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中国风水第一村:400多风水师,学员不断,还能网上授课

作者:凤凰周刊智库 发布时间:

中国风水第一村:400多风水师,学员不断,还能网上授课

作者:凤凰周刊智库 发布时间:

摘要:三僚村风水培训班价格不等,高达十万元的培训班,也是见多不怪。

微信图片_20190618111022.jpg
于欢衣着整洁,点燃香烛,恭恭敬敬跪在杨公祠,祭拜杨公,礼敬有加。自此,他与其他六人,便成为风水先生曾涛的弟子,在江西兴国三僚村学习杨公风水。

20平米房间,鼎炉焚香。曾涛背靠太师椅,面前摆着陈年普洱茶,于欢在内的七个弟子围坐。风水培训班开课,上午学习风水理论知识,曾涛主讲,于欢耳听手记。

听完理论课,下午跟随曾涛,去往三僚村各处风水局实地讲解。村中各处风水建筑,从明代中后期,至现代新兴建筑,依形势错落而建: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中间勾陈土。峰主丁、天主贵、水主财, 一言一语,结合上午理论知识,于欢印证着关于风水一些基本知识。

2.jpg

杨公祠前玩耍的村中儿童

十五天的时间,集中授课,于欢基本上每天如此度过。他为此支付49800元的学费,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说得过去的价格。三僚村风水培训班价格不等,高达十万元的培训班,也是见多不怪。

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学完?没关系,不用天天在村里学。一年来三到四次,住个十天二十天。学习过程中有疑问,电话、微信、QQ,随时问,随时答,保证学费不白交。

曾涛说,以前很少有外人来学风水,本村风水术,从来不传外。现在互联网普及,在网上随便一搜,出来的风水知识,能吓人一大跳。你不教,有人教。风水爱好者们,有的是办法求着风水先生教。

真不教,这些人也能在网上学,学了以后乱给人看风水,到是坏了风水先生的名声。一些头脑灵活的风水先生,便开始对外开展风水培训教学业务。

一村食风水

学员学风水,吃住都在三僚村,也带火了旅店饮食业。

于欢住在曾庆圻的旅店,他是第一家在村里开旅店的人,两兄弟盖房子,三层楼,前面餐厅,后面旅店。

20间客房,旺季双人房每天90元,单人房80元,一年入住率达到70%左右。遇到淡季,客人讲价,优惠点吧,白扔着也空一天。曾庆圻想了想,提个条件,在我家餐厅吃饭,优惠20元,也就让客人登记入住了。

如今的三僚村,借风水的名声,开发旅游景点,成为中国风水文化第一村。来的游客多了,也带火了餐饮业。村中饮食特色是豆腐宴,还有各式小炒,吃顿饭,一个人最多30元,管好,还要吃饱。全村餐厅20家左右,酒店、民宿共400多个房间。旺季有时候住不下客人,五公里外梅窖镇,酒店餐厅更多,足以满足游客所需。

旅店开业之际,曾庆圻请来村中风水先生,选定吉日,燃放红鞭,买卖就开了张。一天做三五桌菜不等,住店一个月收入4000多元,守着家,也不累,他挺满足。

虽是村里人,曾庆圻却不会看风水。他是两兄弟,自认没天分,爷爷不愿意教。弟弟悟性高,爷爷带着他常去外面跑风水。虽然如此,但生在风水村,就算是不教,家里大小常情,也能接触风水知识。

比如清明节扫墓,家族人齐聚,到了家族墓地,长辈看一看,说:“这个地方土太高了,要铲掉。那个地方的树,要换个方位。”话里言语,便是风水。

从小耳濡目染,不会看风水,也能讲出几句风水经。游客问起来,言来语去,曾庆圻也能对付几句。游客一听,着了迷,缠着问风水局,蛇形祠是怎么回事,何为金蛇挂树形等。

3.jpg

蛇形祠,建于明代中期的风水建筑作品

每当此时,曾庆圻总是会想起爷爷的话,要是你没有学会风水,就不要去害人。你学会了,再去跑。你懂得就去做,不懂就别去做。

曾庆圻老老实实告诉游客,我只懂一点毛皮,往深了说,还没有那个本事。

懂风水的弟弟,也没有特意跑风水,现在做驾校的教练,偶尔被同事、朋友请去看。问起来,为什么不去看风水?只是淡淡回一句:“年轻人看风水,人家不太相信。”

