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看世界 |“学生感到孤独”,当亚洲国际学校遇上新冠肺炎疫情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看世界 |“学生感到孤独”,当亚洲国际学校遇上新冠肺炎疫情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摘要:“学生觉得无聊,感到孤独。”

图虫创意-540018839618977987.jpg

原文:‘Students Are Lonely:’ What Happens When Coronavirus Forces Schools Online
来源:EdSurge  作者:Stephen Noono  编译:阿宅  图源:图虫创意

为了减缓病毒传播速度,从而让每所学校都转移到线上学习,听起来像是一个极端的措施。

但对于数千所亚洲国际学校来说,在线学习已经成为日常,其中许多学校学习的是美国课程,聘用的也是美国教师。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部分学校已经关闭。但在3月初,美国只有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少数学校因新型冠状病毒而关闭,中国自1月放假以来,所有学校都延期开学。近来,日本和韩国政府也发出声明让学生待在家里,新加坡和越南等国的一些学校也取消了课程。

国际学校也转线上

在受疫情影响的地区,学校把教室搬到云端已经成为一个大规模的远程学习实验,这对当地学校和国际学校都产生了影响。“有些学校准备工作做得好,其他学校则是匆匆忙忙转移线上,而且还依赖于别的学校。”国际学校服务(International Schools Services)研究与发展部主任达娜•瓦茨(Dana Watts)说。国际学校服务是一家非营利机构,主要帮助国际学校管理资源与招聘职工。

国际学校通常为在当地生活的外国侨民提供教育服务,采用美国或西方的课程和标准,一些学校教授的是AP课程和国际预科证书课程。国际学校通常是私立的,资金来源是学费。据瓦茨称,全球约有11500所国际学校,其中6600所在亚洲。

“一般来说,教师和学校都不习惯线上授课。”曾在香港当过几年老师的瓦茨解释说,“教学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关系,而理解这种关系在线上的情况,是我们要探索的全新领域。”

89833598_2539779022926717_5873942306465251328_o.png

图源:Seesaw

过去几周,瓦茨一直在与国际学校领导开会,分享能够应对疫情的资源。她认识的一位校长创建了一个谷歌文件夹,方便学校共享线上学习计划。另一位教育从业者创建了一个Facebook小组,便于国际教育从业者交流技巧,他还列了一份在线工具清单,其中包括教育App Seesaw和电子书图书馆Epic。

目前看来,数字学习计划对想要寻求建议的教育工作者来说大有裨益。东京国际学校American School in Japan的技术主管沃伦•阿佩尔(Warren Apel)说,“大家更新分享了这么多案例,使整个过程变得更加简单。”甚至在日本宣布关闭学校之前,她所在的这所学校就已更新了数字学习计划,并发送给教师以收集反馈,之后再发给家长。家长们对该计划也表示满意,因为它提前明确了职责。目前,阿佩尔的团队已经制作了教程和帮助文件。她的团队承认技术可能是转线上遇到的最大的难关之一。

国际学校有可观的学费收入,在技术方面通常拥有充足的资源,但尽管如此,转移线上也会遇到诸多挑战。从管理工作量和屏幕时间到保持情绪健康,国际学校遇到了以下这些痛点。

时差带来的问题:直播还是录播

克里斯·博伊尔(Chris Boyle)是大连美国国际学校的一名中学校长,他管理着6-12年级的450名学生。中国的学校刚关闭时,他承认对当时情况持相对放松的看法,并没有足够重视。当时,许多人猜测几周后学校就会开学。因此,最初几周,他只让老师通过电子邮件给学生发作业,省略了大部分教学环节。

虽然他要求老师照常在正常上课时间与学生联系,“但我并没有要求录制在线课程,也并没有要求老师在课堂上播放教学视频或音频。”他说,“在最初的几周,老师们发了很多邮件和工作表,这一点也不奇怪。”但是,家长很快对此提出抱怨,博伊尔的团队开始采取更有条理的措施。

与许多中国学校一样,大连美国国际学校用的也是微软365,其中包括一套通讯工具,可以实现文件共享、视频会议和实时聊天这些功能。这有助于减轻教师的负担,一些老师当时已经回到北美,因此必须通过录制视频和发送每日作业清单来上课。博伊尔说,“现在大约有50%的老师在直播授课。“因为时区原因,这不一定总是可行的,但毫无疑问家长和学生更喜欢这种方式。”

微信图片_20200314145217.png

图源:pixabay

国际学校服务机构的瓦茨说,在她了解的学校中,既有选择录播的,也有采用直播的。一些学校按照正常上课时间,老师负责通过学习管理系统主持在线讨论,并发布需要当堂完成的同伴协作作业。其他学校则根据时差等因素安排工作,老师和学生不是同步的。她知道的一所上海学校要求老师把课程发给学生,学生需在48小时内完成。

韩国的一所国际学校Seoul Foreign School共有1500名中小学生。这所学校的老师自从2月末以来就一直在使用混合式教学法。“他们通过谷歌消息服务Hangouts打电话,在正常的上课时间上课。同时他们也采用不同步的授课方式,会用不同的方式给学生反馈。”加拿大籍的数字学习教练塔尼娅•莱克莱尔(Tanya LeClair)说道。

