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外教亲述的疫情日记:被隔离、被断电、被迫成“网红”

作者:Kimberly 发布时间:

外教亲述的疫情日记:被隔离、被断电、被迫成“网红”

作者:Kimberly 发布时间:

摘要:“我的许多同事搭乘了疏散飞机,返回了祖国。”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06.44.png* 来源:顶思,作者:Kimberly,编辑:Jade

新冠肺炎的爆发,打乱了许多人的生活节奏,令任职于国际学校的外教们更加措手不及。对于没有离开中国的外教们而言,相对陌生的环境、语言的障碍、亲朋的缺席等等因素,可能都会在无形中加剧他们对这次疫情的担心与恐惧;而另一些在寒假期间选择回国或出游的老师,此刻也在为充满变数的行程和工作安排而担忧……

截至2月16日,据国家移民管理局统计,共有133个国家就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采取入境管理措施。此外,截至1月30日,已有超过40家航空公司暂停了飞往中国的航班。

各省市也于近日陆续下发延迟开学通知,多地已经通知2月底前不得开学,上海在最新通知中宣布3月2日开始全市统一实施在线教学,广州也发出通知将从高三年级开始分批分期开学,但具体返校时间都仍未确定;还有不少地方教育部门提出开学后将实行周末补课或压缩暑假等措施保障课时。

毋须讳言,新冠疫情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而对于那些在中国工作的外籍教师而言,这些变化更是翻天覆地、措手不及。

我们采访了任职于不同城市国际学校的几位外籍教师,试图根据他们的回答,拼凑出疫情期间外教生存状态的片段。

武汉某国际学校教师

出行受限、物资充足,工资正常

武汉,无疑是这场疫情的核心区。

1月23日凌晨,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马国强主持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会,并宣告武汉封城

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而这其中,自然包含尚在武汉、且并未在寒假期间返回故乡的外籍教师们。Patrick就是其中一员。他来自美国,现在任职于武汉某国际学校,教授物理。

  • 以下是Patrick的自述:

我的许多(外国)同事们在放假期间选择了返乡或外出旅行,我没有这样做的原因是在于在封城前,我还没有确定要去哪儿,而当我还在犹豫的档口,武汉就被封了。

当然,在疫情变得越来越严峻的时候,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家的政府相继提供了撤离本国公民的提案,我的许多同事也确实搭乘了疏散飞机,返回了祖国。

但是我和他们的情况不一样,我在中国待了非常久的时间,我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一旦回到美国,我将不得不待在我的父母家,并且在军事基地隔离两周,这对我来说太痛苦了。

在武汉的这一个多月,虽然出行受限:除了少部分有驾驶通行许可的人之外,我们出门只能步行或单车,但是我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存在不方便。

超市里的食物库存充足,看上去也不像是会被抢空的样子,此前我买了很多罐装和半成品的食品,应该够我挺几个月了。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0.22.png

另外,口罩也是充足的,街上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不过,我听一些住在武昌区的朋友说,他们那边的情况比我(我住在汉口站附近)糟糕,时不时会碰到断电的情况。

但是对于我们所有待在武汉的外国人来说,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是,由于需要控制疫情,我们被隔断了与朋友见面的机会,这对于我们这些没事儿总爱凑一块儿喝酒吹牛的美国人而言,真的挺难受的哈哈,时不时会感到孤独。 

在家的这些日子,我打磨时间的方式通常是运动、电子游戏、看视频还有烹饪。

由于很多人都不出门了,所以我每天晚上会下楼给流浪猫喂食,一天几乎就是这么度过。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2.45.png

也多亏了这些猫,让我逼着自己时不时地骑上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去给它们配置猫粮。 


疫情之初,HR团队经常会和我们沟通,现在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了,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家里陆陆续续出现了病患,能顾及到我们的时间就自然而然地少了。

此外,我们的工资维持往常,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受影响,这一点我们也都很欣慰。 

由于不能去学校面对面授课,武汉的学校都采用了线上教学的手段。

就我们学校而言,目前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开始了正常的教学任务,我和其他物理老师就包括在内,我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给我们IB学生的IA(内部测评)打分。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4.04.png

对于学生而言,我觉得疫情对他们的升学影响并不大。

因为大部分的学生已经在12月左右参加完了大学面试,如果出现无法入学的情况,他们可以向学校提出申请。

对于秋季入学的学生影响应该就更小了,我觉得在夏季结束前,这场疫情就会得到控制,所以他们正常入学应该没有问题。

北京某国际学校老师

克服障碍、HR无微不至

北京的国际化教育向来受到瞩目,也一直是国外友人最青睐的工作地,此次新冠肺炎的爆发,也在所难免地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一定影响。此次顶思采访的对象为任职于某国际学校的Peter,他是一名数学老师。

  • 以下是Peter的自述: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5.07.png

Peter可爱的手写答复

和其他人一样,我现在也是待在家里的状态。尽管学校还未开学,但一想到无法面对面和孩子们交流、授课,我的心情就变得很失落。

因为只有在面对面授课的时候,才能更好地了解他们的需求。不过我也很庆幸能够通过网络跟他们连线,但在线上课对我们彼此都还是挑战,我希望我们能尽早克服这些障碍。

另外,目前而言,我们还未确定使用哪一个平台进行授课,而且一旦我家里的网络卡顿,那也无疑会影响我的授课,这也是我担心的原因之一。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6.05.png