风水村开发成景区,三僚村的年轻人,家里负担不重的,学风水的意愿强烈。有想法,那就学吧。但学风水不是一两年的事,20多岁的年纪,没收入,学风水期间,只花钱,不挣钱。要结婚,要成家,没有经济条件,更别提学风水靠悟性,摇头晃脑背古书,诸多限制,想学学不了。

4.jpg

三僚村国师墓

考虑眼前问题,大多数年轻村民,家里有风水先生的,跑风水时,有时间跟着去。边学风水,边打工,熬个七八年,学着父一辈,江湖开张跑风水。

也有学不下去的,天资有限,就和曾庆圻一样,靠着风水在村里吃饭。曾六月就是5800名村民中的一员,他47岁,祖先曾是风水先生。传到他这一辈人,学不了风水,于是跑到广州市打工,做服装生意,呆足20年。岁数大了,老父亲在家,四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大,按老理,回到三僚村家里,照顾老人生活起居。

曾六月的孩子没有跟着回来,留在广州,他带着妻子在村里开了家超市,村民的生意之外,主做游客生意。村庄搞开发,做旅游。不会风水的村民,或在景区当保安、保洁,或种田、养鸡,有了收获,卖给餐厅、游客。游客在村里吃喝住行购,村民们收入不菲,一年下来,少则三五万,多则十余万,开销吃喝不愁,生活舒意。

会看的风水先生,一年收入二百万不算多,生意逊色的先生,养家盖新居,村里年年起高楼。400余名风水先生,手里有钱了,仍遵循古风,捐钱给村里,修路,修田,做公益事业。

不会看风水的村民们,依托着风水建设风景区,吸引来国内国际的游客,开餐厅、旅店,千余户,靠着风水养家致富。

十年之前,三僚村没有酒店、餐厅,风水带给村里的影响,无非是有几个风水先生。而现在,每一个村民都明白,风水对于三僚的意义所在。

不止一位村民在谈到风水时坦言,上千年的风水术,多少代人了,在村里就是个吃饭的手艺,养活三僚村男女老少数十代人。话说回来,三僚村也没有什么生存的资源,土地少,靠山山不多,靠水水源浅。只有老一辈的风水术传承,养活着古往今来的村民。

5.jpg
时代向前而行,互联网、电脑、手机、信息高速路,一切都在发展中,但三僚村看风水的意识,村民们的认知统一齐整:风水行业,这是我们的生活资本,养人的职业。

于欢是在学了风水之后,才知道风水实际上另有其名。正式的名称为堪舆学,民间俗称看风水。想弄明白什么是风水,要从为什么要请风水先生讲起。请风水先生,从古至今,上下两千年,不外乎三类人:掌握权势者、拥有财富者,以及生活工作等方面出现问题的人群。 有所求,无非一平安、二人丁、三财富、四升官。

神秘的风水局

三僚村18个村民小组,1000多户,人口约5800人,专职风水先生400余人,平均每两家半便出一名跑风水的人。

三僚村先生出门看风水,先在家里拜祭杨公。按老规距,年初的时候,按黄历算出哪些日子是八座日(指对风水先生本身有所忌讳的、有损伤的日期),八座日不开罗盘。农历十一月份期间不看风水,阴天、有雾的天不看。一天之中,早上六点之后,下午一点之前,是看风水最好的时间。阴宅则是下午一点以后可以看。

6.jpg

三僚村杨公祠

新楼盘开张销售,房地产公司请来风水先生。数百人排队领号,保安分列两旁。风水先生登台,对着话筒讲解风水相关知识。小区的风水格局如何,负阴抱阳,前有照,后有靠,左右砂要抱。客户听不懂?随讲随注解,您看一眼沙盘,小区阳光明媚,水景环绕,绿树成荫,山管人丁水管财,如此环境,宜居宜业。

福建、广东、江苏、浙江,尤其东南亚区域,港澳台地区,银行、企业、保险公司,建筑、医药、餐饮业等,主事人逢有大事,必请风水先生。

基本的风水知识,有遮挡的房子,住着不舒服。装修办公区域,简单的布局,更利于员工出入,节省空间,规划流程。

无论什么场合,什么人问,风水先生必讲一点,从古至今,风水是为人服务,目的是人的生活越来越好。比如说手机、电脑,生活办公必备。风水角度来讲,均属于电子产品,五行属性为火。因此手机尽量少放在心脏的位置,电脑电视的购买,选择适合自己的五行颜色,悦目赏心。

风水先生曾祥焱说:“现代社会,电子产品使用场景多,本身没有电子产品破坏风水或不会破坏的说法。主要看摆放位置不同,有宜于人体,才是好风水。”

