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跟谁学再遭做空被指70%营收虚构,股价一度下跌9%,陈向东三次回应

作者:秋晓 发布时间:

跟谁学再遭做空被指70%营收虚构,股价一度下跌9%,陈向东三次回应

作者:秋晓 发布时间:

摘要:跟谁学回应称,该做空报告完全不知晓公司 K12 课外辅导收入的主要来源。

跟谁学1.jpg

芥末堆 4月15日 秋晓 报道

美国当地时间4月14日早间,做空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发布做空报告,称跟谁学(GSX.US)虚构了高达70%的营收,应立即停止股票交易并进行内部调查。报告发出后,跟谁学一度跌超9%。最终收盘价为31.20美元,跌幅0.64%,市值74.46亿美元。

香橼还表示,目前这份报告只是系列报告的第一部分,将会提供更多证据来证明跟谁学财务造假。

WechatIMG242.jpeg

陈向东朋友圈回应

昨晚,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朋友圈多次回应,“如此无耻的报告,我们真的无语了。人和人、人格和人格、声誉和声誉、财富和财富、组织和组织就是这样拉开差距的。”

跟谁学官方也回应表示,有大量重复此前灰熊做空报告,已经被管理层澄清并举证的内容,此外,该做空报告完全不知晓K12课外辅导收入的主要来源为跟谁学旗下品牌高途课堂。

做空机构:跟谁学营收依赖名师,学生地区多样化存疑

香橼在跟踪了超过20%的跟谁学课堂后认为,其2019年高达70%的收入是虚构的。

报告首先提到,跟谁学的在线教育技术“发展微弱”,营收依赖明星教师。然而,这些可创造出10倍于行业生产力的名师没有名字、没有合同、也从未出现在任何网站及商业计划中。 

报告其次提到,跟谁学缺乏多样化学生基础。 证据为,2020年第一季度,武汉及周边地区学生占跟谁学学生总数的近50%。疫情期间,跟谁学为武汉学生提供了大量免费课程,导致其收入出现问题。

此外,报告指出,跟谁学将同一课程多次计入以造假数据。香橼对付费课程的实际学生人数进行了直接追踪:从18个课程中的47万多条评论筛选出了3万4千个ID,而其中只有2万7千个是唯一的,这意味着其中一定比例的用户同时购买了两门或多门课程。

香橼将此样本的收入推算到其余未跟踪的课程,得出跟谁学2020年第一季度K12收入为3.16亿元人民币,此数据与财报中19年第四季度的7.73亿元收入相比差了60%。考虑到2019年四个季度中,跟谁学每个季度的收入几乎均翻了一番,香橼推断2019年的营收多报率可能高达70%。

另外,报告出示了课程群组中的相同评论截图,指出跟谁学在微信群组中植入虚假学生,大约有80%用户是虚构的。而基于跟谁学在技术层面不支持双向通信,报告推断其50%的在线课程实为录播。 

跟谁学3.png

图片来源:香橼研究做空报告

数据方面,跟谁学的中国信贷报告和SEC文件显示的净利润差异75%,这再次遭到香橼质疑。香橼在研究了F-1和20-F文件后称其管理层在撒谎。

20-F文件的F-47页显示,跟谁学在2017年与子公司处置相关的估值备抵减少了600万人民币,“600万人民币的价值减记并不是无关紧要的”,而香橼不相信,跟谁学与子公司之间“微不足道”的交易致使了高达75%的净利润差异。

跟谁学多次回应做空 ,陈向东朋友圈做出回应

自瑞幸咖啡作假引发中概股信任危机以来,跟谁学两度遭机构做空引发争议。在近期的媒体发布会和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跟谁学也对香橼做空的相似问题做出回应。

收入高增方面,陈向东曾从成本结构与低获客成本两方面进行解释。陈向东表明,跟谁学利润最核心变化在于研发费用R&D。跟谁学早期研发费用占公司营收的60%,2017、18年间下降至18%。而2019年,跟谁学收入规模涨了400%,研发费用仍然涨了3倍,占比却相应下降了8个点。

“R&D的占比下降而导致的规模经济产生的规模效益,那利润量就起来了,几个百分点不都是利润么。所以我们把可能的利润拿出来做市场投放和品牌,这样能带来新一年继续的高速增长,这个逻辑其实不难,”陈向东说。 

