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Yamy自曝被职场PUA,你是否才想到自己?

作者:李梓毅 发布时间:

Yamy自曝被职场PUA,你是否才想到自己?

作者:李梓毅 发布时间:

摘要:高达600万点赞不仅是关注度的数据化呈现,更意味着职场心理健康问题的普遍存在。

微信图片_20200723201517.jpg

Yamy  图源:Yamy微博

芥末堆 李梓毅 7月23日 报道

“我曾经真的以为,如果有问题,那一定就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不够好。”

7月21日,前女团“火箭少女101”队长Yamy(郭颖)在微博发文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经纪公司“极创引力”老板徐明朝,对她的态度总在矛盾的两极之间反复摇摆。

“两年多了,周而复始,打压指责让我极度低落,转头一个承诺又让我满是期待。”Yamy说道。

这条微博随后引爆了舆论,截至发稿,已获赞600万,评论达22.9万。Yamy所叙述的遭遇也被许多网友认定为“职场PUA”。

不论是社会事件还是娱乐新闻,引发热议的事情往往戳中公众心中痛点,引起共鸣。而高达600万点赞不仅是关注度的数据化呈现,更意味着职场心理健康问题的普遍存在。

女团成员公开职场经历,职场PUA源何产生

PUA全称为“Pick-up Artist”, 最初指的是美国的“搭讪艺术”,两性交往的一种方式,后来被当作精神控制法利用,使用者通过诱导、洗脑、侮辱等方式打压,从而实现对异性的掌控。

近年来,随着使用PUA行业乱象被曝光,这个来自美国的概念逐渐大众所认知。概念同时也被用于形容其他领域中的类似情况。例如,“职场PUA”则是PUA在职场的现象,一般指上级通过精神控制法,让下属产生自我怀疑,最终对上级唯命是从。

Yamy在微博里提到,在其同事提供的一份公司四月份员工大会录音中,徐明朝当着其他员工的面,从长相、衣品到唱歌跳舞的表现等多方面对Yamy进行否定,并不断反问其他人是否认同他的评价。

“我曾经真的以为,如果有问题,那一定就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不够好。现在想来,是恐惧和自卑让我选择性屏蔽了早已存在的伤害,让我整日活在自我怀疑中难以自拔。”Yamy在微博中说道。

多名心理咨询师向芥末堆表示,如果Yamy所说属实,那么她所遭遇的就是大家口中的“职场PUA”。

心理咨询平台“壹点灵”咨询师黄晶介绍,在职场被PUA者之所以会感到痛苦,是因为其认知结构,尤其是自我认知在进入工作环境后,受到外界信息影响发生重组,产生认知失衡。

事实上,在通常情况下,职场白领并非都能辨别自己所面对的是领导的普通批评,还是职场PUA。

黄晶表示,被职场PUA者开始出现认知失衡、自我怀疑,继而产生焦虑、紧张感,并在尝试消除这类负面情绪的过程中感到无力,而长期的无力感最终可能导致被PUA者患抑郁症。

中科院心理健康指导师田凯告诉芥末堆,面对带有明显表现的PUA,被PUA者可通过获取更多支持声音及时止损,比如,与朋友、家人或同级别的同事交流,更好地了解自己、准确定位。但同时,周边人也可能因无法理解其处境而给被PUA者带来二次伤害。

超6成白领称曾被职场PUA,正在上升的心理咨询需求

智联招聘于今年6月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63.65%的受访白领表示自己经历过职场PUA,而行业工作强度较大、竞争激烈的商业服务、金融业成为重灾区。

面对日益加快的工作节奏、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心理压力正在成为困扰更多人的难题。与此同时,心理咨询、心理课程等解决办法也开始逐渐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田凯就建议,应对职场PUA,最优项是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一方面,判断其所承受的精神压力是否来着职场PUA,需要专业知识来辨别;另一方面,咨询师更能通过表面现象看到其内在体验并作出准确回应。

他介绍,社会上所提供的职场心理服务主要从两个层面发挥作用。一是认知层面,即形成准确的自我认知,并清晰了解怎样的领导、公司和行业才是适合自己个人情况。二是行为层面,即通过场景模拟、角色扮演等亲身体验,学习行为方法并形成深刻记忆。

