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收购尼斯三年后,郑南雁在足球的下半场选择了青少年培训

作者:懒熊体育 发布时间:

收购尼斯三年后,郑南雁在足球的下半场选择了青少年培训

作者:懒熊体育 发布时间:

摘要:“如果青训只想着培养职业球员,那么这个市场也太小了。”

微信图片_20190708091247.jpg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lanxiongsports)

经历过去3年控股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试验,郑南雁现在决定将下半生投身到足球教育行业。

郑南雁有过很多身份和事业,其中最知名的当然是7天连锁酒店创始人,但现在他更愿意人们把他和麦菲足球学院联系在一起。

麦菲的名字灵感来源于法甲尼斯俱乐部的吉祥物。这支从2013年起就陪伴着尼斯的雄鹰,每逢尼斯主场比赛开赛前,都会从安联-里维埃拉体育场的西南角跃出,绕球场盘旋一圈,迎接着球迷们的欢呼,最后落在场地中央驯兽师的手臂上,欢迎尼斯队员们的入场。

如今这个名字在郑南雁心中多了一层重要含义,代表着由他创立的这家足球教育培训机构。他也逐渐从一个酒店人,变身成为了足球人,将自己的下半场投身到了足球教育培训行业,开始了第4次创业。郑南雁开玩笑说,人类今后平均寿命能到120岁,自己还没活到一半呢,还有大把的新事情可以做。

谈尼斯: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投资人了

郑南雁是最早一批收购海外职业足球俱乐部的中国人。

2016年,他以个人名义与其他中美投资者通过联合收购的方式获得法国尼斯足球俱乐部80%的股份,郑南雁拿到45%股份,成为俱乐部最大的单一股东。这也是中国资本第一次以控股形式进入法甲。

微信图片_20190708091405.jpg

▲郑南雁和好友一起成为了尼斯的最大股东。

决定收购,郑南雁没花什么时间,前前后后与尼斯的管理层见了两次面就敲定了这笔交易。此前他曾向懒熊体育表示,之所以会收购尼斯,一方面是看中了其逐年提高的竞赛成绩,另一方面则觉得法甲俱乐部是投资的价值洼地,尼斯的商业开发有很大增值空间。

彼时他对尼斯运营计划是,不采用“烧钱”的模式,带着足够的耐心,顺应俱乐部原有的发展节奏,适当开展青训业务、体育旅游、商业赞助等业务,同时利用IP做更大的交叉推广。

不过在收购后,郑南雁逐渐发现,一切还是和他预想的有点不一样,能给他带来的发挥空间非常有限。

一方面,从全球市场上看,法甲虽同为五大联赛,但是其在商业开发和关注度上,落后其他顶级联赛太多。其海外版权目前由卡塔尔的拜因(BeIN)传媒集团负责销售,后者每年向法甲支付8000万欧元的价格,与英超、西甲、德甲、意甲四大联赛相去甚远。

而另一方面,尼斯这两年的成绩也是不温不火。虽说在郑南雁收购后的第一个赛季,他们取得了法甲第三的排名,获得欧联杯的参赛资格。但随后两年,尼斯的成绩略微有所下降,分别位列法甲第7、第8位,均与欧战无缘。

在这个背景下,法甲俱乐部和中资之间,的确鲜有运作的空间。对于国内观众来说,法甲无论在观赛时间和观赛语言上都不占优势,尼斯队中也缺乏大牌球星,自然很难吸引如今已经很挑剔的中国球迷。原本借助尼斯旅游城市的名号,开展体育旅游业务,是外界猜想郑南雁可能会做的事。但是郑南雁认为,这类较有特色的旅游业务,消费者基数很重要。因此他仅做了一小部分尝试,也还没开始发力。

微信图片_20190708091521.jpg

▲麦菲足球学院的小球迷曾前往尼斯担任球童。

郑南雁也想过,帮助尼斯引进一个中国球员,来打开中国市场,毕竟西班牙人就借助武磊收获了大批球迷。可惜的是,中国就一个武磊。“目前在中国球员中,除了武磊之外,很难有其他人拥有在五大联赛立足的实力。”郑南雁说。

