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七八岁的孩子,坐电脑前上半小时课,这可能吗?”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七八岁的孩子,坐电脑前上半小时课,这可能吗?”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摘要: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WechatIMG44.jpeg

浙江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

芥末堆 知风 3月1日 报道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要他坐电脑前上半小时的课,这可能吗?”

这个春节,侯著久一直在湖北荆州老家,安排学校整体的教学、防疫事宜。他是浙江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的校长。1月20日,从杭州萧山机场飞到武汉天河机场,再乘车到荆州后,侯著久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在湖北黄石一个贫困县阳新,富川小学的副校长熊晓娟的春节也相当忙碌。除了值班、社区护岗,她还要统筹学校线上教学的各项方案。“上级一有政策,马上就要传达。工作量很大。”

当疫情来袭,不同学校采取的措施是不同的,但也有共通之处。武汉市吉林街小学副校长刘始安告诉芥末堆,“自从疫情爆发,我们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很紧,每天都是实时关注动态,关注疫情的变化,学生的情况。”

大体上,学校需要按照教育部门的指挥,传达相应的政策。不过,统一的方案只是基础保障,在落地时,学校会发现一些政策并不适用。校长们需要考虑得更多。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疫情冲击

侯著久除了身兼校长一职,还是中旭天下教育集团的副总裁。据介绍,中旭天下教育集团是港股上市房企旭辉控股教育投资服务关联平台,其在上海、重庆、北京等城市,投资建设了共计14家幼儿园及学校。

侯著久告诉芥末堆,疫情对中旭天下教育集团的影响是巨大的,主要的困难来自幼儿园。“没有收入,还要正常运转。二月份、三月份如果不能开工,经济上的压力非常大。”目前旭辉在做后盾,同时,中旭自身也在积极统筹资源,帮助幼儿园渡过难关。

“当时,集团旗下各个学校、幼儿园迅速成立了疫情防控指挥部,全部行动起来了。”侯著久回忆说,正月初二起,集团每天都会开会,了解疫情发展的态势,据此作出判断,并对教职员工、家长学生予以关怀。

学校指挥部的职责,首先是从正规的渠道了解相关的情况,再传达政策给家长学生。在侯著久看来,“恐慌来自于不清晰的情况。我们要让家长学生正确地看待疫情,既要谨慎,又不要恐慌。”

紧接其后,中旭天下教育集团便安排进行对三百多名教师进行培训,筹备线上教学。

WechatIMG50.jpeg

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的老师们参加线上培训。

对湖北当地公立体系的学校来说,疫情带来的冲击更为直接。在黄石市阳新县富川小学,全校3183名学生中已有一位六年级的学生属于疑似病例,正在隔离观察。当前,做好防疫措施、保障师生安全无疑是第一位的。

副校长熊晓娟表示,富川小学主要听从教育局在大方向上的安排,做好校区消毒措施,并根据实际情况,拟定线上教学方案。

据熊晓娟介绍,阳新县是一个贫困县,富川小学属于县里“花了大手笔”建设的学校,要借它带动乡镇学校,实现均衡教育。这所在2018年3月开办的小学在当地算得上重点,但仍然“缺钱”:“之前想搞智慧校园,教育局没钱拨给我们,后来靠拓维公司的公益捐赠,才有了一批门禁卡、电脑等设备。”

困难很多,但课还是要上。从2月1号开始,富川小学的老师就由各个学科组长牵头,成立直播课小组。在湖北教育云平台的基础上,“谁上、上什么内容,全部分配下去,老师需要迅速备课做PPT。”熊晓娟说。“一些老师有困惑,我们就每天不停通过视频、微信进行线上指导。”

网课并不适用于所有学校

临时更改的教学方案来得很突然。

2月9日晚上,当富川小学所有的直播课准备工作就绪之后,熊晓娟接到县里紧急通知,“湖北云平台同时开课,可能会拥堵。”全县取消了统一的直播方案,按照阳新县教育局的方案,各位学生自主选择云平台学习。