办公电脑摆放,从风水角度,使用罗盘计算出摆放位置。大多选择背墙向阳,眼界开,心自然稳,有利于办公。

一家位于南昌的知名传媒公司,请来风水先生曾涛对办公区域进行设计风水局,绿植处处,环绕办公。曾涛说:“风水知识和现代生活并不冲突。现代社会,无论是办公或是家居,摆放位置的不同,确实会影响办公效率。”

一位公司老板曾问,路由器会不会破坏办公风水?聊起来,才发现他的员工总是生病,三天两头请假。老板找不到原因,自己找了些风水书籍学习,认为是路由器的原因。

请来曾涛,手拿罗盘定位,给出解决方案:将办公区域的隔断全部打通,办公桌90厘米间隔,原本容纳120人的办公区域,现在重新调整为仅供70人办公,另设一办公区域,容纳50名员工。西边幕墙,则调整为北方等。

谢礼宴席上,老板忍不住,还是问曾涛,这个风水局何种道理?曾涛哈哈一笑,说:“加强通风,减少密集人员,向阳分散办公,疾病不传染。”

公司老板大笑,却也承认风水先生说得对。

曾涛在南昌颇有名气,请他看风水的人多,同时还是多家公司的顾问。做顾问,老板有事会请教,一年费用6至12万不等,逢年过节另有红包。风水先生任职公司顾问,普遍常见。国内有的上市公司,也请风水先生做顾问,年均费用高达36万元,支出列在办公费用之内。

一位前中国首富,他在香港以及国内、国外的居所、均聘请风水先生设计风水局,总部公司大楼,更是请来香港著名风水师堪查定位。至少三名房地产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所开发的楼盘,风水先生的身影,从拿地、设计、至楼盘开建、销售等诸多环节,自始至终参与其中。

这些知名企业主,第一件事问的最多,即为身体健康,家事平安。请教第二件,生意相关。一家南昌本地的公司,新建一座工厂,请来曾涛,看之前,提出问题:工厂整体布局,朝向是否合理?厂房及配套楼房,高度、间距、后山、左右、前岸、水池、道路、绿化等,是否合理?

更重要的是大门朝向,主要领导的办公室、财务室、业务办公布局是否合理?接待大厅、食堂位置等等,事无巨细,凡此种种。曾涛的建议,直接影响设计图纸。

施工现场,曾涛手拿罗盘定位,承包施工单位负责人跟在身后左右,仔细比对,说一声:“您这是建筑风水,我以前在学校里学过。”

建筑系学科,多有一门选修课,涉及风水相关知识。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曾开设选修课“建筑与风水”,开课之后学生众多。

更多出自三僚的风水先生,活跃在广东、福建、江苏、浙江等南方省份。廖刚长年在广东佛山经营风水,他的客户多为企业。有一次,他被请到一家民营医药公司堪查风水,老板只提了一个要求,防火。

这位老板的药品仓库,一年烧一次,年年失火,每次发生火灾,保险公司的人上门理赔,第一次痛快,第二次怀疑,第三次直接报警。老板被警方调查,是否存在骗保嫌疑,前后调查十一天,最后放人回家。

老板头痛不己,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请来廖刚,廖刚堪查了仓库,给出的风水建议很简单,仓库附近的建筑形成风口,风道直接面对仓库。夏日无风三尺浪,退无可退,有点火星既着,火借风势,越烧越大。

找到原因,廖刚为仓库设计了一个风水局,平顺风向,此后果然没再发生失火。

廖刚说:“风水局看着神奇,其实蕴涵着科学道理。把风口理顺,风势渐缓,有火也烧不起来。”

脚踏四方堪风水

三僚村风水先生400余人,曾凡林是其中之一,他58岁,跑风水37年。

一位知名的企业家,邀请曾凡林看风水。那一天,曾凡林的儿子曾祥焱开车,父子俩一路前行,临到高速公路出口,老板的车停在路边,打着双闪。车门一开,老板下车,脸露笑容,远远伸出手来。

老板前车引路,曾祥焱开着车紧随,到了一处别院,老板的家人,兄弟姐妹、子女、保姆、保全人员,二十多人列在门口,迎接曾凡林父子。几日间,老板亲自陪吃陪喝,求得是个平安。

7.jpg

曾凡林保存的邀请看风水的信件

如今的风水先生,出门受尊重。但在以前,却并非如此。

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三僚村的村民,几乎没有人从风水中得到益处,恰恰相反,谁敢看风水,直接关进“牛棚”。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没有人敢公开谈论风水术,整个村庄,风水销声匿迹,不承认有风水先生,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为什么?风水是迷信,是封建思想残余。家里的罗盘,风水书全部上缴,烧毁。看风水,谈论风水,后果很严重。

