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备战中的武汉高考生:生于非典,考于新冠

作者:易典 发布时间:

备战中的武汉高考生:生于非典,考于新冠

作者:易典 发布时间:

摘要:相比普通人,身处湖北武汉的高考生承受着双倍甚至三倍的压力。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上午11.51.39.png

* 来源:启阳路4号(qiyanglu4hao),作者:易典

《诗经·大雅·桑柔》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这可能是最“生不逢时”的一届高考生。2003年前后出生,赶上SARS全国蔓延,17年后的2020年,在人生重要的高考关口,遭遇新冠病毒肺炎。

生于非典,考于新冠。相比普通人,身处湖北武汉的高考生承受着双倍甚至三倍的压力:一方面要面对每天疫情发展带来的情绪冲击;另一方面,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名叫“高考”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同时还要适应史无前例的网课甚至网上统考。

在令人心焦的疫情中准备高考是种什么体验?高考生如何应对“互联网+”的高考复习?家长和老师如何面对这段特殊时期?凤凰网财经试图从学生、家长、老师三个角度剖析这一场史无前例的高考备战。

王双是位于武汉市的一名高考生,她在紧张备考的空隙接受了采访。她就读的武汉市第一中学,不仅是武汉知名的重点中学之一,也是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一所中学,步行距离不到1000米。身处疫区中心的的高考生、家长和老师讲述了武汉封城一个多月的心路历程。

(为保证真实准确,本文以被采访者视角第一人称叙述,部分内容有删减。)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上午11.52.10.png


图注:武汉市第一中学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一公里

01、高考生:突然停课,从开心到害怕

1月初从网上听说了武汉有(新冠肺炎),但是当时我们都没什么感觉,当时想着反正学校不会放假,起码不会给高三年级放假,结果就真的放假了。

我们放假时间是武汉封城(1月23日)前的两三天左右,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当时很慌乱。

有一天晚上,本来上晚自习的,老师突然把我们都赶回家了,也没说什么放假安排,当时也没说返校时间,连作业都没布置,作业都是后面网上布置的。

按照以往学校惯例,一般高考生过年就放三、四天假,都要在学校补课。当时突然停课,同学们都挺开心,但后来开学时间不断后延,就开始害怕了,心里有点慌。

虽然我在家也在学习,但之前大家都是一起复习,有老师指点,现在在家学还是比较慌,感觉学习氛围也没有(在学校)那么好。

我们教室有帖“距离高考倒计时XX天”,我家里没贴,但老师天天在群里发,在群里提醒。

我还算心态比较稳,我们老师天天在群里转“心灵鸡汤”,教育我们要保持乐观、情绪稳定,看多了也很烦,不太想看。我们班目前还没有听说哪个同学“中招”的,但大家也都挺焦虑。

我们现在虽然在家上课,但每天也有一个严格的时间表。不过和平时上课不太一样。早上8点到8点半开始早自习,8点半开始上第一节课,上一个半小时到10点。然后再休息半个小时,再上一个半小时的课,就这样上一整天,一直到下午5点半放学,晚上做作业。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上午11.57.25.png

图注:高三在家学习的作息时间

说到上网课,也是突然在群里通知说以后都上网课。我听说有些学校用的比较先进的直播平台,经常出现卡的问题,我们用的是比较原始的软件,就用QQ电话,还挺稳定的,没出什问题。老师上课把PPT(幻灯片)投屏上去,我们都可以看到。一开始也说要用视频网课,可以露人脸的那种,但用了几次效果不好,后来就退回QQ电话了。

流程和平时上课差不多,不过我们高三都是复习了,经常都是讲卷子。先给我们发一张卷子,我们做完之后再讲题的模式。

这样上一天网课下来,眼睛也挺累的,我家里有打印机,尽可能都打出来,我们同学有的没有打印机,对着手机学习挺吃亏的。手机屏幕很小,卷子公式都很长。

到了高三,除了上课,主要是各种大考小考,每周都有“周练”(笔者注:每周一考),平时我们学校的周练就是自己做题,写在本子上,拍照发给老师,老师再打分。

这周六我们第一次尝试了在网上考全市统考(北京时间3月7日),采取了一个比较新奇的方式,让所有考生登录一个微信小程序,选择题可以在上面直接勾选答案,解答题就是拍照上传。操作起来有点麻烦。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下午12.17.06.png

