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疯狂老师停止运营,一场迟来的谢幕

作者:西瓜 发布时间:

疯狂老师停止运营,一场迟来的谢幕

作者:西瓜 发布时间:

摘要: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回应称“早已转型双师,这算是旧闻了”。

摄图网_500001831_wx.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芥末堆 西瓜 4月24日报道 

“曾经的疯狂已经谢幕,感谢过往的一路相伴。”疯狂老师APP开屏海报写着“再见”二字。

WX20190424-062937.png

疯狂老师APP开屏海报

疯狂老师将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这意味着曾经估值2亿美元的家教O2O平台终于迎来倒计时。对此,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回应称“早已转型双师,这算是旧闻了”。

教育O2O的浪潮早已褪去,资本的潮水也已涌入别的赛道。这艘曾踏浪踩潮、高歌猛进的快艇早已驳岸多时。“停止运营”算是迟来的谢幕,为“疯狂老师”自己,也为那个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2015年。

疯狂的融资丨4个月完成3轮融资,近5000万美元

失败时任何细节都是靶子,成功后所有缺点都可以忽视。

在家教O2O的风口过去仅4年,任何教育从业者都可以做“事后诸葛亮”了。“撮合交易没有用户粘性”、“O2O平台没有提供核心价值”、“教育服务低频、高价、非标、重决策”等都是教育O2O的死因。

WX20190424-065028.png

2013年至今,“O2O”关键词的百度搜索指数,峰值为2015年6月

然而,在教育O2O甚嚣尘上时,冷静思考甚至都是在浪费时间。除了涌现的一大批O2O教育项目,新东方、好未来、一起教育科技等企业在当时都有试水教育O2O。据不完全统计,曾经昙花一现的各类教育O2O平台有数百家。

在芥末堆所统计的部分教育O2O项目的融资状况中,融资时间段集中在2014年底到2015年7月。其中,疯狂老师在4个月的时间里完成3轮融资,近5000万美元。

1523453678216199.jpg

教育O2O机构融资情况(部分)

相比融资速度,疯狂老师的目标要更“疯狂”。张浩对疯狂老师的定位是“干死快乐学习”。彼时的快乐学习是张浩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以线下培训起家,到2015年已经走出福建,教学点覆盖全国十个城市,年净利润达到 4000 万元。

坚信O2O模式能够重构教育生产关系,张浩要开始为“独立教师”搭建一个乌托邦平台,使其不再接受机构的“剥削”。

愿景开始吸引老师入驻,而随后的补贴大战则让愿景成为实利,大批老师开始涌入平台。

疯狂的补贴丨最高达20%,取消后业绩腰斩

相比愿景,补贴要更实际。为吸引老师入驻,教育 O2O 平台之间开始了疯狂的补贴大战。

2015年的暑假将这场补贴大战推向高潮。2015年7月和8月,疯狂老师开始高达课时费总额20%的补贴。实际完成课耗(GMV)实现成倍增长,从6月的500万元到7月份的5000万元,8月份则达到1.07亿元。

家教O2O补贴大战的细节已无需多言。用补贴冲量的结果必然是共输:补贴相当于流血,不补贴相当于弃权。与此同时,各大平台也开始被曝出刷单现象。

9月份开学季到来,教育需求变淡,这场“赔本赚吆喝”的游戏终于有人扛不住了。9月底,“老师来了”宣布因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

伴随着资本寒冬,止血成为第一要务。各O2O平台陆续停止补贴。疯狂老师9月份下调补贴为10%,10月份开始后取消所有补贴。直接后果是老师出走,当时受补贴吸引入驻平台的独立老师们逐步淡出平台,或回归大机构,或一起合伙开小机构

据张浩介绍,疯狂老师的GMV在经历了7400万元、5400万元后,在12月底又爬升到6400万元。这次触底,让张浩“在前一分钟我还觉得拥有整个世界,在下一分钟我会觉得整个世界离我而去”。

