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网课时代”更突出的挑战,到底该如何应对?

作者:周滢滢 发布时间:

“网课时代”更突出的挑战,到底该如何应对?

作者:周滢滢 发布时间:

摘要:未来,中国是否会出现更多样化的“云上学校”?我们拭目以待。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42.jpg

*来源: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周滢滢

受疫情推动,网课学习正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在“网课翻车现场”频现的同时,学生的自学能力不足、自我管理能力缺失、师生互动性差等家长更关心的问题,也被暴露出来。外滩君向参与网课教学的多位一线老师、校长、课程研究者以及家长,发起问卷调查,梳理了“网课时代”比较突出的挑战,以及我们该有什么样的应对之道。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现在各大学校里,早已是人声鼎沸,老师学生们有条不紊地上课下课。

如今,老师和孩子们被迫“上网”,硬着头皮,尝试他们并不熟悉的在线教和学。

老师们化身“十八线主播”,家长们变成“网络助教”,各种掉线、卡壳、花式逃课问题,上演一幕幕“网课翻车现场”。

然而,不破不立,在很多教育者眼中,它依然是“由危机倒逼”的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正如某国外媒体报道称,新冠肺炎疫情,临时让中国变成了一个大规模测试平台,在实践中检验近几十年来,有关在线教学和突破传统学校模式的许多理论。

环顾全球,从可汗学院、Coursera等全球在线课程平台,到密涅瓦大学、斯坦福在线高中等各类“云上学校”的成功实践,都使“在线教育”的理念和模式,正以蓬勃的势头向传统教育渗透。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24.jpg

尽管中国已经有不少创新学校、国际化学校,开始做“线上学习”与“线下教学”相结合的尝试和探索,但目前还难以实施大范围地推广,并形成共识。

那么,疫情下的“网课学习”有哪些经验可以带到未来的校园学习中?它能否成为传统教育变革的契机,让“线上自学”成为整个教育体系中的一环?

外滩君向多位来自学校的一线老师,家长,参与网课设计的校长,以及教育研究者,发出了问卷调查,搜集了他们的看法和思考。

总结下来,现阶段的“网课学习”还面临这些挑战。

1.从“以教为主”到“以学为主”

从2月17日开始,教育部开通了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整合人大附中、成都七中、清华附小等名校的课程资源,以录播形式,供各地免费使用。

在此基础上,很多有条件的学校,也都在原计划开学日,陆续推出各自的直播课程。最常见的是,由各学科老师,组织本班级的线上教学。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30.jpg

这就要求,不管平时直播软件是否玩得溜的老师,都要潜心学习和摸索这一新兴技术。不过,老师们想要快速适应这一“非常规”的操作模式,确实有点难度。

七宝德怀特高级中学的丁艳老师表示,每一场看似完美的直播课程,背后可谓“台上一分钟,台下一小时”。

“每节网课的准备特别耗时耗力,从上课的环境,网速的测试,到教具的准备,还得不停地关注网络有没有卡,有没有人掉线,稍不留神可能就变成‘全程自嗨’的网红老师了。”

一位多年研究信息化教学的老师透露,“我们有一个认识误区,以为在线学习是低成本,甚至免费的。实际上,网络直播教学和学校教学一样,同样需要有环境和教学设备的支持。”

而这位老师在过去的三年里,自费购买的各类教育技术装备已近两万元。

“有人以为,教学只是凭我的一张嘴,凭我的板书,凭我的ppt就可以了,这其实就是一种技术思维缺失的体现。要想达到非常成熟的直播教学效果,技术设备是一笔很大的投入。”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32.jpg

不过,比起技术、平台等硬件的限制,线上教学真正的考验,还在于教学思维的转变。

运城国际学校校长魏智渊认为,“网课最大的挑战,就是能否逐渐从‘教师的教,向学生的学’过渡,避免将线下的教学模式照搬到线上。”

传统教育中,“老师一言堂”“互动性差”“不同学生、相同学习节奏“等工业化教育模式,已经难以适应未来人才的发展。但是,受制于现实条件的限制,它的变革依旧缓慢。

如今,这些传统教育问题,在“网络学习时代”,更加显得格格不入,矛盾不断。

在我们的调查问卷中,家长对网课的失望集中体现在,“依然是照本宣科” “老师和学生缺少互动”“注重能力提升和学习效率的网课太少”… …

另一方面,学生对着电子屏幕,缺乏面对面的互动和现场氛围的感染,他们的注意力时长,尤其是低龄孩子,要远远低于正常课堂时间。

这要求网课设计,从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到教学时长,都必须不同于传统课堂,不能只是线下的简单照搬。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34.jpg

那么,如何实现从“以教为主”到“以学为主”的转变?

