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一位低线城市教育工作者的自述:疫情来时,不能自乱阵脚

作者:张雪玲 发布时间:

一位低线城市教育工作者的自述:疫情来时,不能自乱阵脚

作者:张雪玲 发布时间:

摘要:转型不易,一些机构也不愿意拥抱互联网。

微信截图_20200226175914.png

新冠状病毒疫情来袭,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让许多人始料未及。就教育行业而言,线下教培机构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或另寻出路、或只能生生挺过去。许多机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转型做线上,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山西大同的郭老师就是无数教育从业者中的一个缩影。

近日,黑板洞察联系到这位老师,来与我们分享他疫情之下的感悟与体会,以下为郭老师口述:

01 第一时间退费,留下好印象

从2012年到今天,满打满算我已经踏足教育行业八年。从最开始的地理辅导老师,到线下两家机构的创始人,再到发展线上教育事业。这一路上,似乎都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变故,直到疫情来临...

国家要求非必要禁止聚集性活动时,大同好多教育机构已经开课一期了。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家长还没有要求退费,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把学费退还回去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家长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以确保在疫情过后,家长和孩子还愿意继续选择我们。由于报课都是以预付费方式进行,所以只要能安全度过这一段特殊时期,待到重新收取到下一阶段的培训费用,机构又可以很快的运作起来。

02 疫情越久,考验越大

房租和教师工资一直以来都是线下教培机构的支出大头。但好在,现在大部分聘请的都是兼职老师,按课时支付费用。停课之后,这一部分支出也就自然而然没有了。这样一来,对于兼职老师而言是有一定影响的。不过,四线城市的老师大多家就在这里,乐观来看,疫情突发带来的只是春节假期延长,并没有对生活造成多大困扰。虽然也经常会有老师在群里抱怨,但比较一二线城市的生存压力,影响还是小的。

同时,对于教培机构而言肯定是不会好过,从头年9月份开始,就一直属于教培机构的淡季,虽然会在学期末有一个回暖,但其实能留住的学员并不多,大部分机构还是指着寒假的招生。不过,缺少了寒假生源的线下机构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困难,倒闭关停的机构停肯定存在,但目前寒假还没有完全过去,教育机构还没有出现产生大面积退费的情况。可毫无疑问的是,疫情越久,对线下教育机构的考验就越大,入不敷出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03 转型不易,一些机构也不愿意拥抱互联网

疫情来袭,线上教培机构各自发力,节省了一大笔获客成本。大同当地一些机构也开始想办法,尝试转型线上,以保住自己的生源。但是线上与线下的运营模式完全不同,中小机构缺少平台和工具。当地有些家长不认可这种教学模式,一些学员还会存在着网络不稳定的情况。总之,转型之路困难重重。有些线下机构也不愿意让学生家长接触到线上教育。首先,生源一定的情况下,线上的收费一般比线下便宜。其次,在当学生适应了网络教学之后,就会选择更大的平台、更好的老师来进行学习。本身转型就很不易,一不小心还会丢掉自己的生源,得不偿失。

此前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些一线城市的教培机构与大同当地老师联线,提供双师课堂服务。对于线上老师的要求就是不能讲的太好,如果讲的太好,就体现不出线下老师的价值。这样一件事也印证了无论是哪里的线下教培机构,都不希望互联网夺走他们太多生意。四五线城市,更容易出现”地头蛇“式的地域垄断机构,在线教育的出现,会打破他们城镇与城镇之间的壁垒,这是每一家“地头蛇”都不愿意看到的事。他们会竭尽所能保住自己在当地的市场份额。宁可舍弃布局现在的线上教育,放弃一部分生源,也不愿意看到互联网教育在当地做大做强。这样的现象,在小城市是真实存在的。

无法避免的是,通过这次疫情,一定会让学员、老师乃至家长认识到互联网的威力。互联网的便利性是其他方式无法比拟的,但同时互动效果不佳,网络等硬伤也是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

04 从个人出发,提前布局线上

大同属于四线城市,生源有限。要想尽可能的为教育行业贡献力量,就必须有更大的平台。于是在2016年,我开始在线上进行一对一直播课的教学。平台对老师进行专业评级,当摸到了天花板,拿到了特级教师的头衔之后,我想再一次尝试新的路子。于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尝试以短视频的方式,为学生们录制地理小知识。打造名师效应,在两家不同的平台出售自己的录播课,同时,一对一直播课也还在继续。

今年1月27日开始,我每天上午都会网络直播三个小时,为学生们免费讲解初高中地理知识。响应“停课不停学”号召,发挥自己的力量。但线下机构叫停,并没有让线上课堂收益增加。首先是因为现在还正值寒假,学生们还没有收心准备学习,所用的直播APP本身就是一个休闲娱乐软件,会让学生看到时自然而然产生一些抵触心理,并且有很大一部分学生都是有着临时抱佛脚的心态,觉得考试之前再买也不迟。其次,各大机构响应号召,纷纷赠课,一些学校还要求一起上直播课等等导致收益并不如预期理想。但这也已经比单纯靠线下授课为生的老师好了很多。

结语

不得不说,突发疫情一定会让线下教培元气大伤,教育行业整体或许都将面临着一轮新的洗牌。这会是一次让更多家长和学员接触、了解在线教育的契机,但待到疫情过后,线下教育依旧还有他的容身之地。四五线中小机构一年房租10万,老师工资12万左右,一年利润10万左右,如果5月开学,损失10万左右,90%教育机构可以撑过去,而不是网上说60%教育机构会倒闭,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虽然2020年开年并不美好,但我相信这会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团队也会因此有更深的羁绊。这一仗我们一定可以打赢!

本文转载自“黑板洞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黑板洞察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黑板洞察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一位低线城市教育工作者的自述:疫情来时,不能自乱阵脚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