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疫情中的早幼教:蝴蝶效应下“双线模式”将带来行业新一轮洗牌

作者:贲旭 发布时间:

疫情中的早幼教:蝴蝶效应下“双线模式”将带来行业新一轮洗牌

作者:贲旭 发布时间:

摘要:没有积淀的盲目转型反而会加速死亡。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44.44.png

* 来源:校长邦,作者贲旭

始料未及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本应是“剁手”旺季的春节假期熄了火,超长假期和“隔离”的生活状态不可避免地抑制了人们的诸多需求。疫情结束后,这些压抑许久的购买力会怎样释放呢?

现如今疫情的拐点尚未官宣,现在可能谈及其结束为时过早,但是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作为世界上国民最能花钱的国家,现如今的疫情限制了国民的购买力,同样也抑制了商家的发展。

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个月!”我们没想到就连餐饮龙头之一的西贝,其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采访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而海底捞在中国大陆的所有门店在疫情期间也“熄火”了,中信建投估计,仅海底捞2020年应收账款损失或将高达50亿元,光净利润将损失约5.8亿元。 

而作为服务行业其中的一员,教育产业,在疫情之中的处境,相信看过校长邦之前文章的读者朋友们都会有一定的了解。而在本篇文章中,笔者想将各位的目光投到教育行业中的早幼教中。

疫情之下,在早幼教这个产业中,有一部分是与现在的教育行业大环境一样,有共同之处,但是早幼教其独具一格的特性以及消费方向又决定了其与教育行业中的大部分产业又不尽相同。 

01、疫情之下早幼教现状:在行业大环境内,相似中透露着不同

自1月下旬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1个半月的时间,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很多早教机构的经营者与行业中的其他经营者一样,时刻都在煎熬之中。 

首先是租金方面的压力,对于早教机构来说,绝大多数都是线下机构,更何况在前期开设之前对于经营场所的要求都比较高,所以相对房租的平均水平也要比其他的教育培训机构要高一些,所以房租成本在整体经营成本中的比例也比较高。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46.04.png

这段时间由于疫情的影响,早教机构基本上没有新的招生。同时,由于之前报名的客户没有产生消费行为,所以对于机构方面最近这段时间是没有任何收益的。

其次是人员成本方面的压力,早教机构的老师在整个教培市场中相对要求要多一些,这是由于早教机构客户对象不同所决定的。 

严格来讲,早教机构的面向群体是1~4岁左右的幼儿,只是现在相对会扩展到6岁。特殊的客户群体,对于机构的老师要求也相应的比较高,不是简单的形象好、气质佳就可以解决的,对个人性格以及综合素质方面还有比较高的要求,这就导致相应的人员成本比较高。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47.06.png

由于疫情,机构无法正常开课,但如果因此而不支付老师的一部分薪资,不仅会产生相应的劳动纠纷,而且在恢复正常后还需要重新招聘、培训老师。故此,在疫情期间,机构还需要支付一定的人员薪资。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早幼教机构还面临着家长退费的压力。3月1日,悦宝园北京草桥中心宣布因资金不足正式闭店。其内部通告显示,因过往经营不善加之疫情影响被迫歇业,已无法再维持运营,目前退费困难,给家长提供转课时服务。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47.52.png

除此之外,悦宝园近两年在上海、成都、郑州等地的多家门店都被曝出突然闭店,引发家长维权退费的事件。虽然说悦宝园之前就已经有经营方面的问题,但是不得不说此次疫情的爆发也算是压死其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次疫情的冲击下,早幼教行业面临租金压力、人员成本压力以及不可控的退费压力,即使线上化模式仍处在酝酿期,但在“停课不停学”的助推下,推出线上课程刻不容缓。 

虽然说这是早幼教产业自救的一种方式,但是笔者怎么看都觉得其中“赶鸭子上架”的成分更多。 

据极致观察统计,市面上很多早幼教机构,诸如美吉姆,运动宝贝,东方爱婴,金宝贝等都推出了“停课不停学”措施。收效尚未可知,但是笔者想说的是,没有积淀的盲目转型反而会加速死亡。

现在的某些中小型机构非常的焦虑,从而马上录制一些并不优质的课程,急于卖给家长,这种是非常不可取的。暂时没有研发能力的企业,在疫情期间想要有营收,应该找成熟的产品进行合作,自己做好老用户的维护和运营才是上上签。 

为什么笔者并不推荐早幼教产业转型线上呢?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 

由于孩子的低龄化,家长的选择不同以及课程的多样性,早幼教产业是一个极度依赖面对面服务的行业。

02、疫情对于早幼教的改变:市场和家长的意识是重中之重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所言:“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是阶段性的,是暂时的。本次疫情与春节重合,对旅游、餐饮、娱乐等服务业造成了影响,延长假期和推迟开工,对工业生产和建筑业也会产生一些冲击。 

因此,疫情可能会对我国一季度的经济活动造成扰动,但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经济会较快回到潜在产出水平。”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歆磊也表示,疫情结束之后服务行业肯定会出现报复性消费,当年SARS过后就是这样。 

