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武汉封城的30多天,作为一家托育机构的创始人我经历了什么?

作者:聂敏 发布时间:

武汉封城的30多天,作为一家托育机构的创始人我经历了什么?

作者:聂敏 发布时间:

摘要:怎么活下去?

baby-623417__340.webp.jpg

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零六说(id:talk0-6),作者:聂敏

“作为处于疫情风暴中心的一家小微企业老板,甚至将会是受疫情影响时间最长、损失最严重的教育行业业者,我这些天所承受的恐惧、压力、无奈,可能要比其他教育从业者来得更加强烈。员工感染、争取股东增资、抵押房产、远程服务B端客户、开线上直播......这些也许别人一年都不会遇到的事情我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全部经历。即便如此,我仍然相信能战胜这漫长恐惧和巨大压力的,是我们对未来的信心。”

本文由武汉当地一家托育机构创始人口述疫情期的实况经历,零六说记者编辑整理而成。

风暴之眼下的慌乱、揪心 

我们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主要以托育为赛道来做B2B业务。第一家托育中心,也是我们的样板店,是在去年6月份才开始正式营业的,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然而,就在我们准备阖家团聚、欢喜过节,攒足劲儿来年继续发力的时候,却遭遇了一个最艰难、最漫长的停滞期。 

在武汉封城前几天,我还正在国外出差。1月20号,人刚到美国洛杉矶,在武汉的合伙人就打电话告诉我,“武汉的情况已经非常不乐观了!”我当时立即做出的决定就是马上停课,虽然原定23日停园,但是考虑到学员和员工的健康安全,我们校区在1月21日就全面停止了运营。目前,除了我和另外三位员工不在武汉,我们中心80%的员工都留在了武汉。这也是我们后来工作推进中比较艰难,也比较揪心的一点。 

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封城的消息,我应该是我们公司第一个知道的。因为时差的缘故,我在美国时间下午五点左右刷到了这条消息,实话说,当时内心真的是很慌乱。一方面是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则更多是对未知的恐惧。 

这次疫情到底有多严重?封城会持续多久?团队成员和学员是否都平安等等。这个时候你最先想到的还不是公司接下来将如何运营的问题,而是第一时间想要沟通了解到每个员工和学员是否平安。其中,我们的一个小伙伴,一家6口,除了她和小侄女因为密切接触(她随后确诊,小侄女未感染)隔离在家外,其他的家庭成员都被确诊为新冠患者,一个95后的小姑娘带着6个月的小侄女,既要担心家人的安危又要照养年幼的小孩子,真的是非常难,这是让我当时最为揪心的一件事情。导致我每次跟她电话沟通时,语气都是小心翼翼的,担心会触到她的敏感点。虽然小姑娘很坚强乐观,但同时,我们团队也在一起想办法看怎么能帮到她。 

这一点上,我真的要非常感谢我的团队,20几人的小团队,基本上都是90后,对待事情都比较乐观积极。而我的创业合伙人,甚至2月头上还在外面做志愿者:由于武汉封城后,导致顺丰仓库的快递人手不足,很多捐赠给武汉的医用物资没办法完成“最后一公里”。及时地将这些物资送到医护点,就是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忙的事情。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暖心,我们团队虽小,但是每个人都力所能及的去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而我本人也在得知武汉医用物资匮乏的第一时间,通过我的一些朋友去筹集一些物资,通过武汉的志愿者们捐赠到一线。 

绝境求生:怎么活下去? 

在封城的一周后,我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回国,与团队一起并肩“战疫”。在回国的飞机上,我才开始真正考虑公司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员工工资和房租怎么办?疫情期间我们的学员怎么维护?最坏的打算是如果还需要3-6个月才能复工,这期间我们该怎么撑过去。这些问题我相信也是大多数教育行业创业者都会面临且焦虑的问题,但托育行业是一个更加特殊的行业,除了靠预收款存活外,托育面对的用户群体更加低龄,且用户留存周期短

所以就算等到疫情控制后,考虑到大家对孩子的安全顾虑,托育中心也不可能马上恢复运营,这意味着我们这段时间大概率没有现金收入,但仍要有薪资和房租的支出,甚至我们将会丢失掉一部分客户,那些准备九月份上幼儿园的用户家庭或许会直接选择退费。 