不过,郑南雁入主后,还是给尼斯带去了不少帮助。站在尼斯的角度上来说,他们升级了青训大楼,如今已经有了7片训练场。用郑南雁的话说,设施设备可以排上欧洲前十了。商业收入上,郑南雁入主后,尼斯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尼斯一个赛季的收入大概在5000万欧左右,利润有500多万。

郑南雁承认,在实际运营尼斯的过程中,他遇到了很多之前并没有想到的困难,比如与当地管理团队的意见常有分歧等等。所以如今,他已逐渐转变自己在尼斯的角色,更多扮演一个投资人的角色。

其实,和市值百亿的铂涛集团相比,尼斯俱乐部的体量对于郑南雁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生意。因此,郑南雁说自己心态很平和,毕竟尼斯的价值已经翻倍,财政状况也不错。

与此同时,郑南雁也承认,目前正在为尼斯找寻新的投资人,他不排除未来退出尼斯的可能性。《每日镜报》就曾曝出,英国首富吉姆·拉特克利夫就有意成为尼斯的投资人。

 谈凤凰城:原想效仿城市足球集团

收购尼斯后不到两年,郑南雁又入主了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凤凰城鸣扬(Phonex Rising)。

与尼斯相比,这家俱乐部更加小众。迄今为止,他们只有不到三年的历史,征战的是美国次级联赛USL(The United Soccer League)。2018年2月,郑南雁以旗下香港公司优势体育的名义,收购了他们30%的股份。

郑南雁告诉懒熊体育,收购凤凰城鸣扬之前陆陆续续已经在美国找了不少家俱乐部了,但都不满意,直到遇上凤凰城鸣扬。郑南雁发现,一来这家俱乐部刚成立不久,也没有MSL席位,估值比较便宜,二来他们的团队比较专业,三来菲尼克斯是美国西部的一座大城市,环境优美气候宜人。郑南雁还说,他的女儿正是在这座城市出生的。

虽然历史很短,但是凤凰城鸣扬在这两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2018赛季,成立才两年的他们就拿到USL美国西部冠军及全国亚军。值得一提的是,前切尔西球星德罗巴,退役前就在这家俱乐部效力,如今和郑南雁同为这家俱乐部的股东。

从财务数据上看,凤凰城鸣扬的表现中规中矩。尽管如今每年有100多万美元的亏损,但估值已经比郑南雁进入时翻了一倍。郑南雁透露,这家俱乐部在近期又完成了一笔融资,出让了9%的股份。如今,他在俱乐部占股30%,依旧是最大的个人股东。

微信图片_20190708091704.jpg

▲凤凰城鸣扬也在着重发展青训。

不过和尼斯类似,未来郑南雁不打算在这家俱乐部身上花很大精力。他告诉懒熊体育,原本之所以想在美国收购一家俱乐部,是想效仿城市足球集团的做法,构建一个覆盖全球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网络。

但如今这一想法已经逐渐变淡。郑南雁意识到,以中国商人的身份,很难在国际上达成这样一个目标。“主要还是文化的问题,”郑南雁称,“中国人很难理解当地的足球江湖,而且外国人对中国人多多少少有点提防。”

这一点,在尼斯身上也有所体现。在日常管理中,中方的投资人时常会与法国的团队发生分歧。“很多时候也没有谁多谁错的,而我们又比较佛系,不会和他们争很多。”郑南雁说,“人一生有好多事可以干呢,我觉得没必要在这上面纠结太多。”

慢慢的,郑南雁打消了组建一个城市足球集团的想法。在他眼里,手中的两个俱乐部,只是两个投资标的罢了。

而与尼斯相比,凤凰城所处的USL还没有升降级制度,所以郑南雁对此显得更笃定,未来他既有可能花更多钱去买下凤凰城的所有股份,也有可能遇上好的价格就卖了。

至于把球队送进MLS,郑南雁依旧有这个打算。他盘算了下,认为MLS除非在转播费收入上有个跨越式的增长,才能保证整体赛事的盈利,而现在联盟盘子还不够大,所以扩军势在必行。