实际上,富川小学直播教学的条件很差。“因为我们留守儿童多,还有被困在乡下的,电视都没有的,各种情况都会有。”学校统计显示,约有25%的学生根本上不了线,缺乏直播学习必要的工具。

针对这批孩子,富川小学采用关爱帮扶的形式,由老师进行一对一督导,让他们“多读书,多练字,多看课外书,多运动,以复习旧知为主。”

此前准备的直播方案,也暂时停了下来。

和侯著久一起被困疫区的,还有二十多位原籍湖北的老师。除去调度指挥的行政干部,剩余的老师全部投入到了网络课程的研发之中。侯著久认为,教学需要有强烈的针对性和互动性,“空中课堂”等统一的方案,无法满足实际教学的需求。

侯著久要求舟山中旭科创的老师重新设计网课:把一些好的教育资源拿来,老师们先消化、选择,再对视频重新进行剪辑加工。课上采用“翻转课堂”的方式,让看完视频的学生,与老师实时展开讨论。到了晚上,老师需要网上批改作业,在线辅导。

WechatIMG51.jpeg

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课上的科普知识。

不同学段的上课形式也需要设计。“初中基本都是老师自己开班;小学三年级到初一、初二,我们用了一部分教育局开发的课程;小学一二年级到幼儿园,则根本不可能在线上上课,老师没有这个能力来控制课堂。”侯著久说。

统筹教学方案时,校长们需要因地制宜。武汉市吉林街小学副校长刘始安表示,一些年龄小的学生,出现不听讲的情况在所难免。“老师在线上个别辅导的时候,就会紧盯着这些学习吃力的孩子,让空中课堂‘隔空不落空’。”

侯著久的解决办法是,让家长成为一个线下辅助教师:老师指导家长怎么辅导孩子,家长再监督孩子学习。这个环节的操作力求简单,不增加老师和家长负担。“我们综合了几个软件平台的功能,把上课的流程做成‘傻瓜形式’,让家长和孩子用最简单的形式完成学习。”

家庭课堂难在把课上出效果

事在人为。在二十多天的实践中,尽管“在家上课难”的呼声不绝于耳,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还是把这件事做了起来。

以小学阶段的“A-STEM家庭实验室”课程无土栽培为例,学生利用海绵培养基、PVC管道等设备,在家种植上海青和甜菜心。学生从查阅资料、设计结构模型,到制造种植环境、采集实验数据,均能获得老师的在线指导。中学阶段,学校则开展了制作口罩、设计防护服等多类主题课程。“我们的老师真的是十八般武艺。”侯著久感慨说。

WechatIMG46.jpeg

舟山中旭科创双语学校的学生利用海绵在家种菜。

对于基层学校而言,网上各类优质的教学案例、内容并不缺乏。但怎么让学生在家学起来、怎么学出效果,却是校长们更需要思考的问题。

武汉市吉林街小学设计家庭课程时,注重利用亲子间的互动,提高参与度。刘始安介绍说,学校体育课在备课时,基本都把家长作为孩子的运动伙伴。这给课堂带来了高人气。“我们的体育直播课堂,一节课的点赞能达到1万多次。”

熊晓娟在家中备课时,看了些央视教育频道清华附小老师的讲课,“说实话,理念都是很先进的,但问题是,只有语文和我们同步,数学、英语的教材版本和我们根本不同。”

实际上,基层的教育难题远远不只出在学校。在阳新县城,部分家长并不重视家庭教育。“在这种环境下,学生不一定能学的好。”熊晓娟表示,学校会尽力做好疫情防控与线上教学,“线上更多是侧重预习,真正回到学校了之后,我们的课肯定会从头开始上,但是上的速度肯定会快一点。”

此次的疫情无疑是一次教育行业的大考。它不仅考验老师的线上教学能力,考验校长的统筹规划水平,整体而言,还是学校教育信息化水平的试金石。对于低龄的学生,其意义更是远远超出普及在线教育的理念。“我觉得,整个学生抗疫的过程,也给他们自己上了一堂非常生动的课。”刘始安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七八岁的孩子,坐电脑前上半小时课,这可能吗?”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