在疫情发生期间,感谢我们学校的管理团队,他们时常会来过问我与我家人的身体状况,并且给我寄送口罩,这些都让我很感动。而且,我的工资也是维持以往水平,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对于学生而言,我觉得疫情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大。

每个大学在入学前会有体检,以确保他们是否可以入学,另外,即便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未能入学,他们可以选择休学一年或做一些兼职与实习。

广州某国际学校老师

尚未返华、线上教学有基础

实际上,广东省的疫情情况是湖北省之外最为严峻的,截止今日9时,广东省共确诊1331例。任教于广州某国际学校的Matt在疫情全面爆发前,回到了英国,他所授课的学科为G11和G12年级的英美文学与历史。

  • 以下是Matt的自述:

我来自英国,在1月18日那天离开广东省去美国看我女朋友,之后又回到我的祖国英国,能够在疫情大面积扩散之前离开,我觉得我很幸运。

现在即便我想回到中国,由于英国政府建议我们不回去,我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回去。

上周开始,我们开始了网络授课。由于本身我的课堂就是混合式学习,所以这次采用线上教学,不论是我的学生还是我自己,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8.03.png

当然,或多或少也会存在区别。我现在会给学生更多自主权,让他们以自己的节奏学习,他们可以和同学视频,并相互讨论课程相关的内容。

在面对面的课堂上,也许他们会看老师的反应进行相关学习动作,但是在线上课程中,学生的自主性和责任感是最重要的因素。

对于这次疫情,我还是有信心的,猜测4月底之前应该会得到有效控制。想念我的学生们。

天津某国际学校老师

高度信任、社交减少、工作量变大

在这次疫情中,天津是四大直辖市中病例确诊数最少的城市,这与政府的积极应对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人口来源控制和信息通报方面,都做到了全国前列的水平。Glenn老师任教于天津市某国际学校,担任数学老师,在疫情发生前曾短暂离津,并于2月3日返回天津。

  • 以下是Glenn的自述:

我来到中国已经快三年了。在寒假之初,我在澳洲待了两周,随后于1月24日返回中国,在哈尔滨度了个短假后,在2月3日那天我回到天津。

除了我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外籍教师没有回到中国,不过我们学校也并没有强制他们一定要回来,而是告诉他们等足够安全、疫情逐渐稳定之后,再回来也不迟,对他们有着极高的信任。

由于我所在的地区前阵子被“隔离”,因此即便是去相邻的地方也很难,不过,我们在超市里可以置办足够充分的物资,这点我很欣慰。每隔一到两天,我会去附近的超市买些速食品,如饺子等,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饿过肚子哈哈。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19.15.png

其实,我最大的不适应是由于隔离所带来的“监禁感”,由于限制出行,我很难有机会见到朋友,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交往缺少,跟同事之间的探讨也在慢慢减少,这一点在2月10日线上开学后,显得尤为明显。

不过,学校无微不至的关怀令我动容。他们会主动为我们送上食物,HR也会为我们争取福利,并且没有克扣我们的工资。

此外,学校的心理老师也会和班主任密切联系,及时给学生、和家长等提供心理方面的帮助。

对于教学而言,说实话我认为线上教学的任务量相较线下更为累人。

我现在每天都比以往工作地更辛苦、准备时间也更长。

这是因为录制PPT(一般情况下是10-15分钟时长),自配翻译字幕、准备问题等,都相当花费时间。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22.12.png

每天,我还需要发短信问学生今天的学习进展如何,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而这些在线下课程中,往往只需要我稍作观察,就能发现。

我还会在微信群里给每个班的学生发送资料。还有一些老师和我不同,选择直播课程,这些老师可以根据各自学科和教学的特点自主决定,我们学校并没有做强制要求。

学生其实也很好地在消化这一新的教学方式,而且由于少了课外活动的时间,他们现在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学习上,这点也令我欣慰。

屏幕快照 2020-02-22 下午5.22.43.png

对于去年毕业的学生,他们最大的问题可能是由于入境和航班停飞的原因,无法飞到大学上课

但是据我了解,包括新南威尔士大学等学校,已经提出开设线上课程以保证他们正常的学习进度。

如果他们遇到别的问题,我们都会建议他们及时与学校老师沟通,共同解决问题,在这个艰难的时期,我认为保持互相的信息对等是很重要的。

对于未来,我有信心,我也坚信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可以打赢这场仗。

结语

纵观几位外教受访人的回答,不难发现,新冠肺炎的爆发,使他们在所难免地经历了恐慌、冷静与适应三个阶段,孤独感恐达到了他们在中国生活以来的历史巅峰。

但是值得欣慰的是,他们也在各方的帮助下,包括同事、学校HR团队,甚至学生的各方支持中,获得了许多支持,不仅积极应对新的教学方式和环境,而且也对继续在中国任教充满信心。

国际学校的师生们纷纷在用行动证明,抗“疫”无国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顶思”,作者Kimberly。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顶思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顶思
限时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外教亲述的疫情日记:被隔离、被断电、被迫成“网红”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