获客成本问题上,陈向东明确,2018年公司利用微信红利沉淀了接近1亿用户,这些用户帮忙打磨了团队和经营模型,为跟谁学聚焦起到了很大作用。而后续跟谁学重点仍将放在主讲、辅导、销售和运营环节。

目前,陈向东透露其在线大班“每个班的同期续班率都在提升”;小学阶段增长速度飞快,“上个季度是百分之几百”。 

此外,跟谁学还曾详细回应了数据作假的问题。 

香橼发布做空报告后,陈向东本人就刷单在朋友圈作出回应,称2015年跟谁学尚以O2O平台为主,“确有极少一部人入驻跟谁学的老师和机构为了排名靠前进行刷单”,但当时已对涉事老师和机构进行处罚处理。

灰熊做空报告曾指出,跟谁学利用北京优联环球教育公司(又称“家长家”)来从其利润表中转出部分销售费用的公司,应被确认的费用比实际披露的要大得多。 

对此陈向东回应称,2016年财务预警后,跟谁学检讨5大事业部和5个板块中心业务过多,决定关闭3个To B业务,拆分两家To B公司成为独立公司:百家视联科技有限公司(又称“百家云”)和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又称“天校”)。当时,公司向每个拆分公司提供了300万元人民币补贴,而陈向东个人还向天校提供了700万资金。

“我们不仅没有往这些公司里所谓的通过它做亏损、拿利润,实际上是跟谁学给了他们一定支持、一定启动资金,并且我本人每家公司也做了一定的投资。”陈向东说。

投资人电话会议中,跟谁学再次强调2019年与百家视联和百家云图没有发生任何交易。2019年向家长家净支付的300万金额为采购金额,占公司全年各成本费用加总的0.16%。“是我们向其支付采购款,而非由优联环球向我们输送利润,与做空报告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沈楠称。

跟谁学2019全年营收21.15亿元,连续5个季度增长超400%

根据财报,2019财年跟谁学全年营收21.15亿元,同比增长432.3%;净利润为2.2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965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0.3%;总付费人次达到274.3万,同比增长257.6%。

芥末堆梳理往期财报发现,跟谁学营收已经连续5个季度增长超过400%,毛利率达75.4%,净利润超过13%。

目前,跟谁学的主营业务包括跟谁学、高途课堂、成蹊商学院、金囿学堂和微师五个模块,其中高途课堂是跟谁学K12业务的主要营收来源。

高途课堂采用“双师教育”的在线大班授课形式,即每个班配备一名主讲教师和多名辅导员,依赖名师效应。财报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跟谁学有232名讲师,包括176名专职讲师和56名专职签约讲师,以及3736名辅导员。前10名讲师授课的课程中分别创造36.3%的总净收入。

在第三季度财报会上,跟谁学透露小学业务增长最快,超过800%,小学业务将是公司重点发展的业务。第四季度财报会显示,小学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了894%。该业务依旧处于跟谁学的战略地位。 

学生获取方面,跟谁学CFO沈楠曾在财报会上介绍,2018年披露的学生数量实为报名49元和99元以上课程的学生,而2019年加入了报名参加免费和9元课程的学生。“公司这样做的原因是这个市场仍然处于发展初期,其实没有办法确定哪类课程才是(推动公司业绩的)最有效课程。”沈楠提到。而算上所有课程的报名学生数,跟谁学的营销效率“其实是非常高的”。

此前的财报会议上,跟谁学提到了疫情之下的课程策略:跟谁学在多个平台上推出了三款直播课程,这三款课程报名学生转化为付费用户的程序是用户报名免费课程—>决定是否报名低价课程—>决定是否报名常规价格课程。这三款直播课已吸引了1500万名学生报名。 

“这个过程比我们常规的9元直播课程用户直接转化为常规价格课程用户多一个步骤,所以我们预计这三款课程的用户转化率要低很多。”陈向东提到。

陈向东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教学教研方面,在名师创收占比仍然较高的情况下,跟谁学已持续推进教学教研标准化、创新化,如小学段的课件正加大动漫、动画互动设计。他透露,2020年底,技术、内容产品人员将超2000,甚至2200。 

“只要教学质量优秀、机构组织效率高、机构运营成本低,一家教培机构就能成功。”陈向东曾在GET2017分享。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跟谁学再遭做空被指70%营收虚构,股价一度下跌9%,陈向东三次回应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