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被疫情围困的湖北教师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被疫情围困的湖北教师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摘要:尽其所能,各显神通。

微信图片_20200222184115.jp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知风 2月22日 报道

武汉宣布封城已近一个月。作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地,湖北省的防疫保卫战仍在升级。16日,湖北省政府发布通告,进一步强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律关闭非必需公共场所,停止一切群众聚集性活动,并对居民点实行24小时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

身处湖北的教师群体,和无数受疫情影响的人一样,在这段时期极少踏出家门。不过他们也未闲着。有人志愿去做防疫宣传,劝返不听警示的行人;有人在家中尽其所能,使出十八般武艺线上开课。

根据教育部门要求,湖北全省中小学推迟了线下开学,改为通过教育云平台“空中课堂”、电视直播等方式,让学生在家学习。

疫情突然,一些被隔离在家的老师,由于缺设备,上课仅仅只是通过一部手机。刚开始几天的教学也“意外不断”。不过,这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短暂几天的磨合后,在线教学已经逐步运转了起来。

一线教师的抗疫记录

最早在一月中旬,武汉市某重点高中教师张楚陆续听到了些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不过,当时校方以为这是一种“流感”,便要求以班级为单位,排查有没有感冒的学生。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显示,官方初步诊断出新冠肺炎病例41例,其中有1例死亡病例;自1月3日后,“未发现新发病例,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不少身处湖北的教师,直到武汉市1月23日宣布封城之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武汉市鲁巷中学语文老师刘德双表示,学校得知消息后,一直在做防御类工作宣传,“叫我们就在家里面,不添乱。”也有老师主动出力。鲁巷中学有名老师自愿担任志愿者,开私家车帮助医务工作者上下班。

黄宁群是湖北省广水市某中学的教师,今年已经五十有四。他告诉芥末堆,武汉封城时学生已经放假,但还有不少教职员工在校。学校近期也均有派人值日,对进出者严格检查,“基本处于半封闭的状态。”

从腊月到正月,黄宁群都在家中。直到1月29日,他收到正式通知,作为志愿者到社区,参加应办的疫情防控。次日八点,黄宁群和搭档开始上街站岗。“我们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封锁社区的各条道路,然后劝返街上的行人。”

执勤的地段是城乡接合部,人员结构复杂,街上行人众多。黄宁群首先发现两个菜农在街边叫卖,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说她们回家,但菜农不听。无奈之下,黄宁群甚至想把菜都买下来,又担心纵容她们的行为。一伙人软磨硬泡了半个多小时,“她们终于收摊回家。”

晚上撤岗后,黄宁群两个‘战友’换岗,守到八点,社区干部则一直守到了十点。到了家中,家人用84消毒液对着黄宁群全身上下狂喷,进行“雾化消毒”。

除了少数志愿者外,多数湖北教师都是待在家中,遵守防疫指示。张楚表示,如若需要采购生活物资,她所在的小区要求一个家庭只能出去一个人,一个星期则最多出门一次。

张楚的母亲在医院做财务类工作,这期间,她的母亲仍骑着电动车坚持上班。“我妈出门就是手套、口罩、帽子,捂得很严实。一回来衣服就要放到阳台上消毒通风。”

师训先行,筹备线上开学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湖北省相应地推迟了全省中小学的春季开学时间。教育部也集中调集力量,为湖北省提供数字教育资源,比如优先向湖北提供国家网络云课堂各项服务。

据黄宁群介绍,武汉封城后,学校教务处和信息中心就开始着手准备,共同制定了一套“网上直播课表”,下发到教师和家长。

由于线上直播课程表与原来的课表差别较大,加上老师们的信息技术水平不一,学校遂以年级组和学科组为单位,开展教师培训。“有些年纪大的老师,短时间内教也教不会,所以没法做网上直播。我们八年级物理组总共是10个老师,只有5个人能够上直播课。”

张楚所在的高中也是如此,学校让所有老师参加线上视频培训,并让每个老师打卡学习。“滚动式循环播放了一整天,同时也有录播的资料,以及简易版PPT发到教师群。”

在总体教学方案上,老师们的选择各有不同。刘德双介绍,鲁巷中学主要采用武汉市洪山区的教育云平台,上午是统一的“空中课堂”教学,下午由各科老师分别进行辅导答疑。“我们每个人都是各显神通。有的老师设备好,用其他平台直播,我是在QQ上。”

黄宁群的学校做过统计,全校约有三分之一农村地区的学生,每个年级组上千人,其中三分之二的学生只有手机,三分之一有台式机、平板等其它设备。黄宁群表示,部分学生用手机上直播课经常卡顿,为此,广水计划让乡镇、农村地区的学校停止网络直播,改为电视听课。

