图片_20190325184924.jpg

▲台湾基层篮球界有一批耕耘多年的优秀教练员,甚至有部分有过带职业队的经历

松山高中的黄万隆教练,从1995年至今已经执掌松山男篮教鞭24年。刚开始黄万隆教练只能带着球员在太阳底下练球,苦苦等待14年才赢得队史首座HBL冠军奖杯。如今,他已带领松山高中6夺HBL冠军,成为HBL男子组夺冠次数最多的主教练。

据我了解,即便是黄万隆教练这样的HBL顶级教头,所获得的薪水也并不太高。由于黄万隆教练在编制上属于公立高中的体育教师,虽然他能够享有台湾的“公务员”福利待遇,但月薪水平并没有台北市平均薪资高太多。

营销推广得力

关注台湾HBL的朋友可能会注意到,比赛场地中央和周围贴有很多的赞助商商标。而在所有赞助商中,耐克品牌在HBL赛事中的露出频率是最高的。

这就涉及到HBL的营销权利问题。由于HBL的主办单位台湾高中体总属于教育部门机构,不能有商业盈利行为,因此,高中体总将联赛的商务开发权卖给第三方,由第三方单位进行联赛的包装和推广。这里的第三方买家主要涉及两个——耐克和体育营销公司“名衍行销”。

先说耐克。耐克直接向高中体总支付一定的赞助费用成为HBL整个联赛的官方赞助商。耐克所享有的主要权益有二:在HBL的比赛场地中央、周围看板上露出耐克商标;所有进入12强的球队,场上比赛球衣全部要换成耐克,哪怕各支学校有自己学校的装备赞助商。举例来说,来自台中的青年高中与安德玛签下了装备赞助协议,但打进12强之后,青年高中的球员必须穿着耐克球衣上场比赛,但球鞋依然可以穿着安德玛品牌上场。

除赞助联赛之外,耐克会与一些传统强校单独签订装备赞助合同。比如大家熟知的能仁家商、松山高中、南山高中等球队,包括球衣、球鞋、衣服、背包等所有装备全部都由耐克赞助。

微信图片_20190325185036.jpg

▲台北的西门町商圈有大范围的HBL广告投放

而在营销方面经验丰富的耐克,首先会为打进12强的球队设计包括漫画、T恤、海报等诸多周边产品,还会为明星球员做个人故事的包装和推广,并且会在台湾的各大商圈、公共汽车等地方投放HBL平面广告和视频广告。另外,耐克每年的HBL口号都能让人很容易就记住,比如这两年的“一生只有一次HBL”(大陆版叫“一生只有一次耐高”)和前些年的“这个我来”(大陆版叫“下个我上”)。

微信图片_20190325185115.jpg

▲除耐克之外,今年HBL赞助商的品牌数超过25家

除了耐克这个最大的赞助商,另外的赞助商广告全部交给名衍行销这家体育营销公司去卖。名衍行销一次性支付给高中体总一笔费用,至于之后的赞助广告销售情况,就完全由名衍行销自负盈亏。以本赛季为例,透过名衍行销而成为HBL赞助商的品牌数超过25家。据名衍行销总经理黄成翰透露,今年的HBL赞助广告收入量级达到数千万新台币

在今年的HBL决赛期间,各赞助商在场内和场外都有各自不同的营销活动。比如:在中场休息时间,某运动饮料品牌邀请现场观众进场参加投篮机比赛,胜者即可现场获得10箱该品牌的饮料。名衍行销总经理黄成翰表示:“赞助商通过赞助HBL比赛获得了很大的广告曝光,尝到甜头之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赞助商愿意进来。”

篮球普及程度较高

台湾的篮球发展有将近100年的历史。根据《台湾运动史》一书描述, 1922年台湾体育协会邀请美国派遣去日本的体育教练Franklin Brown来台指导台湾运动员练习田径,在指导田径的同时,Franklin Brown也在台湾大力推广篮球和排球这两项运动。台湾的篮球运动也自此开始萌芽。

1927年,在台北第一高等女学校(现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的前身)举办了为期五天的篮球与排球的讲习会,聚集全台各地的体育协会与教育界相关人士,从此排球和篮球才在台湾慢慢地普及。

1970年代末,受美国文化影响和资讯技术较为发达的推动,台湾开始引进NBA的内容报道(中国大陆自1986年首次在中央电视台播放NBA录像,1989年才正式签订转播协议)。NBA的引入也直接在台湾培养出了一大批现代篮球迷。

如今,篮球已经成为了台湾几乎所有中小学的体育必修课之一。

微信图片_20190325185210.jpg

▲台湾很多的街头球场都是免费开放。图中这块场地建在一块公墓旁的山坡上,原本只够建一个标准全场,但却被规划成了6片小半场

另外,在台湾的街头,除了老年人健身器材之外,篮球场是最常见体育活动场地。篮球场的建设成本低,地方政府也会为篮球场建设拨出专门预算,因此大多数台湾的街头球场都是免费开放,并且有专人维护。由于不是所有场地都有必要建成全场,所以在台湾的很多山脚下、桥洞底下、甚至在山坡上都能发现袖珍版的篮球场。

 家长支持度较高

练球和念书一定会成为一组不可调和的矛盾。二者如何取舍?这就体现在家长的观念不同上。

微信图片_20190325185248.jpg

▲学生运动的发展,离不开家长的支持

通过跟能仁家商数名球员家长的聊天,我发现他们让孩子打篮球大多数的出发点都是“孩子喜欢”。由于台湾从初中到大学的教育资源相对丰富,因此许多学校都会开设体育保送生名额。所以即便是送孩子去练体育,耽误了一些功课,但只要孩子球打得好,还是有比较大的机会升入不错的学校继续念书。

台湾著名篮球DJ谢明宏表示:“几十年前,台湾的家长也不支持孩子练篮球。但时代在进步,HBL走过了31年,台湾的家长也已经走过了那段封闭的日子。有文状元也有武状元,既然孩子读书不灵光,为何不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当然,HBL模式在岛内也存在质疑声音。

有人认为,高中强度过大的训练对球员的身体是巨大的消耗,会累积下各种各样的伤病,这也导致在经历过“一生只有一次的HBL”之后,往后的球员运动生涯立马开始走下坡路。

“你别看现在HBL办得这么红火,但只要明星球员一受伤,这比赛立马就没法看了。”名衍行销总经理黄成翰表示。

还有人认为,过度的营销包装把本该纯粹打球的高中生球员打造成一个个偶像级明星,对于心智尚未成熟的高中生来说,商业化色彩太浓就容易让他们迷失自我。

总之,我们不一定要照搬照抄校园篮球的“台湾模式”,但看过去年耐高巅峰赛比赛的朋友会记得,台湾的确从2300万人口中培养出了一支能够战胜大陆顶尖高中的高中篮球队,“HBL模式”一定有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之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作者万雨芯。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懒熊体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懒熊体育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当我们都感慨台湾高中篮球的氛围好,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