无奈地少人多,一人三分薄田,十口人,打下来的粮食,省着吃小半年,到二三月准断粮。肚子吃不饱饭,只得偷偷看风水,请风水先生的人家也没有钱,只换得一两斤粮米家人果腹。

白天不敢看,凌晨五六点,天刚蒙蒙亮,曾凡林的父亲被村里人请去看阳宅,正拿罗盘定位,不注意村里干部来了。七八个人围上来,3岁的曾凡林,眼睁睁瞧着父亲被工作组拉到村大队。

害怕,惊恐,回过神来的曾凡林,跑回家里。母亲听到消息,呆了半响,说:“罗盘拿去就拿去吧,人能回来就好。”

太阳西沉,临近傍晚,曾凡林的父亲回来了。家里人一问,得知罗盘没收,严肃批评教育,乡里乡亲,也没太难为人。

村里的老风水先生,成为黑五类,天天批斗,熬不过去,搞了点毒药包在纸里,藏在枕头下。白天挨斗,晚上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手里拿着毒药包,摸来摸去,纸皮破了一层,又包一层,包了一层,又破了一层。

谁也没有想到,1982年,老先生再次拿起了罗盘,这次没有人来抓他进“牛棚”了。三僚村先生出去看风水,也没有人批斗了。

8.jpg

曾凡林家祖传的风水书籍

曾凡林那年刚刚19岁出头,家里兄弟姐妹8个,唯独他跟随父亲学了风水术。三僚村老一代的风水先生,多为信件往来,邀请看风水。

父亲拿出信来,打开一看,竖排毛笔繁体字,最早的写于上世纪50年代,信中所言,有时间方便,邀请去往广东、福建看风水。

一封封信摆在桌上,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人静静地看着。几经商议,定下前往福建大田县。出门,先到村大队开证明,说到大田探亲,拿了证明,才能到粮店换全国粮票。

那时候,村里七八十个风水先生,人人手里拿封牛皮纸的信,上面写清地址,广东、福建、浙江等。拎着包,里面装罗盘、换洗的衣服,单人独行,出门看风水去了。

三僚村走路一个小时,到梅窑镇乘坐班车。父母送到车站,父亲说:“你不要怕,大胆的说。讲得对,有饭吃,讲得不对,也可以增加你的知识。”反反复复,临上车,还在向儿子传授看风水的经验。

母亲在曾凡林裤腰里缝了39.99元,有零有整,图个吉利。花的时候,提前取出来,一碗稀饭3分钱,一根油条4分钱,中午吃点好的,一碗肉面,不过二两粮票两角钱。一晚大车店,管开水管铺盖,花费两角钱。汽车倒火车,火车倒汽车,五天之后,到了福建大田县。

按信上找到地址,祖上曾来此地看风水。福主一看,故人之子,现在仍住在先生堪测的宅子里。吃完饭,福主接着曾凡林在村里转,问他哪个宅子好,那个宅子孬。一三五七答上来了,福主点点头,这才为他介绍生意。

大田县靠山吃山,当地人砍山竹,扎个火龙卖钱,一个一元,做六个火龙,便可请风水先生。看一个阴、阳宅,一般6元至20元,做个风水局,收费一百至二百元不等。

一家一家看过去,一村一村转过来,一县一县跑一跑,曾凡林在福建省待了七个月,农历三月出门,九月才转回家,回到三僚村。正值割稻田野,出门在外的风水先生全回来了,谁挣到了钱,第一件事,就是盖房起屋。

曾凡林挣了六百多元,给父母,父母不要,说:“这是你挣来的,留着花”。曾凡林一直给,此后,父亲做主,全家商量,在老屋佐近,曾凡林分得房份,盖了两间新房。来年,600斤谷子聘礼,从店山村娶了青梅竹马的媳妇。

几年的时间,三僚村一座座新房建起来,风水先生成家娶亲,生育下一代。新一代村民成长起来,跟随长辈学风水。

风水体系的更新

曾凡林时代,出门看风水,靠得是祖辈的名声,代代相传,何处寻找福主,具有局限性,只能通过朋友圈介绍。新一代的三僚风水先生,比如曾祥焱,运用互联网平台展示,陌生人通过平台相识,效果大大出乎人之意料。

