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富可敌国的斯坦福大学,为什么会陷入招生丑闻?

作者:陈大为 发布时间:

富可敌国的斯坦福大学,为什么会陷入招生丑闻?

作者:陈大为 发布时间:

摘要:2017年,斯坦福大学在赛艇项目上的花费从55.7万美元降到了约38.6万美元。

微信图片_20191008082927.jpg

2017年,斯坦福大学在帆船项目上花费了18.2万美元,超过了波士顿学院以外的任何一所学校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作者:陈大为,翻译:李建芳、晋其角

加州雷德伍德城——学年结束时,斯坦福大学一名帆船运动员走进发着微光的船坞,准备清理她的储物柜。但是打不开门。

“他们是不是又换锁了?”她恼怒地说。

这个疑问并非没来由。3月份,当帆船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moer)在卷入一场全国性的招生丑闻后被开除,阿里利亚加家族赛艇和帆船中心(Arrillaga Family Rowing and Sailing Center)换了锁。4月份,男子赛艇教练克莱格·阿默克哈尼安(Craig Amerkhanian)不知为何被解雇后,锁又换了一次,当时正值赛季后半段,他还有几周就计划退休。

斯坦福的赛艇问题始于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这名私立大学顾问从富人家长手中收了数百万美元钱款,然后付钱给大学教练和运动管理人员,让他们指定非运动员作为精英大学的招收对象。有些钱进了大学教练的腰包。还有一些则被人称里克(Rick)的辛格捐给运动项目。

斯坦福正在调查这种不法行为的涉案范围。斯坦福已聘请盛信律师事务所(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就本校运动员及体育特长生的录取和招收方式予以审查。

大学方面已审查了教练和体育部教职工的邮箱账户、手机通话记录和计算机。校方承认,辛格联络过斯坦福的其他教练——阿默克哈尼安就在其中。至少一名在丑闻中被起诉的家长,一名加拿大商人,也联系过阿默克哈尼安,讨论他儿子的录取名额事宜。但斯坦福仍然表示尚未发现其他招生欺诈案件。

微信图片_20191008083141.jpg

坦福大学前帆船教练、约翰·范德默尔(中)在今年6月离开法庭。他在大学录取丑闻中认罪

“斯坦福在加强内部控制和流程管理,以防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大学发言人E·J·米兰达(E.J. Miranda)在声明中称。

斯坦福陷入这样的处境本就令人惊愕。它有265亿美元的捐赠基金,而且,不用以诚信为代价就可以取得优异的运动成绩,一直是该校的骄傲。但是,两个资金不算特别充裕的运动项目,加上另两起解职事件,已导致一个在斯坦福一直被视为终极罪行的结果——玷污这所大学的名声。

“你不能做任何可能有损斯坦福名声的事情,”前首席帆船教练杰伊·基霍(Jay Kehoe)说。“这绝对是这里的文化。”

上月,当范德默尔身着深蓝色西装、挽着妻子的手步入波士顿法庭,参加量刑听证会时,双方律师就斯坦福名誉受损的程度展开了辩论。

自3月份这场骗局被披露以来,联邦检察官已对50多人提起刑事控告,包括教练、好莱坞女演员以及法律界和金融界知名人士。

范德默尔承认犯有共谋欺诈罪,被首先判刑:因收受辛格60多万美元,以指定申请者为帆船项目招募对象作为交换而获判6个月软禁。最知名的案件涉及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其家长付给辛格650万美元。

范德默尔把得自辛格的钱投给了支持斯坦福帆船项目的一项基金,他失去了工作和斯坦福大学的住房。他如今待在一名斯坦福捐助者的度假屋里,并在妻子经营的一家俱乐部当私人教练,俱乐部距斯坦福大学的船坞仅几百码之遥。

微信图片_20191008083216.jpg

里克·辛格3月份离开波士顿联邦法院

“斯坦福是我所热爱的地方,”范德默尔上月在法院前对记者称。“我给斯坦福蒙上了一片阴影,我对此深感惭愧。”

这场判决结束了困扰斯坦福几个月的一桩麻烦。3月份,招生丑闻曝出前一周,招生官员詹姆斯·舍维尔(James Shirvell)被解雇,警方此前控告他在迷幻剂的作用下谋杀女友未遂。斯坦福大学校长马克·泰西耶-拉维涅(Marc Tessier-Lavigne)和教务长佩尔西·德雷尔(Persis Drell)誓言要对舍维尔判定的申请进行审查,“以确保他的评估妥当无虞”。

此后在4月份,斯坦福突然间开除了两名长期任职的教练:负责所有校队运动力量与训练的香农·特利(Shannon Turley)和计划于8月份他的第19个赛季结束后退休的阿默克哈尼安。