魏校长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将网课变成资源,老师的任务不在于“讲课”,而是激发学生的兴趣,引导他们的学习思路。

比如,线上丰富的录播课程,可以提供知识点、基础概念的自学,像自助餐一样“随需随取”,供学生做出因人而异的选择;而特定时间的直播课堂,则为学生提供学习反馈和讨论互动。

学生可以提出自己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困惑、难题;老师也可以通过设置项目式任务、探究式问题,启发学生对知识的系统性认识和兴趣。

就像很多老师袒露的那样:“这次的网课教学,是非常时期的非常策略。而系统化的网课开发,是需要时间预备的。所以对于大多数普通教师而言,临阵磨枪就上了主播台。”

从“以教为主”向“以学为主”的转变,不仅需要教学思维上的转变,也依赖系统网络课程的设计和开发,这些都不是非常时期短暂的网络教学,能解决的。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36.jpg

2.被网课放大的自主学习能力问题

和线下学习相比,在线学习的“时间和资源”优势,都十分明显。

它不仅节省学生的通勤时间,而且网络教学资源十分丰富,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支持“直播回看”,不用担心错过任何内容。

但是,很多老师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一点,那就是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担忧。

在传统的学习场景下,自主学习能力再差的学生,起码能跟着每一堂课的老师按部就班地听下来。

线上学习则不同了。即使是有老师实时“监控”的直播课堂,都会出现学生“故意掉线”“逃避作业信息”“不参与互动”等情况,更别谈让学生利用网课资源课后自学了。

“隔离期间的在线学习,看上去是在知识的海洋中‘自由划水’,但是正如股神巴菲特说,‘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开学之后,裸泳的学生将暴露无遗。”

丁艳老师坦言,自我管理与学习能力的差距,将使学生群体越来越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

未来,“在线学习”模式越成熟,对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要求越高。

更何况,一个终身学习时代,网络上海量资源和信息唾手可得,知识已经不是问题,获取知识的欲望和能力,才是关键。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38.jpg

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该如何培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课程研究中心主任徐莉认为,“一直以来,家长有个思维误区,那就是将孩子在学习过程中的种种消极、倦怠,归结为自主学习能力的缺乏。

其实,孩子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应该反思的是,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是否适合孩子?大人们制定的学习目标是否适合孩子?亲子关系是相互支持还是在单向地压制孩子的内驱力和意志力?”

在她看来,低龄孩子难以在电脑前久坐静听,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家庭环境和教室不一样,它是一种“低控制度”的环境,要求孩子像在学校一样,正襟危坐,跟着老师按照课表上课,本来就是不当预期。

调整学习目标,对孩子有适当的预期,努力让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更适应线上学习,是大人的责任,是教育管理者、教师、父母的责任。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40.jpg

从长远来看,魏校长建议,家长和老师依然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在自主学习方面给予孩子一些支持。

首先,应该为孩子提供更多的自由自主空间。在原来的教育模式下,孩子的时间都被安排满了,连周末和寒暑假,也被补课填满,使他们没有时间去发展自主学习能力。

此外,帮助孩子探索以目标为导向的自学模式。在这过程中,家长或教师只充当“支持者”或“帮助者”的角色,提供必要的反馈,进而让孩子挑战更感兴趣、更高阶的任务。

“孩子的自主学习和自律,还需要来自网路学习社区的力量。”

一位曾考察过谷歌在校教育系统的老师强调,在线学习不是简单地看微课、看直播,还要发挥学生之间的自组织力量,比如,成立自助学习小组;讨论学习计划,分享心得;来自同伴的鼓励和督促… ..更能有效提升线上学习热情。

因为,学习是一种复杂的多元化行为,不仅包括个体学习,还包括群体之间的互相影响。甚至,后者的影响要超过前者。

也因此有人提出疑议,家长们所迷恋、追捧的名师网课,一定适合孩子吗?

