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摘要:教育基础设施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WechatIMG19519_meitu_1.jpg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总裁汤道生

芥末堆 10月10日 子航 报道

过去10个月,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的教育业务,似乎不约而同地进行了大的变革。

从百度撤销教育事业部,原事业部总经理离职,到网易教育产品部与网易有道合并,再到字节跳动旗下教育产品GoGokid被曝裁员……转型、调整、裁撤,巨头们的变革方式不一而足。然而,巨头们对教育的热情却并未随之减少。

如果要给巨头们的教育业务选关键词,代表上一轮尝试的应是“教育电商”,而本轮关键词则变革为了“基础设施”。 

这样的改变与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变化直接相关。随着线上流量增速放缓,互联网巨头们的业务早已不再局限商业中的信息环节,触手伸向线下,拥有四万亿市场和极强线下属性的教育领域自然当仁不让。

腾讯便是基于这个背景在教育业务上开启一场新战事。

5月22日,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总裁汤道生正式发布腾讯教育整体品牌。他表示,教育业务的三个目标是助力教育公平、个性和智慧化的实现;腾讯将把C端能力与经验输出,提供连接器,帮助企业服务用户,提升供需匹配效率,实现C2B2C闭环。而在今年Q2财报中,腾讯也少见的提到了教育。

但想做教育基础设施的并不止腾讯一家。腾讯需要面对来自同样强大的竞争对手入局:今年阿里钉钉发布“钉钉未来校园”,面向中小学校校园数字化管理平台+校园智能硬件”整体解决方案。同时,另一位竞争对手曾经的试错也让腾讯引以为戒:百度教育在2018年底提出赋能教育产品和教育场景,但最终偃旗息鼓。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将何去何从。

教育基础设施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一个共性,互联网巨头推出的许多教育信息化产品最初多是基于其已有的社交产品。

不论是此前腾讯推出的QQ家校群和基于微信的腾讯智慧校园,还是现在阿里钉钉发布的钉钉未来校园。这背后的考虑都是利用核心社交产品所带来的强关系链和流量势能,复制线下师生关系达到快速覆盖目的。

不同于教育电商这一既To B又To C,试图站在中间做连接的暧昧定位。互联网巨头们如今想要做的是,借助其在C端层面的用户、数据积累和产品能力,结合大数据、AI、云计算等基础技术能力,通过推出一系列技术产品来帮助教育行业数字化。具体形式可能为,教育信息化工具、技术解决方案等,但无一例外都是直接To B,甚至To G的。 

“腾讯教育要服务的是学生、教育企业和政府,如何做好服务?”腾讯智能教育中心总监崔立鹏表示,主要通过技术资源输出,即腾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来服务各个企业和机构。 

互联网巨头在教育领域上一轮尝试的失败源自对流量的迷信。同样,拥有超级流量入口并不能给To B产品带来成功。京东教育总经理钱曦向芥末堆表示,流量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内容和服务才是根本,而流量要结合场景。 

媒体人方浩在《大厂都在All in下半场》中总结,互联网下半场的核心是,上半场完成了C端数据化,下半场要完成B端数字化,并最终实现数据在B、C两端的彻底打通;而上半场比拼的是对C端的运营能力,下半场比拼的是对B端的服务能力。

教育基础设施这门生意的核心应为,通过技术和产品帮助无论是B端还是G端提升效率,考验的是To B服务能力;和如何解决教育行业数字化升级中长久存在的“信息孤岛”难题问题,打通不同产品间的数据沟通和连接。 

“生态”正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的教育基础设施的关键词。在公开演讲中,他们更加强调合作,强调开放平台。“钉钉更偏平台,希望更多企业入驻,提供更有效的服务。” 阿里钉钉副总裁方永新向芥末堆表示,期待与硬件服务商和拥有优质教育内容的企业进行合作。

实现并不容易。中国教育信息化同样经过20多年的发展,内部盘根错节着不同时期、不同厂商、不同设计理念信息化产品。这个打通既包括同一集团产品体系内部的打通,还包括与不同公司产品之间的互联。

难题不但来自如何连接外部产品,更有来自内部产品打通的困难。对于公司结构日益复杂的腾讯集团,尽管顶层战略相同,不同事业群无异于不同的公司,之间的业务协同和资源调动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去协同和配合。 

而由于业务繁多,教育业务也难免会与现有业务产生利益冲突。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分析百度教育,百度要“连接”,要做链接信息与人的生态,就要做“外链”,就要和自己的既得利益竞价排名做出取舍。时任腾讯QQ智慧校园总负责人王少君也曾提到,QQ和微信的智慧校园产品双方之间肯定存在竞争。

另外一项更广为流传的质疑是,“曾经垄断线上的互联网巨头们,是否具有To B基因来应对产业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汤道生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也坦言,相比To C的链条比较短,To B的业务流程特别复杂,从合同管理、交付到合作生态等,都是To C不曾涉及的。

“腾讯本身内部流程需要做比较大改变,才能够有效地做好to B业务。” 汤道生说。

2018年9月30日,腾讯时隔六年发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在那场调整中,腾讯此前数个BG(事业群)中与云、互联网+等相关的业务被拆分重组,成立了新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旗下设立“腾讯教育”业务版块。

重组后诞生的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业务的变化最先体现在汤道生身上。这与腾讯CSIG成立和腾讯教育整体品牌推出后的战略战术变化直接相关。

