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盘点 | 震荡之后,2019的幼教行业如何选择?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盘点 | 震荡之后,2019的幼教行业如何选择?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摘要:政策渐明晰、专业化程度逐步提高,对于行业来说是利好。

robert-collins-tvc5imO5pXk-unsplash.jpg

图源于Unsplash

2018年底“1115”政策出台,幼儿园资产禁止上市,终结了幼儿园20年市场化的黄金时代。学前教育“普惠化”的发展方向明确,民办园转型成为必然。经历一年的摸索和调整,转为普惠园还是发展高端园、亦或转型为幼教服务商,早幼教机构逐渐找到自己的答案。

2019年也是托育元年。托育相关政策陆续出台,0-3岁托育被视为早幼教市场的下一个机遇。

托育伴随着“普惠”“规范”出生,一定不会是一门“挣快钱”的生意。重视并借力于政策,奠定规范化的发展基础,是早幼教机构应着重修炼的内功。

优质高端园供不应求,早教上下游业务受重视

201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规定截止2020年底,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80%;小区配套幼儿园一律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根据教育部数据,2018年全国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幼儿3402.23万人,占全国在园幼儿的比重为73.07%。截止2019年末,已有1.7万所配套幼儿园完成阶段性整改,预计到2020年底,全国将新增普惠性学位400万个。

被普惠后,民办园盈利空间缩小,但加上政府补贴之后,一些园所的收益并不一定比原来差。

意见发布以后,各省市陆续出台对普惠性幼儿园的补贴政策。以北京市补贴政策为例:普惠幼儿园不分级,全部按每个学生每月1000元补助,每新增一个学位,幼儿园将收到1万元的一次性扩学位补助;此外,民办转普惠可获得生均3000元的转设奖励。

根据大象山智库的调研,普惠政策反而给这些园所带来了一次生源扩张的机遇,原本30人满班标准,在普惠之后可容纳40个孩子,30%的生源增加为园所带来增收,加上新增学位补贴,学费免税、教育用地租金优惠,以及取消外教、减少教师人力成本等,原来收费5000以上的幼儿园,像汇佳(集团化办学)在转为普惠之后,也能在过去一年中存活下来。

不过,这是因为北京民转普的补贴力度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在其他补贴标准较低的地区,普惠幼儿园的生存空间仍然比较受限。

“对于多数普惠园来说,能做的无非是在遵循国家规定的前提下进行成本控制,并尽可能争取到更好的等级评定。”广东省佛山市某幼儿园园长洪洁州曾对芥末堆表示。

1569324415676468.png

各省市补贴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80%的普惠园也意味着广袤的园所服务市场。当政府收回大量幼儿园,势必面临幼儿园经营的问题,缺乏经营能力的政府将以委托办园、合作办园的形式与从业者合作。

在此情况下,幼教机构可转型为幼教内容输出方,为幼儿园提供软硬件服务,如园所智慧管理系统、内容平台、运营服务等等。

事实上,许多机构已经开始这样的布局。

  • 9月,威创股份推出幼儿园运营管理综合性服务平台“教赋联盟”,通过“线上+线下”,“标准化+个性化”模型,帮助园所提升管理水平、实现合规办园。

  • 7月,大风车教育宣布上线风车智慧服务平台,为家长、教师、园长提供免费服务,包括园所管理、招生、膳食管理、教师培训、家长课堂等等。

  • 2月,红黄蓝宣布更名为“GEH Education”,业务向0-6岁的学前一体化教育布局,2B服务和素质教育成为重点方向,比如“红杉优幼”平台便是为普惠园提供全方位管理和内容服务。

高端幼儿园的发展空间则更大。

“政府不是不让你赚钱了,是不让你赚快钱了。”圣顿教育联合创始人兼CEO夏明瑞曾分析,因为市场需求在,如果不考虑证劵化、资本化,幼儿园仍是很好的投资项目。据悉,目前投资1000万、十个班左右的幼儿园,仍可以实现两到三年回本的运营效果。

洪洁州认为,“二八局面”形成后,优质高端园会更加供不应求。目前她所接触到的一些高端园都在加强软实力,比如挖掘品牌价值、拓展业务领域。常见的业务延伸方向包括托育、游学、国际教育、师资培训,这些都最终指向平台化的发展方向。

0-6岁早教市场融合加速,但托幼一体化未必是春天

2019年被称为托育元年,无论在政策端还是市场端,托育领域都得到了显著关注。

政策层面,幼儿托管成为确定性刚需,科学规范、普惠优先为两大关键词。

5月初,针对0-3岁托育服务行业的首份国家级《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鼓励通过市场化方式,以营利、非营利,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积极支持有资质的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举办托育机构。

随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9年6月1日起至2025年底,提供社区养老、托育、家政相关服务取得的收入将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此举被业界视为托育领域进入快速发展期的新拐点。

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提出“政府引导、多方参与、社会运营、普惠可及”16字原则,对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社区托育服务设施,每个新增托位给予 1 万元的补助。

资本层面,2018年11月学前新规推出,禁止幼儿园资产上市,但针对0-3岁的托育并不在此列。已经收购幼儿园又无法退出的投资机构,开始把目标转移到托育;同时也不乏玩家看好托育领域的长期发展,开始做生态布局。