不只是学生有困难,老师也会遇到阻碍。张楚告诉芥末堆,疫情突然,有些老师回老家后,就被封在里面,连电脑都没带。“所以说,不可能统一用某一个渠道,学校给我们提供三四种方案,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

互动欠佳,但师生上手快

2月10日,武汉市中小学全面在线上开课。据湖北日报报道,武汉教育云搭建的“空中课堂”平台首日即组织了426节公开课,受到百万名学生和家长关注。

黄宁群选择自己直播。10日那天,他给全年级1000多人上物理课,不过在线的只有650多人,这是因为一些班级的老师让学生直接自习。在学校里,不同学科、不同老师可自由选择直播平台,如腾讯网校、联通云平台、CC Talk、希沃等。

“各种平台的互动效果不太好,这是最大的不足吧。”黄宁群称,老师在选择平台时往往会犯难,有些没有语音互动、视频互动,老师不能随时了解到学生的状况,也不能控制学生的言行。即使能视频连线,也因为网络拥堵,不敢开视频。

chat_1581401893406.png

空中课堂操作示意图。图自武汉教育云官网。

课堂上有时是“失控”的状态:当黄宁群点名某个学生回答,其余五百多学生就听不到声音。“讨论区乱七八糟的,学生和学生聊‘你在干啥啦’等与学习无关的内容,变成聊天群了。”

对张楚来说,她选择用QQ语音上课最大的原因是考虑隐私与便携性。“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些APP可以实时监控学生的状态,感觉不是很安全。QQ大家都有,整体效果也还可以。”

张楚觉得线上教学有利有弊。有时她想和学生互动,对方默不作声,她不知是否真的是信号卡了。不过,课堂氛围倒是活跃了许多。

“直播的时候,学生会刷免费的小鲜花,在聊天区打字,觉得很新奇。”张楚说,“QQ有变声功能,一些男生回答问题时,会故意变成小萝莉的声音,要老师‘求放过。’”

学生还会跟她吐嘈,有个老师上课,声音没有放出来,对着空气讲了一个小时。有名老教师不会投屏PPT,而是把自己的脸投屏给了学生。学生就疯狂发截图到群里,一步步教他怎么操作。

张楚做过调研,班上的学生普遍比较喜欢直播,但主要问题在于手机屏幕太小,看着累。而其它“技术性问题”,在两三天的磨合后,基本都能解决。

也有极少数的人上不了网课。刘德双告诉芥末堆,鲁巷中学有两位学生“根本没网”,这期间只能靠自学。老师们计划,线下复课后,再给他们单独补课。“我教的是初一,其实我觉得,这段时间让每个学生多休息下更好,增强免疫力。不过老师们响应学校号召,该做还得做。”

过渡时期的教学

在政策层面,现有的线上教学方案更像是一种过渡。上海市在2月18日率先发布基础教育线上教学细则,市教委主任陆靖表示,上海提供的是托底方案,各区教育局和学校如果有更好的信息化教学条件和课程资源,也可以自主选择。

尽管此前从未直播过,但黄宁群没有感到太多不适应之处。他主要的困惑在于,自己似乎只能通过家长的反馈,了解学生上课的情况。

“上直播课时,学生上线后在家睡觉,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我只能搞一点互动,发布一个选择题,让学生马上回答。在线650多人,只交了400多份答案。”黄宁群说。

线上高强度的教与学,对师生的精力都是一种考验。“我们一节课要求四十分钟以内,九年级的学生上下午各三节课,作业也是网上布置,一个学生至少有七八个小时看屏幕。”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在向黄宁群吐嘈,认为直播课对视力伤害极大。黄宁群也没有办法。

初三的家长反映最强烈的,还包括担心“课上不完影响考重点。”对此,黄宁群只能解释说,现在所有学生的情况都一样,基本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必过度担心。同时,他也鼓励学生自己培养自学能力,家长自己监督孩子。

“网课最考验学生的自觉性。自觉性好的话,课堂效果不会太差。”张楚认为,尽管线上教学的总体效果不如线下,但在线平台上的一些功能也能够提升教师的效率,比如网上批改作业,比原来方便的多。

在这段在家开学的日子里,不少师生第一次接触到了在线教育。“老师学会了很多直播技术的手段,很多老师表示,以后针对个别学生的辅导,肯定会用线上教学。”黄宁群说。

(注:应受访者要求,黄宁群、张楚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被疫情围困的湖北教师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