然而,老师担心会给学生布置太多作业,或者因为不得不花很多时间与学生沟通而倍感压力。在国际教育从业者的Facebook群组里,老师们提到,需要设定工作与非工作时间的界限,每天工作12或18小时会让他们觉得精疲力尽。

让老师描述他们一天的日常时,许多老师都很苦恼,说职责和工作时间经常有变动。

李·肖弗是青岛美亚国际学校的一名小学老师,他教1-9年级的学生。他与妻子罗宾·肖弗(Robin Shawer)和两个孩子在中国隔离。他说,他一周工作7天,平均每天5小时左右,早饭前挤出几小时,晚上再挤出一小时做准备工作。

他之前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当过混合式学习讲师,这意味着他不需要像其他同事一样,需要高强度的专业培训才能快速上手。

“我们认识的的一些一二年级老师,开始几周每天工作18小时。”该校图书管理员罗宾·肖弗说,“通常要在网上授课的老师都会先接受培训……但我们学校的老师一边接受培训,一边还要忙着设置和解决问题。”

线上反馈和考试如何进行?

为了减少对时间的需求,李·肖弗经常让学生单独或分组解决问题,利用线上学习所带来的距离,让学生解决问题或进行批判性思考。他说:“我对此非常慎重。有时候我会对孩子们说,‘我没有忽视你,我没有对你无礼。我这么做是想帮你培养一种技能。”

一般来说,数字学习计划和学校管理者都建议老师少布置作业,在网上完成作业往往比在课堂上完成作业要花更长时间。

大连美国国际学校校长博伊尔说:“当你不能掌握教室情况,也不知道课堂进展如何时,这真的很困难。”他们学校最优秀的老师每周会与学生进行个人或小组视频会议,作为对线上课堂的补充。

目前为止,博伊尔学校的老师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考评。在英语和历史这类课上一切都很顺利。他说,“我经常看到学生在Seesaw上用视频回应老师。对于这些有更多概念性标准的课程和内容,孩子周围的环境并不会对上课造成什么影响。”

但对于数学和科学等需要安全环境进行考试的学科,就另当别论了。“我们为此很苦恼。”博伊尔说。近几周来,他们学校的老师一直在用在线工具来确保考试环境,包括有限时测试功能的Albert.io和可汗学院。

Seoul Foreign School的莱克莱尔说,小学老师用Seesaw与学生互传视频,家长也帮忙上传。除此之外,她还特别依赖一些教育科技公司,这些公司为向亚洲学校免费提供之前需要付费的产品。截至目前她已经用了录屏插件Screencastify、远程白板工具Explain Everything、教学视频制作工具EdPuzzle和K12应用程序Pear Deck。

莱克莱尔说,老师也意识到要安排一些不需要使用屏幕的活动,比如让学生记录运动细节、用家中现有材料制作东西。

“学生感到孤独”

除了远程工作外,肖弗夫妇每天还要照顾两个孩子。他们说,这也能让他们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来看待面临同样状况的父母的需求。

“孩子在家,父母就必须成为他们孩子的班主任或家庭教师。”李·肖弗说。

最近,肖弗夫妻所在的学校推出了一个名为Mindfulness Mondays(正念星期一)的项目,学生根据每周布置的主题写反思,这个项目也为家长和老师准备了播客和活动。罗宾·肖弗说:“我们想办法通过这种方式建立社群。这样就可以减轻工作负担,缓解人们的焦虑心情。”

在大连美国国际学校,咨询人员和校长博伊尔等管理人员定期与学生联系,他们想发现哪些学生遇到困难了。尽管他指出老师才是登记和找发现这些学生的第一接触人。“他们中的一些人真的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他说。“所以我们正在努力填补这个空缺。”

针对那些为即将到来的AP考试和其他无法灵活调整的截止期限而担忧的学生和家长,这所学校也在安排大学顾问与他们会面。

微信图片_20200314145414.png

图源:pixabay

在李·肖弗的学生中,那些在课堂上表现出色的学生正在很好地适应在线学习环境,但其他学生却不太适应。“学生觉得无聊,感到孤独。”他说。“在数字世界里隐藏起来要容易得多,也有学生完全没有来上课。”

对于低年级的学生,或者那些没有强大家庭支持网络的学生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罗宾·肖弗说,有些学生和祖父母住在一起,或者雇了人来帮忙,这些学生的父母不能监督没有很强自学能力的孩子。

“我能想到这种模式不适用于一些学生,他们是这种情况的受害者。”李·肖弗说。

但另一方面,他的妻子则以更乐观的态度回应,“我想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应对这种情况。”(原文链接

本文编译自芥末堆独家合作方EdSurge的文章。EdSurge专为科技创业者开设了工作坊Immersion,欲获取更多信息,请查询EdSurge官网。

 >>声明

芥末堆看教育为EdSurge官方独家合作方。对于任何编译EdSurge内容的其他媒体,EdSurge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转载请联系后台。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看世界 |“学生感到孤独”,当亚洲国际学校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