如今,曾祥焱在网络上销售相关风水书籍,许多秘不传人的风水知识通过互联网,吸引了大量风水爱好者。他准备创作一本关于风水方面的书籍,内容就是在传统风水术的基础上,增加现代社会勘测风水的经验总结,新的风水知识体系逐渐成形。

互联网时代,多数以前难得一见的风水书籍,都能够在网络上获得。同时,谁也没有想到,互联网使得三僚村风水获得难以想象的传播空间,借助互联网,三僚风水村的名声越来越响。

曾凡林四个孩子,两个女儿嫁人成家,小儿子县城工作,对风水没有兴趣。只有32岁的曾祥焱,跟父亲学习风水知识。他大学主修电子商务,学校里建筑系有家居风水的选修课程,听一次,熟悉,家里三四百个风水口诀,从头背到尾。

9.jpg

不外出看风水时,曾凡林和老伴在家里,得闲照看孙子

跟随父亲曾凡林学风水四年有余,只给比较熟的朋友帮忙看看风水,达到出师的水平,还要长时间磨练。

如曾祥焱相仿,三僚村年轻的风水先生成长起来,与长一辈相比明显不同。现代社会,传统的风水先生职业,正在借助互联网获取新的知识体系,运用在日常看风水。

过去的房子,是底层单独庭院,现代社会的房子高层群居。这个时候勘测风水的重心有所改变。以前看阳宅风水,以门为向,而现在商品房的门,这个门已经失去了风水的价值,应该以阳台为向。

风水体系由此得以改变提升。曾祥焱说,时代的发展,诞生了许多的新鲜物件,以及地形地貌的变化。从职业风水师的角度而言,不管他怎么变,万物离不开阴阳五行,只要懂的知识能够灵活应用,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比如现在高速公路多了,以路为水,高楼大厦为峰,也有它的道理。

古老的传统,被新的事物替代,风水与现代社会的冲突下,一些新事物也随即出现,勘测风水的主题项目发生变化。

过去的院子底层建筑为多,有院子、围墙、水井等,今天的房子没有这些了,有的只是一个框架和一些新鲜的生活工具。看风水由此发生变化,更多的是注重家居的布局,而不能以天井、院子等来衡量。

家居风水体系也在逐渐改变,过去的家具以木质结构为主,现代时尚家居,许多材质为铝、铁甚至玻璃等新型材料,勘测阳宅的风水布局方法变了。

过去的风水先生,出门三件宝、罗盘、包裹、雨伞。互联网时代的风水先生,罗盘之外,还用到激光尺航拍仪,精度比罗盘有过之而无不及。老一辈风水先生盘山爬坡,高山密林寻龙点穴看风水。新一代风水先生乘坐直升飞机,高空俯瞰观察山形地势,也是寻常之事。

10.jpg

上世纪80年代邀请曾凡林看风水的信件

传统的风水学术,在互联网时代迅速更新知识体系。风水先生,秘技轻易不传,三僚村中,家家户户皆有祖辈留下的风水相关书籍。这些书籍成为风水先生不传之秘,传承之间,学到的仅是家学。

曾祥焱兄弟姐妹四个,他是唯一跟随父亲曾凡林学习三僚风水术的子女。大学毕业后,同学们聚会,聊起来,得知大学同学中间竟然有个人是风水先生,一时间热闹了。

风水先生,神秘、未知。同学很惊讶,笑着问,你这个风水,是怎么搞得?道士做道场?还是干什么?

曾祥焱耐心解答,风水,简单来说,就是帮福主选地方,阴宅、阳宅,风水局,所谓相地之术。不是奇门遁甲,也不是“跳大神”,更和道士没有关系。

有时候,个别同学好奇,特意追问两句,曾祥焱会在同学群里,分享一些风水的文章。70%的同学没兴趣,一头雾水,不知道在讲些什么。

有同学找他,帮我来看一下风水吧。看什么?其实同学也不清楚。曾祥焱三五七八,围着阳宅讲一遍,什么是家居风水。同学点头,奥,原来这就是风水。

隔三差五,有同学相邀,曾祥焱帮朋友同学看风水。出门看一次风水,累,耗费心神,同学给红包,算作辛苦一场的答谢。同学间,不好意思收,推脱几句,喝茶食饭,也就情意到了。

*应受访者要求,于欢、曾涛、廖刚为化名,实习生张金沫、宋子琪、姜乃玲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凤凰周刊智库”,记者孟繁勇,编辑崔世海。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凤凰周刊智库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凤凰周刊智库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中国风水第一村:400多风水师,学员不断,还能网上授课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