作为心理咨询行业的从业者,黄晶注意到,心理咨询师的招聘规模在扩大,整个行业也正处于上升期,尤其是职场心理健康服务。

CBNData《2018心理咨询行业人群洞察报告》显示,简单心理平台数据中,2018的年度人均心理咨询花费相比2016年增长近28%,达到人均5913.56元/年。

图虫创意-263669760365166751.jpg

心理咨询  图源于图虫创意

田凯表示,近些年来,社会对于职场心理健康咨询、教育的需求正在增大。他介绍,心理咨询机构洛伽中心的数据显示,治疗性咨询和发展性咨询的访客比例从之前的9:1变化为现如今的4:1。其中,发展性咨询主要聚焦的就是职场心理问题。

田凯认为,一方面,工作压力大、职场竞争加剧推动了心理健康服务的发展。另一方面,职场压力被给予更多关注,人们也愈加注重心理健康问题。与此同时,随着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从医患关系向平等关系转化,人们对心理咨询的理解也不再只是“生病了才去咨询”,而是希望借此改变当下生活状态。

职场心理健康服务也并非只有咨询一种。黄晶告诉芥末堆,咨询属于“重产品”,更多针对心理问题较为显著的来访者,且时间、金钱成本比较高。需求较多的职场心理健康服务,一般是课程一类“轻产品”,主要起到预防、教育作用,尤其是提高职场新人的警觉。

《2018心理咨询行业人群洞察报告》中也提到,超过90%的人愿意为心理内容类产品付费,其中心理学相关书籍、音频/视频和互联网课程成为最受欢迎前三产品。

心理咨询行业正在发展,解决职场PUA关键点还在哪里

根据天眼查数据,截至目前企业名称包含“心理咨询”的公司有超过10万家。其中,注册时间在1年到5年间的公司就有5万多家。这或许表明,心理咨询行业在近五年间正在高速增长。

与此同时,近些年来关于心理学相关话题的推文也频频出现在微信内,许多篇篇10万+的心理学自媒体平台应运而生。

但事实上,这个行业仍然面临更多的难题。CBNData报告中提到,截⽌到2017年底,120万的获证⼼理咨询师中,仅有三四万⼈在从事⼼理咨询专职或兼职⼯作,⼼理咨询师缺⼝多达130万⼈。

北师⼤⼼理健康服务中⼼的专家认为,目前心理咨询学历教育主要以硕⼠项⽬为主,多为师徒制,每年毕业⼈数有限,且总体缺乏系统的专业训练;⾮学历教育以短期培训班为主,缺乏系统的理论和实践训练,培训质量也良莠不⻬。

另一方面,由于心理咨询机构主营业务虽然通常来自课程、测评和咨询,但线下活动、会展营销等业务也是其重要的营收来源。

受疫情影响,这些原本的线下业务均难以开展。而疫情带来的短期心理需求的爆发也难以为企业带来更多业务。

壹心理创始人黄伟强在接受亿欧网采访时就提到,由于不能出门,原有存量的心理消费需求是被抑制的,疫情催生出的心理需求虽然是在爆发,但基本可以被看作是公益服务的一部分。

行业发展可以帮助更多遇到职场PUA的人们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仅有行业体系或许并不足够,解决问题的核心应该是由体制内外共同努力。

正如许多网友讨论中提到的,PUA现象从亲密关系中产生,并延展到许多其他领域。而其中核心并不仅存在于心理健康问题。

值得注意,在Yamy事件持续发酵的过程中,不少网友表示,看到别人的经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正在遭受职场PUA。

对此,田凯表示,将职场心理类课程纳入个体受教育阶段的学习非常有必要。

他告诉芥末堆,人们从小接受“听话教育”,在学校听老师不会被批评、在家听家长就是好孩子,已经成为大众默认的标准。延伸到职场,人们便习惯性去寻求榜样、权威来听从,缺少自己的判断,独立思考能力和个体性较弱。这是文化和社会带来的压力,也是生命教育、职场教育的缺失。

“这与我国长期以来的教育模式和职场教育缺失息息相关。”田凯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Yamy自曝被职场PUA,你是否才想到自己?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