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失业、工作量暴增、降薪……教培行业艰难生存背后,机构老师们的“失落”与“坚守”

作者:睿艺 发布时间:

失业、工作量暴增、降薪……教培行业艰难生存背后,机构老师们的“失落”与“坚守”

作者:睿艺 发布时间:

摘要:“大雪,也落在了他们肩头”

jeffrey-hamilton-jrRe6er0pY0-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如果说,在这场漫长的疫情下,我们看到了培训机构的“众生相”,有些落寞退场;有些负重前行;有些逆势创新;还有一些四处求援……那么,在培训机构的背后,支起“培训”一词的一个角色“老师”似乎被忽略,他们也行业之中,也经历着其间的起起伏伏。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培训机构艰难的背后,也有数万万老师的艰难。

不同于公立学校“在编老师”的稳定,在突如其来的风险面前,校外培训机构老师面临的选择只有被辞退、被降薪、开拓副业以及离职跳槽或转行,别无他法。这场灾难里,尤其是对于线下老师而言,机构不复课,老师无法做课消,课时费基本为零,此背景下,我们发现,“老师”这个群体也经历了不一样的故事。

失业:和家长一样被欺骗,唯一的愿望是马上找到新的工作

“4月7日那天早上,我收到了短信,说是公司解散,现在正在债权清算”。作为一位培训机构的美术老师,在这个月,小刘正式踏入了百万人的失业大军。

“我们和家长一样,也是受害者,老师从1月份到现在的工资以及社保至今未发”,小刘老师所在的一家儿童美术机构在这个月初宣告破产。

入行第一年就经历了行业的黑天鹅事件,从一位斗志昂扬、满心抱负的新老师变成了一位落寞的失业者,小刘这样形容自己,入职第一天就立志成为一个优秀的老师,谁曾想到一年下来直接失业了,生活都变得艰难何谈继续变优秀。“校区很多都是刚毕业不久就来北京的新人,欠薪又失业对北漂而言,完全是雪上加霜”。她算了一笔账,现在每月的房租不包含水电两千多,加上每个月自己做饭的食材费也需要一千多,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费用,积蓄也熬不住几个月,“现在唯一的愿望是尽快找到工作,但是这个也不容易。”

短短数月,机构破产、倒闭的声音出现得格外频繁。不仅仅是小刘老师,还有一群“小刘们”正面临相同的困境。

无独有偶,目前正在山东一家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宋老师也遇到类似问题。

“我已经辞职了,现在是兼职。兼职的工资倒是正常发放,但是我在这个校区全职上课时候的工资现在仍然未到账”,宋老师负责教授英语内容,她还透露,“现在还在学校全职上课的老师基本只发基础工资,课时费全部延期到正式复工之后发放。”

宋老师所在的机构主要业务是针对K12、素质教育和家庭教育,包括直营和加盟在全国有一千多家分店,近期在多地也被频频曝出教学点关门的新闻。同样是该机构,校区地点为长沙,一位已入职两年半的老师在今年3月份已离职,“已经拖欠3个多月的工资”。

相对之下,山西的书法老师马琳则较为特殊。在机构当了2年老师后,在2019年从原来老板手中接过校区,300多个学员, 一下子从一个教师变身为教师和机构经营者双重角色。本准备装修完成后大干一场,然2周过去,老城区突然宣布道路改造,因为不方便停车,很多学员请假。好不容易等到了道路改造完毕,却又赶上疫情,线下机构不能开门营业。这让第一次作为机构运营者的她感到无比焦虑。最大的压力来自家人的质疑,“早说不能接手”、“不听老人言,你从一个老师到校长能行吗?”。

但是马琳从未想过转手。

主业转变:兼职微商、转型美妆博主,寻找新的生活通道

“我们从3月份开始就没有全薪了,如果在岗上班的就是被降薪;没有工作安排的部分同事就直接停工停薪了”,一位在深圳美术机构的老师说道。

“停薪、降薪”成为很多老师面临的常态。“收入变低甚至直接零收入了,不可能干等着,总要另寻出路”,这是众多老师的共同心声。

我们看到,一部分老师选择了转行。

“湖北复工时间遥遥无期,疫情期间在家办公效率并不高,目前考虑做主播试试”,面临停工停薪的问题,一位湖北地区的机构老师选择了转行,“我发现现在有很多幼师主播的招募,觉得自己也可以往这方面试试”,谈及内容方面,她则表示“以前没有做过直播,不知道大家在哪方面感兴趣,准备先从免费教学的教育内容切入,再分享一些有关成长性思维和个人的职业规划内容。”

还有一部分老师,干起了第二副业。

小Q老师是一个音乐老师,停课在家的她成为了一名美妆博主,“以前就很爱化妆、服装搭配,但是由于上班没有时间,只是偶尔更新一下动态,现在由于没有开课,我在家反倒全身心地投入更新,真正做一名美妆博主,在小红书平台上一个月涨粉近十万了。”

更为普遍的选择则是“微商”,厦门的吴老师是其中一位,他表示2月份按62%发过一回工资,从3月后就没有收到工资,“如果仅靠这份工作,那我连最基础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不过幸好一直有做微商,之前还会屏蔽公司的同事、领导,发一些类似优惠券的内容,也会卖一些面膜、袜子之类的生活用品;但是现在,这个副业反倒成了我在疫情期间的主业,至少还是可以保障自己每月的基本生活开销。”

忙碌:工作量新增30%,一天上课十个小时

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渗透进了千家万户,在行业火热的背后,老师们也“热火朝天”。

“忙”被很多老师提及。

“感觉现在比之前更忙了,压力比较大”。吴老师在2019年3月份入职上海的一家专注国际教育的创业公司,除了备课、上课、检查和反馈课后作业之外,她还肩负教师培训和面试工作,而当所有的内容都转移到线上之后,她觉得似乎比以前更忙碌了,“学生现在反而更少缺课或者迟到;但是线上员工面试放鸽子的几率高了许多。”

“现在时间十分紧凑,经常会有每天上课时间10小时的情况,同时还需要有额外的时间来备课和完成反馈等其他的工作,有时候会忙得焦头烂额。”

和吴老师一样,一位少儿编程行业的老师在转线上教学后,也同样如此。

小K老师将自己形容为公司的一名无名小卒,工作七年后转型加入了教育行业,在8月份入职一家大型的机构担任讲师。他对睿艺表示,“相比一些机构的裁员,疫情期间,我们公司一些课程反倒出现了人手不够的情况,需要小组之间互相支援”。

“工作量大概又增加30%左右,不过在接受范围内”,小k在结束了1个班级课程之后又被新加了2个班,现在一共带着6个班级。谈及在家的工作,他认为大概是996状态,“会比线下多一些教师月考排名、学生月度测评等流程上的工作”。目前,小K和他的同事们仍在家远程,小组组长和项目经理不定期去公司进行会议,“虽然在家工作量变大了,但是同事之间并没有怨言,关键时刻,年轻人得扛起责任。”

一群人郁郁寡欢,一群人斗志昂扬,老师们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下也经历了不一样的故事。眼下,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开始复课,希望机构能熬过生存的“凛冬”,老师们也可以迎接温暖的“春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睿艺”。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睿艺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睿艺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失业、工作量暴增、降薪……教培行业艰难生存背后,机构老师们的“失落”与“坚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