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行业巨变前夜:如何看待在线教育逆势大涨?

作者:知顿 发布时间:

行业巨变前夜:如何看待在线教育逆势大涨?

作者:知顿 发布时间:

摘要:2020年会更好吗?

微信图片_20200206094321.jpg

尚未见到转机的疫情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新机会,增量市场最大的症结将会打开,行业又将再次进入群雄逐鹿的场面。但不断上涨的行情和大量资金涌入,是资本短期炒作还是行业长期向好?2020年开局,我们需要重新理解在线教育以及这一年的新机会,也需要警惕可能带来乱局的危险因素。

行业出现拐点,最大受益方隐现

教育行业迎来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分化拐点。

自2月3日开始,以全通教育、二六三等为代表的在线教育版块已经连续两日领涨,而以中公教育、美吉姆等为代表的老牌线下教育机构则悉数下跌。从指数上来看,根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2月4日收盘,在当日A股市场上,在线教育指数的上涨幅度达到5.21%,超过十家公司的日涨幅在10%左右,而在这里面又有数家公司在开盘的这两日当中,总体涨幅达到20%。

一切都在按照着人们的预期行进,包括教育股呈现出的冰火两重天:线下教育在股市春节开锣后的前两日持续下探,在线教育却一路上扬。预期支配着股价变化,也在提前演绎着即将到来的行业分化。但在股价之外,教育行业真的出现了行业转向,资本先行的兆头吗?

在疫情蔓延初期,不少投资者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涨跌趋势,他们对线下教育不看好的理由包括两方面:第一、“封城”行动致使大量线下实体商户关门闭店,教育部也已经明令要求延期开学,因此线下培训势必要在疫情得到一定控制后才能再度开张,而这一时间可能要等到3月才会到来,租金和人员成本损失不可避免,从而影响全年营收和利润水平;第二、寒假和春节期间正是线下招生旺季,原本春节后开课需求非常大,但现在纷纷改为线上授课以后,一些退费的情况已经发生。这也就预示着整个2020年,线下教育可能还会出现一定的淘汰潮。

或许线下教育真如预期一般,将在2020年度过相当艰难的阶段。但在理性分析之外,透过这两日的大涨,我们也发现A股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的追逐仍然在闭目前行。

如果关注过去一年间教育股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那么足以发现支撑本轮股价上涨的内生动力不足,并且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了短期炒作的动机,而这里面真正的“在线教育”成分也值得存疑。

首先,从业绩上来看,在线教育机构近一年来的盈利表现可谓差强人意,整个行业仍然处于跑出盈利模型的过程中,这样的情况传导至资本市场则体现为耐心丧失和用钱投票。

在去年10月底好未来发布Q2财季业绩报表时,虽然第二财季的盈利规模不及预期,但当天股价仍然报收于42.72美元,上涨4.93美元,涨幅达到13.05%。在暑期网校大战结束后,好未来以高速增长的网校用户规模对超支的营销预算做出了解释,而嗅到在线教育这股转型热潮的美股投资者们则用手中的钱表示了鼓励。

在去年的网校招生中,多家在线教育平台接连砸下超过40亿元营销预算,而在后来的秋季招生和今年的寒假招生中,网校投放的手笔仍然不小。大至春晚舞台,小至城市公交和地铁广告牌,网校们的”刷墙“之路愈演愈热。

其次,从这两天涨幅最大的龙头股来看,大多都属于国内在线教育的“附属”成分。

以二六三为例,这家公司被市面上的投资者们认定为在线教育的主力股,甚至成了在线教育指数领涨的重要原因。但是拆解目前二六三的业务构成,那么足以发现这家公司在本质上其实是一家数据通信和云服务提供商。在二六三的官网上,其主营业务之一被明确标示为VoIP家庭电话和IPTV中文电视,在线教育对业绩的影响体现为参股的云直播服务商Gensee。

