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疫情之下,教育信息化上演了一场蹩脚戏

作者:张才生 发布时间:

疫情之下,教育信息化上演了一场蹩脚戏

作者:张才生 发布时间:

摘要:教育信息化推动近十年了,真金白银花了大把大把,却没想在这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屏幕快照 2020-02-24 上午10.24.37.png

图片来源:pixabay

* 来源:行走的伯乐(ID:gh_4a819e0635dd),作者:张才生

一纸“停课不停学”号令出来,全国上下各级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教学平台、录播平台和形形色色互联网公司、在线教育公司,以及跟教育教学不搭界的各种直播平台,一夜之间都一哄而上,要给学生上课了。可是没几天,网上对这种远程教学一片骂声。

教育信息化推动近十年了,真金白银花了大把大把,成果万众瞩目,却没想在这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按照国家和各级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的理念、架构和招投标文件的描述,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在疫情期间服务师生教与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很显然,很多学校的师生的确在开展远程教学,却没有在使用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由此,我们不得不去反思这些年我们在教育信息化建设上的一些做法。

一是重建设轻应用,重硬件轻软件。

大家都乐于建大平台,添置设施设备。建录播教室,建双师课堂。凡是买硬件,建硬环境都来劲。大多不愿意,或不考虑软件支撑,也不愿意在软件上花钱。都乐于建,不考虑用不用的起来,用在哪里,尤其不考虑大家用,常态用。

二是重试点轻推广,重时髦轻常规。

这些年,我们不断看到的是地方和学校都在做各种各样的试点试验和样板,却很难看到大面积的推广应用。这种宁可在点上下功夫,也不愿意并且不会促进大面积应用的做法,并没有给信息化的普及工作带来益处。常见的现象也是,什么新潮追什么。

几百几千人的学校热衷建一间豪华的录播教室,不考虑其他几十间、百余间教室怎么办。VR流行了建VR实验室,AR流行了建AR教室,STEM流行了建创客空间,双师课堂流行了建双师课堂,班牌流行了买班牌。这些花钱不少的五花八门的时髦的功能教室,平时主要是少数教师在使用,学校要对外“秀”一把时才使用。

而大量的教室并没有获得必要的信息化武装,绝大多数教师没有条件进行信息化的实践。要命的是造成学校信息化怪状:少数人在不知所以地干,大多数人在不知所以地观望。

三是决策者不用,使用者不能参与决策。

学校买上什么建什么,信息化怎么发展,老师和校长说了不算;主管部门及其二级单位说了算。反正不要你花钱,你就只管用吧。老师和校长也很干脆:你买的不是我要的,我不想用也不会用。更突出的是,有些地方花钱买了很多师生没法用、不能用的废品。但是招投标程序合法,没有办法去追责。

四是“政府引导,企业参与”没有形成保障机制。

吸引企业参与,是这一轮教育信息化的重要举措,能充分发挥企业自主创新和优质服务的优势,促进信息化持续发展。可是在实践层面,很多地方政府由于没有资金投入,或不愿意投入,鼓励引导企业免费建设,动员捐赠平台甚至硬件设备,价值很高的项目搞零元招标等。

在这些人看来教育公共服务平台以及设施设备像淘宝、京东,先投钱后面是可以赚钱的。企业不是福利机构,不是公益基金会,没有赚到钱就只能变通。政府引导不当的结果是,企业或者占坑排他,或变相收费,公共服务空间,因此受到污染。为地方和学校提供不同方向服务的企业之间也展开恶性竞争,互不相让,区域和学校形成大量信息孤岛。

五是忽视信息化发展中人的因素。

师生信息素养,特别是教师的信息素养没有得到很好的提升。虽然也出台了教师信息技能培训标准、培训课程标准,但是在实际执行中,特别是当经费不足时,硬件建设优先保证,培训、教研等就被忽略,或者让企业免费提供。其实教师信息素养提高是个专业活,一般的公司哪有能力免费提供?最终导致设施设备有了,却没有人会用,能用,融合创新就别提了。

“人”是教育信息化也是整个教育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对教师的培训,也不仅仅是产品的功能和应用训练那么简单。教育信息化是教育现代化的先导,教育信息化需要老师从观念到方法到专业成长方式的系统创新,需要学校评价、管理的系统改革。这些软实力需要较大的投入,需要时间,还要有强有力的措施。而人这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一直被忽视。

疫情期间的远程教学为什么做不好,为什么师生都叫苦不迭?硬件只是部分原因,教育信息化软实力太弱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中小学盛行的老师讲学生听、大量布置作业、大量安排考试等落后做法,已经让中小学应试教育愈演愈烈,师生苦不堪言。把这种线下就已经非常落后的做法搬到线上对学生的伤害就更大了。

信息技术支持的教学应该是开放的、学生充分自主的、“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学习方式。我们的老师习惯了管控,习惯了包办一切。所以有大量老师在实施远程教学时,通过视频上跳绳课、写字课、表演课、唱歌课。恨不得学生家庭是个可以直播的体育馆和歌舞剧院,恨不得各个家长都是摄影师。

六是学生使用智能终端一直没有明确科学的指导意见。

一些部门不做研究,不听取专家意见,把中小学学生近视率过高的板子打在信息技术应用上,打在学生使用智能终端上。一些学校想探索基于智能环境的课堂教学,但不敢为学生配置终端,遮遮掩掩、羞羞答答,自然效果不佳。学会使用智能设备,与机器共生是这一代人必备的技能。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一到实践环节,大家都犹豫。

还有学生智能终端该谁买单,也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疫情间的实践告诉我们,智能终端只能是家长按学校要求的标准配。现阶段,教学是班级集体行为,需要有统一的标准。学生在家学习可能成为一种常态,智能终端不仅必不可少,还必须是私人财产,可自由携带,自主保管。

总之,教育信息化的实践存在太多需要反思和解决的问题。疫情成为试金石,不经意诊断出问题。然而,我们是否有面对和改进的勇气?

作者:

张才生,中学高级教师,编审,博士。创而新(北京)教育科技公司总裁,创新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阳光教育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行走的伯乐”,作者张才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行走的伯乐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行走的伯乐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疫情之下,教育信息化上演了一场蹩脚戏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