图注:网上统考的考试流程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下午12.20.39.png

图注:网上统考时,要求家长全程监考

之前因为有些家长不放心,都把同学手机收了。这次疫情没办法,现在同学都把手机拿回来了。但也不是每个人都非常自觉的,还是会用手机刷刷微博,刷刷帖子,肯定会看,有手机这种娱乐方式,多少对学习有点影响。

这次疫情是大事件也是今年的大热点,我们语文老师非常关注,说作文可能会跟疫情有点关系。让我们每天收集一些细节或者新闻资讯,简单记忆一下,有时间可以写写疫情题材的作文。我自己就是看看新闻,如果老师上课提到的素材和故事,我自己下课会主动搜一下。

但我不怎么刷微博,微博上每天乱七八糟的,不太想看,免得打扰我情绪,看了之后更焦虑。目前老师还没有整理疫情相关的资料,可能后期会整理。

之前网上有传“高考延期”,但我们老师一直在和我们说高考不会延期,不要给自己找后路。

虽然高考没有延期,但其实今年对我们影响还是挺大,很多(大学的)自主招生都取消了,这种加分没有了,就是凭实力硬考,搞得我们都很慌。

现在这个疫情影响,除了参加高考的学生,对准备出国的同学也有影响。有一些准备托福、雅思的,现在(考试)也都取消了。

我属于比较自律的,我其实觉得家长和老师比学生更焦虑,

至于什么时候能回学校上课?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说法。一开始我们老师特别悲观,说还要几个月,最近有的老师比较乐观,说还有十几天就能正常上课,不过都在观望,没有确定消息。

每天在家里学习,虽然节省了路上时间,但还是觉得学校里效率更高,可能是我更适应学校环境。大部分同学都希望早日回到学校,好好复习。

02、家长:比考生更焦虑

(在记者的电话采访里,这名高三考生的家长听起来非常平和淡定,或许家长的焦虑程度与孩子努力程度有关。这名家长不仅是一位高考生的妈妈,也是一位普通警察,奋斗在武汉抗疫一线,封城期间也要照常上班。)

年前停课停的很突然,高三一直抓的很紧,本来要补课补到除夕前,过年就休息几天。结果突然有一天,我看到女儿大包小包带了一大包东西回来,说是教育局通知停课,老师把他们都赶回家了。

我女儿带了不少书回来,有的孩子听说就空手回去了,连书都没带。

他们老师首先把所有需要用的书的电子版都发到群里了,就算没带书也可以看电子书。

但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要在家呆这么长时间,女儿说早知道要在家里待这么久,应该把所有书都带回来。

与其说这个疫情考验学生,不如说更考验家长。

每家的孩子不一样。我们家女儿,她情绪稳定,学习也很自觉,我情绪就很稳定。但我也了解到,很多男生管不住自己,家长就直接急眼了。

上次老师布置学生做一个半小时的“限时训练”,班上一个男生做了15分钟就挂上视频,上厕所,到处晃荡,家长也不知道老师的安排,就和老师打“小报告”,让老师管教自家的孩子,“盯紧点”。

但老师也不可能一对一盯着,而且有的学生家里电脑不一定有摄像头,网络又经常掉线,能够把课听完就不错了,老师很着急,觉得家长“你一个人管孩子你都管不了,我一个班40几个人,我怎么可能仔细盯着”。双方都很着急,都管不住孩子。

而且现在都要上网课,手机电脑原来不让孩子用的,怕影响学习,现在都放开了,放开了就肯定会有小孩管不住自己。我听女儿他们老师上网课也要维持纪律,还要说“xxxx不要聊天了”。

这段时间对我们家来说也是挺难的,又要关注疫情,又要照顾孩子。

我爸年前还有点发烧,还去医院打了针,在家里我们也很注意,注意隔离和通风,好在我爸很快就恢复了。我平时要上班,孩子每天在家学习,一日三餐都要吃,不能像原来那样,一早上送到学校去,晚上再接,我爸妈就帮忙做后勤工作,在家做饭。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孩子还是能稍微轻松点,起码不用起那么早,之前高三上课都是早上6点钟起床,7点就要到校,每天早上像打仗的,非常辛苦。