像二六三这样的云概念厂商正在受到资本市场热捧,而“远程+在线教育”两个词集聚在一起,对资本的吸引力在当下被显得过分耀眼。这样的“偏离”不是A股市场上第一次出现,虽然二六三自身在一定程度上涉足了在线教育领域,但也并非我们认知中的“在线教育培训”。

缺乏真正的在线教育机构标的是A股市场所面临的窘境,大批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决定赶赴港美股上市,这就给A股市场留下了投资真空,但也给另一批从事在线教育的企业带来了机会。

在这两日涨幅靠前的的龙头股名单中,市场对在线教育的偏爱实质上集中于教育信息化行业,比如二六三和方直科技等等。

除此以外,目前涨幅靠前的在线教育龙头股中还存在炒冷饭的行为,其中夹杂的炒作情绪更加浓烈。在2月4日一度盘中涨停的昂立教育,去年12月卖房新增收入9851.95万元,而在一月份,昂立教育预告扭亏为盈,预计盈利约6600万元,这样的行为看似走进了某些车企卖房求存的境况当中。况且昂立在线业务部分的收入还未占到50%,新冠疫情的发生反而可能会给线下门店居多的昂立带来业绩负面影响。而另一家连续两日涨幅达到10%的全通教育,则在去年年底收购吴晓波旗下公司失败,其过高的收购价格不仅被投资者质疑,时至今日这项股权交易也未被证监会批准。

成龙趁风,在线教育如何走进巨变时刻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轻易能够实现盈利的时代还未到来,换言之,教育行业的巨变时刻尚未真正来到。

那么理解本轮在线教育大涨是短期炒作还是长期向好,就变得显而易见。

其实在线教育行业本已来到巨变前夜,去年班课和一对一赛道都出现了盈利特征。而去年影响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仍然是新用户的获取,更准确的说是在增量市场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缓滞的情况下,如何再去圈定新用户,因此才有了机构大战下沉市场的行为。

耐不住寂寞的互联网教育巨头们走进地头蛇的地盘,开始想要搜刮他们的存货,明知是一步险棋却不得不行。但是在这种下沉的态势中,增量仍然不够。为什么?

第一、因为想要增量的人太多了。去年一个比较恐怖的数据是一年1.2万家教育机构倒闭,虽然数据来源的指向性和专业性非常模糊,甚至缺乏研究对象的精准度,但是足以见到市场的拥挤和恐慌程度。但是为什么我们会说增量不够?从学而思网校和新东方网校这两家龙头身上就能看出,对获取用户的投入力度非常大。

新东方在线是疫情爆发后第一批启动赠课行动的教育公司之一,宣称将为全国中小学用户免费提供100万份“新东方在线”春季班直播课程。如果进行顺利的话,这实际上就将成为2020财年第三季度报告中的新增学员规模。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报告中,新东方在线的新招生学员规模为260余万,足以看出100万学员的规模增长力。

在港股开盘的这两个交易日当中,新东方在线的股价涨跌变化就显得更加耐人寻味。在2月3日,新东方在线高开低走,最后收盘不跌不涨,回到原点。在2月4日,新东方在线盘中一度涨超20%,最终收盘涨幅达到13.6%。在度过首日的恐慌性出货后,第二个交易日即见到投资者高昂的扫货情绪。

第二、在线教育机构获客的巨大阻力仍然来自于人群观念和使用习惯的扭转。结合比较官方的CNNIC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占网民整体的27.2% ,这就意味着还有至少5成以上的增长空间。而这一空间在今年教育部要求实现网上教学后陆续打开,网课和教育信息化的需求砰然爆发。

观念是隐形的屏障,一些过去总觉得在线辅导补习效果不好的家长最终只能走向在网上补课的路,或许孩子成绩上不去的原因又该回到检讨教育方式本身上去。

资本从5年前就开始持续投入在线教育,尤其在一级市场,教育行业的投融资十分活跃。行业风向,资本先行的传导机制没有改变。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在经过这一轮在线教育大涨后,第一步已经踏下,狂奔的日子还会远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青峰财经”。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青峰财经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青峰财经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行业巨变前夜:如何看待在线教育逆势大涨?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