特利因减少了运动员受伤而受到赞扬,尤其是在橄榄球运动员中。在一次采访中,他拒绝就遭解雇一事发表评论。但他说,“尽管我在斯坦福可能犯了判断错误,但我晚上可以安然入睡,因为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生运动员的最大利益。”

斯坦福大学对自己的竞技体育项目引以为傲,它已连续25年获得NCAA的“董事杯”(Directors’Cup),即颁发给整体表现优异者的奖项。该校在人事问题上也是出了名的守口如瓶。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教练被解雇的原因。

“斯坦福竞技体育是一个非常冷酷、精于算计的官僚机构,”2008年毕业的赛艇运动员赛拉斯·斯塔福德(Silas Stafford)说。斯塔福德指出,解雇阿默克哈尼安的对外说法是退休:“我认为这是懦弱的。如果真的有肮脏的行径,就应该暴露在阳光之下。如果没有,那让他体面地离开。”

上周,斯坦福大学被告知,许多人告诉《纽约时报》阿默克哈尼安是被解雇的。斯坦福大学承认,阿默克哈尼安因违反员工行为政策而被迫选择——要么退休,要么解雇。斯坦福大学表示,这些违规行为是今年曝光的,但拒绝具体说明证据是来自联邦调查,还是在清理电脑和手机时收集的。

微信图片_20191008083306.jpg

加州红杉市,斯坦福大学的船坞

现年62岁的阿默克哈尼安拒绝置评。

如果说帆船项目需要精神和身体的敏锐、读懂风向和对手,以及在小船上果断地移动,那么41岁的范德默尔就是这项运动的最佳化身:他身材矮小、严肃、勤奋、安静,戴着深色太阳镜和红袜队(Red Sox)的帽子,在出海时总是让帽檐紧紧贴着眉毛。

相反,赛艇需要高大的身材、强悍的力量和坚定的决心,才能在水面上耐过剧烈的痛苦。在帆船运动中,自身经验至关重要,而赛艇运动员是可以培养的。在过去的15年里,几乎没有人能像阿默克哈尼安那样培养奥运选手。

但一些前赛艇手和斯坦福大学教练表示,阿默克哈尼安也可以是个恶霸,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非常粗暴。

在2010到2011学年,当时的体育总监鲍勃·鲍尔斯比(Bob Bowlsby)告诉赛艇手们,一个太平洋10校(Pac-10)和斯坦福联合调查发现阿默克哈尼安违反学校规则、联会规则并滥用权力,斯坦福将他停职三个月,剥夺了他的赛艇教练头衔。鲍尔斯比现在是12大联盟(Big 12 Conference)的委员,他拒绝发表评论,只是说这项决定与招生无关。

“在斯坦福大学的官僚体系中,他一直是个格格不入的人,”斯塔福德评价阿默克哈尼安说。

微信图片_20191008083340.jpg

2015年,斯坦福大学男子赛艇队教练克莱格·阿默克哈尼安。斯坦福承认,由于违反了员工行为政策,校方给了阿默克哈尼安两个选择:退休或解雇

阿默克哈尼安和范德默尔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与东北部大学竞争的成本。在2018-19学年,帆船队在密西西比河以东地区有15次出行。

根据教育部关于运营费用的数据,斯坦福大学2017年在帆船项目上花费了18.2万美元,超过了除波士顿学院以外的任何一所学校,几乎是耶鲁大学和乔治敦大学的两倍。但范德默尔在宣判前的问讯中表示,他的预算不包括设备;他最大的筹资需求是每隔5到8年更换一支由18艘帆船组成的船队,成本约为12万美元。

赛艇队不像帆船队那样经常旅行,也不用走得那么远,但他们有一项帆船手没有的重大开支。他们必须把船运送到比赛现场,一个碳纤维船体的运费可能高达8万美元。

2017年,斯坦福大学在赛艇项目上花费了约38.6万美元——是从55.7万美元的峰值降下来的。2017年,耶鲁大学和加州大学等顶尖赛艇队各自花费约67.5万美元,华盛顿大学花费125万美元。

尽管斯坦福大学表示,他们的教练没有筹款基准,但在写给法官的一封对范德默尔表示支持的信中,还是提到了资助这些项目的外部压力。斯坦福大学两名帆船运动员的父母表示,为了省钱,运动队曾经住在他位于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家中。

此外,斯坦福校友、狂热的帆船手约瑟夫·W·麦考伊(Joseph W. McCoy)写道:“在这场相当精巧的犯罪行动中,帆船、足球、赛艇等不受关注、资金匮乏的运动很容易成为目标,我对此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作者:陈大为,翻译:李建芳、晋其角,原载:纽约时报中文网。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纽约时报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纽约时报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富可敌国的斯坦福大学,为什么会陷入招生丑闻?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