“对于低龄孩子来说,他们更需要的是与自己日常熟悉的老师、学生之间的互动。这种情感上的放松和亲切感,都是学习氛围的一部分,直接影响到孩子们的学习效果。”

3.全球“在线学习”运动

环顾全球范围,从中学到大学,已经出现不少认可度高的“云上学校”。

2006年创办的斯坦福大学在线高中Stanford Online High School,为7-12年级学生提供线上课程。它虽然没有实体校舍,但网课质量高、品类丰富,可以媲美学费高昂的美国私校。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45.jpg

斯坦福在线高中网站

学生们可以通过在家或课外观看教学视频或教材完成知识学习,而在课堂上则进行师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包括答疑解惑、练习探究等。

在家学习时,学生身处在一种更加轻松自由的氛围中,不必像在课堂上集体教学那样紧绷神经。宝贵的课堂时间则用在对学习内容的探究、应用和评价上。

此外,不少知名学校也开始加入“全球在线学习the global online academy”,共享全球的在线学习资源。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49.jpg

“全球在线学习”网站https://globalonlineacademy.org/

如今,最著名的“云上学校”莫过于,由世界顶级认知心理学家、著名教育心理学家斯蒂芬·柯林斯,创办的密涅瓦大学Minerva Schools at KGI。

密涅瓦大学的在线授课使用了独立开发的主动学习讨论软件 ALF(Active Learning Forum),将课件教学和多人讨论融为一体,每个学生的反应和表情都会通过前置摄像头展现在一个画面上。

为了保证每位学生的参与度,每堂课人数会控制在 19 人以内,并规定教授每次连续讲话时间不能超过 4 分钟。学生在课前自主完成基础知识研究,课堂上必须应对随时出现的测试和提问。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54.jpg

密涅瓦大学在线课堂

教授能在屏幕上看到每个同学的反应和表情,会让不积极的学生参与到讨论中来,保证每位学生的参与度都达到 75%以上。此外,每一堂课都会被录像,教授可以在课后回看,对每位学生的表现进行打分,给出针对性意见。

因为有这样高密度的学习和讨论模式,密涅瓦大学的学生反而可以节省下很多时间,每年在全球不同城市进行沉浸式体验,整个城市就是他们的校区。

其实近几年,类似的教学变革,在中国不少学校也已经悄然发生。

比如,外滩君曾采访过的探月学院这所创新高中,就是采用“线上学习+线下答疑”的个性化学习模式。

学生可以不受时间、地点限制,通过可汗学院、Coursera等全球在线课程平台,自学各学科的概念性知识;老师负责为学生提供线下小组讨论和答疑。

微信图片_20200304091956.png

总之,更需要团队合作、人际沟通的项目式学习,技能训练,核心素养培养等,才是学校场景下的教育重点。

而对于低年段学生来说,还需要更多的人际交往和真实的互动,因此有的学校,只开放某一学科的“线上课程”。

比如,上海宋庆龄学校国际部从初中开始,通过线上数学课程,为不同数学水平的孩子,提供有个性化的学习和进阶。

还有一些传统学校,也在探索混合学习的方式,利用寒暑假施行教师网上答疑。

至于,这次疫情下的网课探索,能否成为传统教育变革的契机?

在问答这个问题之前,更需要考虑的是:现阶段的在线学习,只是被看作一种临时性的‘过渡方案’,还是被纳入‘长期规划’,鼓励老师大胆、坚定地探索?

答案不同,结果必然千差万别。

未来,中国是否会出现更多样化的“云上学校”?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原标题《自学能力不足,自我管理能力差…这些“网课时代”更突出的挑战,到底该如何应对?》。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外滩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外滩教育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网课时代”更突出的挑战,到底该如何应对?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