到年底,疯狂老师交出了令团队满意的成绩单:9 个月完成 5 次融资,总额超过 4400 万美元,估值从 1000 万人民币跃升到 2 亿美元,其线下运营团队覆盖全国十几个城市,上万名老师入驻平台。

互联网的速度让张浩很兴奋。相较而言,线下就没有那么性感,在线下稳扎稳打的快乐学习花了 12 年时间打下 12 个城市,而疯狂老师仅仅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20160114110038898.jpg

颁奖典礼上张浩与汪涵

2016年1月13日,疯狂老师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为独立教师设立的教育金宗奖颁奖盛典,并邀请汪涵担任主持人。张浩称,要为独立教师正名,要改变独立教师的生活方式。

到此,乌托邦的梦最美满,也最接近清醒。

从疯狂到理性丨裁员、融资、转型

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资本寒冬,加剧了各家教O2O平台的资金压力。取消补贴只是止血,可持续的变现模式才能造血。

获客能力有限是O2O平台最大的问题之一。不论是愿景还是补贴,都不如生源给教师的吸引力大。无法提供撮合交易外的更多附加值,也就意味着无法吸引生源。随之而来的是教师出走的恶性循环。

芥末堆在疯狂的逐梦者张浩中曾提到:“这(2016年)对张浩来说是煎熬的一年,他始终找不到可持续、可规模化的变现模式,再加上资本寒冬带来的融资压力,他曾连续失眠,无数次半夜醒来思考未来的方向,他与核心团队讨论过上百种变现模式,但都被一一否决或夭折。在这个行业浸泡十年,曾经坚信 O2O 的张浩逐渐对这个赛道产生了怀疑。”

不再坚信O2O模式对教育的颠覆性,疯狂老师在2016年做了两轮裁员,砍掉三分之二的员工,从 400 多人的团队收缩到 100 多人。

timg.jpeg

张浩在C轮发布会上

2016年6月16日,疯狂老师完成C轮1.2亿元融资。与此同时,疯狂老师上线在线直播产品“叮当课堂”,配合业务转型,疯狂老师内部成立了三个事业部:孵化器事业部、直播事业部和社区事业部,分别负责大班辅导、在线直播,以及教师社群“金宗会”的运营。

融资发布会上,张浩表示:“O2O这一仗已经打完了,要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直播上。”

疯狂老师“停止运营”丨一场迟来的谢幕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张浩开始重新思考疯狂老师的最初的定位“干掉快乐学习”。“方向错误的时候,你就要割舍,该转就得转,而不是蛮干”,交了上亿元“学费”之后,张浩开始对线上和线下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2016年,张浩试着将享学(疯狂老师)的线上业务和快乐学习的线下业务整合到一起,并试着探索一些新的模式。

作为张浩最早创业项目的快乐学习,已经默默深耕东南地区十四年,2016 年的利润就达到 1 个亿。而疯狂老师则带着快乐学习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同时整个团队完成了认知和技术上的储备。张浩认为,得益于此,在接下来的拐点上,快乐学习才有可能把握住浪潮,再上一个台阶。

WX20190424-071950.png

2017年,享学与快乐学习合并后的业务板块

据张浩在2017年快乐学习12周年庆上的介绍,当时公司的业务分为线上、线上&线下,线下三个部分。

  • 线下包括一对一、精英班和超大班学科辅导三种班型,以及艺考培训。

  • 另一条业务线是双师课堂,这部分业务由享学和快乐学习合作,享学负责技术,借助快乐学习的教研优势,在其线下课堂试验双师模式,为to B模式。

  • 线上的业务则是疯狂老师和叮当课堂。

O2O 平台疯狂老师当时仍然在正常运营。其定位是开放平台,发挥其工具价值,方便老师做自我管理,包括招生入口,课程记录,家长缴费和评论等,免费提供给老师。

然而,随着教育服务精细化、教育技术普及化、企业业务重心调整,作为独立老师自我管理工具的疯狂老师平台不过是“野渡无人舟自横”。此次官宣“停止运营”,正如张浩所回应的“早已转型双师,这算是旧闻了”。

至于双师,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疯狂老师停止运营,一场迟来的谢幕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