不过他也认为,现在MSL的席位费太高了,要1.7亿美金,在还没有彻底想清楚之前,凤凰城鸣扬并不着急进军。何况未来还不排除会有USL和MSL合并的可能性。

 谈麦菲:这不是个马上就能成功的事

在郑南雁规划中,未来大部分精力,都将投在成立两年的麦菲足球学院身上。

此前郑南雁在市场上看了一圈,他发现当下的足球培训机构都有个问题,就是把目光太过于集中在培养专业的足球运动员身上。 

“但其实我们研究发现,中国足球的问题主要不在于青训水平,而是足球人口。”郑南雁说。“如果青训只想着培养职业球员,那么这个市场也太小了。”

郑南雁简单算了一笔账,如果中国有三级足球联赛,每级有20支球队,那也只有60支职业球队。按每支球队30个球员计算,总共就1800人。再分不到十个年龄段,每年只能出180个职业球员。

“所以单做这块生意,是远远不够的。”郑南雁说,“生意的本质是,达到你商业目的的同时,并带动社会市场得到满足。我们必须告诉孩子的是,踢球并不是只有成为职业球员这一个目标。而我们要做的,也不仅仅是培养职业球员,而是让孩子学会踢球的同时,对他的人生给到帮助,而我们也能赚到钱。”

微信图片_20190708091849.jpg

▲麦菲足球学院并不只是以传授足球技术为主,看重的是培养孩子的团队和竞赛意识。

郑南雁认为这是麦菲定位与其他足球培训机构不同的地方。“我们的训练以团队竞赛为核心而展开,”他说,“8岁以下的孩子,我们不会很注重他们的足球技术,而是教会他们怎么理解团队、竞争,也就是怎么做人。这样我们才能面向更多的孩子。”

这一理念也符合了当下体育教育行业的主流价值观:体育更重要的是教育,是培养孩子的身心健康,而不是专业技能。这被越来越多的家长所认可,成为了他们挑选培训机构的标准之一。

麦菲刚起步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7年底,他们在广州开设了第一个教学点,随后逐步扩展,第一年就招收了1200多名学员。如今,他们已经覆盖广州和深圳的20个社区教学点,学员规模超过1600名。团队配备有45名教练,其中80%为全职。客单价适中,在160元-180元/课之间。

为了培养学员的团队意识,麦菲的教学课程中加入很多赛事内容。除了常规的基础课外,他们还设置了实战课和赛事课,如今已经举办自有联赛及杯赛超过1000场。

但现阶段最让郑南雁伤脑筋的,还是场地。“这是中国城市规划中比较缺漏的一块。”郑南雁说,“留给我们可以改造球场的地方太少了。”

目前麦菲的教学仍以租用现有场地的时段的形式展开,但这些球场地理位置往往不能让郑南雁满意。在他的构想中,麦菲的教学网点将以社区的形式开展布局,这样有助于形成稳定的学员团队,从而维持用户粘性。但最大的问题是,现有城市内部的足球场,并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郑南雁的计划是,在一些社区或片区内找到闲置的场地,与场地的所有方合作将其改造为球场,成为麦菲的教学点。“只要区位合适,所有可以接受适当改造成为球场的地方,我们都想去看。”郑南雁说,“这就像我当年找酒店一样,也是我当年所擅长的。”

当然,这意味着要投入很高的成本。更何况,足球培训不是一个短期能够带来回报的生意,其投资回报比和回报周期都不能和郑南雁做快捷酒店的时候同日而语。对此郑南雁却并不担心,毕竟已经有过数次创业经历的他现在并不差钱,暂时也没有为麦菲引入外部资本的计划。

至于他所收购的两家俱乐部——尼斯和凤凰城鸣扬,目前还没有和麦菲之间产生更多联系。郑南雁表示,后期随着学员年龄增长,当有成为职业球员的需求时,他会考虑引入尼斯和凤凰城鸣扬的资源,建造一所生产职业球员的青训学校。

“我知道我做的不是一个马上就能成功的事。”郑南雁说,“但它的意义很大,现在我只是想把第一阶段给做好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金承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懒熊体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懒熊体育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红脸蛋

    m_183****3622  43天前

    您好,我是懒熊体育记者,目前我们在进行专注体育教育的项目,希望能与您建立联系后期能有更多互动交流,微信:haopeng2020。期待与您建立联系。

    (0)

    回复(0)

  • 收购尼斯三年后,郑南雁在足球的下半场选择了青少年培训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