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身处旋涡中心,武汉的教育企业还好么?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身处旋涡中心,武汉的教育企业还好么?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摘要:“还是要积极乐观嘛,武汉人有点不信邪的搞法。”

图虫创意-627722492713763347.jpg

图源于图虫创意

芥末堆 肥狗 2月20日报道

“李总,我这里也缺人。xx妈妈住院隔离,她满城找免疫球蛋白,明天妈妈好像可以出院了。xx前两天赶一批设计,昨天晚上突发急性肠胃炎无法就医,一个人在家扛着,估计还要几天才能恢复。”

2月1日深夜11点半,身处武汉的小戴在微信向上级汇报工作情况。

“这场战役打得很憋屈,一帮人被困着没法上阵。”小戴说。

小戴是童学文化的品牌总监。这家国学素质教育机构,总部设在武汉,在武汉拥有7家直营童学馆,员工接近300人。

疫情对童学文化这样的线下机构的冲击不言而喻,而扩充在线业务几乎成为他们自救的唯一方式。而身处武汉,交通封城、私家车禁行、物流停运,使得办公设备和人均难以到位,武汉的教育企业转型线上尤为吃力。

自身转型艰难的同时,武汉的K12线下教培机构还要面临各大网校免费网课的冲击,压力更甚。一些从没有在线基因的武汉本地教培企业,在疫情中甚至选择了直接停课,没有做转型挣扎。

全国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数据显示,在武汉注册上报的教培机构有893家,加上在小巷民居里没有申报的个体办班,数量只会更多。对于没有在线能力的教培机构而言,他们只能被动等待复工。

如今,武汉封城禁令犹在,复工似乎“遥遥无期”。身处旋涡中心,武汉的教育企业们经历了哪些不安,又看见了哪些希望?

身处武汉疫区,业务转型线上里外受困

1月21日,就在钟南山刚刚宣布新冠肺炎可人传人后,童学文化所有员工已经放假,用董事长李广斌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任何准备就放完了。”

但在接近300名员工里,童学文化仍有将近四分之三的员工春节留在湖北,其中约四分之一在武汉市内。拓展在线业务是这家线下机构定下的目标,但身处疫情最严重、受限制最多的地区,童学文化复工之路艰难。

复工需要面对疫情威胁。2月3日凌晨00:40分,童学文化董事长李广斌在群里“汇报”,一名高管高烧,尚不能确诊为新冠肺炎,但需回家自我隔离,此刻正在回家的路上。2月6日,又一名高管汇报,重新记录了同事考勤,不少人身体恢复了,也有少量新增(身体不适,并非确诊新冠肺炎)。

微信图片_20200216183000_meitu_1.jpg

童学文化工作群截图

随时更新员工身体状况,成为疫情期间的童学文化常态。李广斌也为所有员工买了一份新冠肺炎的病故伤残保险。“金额不多,每份保单100块,算是一份心意。”

没有设备是另一方面困难。许多员工电脑、资料留在公司总部,缺乏核心资料意味着工作完全无法启动。1月23号,武汉宣布封城。李广斌在微信群通知大家,做好在线协作和办公的准备。1月26号,大年初二,9名高管开了1个半小时的线上会议,制定了初步方案。28日,中层干部启动。29日,核心员工启动。目前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员工进入工作状态。

因陋就简拼出一只在线团队以后,童学开始制作在线音视频,防止老客户流失。好在以前有过一些在线社群微课的积累,童学文化将这些在线资源重新组合,辅以培训教程,免费提供给加盟商,帮助他们稳定学员。

在线能力是此次教育企业应对疫情的关键。一家服务于小学到初中学科辅导的武汉本土教培机构告诉芥末堆,他们已将所有寒假课程转为线上课,目前的转化率在80%左右。为准备在线上课,老师同样是东奔西走借电脑,设备实在不行的老师,只能自动转成助教。

线下机构紧张筹措在线课的同时,各大机构也纷纷面向武汉、湖北、乃至全国的学生推出免费网课。据36氪报道,作业帮面向全国中小学生推出免费直播课后,开课第3天报名人数就超过1000万,到2月15日下午,报名人数已突破2800万。

武汉某本土K12机构对此戏称,“武汉的学生缺什么就不缺课。”他表示,除了学而思和新东方,武汉大多数教培机构还是传统的线下辅导模式,不具备在线能力。受到免费网课的冲击,许多机构恐将面临生源流失的问题。

芥末堆也注意到,包括明心教育、慧泉教育等武汉当地较知名的K12机构,均在疫情中宣布直接停课,没有转型线上。

所有企业都在期待复工的时刻。“这次是非常严峻的打击。”李广斌判断,未来至少两个月校区无法开学,即便第三个月能开学了,家长出于担忧也不敢把孩子送来。加盟业务也被叫停,因为招商需要客户到武汉考察洽谈,李广斌认为,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来武汉。”

“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公司大概能支撑3-6个月,超过6个月会非常艰难。”李广斌说。

To B业务腰斩,希望“押注”在线教育

疫情影响的并非仅有线下培训机构,对于教育信息化企业颂大教育来说,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同样是巨大的。

颂大教育董秘曾静向芥末堆悲观估计,今年可能会损失6000万到1亿元的订单。2018年,颂大教育的年营收是1.52亿元,若以此对比,颂大教育今年营收腰斩超过三分之一。