当然,这期间已经有不少托育业者在讨论说,呼吁房东减租,政府减税啊等等,但我觉得这些都太虚了。首先,在整个环境都很难的情况下,虽然有些业主们表示会尽量帮助争取房租减免,但是毕竟业主们没有义务帮你承担这个事情,减租可以提但并不能做太高的期望;第二个政府怎么帮我们减税,目前托育这个行业已经90%免税了,且大多数机构还处于亏损阶段,哪里有钱交税。所以这些建议对我们而言,根本就没有实际的益处。所以我们创业者当下能做的,还是需要从企业自身,去寻找一些更加实际的解决办法。 

措施一:稳定优先、针对员工不同情况做薪资调整 

首先,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员工薪资发放问题。但是有没有钱发?发多少?这个是我财务来跟我沟通时,让我非常纠结为难的一件事情。从法律的角度和企业社会责任来说,工资肯定是要发的。但是从公司运营者和管理者的角度,这个钱支出的让我非常心疼。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首先要考虑的是公司现金流能撑多久?我们能不能活下来?甚至在这期间,有创业者过来问我,什么情况下会关掉公司? 

所以,我们首要需解决的是团队稳定的问题,毕竟疫情总会过去,但是如果这段时间伤了员工的心、团队先散掉,就算熬到疫情结束,也很难找到合拍的团队立即恢复正常运营。所以我们股东和管理层首先采取2月大幅度降薪,且接下来只发放生活费。同时,针对不同员工的家庭情况和经济情况,我们管理层来做对应的一对一谈话沟通。对于指着这份工作生活,要还房贷、车贷的员工,我们则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来做具体薪酬发放安排。 

措施二:与股东沟通,争取增资的可能 

另外,我也从股东方面做了沟通,是否有继续增资的可能。我们公司开始的时候估值在600万,前期都是几位合伙人一直是按照股权比例逐步出资,但受疫情这件突发事件的影响,其实是打乱了我们继续注资和对外融资的计划。所以,我需要和股东们做新的沟通和预判:大家是否愿意提前增资,还可以跟进多少?如果不愿意,是否可以引进新的股东?这些我都需要做一个准备,竭尽可能的撬动可用资源,让大家一起扛过去。好在最后讨论结果还比较乐观,股东们对于公司未来发展和渡过此次难关都还比较有信心,基本上都同意增资10%-20%。 

同时,比较幸运的一点是,我们公司业务方向一开始就是B2B业务。2019年也做了一些课程和管理输出的业务,所以B端和C端合计现金流收入还算有一个不错的保证。接下来,如果成本控制得当,政策能够落地,我们还是有信心保证未来6个月的现金流。但我也知道,如果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市场失去信心,我们也是无法独善其身的。 

措施三:推线上直播课,与客户保持良好互动 

所以我们也尽可能的从家长端做好沟通,电话慰问健康情况、进行情绪安抚,同时,我们也采取了线上直播的形式来做了一些线上课程教学,希望能通过推出一些简易的线上课程,增加与家长学员的粘性,同时缓解家长在家隔离看娃的无助和焦虑。好在家长对于直播的形式还都比较配合,我们当前学员人数30多人,维护起来并不算太难。 

虽然这次疫情从市场端来说,确实对我们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也许疫情过后,会激发出一部分家庭端的托育需求。比如,受疫情影响,整个经济不太乐观的情况下,家庭双职工会增多,而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老年人群体会考虑自身健康状况影响,保姆也不能立即上门服务的情况下,将孩子送到托育中心照看或许会成为家长们的一个选择。当然,这仅限于是我个人比较乐观的猜想。 

但就如斯托克代尔悖论提到的一样,“我们需要对前景充满乐观,但是又直面现实的残酷。”很多时候我们有坚持活下去的信念,才能有机会看到曙光的出现。希望每一位托育人能够熬过这一关,活下去! 

后记:作者呈现这位武汉疫情区托育中心创始人的实况经历,旨在通过一个教育企业的微观视角,让大家看到疫情状态下,创业者们真实生存的一面。虽然有业者表示,50%的托育机构会在这次疫情下覆灭,但我们也希望大家可以了解到,在艰难的情况下,每一位托育创业者都在努力地挽救自己的企业,致敬每一位托育人,也期待黎明的曙光可以早点到来。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零六说”。文章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零六说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零六说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武汉封城的30多天,作为一家托育机构的创始人我经历了什么?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