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其下所有的产业分支都会迎来报复性消费的可能性,笔者认为是比较小的,但是相对而言早幼教产业的消费群体在疫情过后选择报复性消费的可能性,笔者认为是比教育行业其他分支的可能性要大的。 

一言以蔽之,早幼教产业作为最典型的第三产业之一,其消费反弹潜力是巨大的。 

对于早幼教产业来说,往年2、3月是早教机构的旺季,而且可以给孩子选早教的家长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2、3月的需求被压抑,那么,疫情结束后,本来的需求可能会有所爆发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49.47.png

简单来说就是,往年春节后是早教行业最旺的时候,这段时间的压抑,使得市场没有释放渠道,很多早教中心的网络课程,虽有价值,但是无法满足社会对早教的综合需求,被压抑的市场会有一个反弹。 

而从长期来看,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深度不会超过非典,且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也就是说,只要防治得当,那么二季度将进入平稳期,下半年即可逐步恢复正常。因此,此次疫情不会改变早教行业长期趋势和向上的势头。

而对早幼教产业更重要的改变,笔者认为集中在消费群体上。有人说,在这次疫情期间,老公再也不晚归了,天天在家干家务、看电视,老婆也不去打麻将了,就在家陪孩子。尽管只是一句笑话,但表述的却是事实。疫情的发生,让许多消费者体会到了珍惜,体会到了真情,因此他们在精神层面的需求将会加大。因此早教市场会越来越大。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52.00.png

之前,很多家长也知道高质量陪伴的重要性,可是迫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真正抽出大量时间陪伴孩子的家长不多,疫情期间的“隔离”给家长提供了一次真正高质量陪伴的机会,静下心来陪着孩子的时候,才感觉到孩子成长的快乐,更真正意识到早教对孩子的重要性。

这次疫情,让很多家长切实意识到,教育孩子不光是体力劳动,更是脑力劳动,更不只是吃饱穿暖,读几本绘本那么简单。因此,对有条件的家庭来说,早教机构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03、疫情的蝴蝶效应之下:挑战的到来会加速行业内洗牌

从行业发展角度看,本次疫情是公司外部经营环境的变化,并非教育行业本身社会需求、发展规律的变化。对比2003年非典一疫,70%的教育培训机构倒下。 

疫情危机也将带来行业集中度提升的机会,资金雄厚的企业如果能扛过危机,将会加快主动布局步伐,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就此次疫情来说,对以在一二线城市直营为主的早幼教机构影响最大,以加盟为主的品牌相对会好一些,而在二线以下城市为主的品牌影响会更小,而如果线下机构能推出有体系的实物+内容结合的家庭教育产品,可能会是逆袭的关键。

究其原因,小城市的房租成本不会很高,很多地方在几万到几十万一年的房租,而且人工便宜,很多小中心甚至疫情期间会停薪停岗,影响的只是现金流入。但是在一二线的直营为主的早教品牌,风险在此时就是最大的,房租如果无法大部分减免,就是最大的一笔开支,合规的企业人员成本也不会太低,没有资金进入或者资金储备不够,就会出现严重的财务危机。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53.34.png

对于早幼教产业来说,除托育、早教之外,还有幼儿园、幼教平台、在线启蒙英语、综合供应商几大类型。在线启蒙英语自“出生”便带有“在线”基因,疫情之下,在线渗透率提高,利用原有在线优势获客,提高留存是当务之急。 

但正如笔者之前所说,早幼教这个产业是一个极度依赖面对面的服务性产业,虽然说笔者一直认为早幼教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一定还是以线下为主,但是经过此次疫情之后,笔者不得不承认,未来早幼教产业的发展将会转变为双线协同的模式。

屏幕快照 2020-03-05 下午6.55.18.png

这次疫情的考验,会让很多早幼教机构发现一个事实:“线上获客”已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而要实现这一点,必须靠有价值、有品质的内容与服务去吸引家长。

疫情期间,是打破原有格局的时机,如果我们的机构真正做到把家园共育共建,那我们的机构就可以真正发展壮大,我们的老师也将得到飞速的成长,家长对我们的专业认同感也会更加深刻,短时间内,会给机构带来肉眼可见的利好,也会为我们进一步去建立线上、线下双线经营的特色打下坚实的基础。

笔者完全可以预见,等到疫情结束、莺飞草长的时候,这种经营转变已深入人心,家长们会看到了早幼教机构教育的品质,你的机构就可以和每个家庭建立更稳固、长久的联系。

一旦机构有线上线下的双模式课程,还有线上线下的家庭教育指导,这样一来,不论将来我们还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我们都可以说:“家长们、孩子们,无论如何,只有你们愿意,老师都会在,早幼教机构都会在。” 

这也是笔者未来的夙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作者贲旭。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校长邦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校长邦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疫情中的早幼教:蝴蝶效应下“双线模式”将带来行业新一轮洗牌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