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普适化的PBL如何进行?深圳的这场课程设计比赛可以参考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普适化的PBL如何进行?深圳的这场课程设计比赛可以参考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摘要:PBL在国内教学界的土壤正在变得肥沃。

shoutu_meitu_1.jpg

(文天祥小学三年级学生接受评委询问)

芥末堆12月16日深圳文 “这个花园好像是可以把雨水过滤重复使用的,可是我没有看到你们的水管啊?”台下的评委中国天文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委员石兰涛拿起话筒询问台上来自文天祥小学项目组的孩子。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雨季,到雨季后我们会再加上管子。”台上一名三年级女孩带着稚嫩又笃定地声音回答道。在她回答结束后,台下的观众不自主地鼓起了掌。

这是12月12日由深圳福田区教科院主办的项目式学习课程设计实施比赛的决赛现场。在这场比赛中,不少中学的学生队伍面对评审的“犀利诘问”都不能完全作答,这也使得文天祥小学的项目在学生参与方面的真实性更高,项目的学习效果更可验证。最后,包括文天祥小学的海绵城市空中微花园项目在内的五个项目获得了大赛特等奖。

舶来品“PBL”的落地之旅

PBL已经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了。自2014年STEAM教育频繁被政策提及,PBL项目制学习这一种和现实生活结合紧密的理念一直被作为指导创新教育的主要教学方式。但在我国学校实际落地中,PBL教学法经常受限于师资、课时、学校办学理念等因素而没办法得到很好地开展,不少已开展的项目也不可避免地产生诸如“老师代劳”,“制作结果比学习效果重要”等问题。

本次深圳福田区教科院通过PBL课程设计比赛的方式,促进福田区中小学自发报名,各学校通过PBL线上管理系统,线下培训等方式了解操作项目制学习,通过近3个月做项目的时间,最终有17个队伍进入决赛,这也是深圳市第一次以PBL课程设计为主角进行的比赛。

以文天祥小学的项目制学习课程为例。文天祥小学的项目组学生通过自发提出问题,投票等方式最终决定进行空中“微花园”的项目,这个微花园除了拥有植物景观外,还可以通过不同土层的过滤将雨水循环使用,也通过种植植物的酸碱度调节土壤和水的酸碱度。

学生们通过观察学校楼顶日照、测量尺寸等方式选定微花园的地址,通过外部植物专家了解植物的种植,通过生物老师指导了解土壤酸碱性和土壤沉降等相关知识,最终设计出微花园的小原型。

40036F53769140C19AD93C16B132EC1E.jpg

当试验成功后,学生们又通过了解园林设计知识和植物特性,对花园进行设计、布置。

C8A9ECA53FE74565A9F3AA908D462728.jpg

E9990328C77D41D595262ADCCD30CC01.jpg

布置完成后,学生还依据植物品类制作了科普插牌,进一步巩固了生物知识。

CFB5F42EB6DC4A66BB86A3F36028035E.jpg

在这整个项目制学习中,教师真正起到了引导,提供建议,调整资源的作用,孩子们全程参与其中,有效地学习到了生物、地理、园林设计等方面的知识。

做更普适化的“PBL”

“以学生为主体,环境是客体,老师是导体。这样三者聚焦叠加,老师也能上,学生基于真实生活环境探究、解决问题,学生也感兴趣才可以。不然一个项目做得都很累,我们做项目制学习实战的同时要能巧干。”石兰涛在比赛最后这样建议道。此外,石兰涛也强调项目制学习课程必须与学生的实际生活发生关联。如此次比赛中,某学校以改革开放为主题的项目,因为项目研究范围太大并没能取得好的效果,石兰涛也提出迭代意见:可以以深圳建筑或者城中村变迁的角度来研究问题。

作为本次比赛的技术支持方,深圳市教育信息化产业促进会国际教育专家组组长罗东也对展示的项目有着自己的想法:“这一次的项目还是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在学科融合方向,比如驱动问题的设置上,但是总体来说已经好很多了,我们看到不少项目真正以学生为中心的,有30%的项目主题是学生自己选的,这是培养独立思辨的开始。”

73E14AE83A5948018C142025FBA5365C.jpg

因为此次比赛评比的是学习过程,而非传统创新大赛对成品的评比,比赛也以分数量化了整个PBL实施过程,让学生的项目更客观。这样的过程性量化标准也为日后在公立校内推广PBL课程提供了参考。

在发展中的中国“PBL”

在上个月刚刚过去的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上,美国圣地亚哥公立特许学校——高科技高中(High Tech High,简称HTH)的创始校长拉里·罗森斯托克(Larry Rosenstock)获得了2019年度教育奖。该校以基于真实生活的,完全以PBL为教学法教学而闻名,其教学形式弥合了学术教育与职业技术培训的脱节,跨越了一般学校授课内容与社会现实的差距。因此,国内不少以教育创新为理念的公司如三有PBL等都会引入HTH课程、师资培训在国内传播纯正的PBL理念及方法论。这类公司在国内的努力也让国内部分公立校,国际学校及教育机构都有了新的学习PBL的窗口。

“我们的模式会更像美国公立高中、大部分学校能开展的模式。”罗东对比后说。他认为,目前让国内学校完全以PBL教学法授课仍有困难,而以个性化培训服务辅以标准化的PBL教学管理系统可能更合适国内的学校。据了解,罗东曾经担任美国教学平台公司Taskstream的系统架构师,也是在美国从事PBL教学平台核心开发的人员之一。目前,罗东也一直在研发拥有中国特色的LMS教学平台以及具有全面测评能力的PBL教学云平台。

从目前的市场反应来看,PBL教学方式在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场景下最合适运用,而在K12阶段则用于培养学生的各类能力,更偏重学习过程。相信在未来,随着更多人才及优质公司的涌入,PBL会在国内拥有更好的生存养分。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普适化的PBL如何进行?深圳的这场课程设计比赛可以参考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