现在7点半起来洗漱完毕,也不用出门,穿着睡衣上网课,孩子早上起码能多睡一个小时。还是非常难得,早上我们也不用兵荒马乱送孩子上学,这个感觉还是挺好。

我看女儿他们上网课,还在网上考试,还是全市统考,真的是史无前例。也有挺多有意思的事,他们同学有一些不是武汉市的,是湖北周边郊县的,停课后他们回了老家,结果武汉封城,回不来。还有的去了外地,被隔离了,在隔离点上课考试。

我看他们同学上传的答题纸,真的是五花八门,有的用还是酒店的纸。还有考试需要的答题卡,我们家有打印机,可以直接打印出来,有些家里没有打印机,就用手画(格子),也有挺多有意思的事,我第一次见识到高三还能这样。

老师们经常在群里提醒学生要自觉自律,说如果这段时间在家都能好好学习,以后上大学就可以放心了。

屏幕快照 2020-03-13 下午12.51.18.png

图注:老师提醒要注意锻炼自学能力

03、老师:千方百计维护学生的学习热情

(记者注:相比武汉市的重点高中,湖北省周边郊县的普通高中条件更有限。上网课对于县城高中的老师和学生都是更高的挑战。我们联系到一位位于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县的高三普通老师,试图从老师的角度看待这次疫情对教育的影响。)

我们汉川县这次也是重灾区,我们离武汉太近了,好多人都在武汉打工,汉川距离武汉天河机场只要40分钟。

这次我们全部开通了空中课堂和网上课堂,每个班都建了QQ群、微信群,现在学校的方案是网课不上新课,只做预习和复习。

我今年也快六十了,对网课很多也操作不来。我们这些年纪大的老师和年轻老师做了一个分工:年轻老师家里有电脑,可以搞搞直播、网上课堂,我们年纪大点的不会直播,就在家出题目。

我家里没打印机,我都是手写题目,拍成图片发群里,把作业布置给学生。学生把答题过程写在纸上,拍照发群里,我们要么在手机上,要么在电脑上批阅。

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要千方百计维护学生的学习热情。现在每个班都有家长群,老师们会在群里点评学生的作业,有做得好的就要多鼓励。

我年纪大了,视力也不好,有时候手机拍照的图片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对每个学生的以为都是努力解决。

之前学校说上网课,其实我们担心有些家境贫寒的农村孩子,没有手机电脑,但具体了解了一下,可能有的学生没有电脑,但基本都有手机,都能上网。

大部分学生都有这个条件,可能有极少数低保户困难家庭,家里没有条件上网。但一般这种贫困家庭很多读完初中,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就出去打工了,没读高中。在我们县城,能读高中的,一年还是有学杂费一些支出的,家庭特别困难的孩子是极少数,但也不能说百分之百没有。

其实这段时间我们老师也很纠结。(我们)这里(家长)没有武汉家长管的严,盯得紧,家里学习环境一般,可能家里老人都在看电视,也没什么学习氛围,和学校的高压政策肯定不能比。

而且现在学生自觉性没那么强,还是贪玩。而且我们和武汉不一样,县城的高中很多都是寄宿制,学生住在学校,统一吃住,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和高压政策,一个月就回家一次,在家也不怎么学习。我们挺担心,这次在家休这么长时间,孩子们一个个“放羊了”,无心学习。

我们老师现在能做的也有限,就是上网课、布置作业。现在真靠学生自觉,你说在学校都都不爱学习的学生,你还指望远程教学让他自觉性那么好,那是不可能的。

在家学习效果肯定不如学校。而且我们能感觉到现在学生老师都很焦虑,现在就希望这个疫情能早点结束,学生尽快回来上学,调整好状态,迎接高考。

从“心里有点慌”的学生,到焦虑的家长,再到担忧的老师,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对于疫区的高考生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情绪稳定、心态乐观、学习自觉、生活自律,对于一个18岁的成年人来说也是很高的要求。

至于社会上广泛探讨的“今年高考是否延期”的话题,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都不太关注,笔者在采访中频繁听到“不要给自己留后路”,“不管什么时候考,你的竞争对手都是一群寒窗苦读十多年的人”。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唐代诗人孟郊在《登科后》写到自己在考中进士后的愉快心情。惟愿疫情早日过去,高考生能平安度过这段特殊时期,回到正常轨道,考出理想的成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启阳路4号”,作者易典。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启阳路4号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启阳路4号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备战中的武汉高考生:生于非典,考于新冠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