托育的市场究竟有多大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字,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465万人。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王培安表示,2018年中国3岁以下人口约有5000万;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中47%有入托的需求,但是实际入托率只有4.1%,照护服务供给明显不足。

广证恒生数据显示,由适龄人口数量平均支出(客单价)渗透率计算所得 ,预计2019年托育市场规模约 930 亿元。

2019年以来,早教领域的资本运作开始更为密集。IT桔子数据表明,2019年儿童托管赛道融资金额达到1.8亿元,为近五年来最高。

微信图片_20200120211340.png

2019年托育早教投融资盘点,芥末堆制图

从融资情况来看,托育行业的进场者多集中在A轮左右,市场还处于初期、分散的蓝海阶段。早期玩家、主打中高端定位的托育机构居多;此外,幼儿园起家的老品牌开始下注追击、拓展托育业务,0-6岁教育市场的融合已经开始。

在部分从业者看来,托育有望成为早教的替代者。内容层面,托育能够涵盖早教课所具备的功能;同时在运营层面,托育机构的场地利用率高于早教,消课也更具有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政策利好,经营托育机构却不容盲目乐观。目前,营利性托育机构还存在专业人才和课程短缺、家长认知度低、安全隐患高、定价困难、用户生命周期短等一系列问题。

托育面对的是0-3岁儿童,与3-6岁的孩子拥有截然不同的成长规律和照护需求。此前国内的学前教育专业基本围绕3-6岁幼儿园的幼师展开,0-3岁的专业保育师资十分匮乏。

课程方面,国内托育行业尚未形成科学的课程体系,许多机构停留在搬运国外内容,或者把原来的幼儿园课程做修改的阶段,缺乏对婴幼儿发展的深入研究。

此外,托育机构运营成本不菲、准入门槛较高。2019年10月,国家卫健委发布《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对托育机构的场地设施、从业人员资质、与婴幼儿的比例等多方面作出了规定。

其中,关于保育人员与婴幼儿的比例,乳儿班要求不能低于1:3,托大班不低于1:7;相较之下,幼儿园的师生比可以到1:8。同时托育机构的生均面积、消防通风等要求均比较高,整体导致托育机构开办成本很高。虽有税收优惠和潜在补助,托育机构盈利能力仍待观察。

原上海市政协常委黎荣在2019年初的上海两会上表示,民办托育机构准入门槛、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较高,房租和人力成本两项支出就占运营总成本的70%至80%以上,开办前两年亏损情况颇为常见,盈利一般也在4至5年后,属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的产业。

比起早教,托育的认知度也明显更低,前期营销宣传工作不可少。运动宝贝教育集团CEO陈芸认为,日托的发展模型,前期做高端是更好的方式,大量普惠园的产生是在大众认知达到之后。

微信图片_20200120160326.png

早教商情热度VS托育

e3fe6b24b24bc7abe3f80fbe6bb3448.png

各地区托育商情热度TOP8,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许多做幼儿园的品牌开始向下瞄准托育业务,但托幼一体化并非易事,有许多“坑”值得警惕。

美吉姆某高管在极致洞察的采访中表示,虽然“早教+托育”融合经营可提升企业经营效率,增加人效和坪效,但二者融合并不是简单的“1+1”,在人员配置管理、运营规范、业务同步等方面的挑战更大。目前来看,还没有成熟的品牌将“早教+托育”这一模式跑通。

对于想发展托育业务的机构,修炼内功是第一要义,科学的体系、优秀的师资、强大的运营能力是托育企业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另外,托育市场仍需培育,前期盲目扩张不可取。

另一条出路:小微幼儿园

在2019幼儿园创新教育年会暨首届小微幼儿园论坛上,奕阳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张守礼表示,发展学前教育的入园压力和家长对多样化供给体系的呼声,使得小微幼儿园的需求将持续存在。随着民办幼儿园市场化发展的黄金时代结束,小微幼儿园或许是现有民办幼儿园转型的可选项。

目前,一些城市已经对小微幼儿园释放出积极信号,北京市、广州天河区、福州市鼓楼区、深圳市都陆续开启社区办园点和小微幼儿园的许可。小微幼儿园在全国多地呈现星火之势。

比如深圳市将学前教育机构分为幼儿园和幼儿中心(微小型幼儿园)两类,并详细列出二者对应的设置标准。其中,幼儿中心(微小型幼儿园)办学规模不设下限,由审批机关按生均面积指标核定办学规模和每班具体班额,每班不超过30人。

深圳某连锁托育机构的负责人向芥末堆表示,微小型幼儿园的实施,使托育机构能够延长招生年龄段。因为按照相关规定,托育机构没有3-6岁儿童的招生资质。但如果深圳确定实施微小型幼儿园,很多托育机构的场地、规模将符合幼儿园办学资质要求,对托育行业来讲是利好消息。

对于幼教行业,2019是“整改”之年,有转型阵痛,也蕴藏新机。随着政策逐渐明晰、专业化程度逐步提高,可以期待的是,幼教行业会朝向更加有序优质的方向发展。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盘点 | 震荡之后,2019的幼教行业如何选择?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