“能活下去就很好了。”颂大董事长徐春林说。

颂大总部设于武汉,总部办公楼里有7家产品子公司,分别主攻不同的教育业务,包括教师培训、高校招生志愿填报、网络直播、教学测评等领域。除此外,颂大旗下还有10余家渠道类子公司,分布在广西、河南、福建、新疆等地。

受疫情影响,颂大的To B、To G业务不容乐观。曾静认为原因在于,政府对教育项目的采购大概率会推迟,等到疫情全面结束后才能启动,颂大对此的判断是到6月后;其次是疫情可能提前透支了政府财政,原计划采购的教育项目或遭搁浅。

唯一利好的是,疫情也加速了学校和教育局采购第三方在线教学平台的需求。颂大针对疫情推出的“停课不停学”免费网络教学方案,现已在200多所学校使用,仅武汉市就新增30多所学校,总学生用户超过百万。

在线教学业务因此被视为颂大未来的业务爆发点。为集中攻坚,颂大把平时业务分散独立的子公司整合起来,共同服务公立校在线业务。包括疫情期间推出的木木教学平台和阳光直播课堂,原来其实是两家子公司的业务,也被并到了一块。除此外,各地子公司都在支援,作战团队从30多人扩充至200多人。

免费服务的背后,颂大担负的压力莫大。徐春林算过,疫情期间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如果像过去一样卖出去,价格估计在5、6千万。有些学校没有上课设备,颂大也采购设备免费送给学校,量不算多,大概几十万元。除此外,还有人力、场地等成本要支出。“现在就是熬着呗。尽量支撑,大概能熬两三个月。”

徐春林表示,无论对集团总部还是子公司,活下去是当前最大的目标。一旦活下去,未来在这个市场会过得好一些。他认为,以前教育信息化的关注面基本局限在地市、教育厅和教育部,学校并不积极,买了设备也没用起来。经此次“教育”,学校的认知会发生改变,在线教学场景可能变多,由此拉动政府采购需求。

不过,教育信息化蛋糕变大的同时,入场的分食者也变多了,而且越来越强悍。徐春林这次明显地感受到,竞争氛围激烈,包括头条、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都已插足。寄希望于未来在线教学的业务量增长的同时,徐春林也担心颂大在教育信息化市场上的份额会变小,“怕抢不赢蛋糕”。

“我想是每一次产业升级都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永远都是这样,进也难,退也难。抱着美好希望努力干呗。”徐春林说。

出现机遇的海外在线业务

疫情让依赖线下业务或线下协作的公司苦不堪言,但对于在线中文教育公司LingoAce,疫情带来的机遇比冲击更多。

LingoAce是一家成立两年多的初创公司,服务对象主要是6-15岁的海外青少年,总部位于新加坡。因看中武汉的人才优势,特将师资培训基地设于武汉。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国内,海外华人同样感到焦虑和恐慌。姚辉注意到,疫情期间,LingoAce平台上的海外用户有3倍数的明显增长,最近一个星期的课消率同比上涨了50%,甚至有家长从一星期上2节课增加至7节。

“疫情对海外华人的心理冲击很大,尤其在华人密集区,周末的线下补习班大部分都停了。”姚辉告诉芥末堆,LingoAce的用户分散在香港、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香港用户增长尤为明显,因为香港已决定全面停课。

这一情况多少超乎了姚辉的预期。业务突然增长,LingoAce亟需人手,好在因公司本身处于快速增长期,对于业务增长一直有人员储备。但尽管如此,姚辉表示目前师资还是有点吃紧。

“2月的招聘计划是肯定完成不了”。姚辉说,今年2月的求职热度肯定会下降,虽不至于从100跌至0,但可能会降到70、80。

比大多公司更幸运的是,在一年多前,LingoAce对于任课老师的招聘、培训和管理的流程已基本实现线上化。因此,纵然武汉是LingoAce的师培基地,培训、授课等业务依然能够正常开展。唯有内部员工如课程顾问、运营人员的招聘保留了面试环节,受到一些影响。

也得益于公司创立之初就培养的远程协作思维,LingoAce对这次疫情的应对很从容。1月31日,全体员工已上班,武汉的员工在家办公,业务开展不受阻碍,员工工资均照常发放。

“武汉人有点不信邪”

疫情带来的影响不仅是身处武汉的企业,更是影响到整个教育行业。尽管转型在线或许可以成为机会,但对于大多数并没有线上基因的教培机构们来说,或许目前的处境和身处武汉疫区的教育企业相似,做好准备静待疫情结束。

根据芥末堆一项对全国1725家教育机构的调查,在2020年用工预期方面,有37.3%机构表示将适度减员,其中7.0%的机构表示将大幅裁员。在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情况中,有72.5%的企业表示收入降幅超过10%,仅有3.8%的企业表示收入会增长10%以上。

李广斌最近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是观察疫情形势,有时相隔半天判断就会发生变化。从错综复杂和不完整的信息中做猜测和判断,李广斌认为这段时期非常考验人的定力和洞察力,是个既有挑战又有意思的难题。

“还是要积极乐观嘛,武汉人有点不信邪的搞法。”李广斌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对员工内训的时候,他说要为武汉人争气,为湖北人和中国人争气。“武汉的企业要是坚挺住了,其他企业也可以。虽然很艰难。”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身处旋涡中心,武汉的教育企业还好么?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