 2018年11月13日,距离930一个多月后,汤道生在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领袖论坛”上做了以“科技助力教育 学习成就未来”为题的主题演讲。这几乎是腾讯首次由BG的一把手来解读腾讯在教育业务方面的布局。在接下来的2019年中,这位曾经的SNG总裁,被媒体称作可堪称“腾讯云之父”的技术人,开始越来越多的抛头露面,参加演讲,接受媒体采访。

腾讯曾经的教育业务逻辑,是只做连接和内容两件事。如今的腾讯教育在业务基础逻辑上并无太大改变,“连接”仍为核心目标。“腾讯为学校、机构提供统一的数据标准,做数据的‘打底人’。”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表示。 

改变发生在腾讯教育内部。

腾讯教育整体业务板块的出现,整合了此前散落在6个BG的20多个教育产品,首先解决了此前腾讯教育业务分散的历史问题。另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关键,在5月22日的发布会上,除了腾讯教育整体品牌,腾讯还发布了智慧教育技术中台和腾讯智能教育联合实验室。

腾讯CSIG成立和腾讯中台能力对外开放,让腾讯自有教育产品间的互通、与集团其他业务的配合都成为可能,完成与其他教育合作合办的通联,最终实现整个行业的通联成为可能。这意味着腾讯可以在教育线下场景中发挥其在移动支付、人脸识别等技术能力,而在线上场景可发挥其云计算、音视频等技术能力。这也正是中国互联网巨头从线上延伸线下的优势之一。

可以概括腾讯教育如今的整体架构,基本逻辑是做连接器,底层是腾讯在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底层技术积累,实现方式是技术中台,支撑单元为腾讯其他各个事业群,最终展现形式是To B教育产品矩阵。

汤道生曾表示,CSIG是腾讯To B战略的对外窗口,其他事业群则是强大的火力军团。“现在,各个业务团队都会主动找到CSIG,探讨如何将业务能力对外输出。”崔立鹏也表示,智慧校园是腾讯在SaaS层的连接器,通过教育平台外界各种教育类应用,平台上目前有很多第三方企业开发,最终服务K12学校,目前已有15000家K12学校在使用。

芥末堆曾总结,腾讯在2019年先后推出了中小学的AI教学平台“腾讯智启学堂”、面向在线教育的“腾讯智学解决方案”、少儿编程平台“腾讯扣叮”、AI英语产品“腾讯英语君”、新工科品牌“腾实学院”等产品。

7月26日,腾讯英语君在杭州首次对外。产品负责人腾讯智能平台产品副总裁李学朝告诉芥末堆,腾讯英语君源于AI翻译产品“腾讯翻译君”,“在AI翻译场景下,我们发现有很多这些中小学生、大学生对英语学习产品具有诉求。”

李学朝还表示,腾讯英语君将会与微信小程序连接,计划打通腾讯智慧校园,并会与其一同进校,“腾讯教育产品会在全集团进行联动,像这样的协调还有很多。”事实上,这也正是腾讯架构调整后带来的新业务合作方式。

2019年1月9日,在2019微信公开课Pro上,腾讯云宣布推出总价值超10亿元的小程序资源扶持计划,对超过100万小程序开发者提供免费云开发资源扶持。在微信团队挑选出“最容易发生连接,将工具组装成型”的36个行业中,就包括校园和培训机构。

根据腾讯教育公布最新业务数据,服务人群超4亿,服务学校累计超过1.5万所,覆盖超过全国300个省市教育局;服务的教育机构从此前的5万多家增长到超7万家。《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共有各类学校51.88万所,在校生2.76亿人。

腾讯教育正逐渐接近目标。

腾讯教育不谈竞争

腾讯教育较少谈到竞争。

在接受芥末堆采访,谈到腾讯的智慧校园业务是否会与传统厂商产生竞争时,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告诉芥末堆,腾讯教育并非去取代传统厂商,而是与他们共同合作解决问题,腾讯教育也已有相关成功案例。王涛表示,腾讯教育业务现阶段并不急于商业化。

这与腾讯整体战略直接相关。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提到,产业发展正在从“开放生态”演化到“生态开放”。腾讯希望成为生态的“共建者”,成为大家的“帮助者”,而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颠覆者。

腾讯在反复强调,不以竞争者的姿态进入细分领域。但它同时也在这些领域投入更多重兵,这其中有底层技术的投入,也有对产品研发不断地重视。

在腾讯教育两名副总裁中,腾讯教育目前的主要负责人王帅曾先后主导QQ大数据、音视频通信、腾讯视频云等产品研发;王涛目前主要负责探索健康云服务产业链和生态体系,在他的简介中还提到其对生态布局的经验。

汤道生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提到,腾讯对产业互联网、云的投入非常有决心,并不会关注一年或明年的盈利与否。“我们还在一个快速扩张的阶段,你的规模越大,同样毛利能用来研发的投入会越多。”根据腾讯Q2季度财报,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229亿元,同比增长37%。

这种姿态也确实给腾讯教育业务的推进带来更多便利。金智教育董事长郭超曾告诉芥末堆,微信校园一卡通推出,并不会给原有一卡通厂商带来困扰,反而会为他们带来一定的机会。“微信、支付宝都一直在做这个事情,但他们做的是管道,只会做到门口,不会做内部的事情,因此我们和他们也会有一些合作。”

腾讯教育业务曾经面临同时来自内部和外部的难题。对于重组后的腾讯教育来说,新战事未来可能面对的难题或许会主要来自内部,甚至还包括教育本身。但不论如何,一个令人害怕的入局教育的巨头必定不是携带大量资金,高举高打的。真正可怕的是,一个有决心、有毅力、遵循教育规律的互联网巨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