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卖网课年营收5.8亿美元,这家上市教育公司依然面临挑战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卖网课年营收5.8亿美元,这家上市教育公司依然面临挑战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摘要:盈利、竞争和商业模式问题是关键。

2U首图.jpg

图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阿宅 9月11日 报道

近年来,中国K12在线教育正备受关注,而在美国,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才是资本的宠儿。人们所熟知的MOOC、中学后教育公司、企业培训提供商都是该领域的玩家。此外,还有一类公司比较与众不同,它们负责为大学管理整个在线项目,教育上市公司2U就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一家公司。

作为在线教育服务商,2U在此次疫情期间也分得了一杯羹。学校大范围关闭,纷纷寻求线下转线上的解决方案,2U的大学合作伙伴增加了,营收也随之攀升。由于疫情形势仍不容乐观,很多大学很可能在秋季甚至以后继续选择在线授课方式,这对2U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好消息。

与此同时,掩藏在繁荣景象之下的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该问题自2U成立以来就已经存在,即使在公司上市之后也没有被完全解决,那就是盈利问题。此次疫情能否能帮助2U扭转颓势?2U还面临哪些挑战?在线项目管理市场还会持续保持优势吗?

定位高端,只与名校合作

如果整个学期学校都在线授课,学费该不该减免?

许多留学生应该都思考过这个问题。此前,国外一些高校宣布秋季学期继续上网课,但依然收取全额学费,这一做法令很多人费解。在他们看来,在家上网课不同于在学校上课,一些服务和资源学生并没有享受到,所以学校应该减免或退还部分学费。

但有一类公司主张即使只提供网课,学校也应收取全额学费,这类公司就是在线项目管理(online program manager,OPM)公司,2U是其中的代表选手。这是一家专为高校管理在线课程的公司。

芥末堆此前介绍过美国K12教育上市公司,K12专为K-12阶段的虚拟公立学校管理在线项目,而2U关注的则是高等教育领域。作为一家美国本土上市公司,2U的业务线并不复杂,主要包括两大版块:研究生学位课程部分和非学位短期证书课程。

  • 研究生学位课程:2U与非营利性大学合作,负责提供技术和服务,使大学能够提供在线学位课程。

  • 非学位短期证书课程:2U通过与非营利性大学的关系,提供在线短期课程和技术技能相关的课程。

可以看出,2U的课程主要分为学位和非学位课程,既有To B也有To C的业务,主要面向的是成人群体。

创业之初,奇谱·波塞克(Chip Paucek)、约翰·卡兹曼(John Katzman)和杰里米·约翰逊(Jeremy Johnson)三人发现知名大学中很少有提供在线教学服务的,然而有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去校园里读书,但同时他们又想获得学位。

这几位创业能手一合计,这个生意可以做,于是他们于2008年创办了2U,并从需求较高的研究生学位课程切入,专门与知名高校合作提供学位课程。从一开始,2U就排除了在线教育中低成本和低质量的商业模式,要做就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然而,这也为之后高居不下的成本埋下了伏笔。

随着在线教育的认知度越来越高,凭借着这个业务,在成立6年后的2014年,2U终于在纳斯达克敲钟,并开始以TWOU这个代码在资本市场中活动。

2U的定位是希望打造一个让在线教育和校园教育平起平坐的平台,并不是取代大学也不是和大学竞争,而是直接和大学合作,为其提供内容之外的服务,比如招生、技术平台和管理等。南加州大学的罗西尔商学院是2U的第一个客户。从2U目前的网页上看,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都在其合作名单上。

联合创始人波塞克曾表示,2U公司之所以能在这个行业里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涉猎任何教育内容,而是专注于独立提供技术

上网课凭什么收取全额学费?

回到刚刚提到的上网课却要交全额学费的问题,大家所熟知的MOOC平台提供的也是在线课程,但价格却比2U低不少,2U凭什么收取如此高昂的学费?

2U称,他们的招生标准、学费和课程都与线下的标准一样。2U的学位课程包括每周的在线直播课,10-15个学生一个小班,并且采用的是研讨会的形式,使每个学生都能听到其他人的声音。教授还可以分享内容,甚至可以让学生掌控课堂进行演示。此外,2U还会提供平台供师生沟通交流。

而MOOC,顾名思义面向的是大规模的学生群体,并不像2U一样是小班教学。另外,MOOC录取门槛低,提供的很多都是不同步的内容,师生之间缺乏互动。

波塞克表示,“我们认为这种形式的在线教育在很多方面都比校园教育好,它本质上是一种更灵活的在线学位。”也就是说,既然跟线下课程的标准都一样,而且更加灵活了,学费当然也要和线下课程的一样。

与此同时,这也导致与MOOC等形式的高等教育相比,2U的价格最高。例如,Coursera提供的20多门医学课程都是免费的,其中包括加州理工、杜克大学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课程,非知名大学(如菲尼克斯大学)的护理学硕士学位的学费最高是3.2万美元,但2U平台上乔治敦大学护理学的在线硕士学位的总学费高达7.7万美元。

虽然收取的学费高,但这并不意味着2U赚了很多利润。随着生意越做越大,2U的成本支出也越来越多,净亏损缺口并没有得到控制。

为什么不能盈利?

2U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自成立以来,我们的净亏损一直很严重,我们不确定我们未来的盈利能力。

进出水问题套用在2U身上再合适不过。一边注水,一边出水,水位线迟迟不能升高。公司营收每年都在增加,但与此同时,成本也在不断攀升,所以导致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U上市这几年的财报数据很清楚地体现了这个问题。

2U亏损.jpg芥末堆根据2U财报整理

为什么2U无法盈利?根源在其商业模式。

研究生学位课程是2U的主要业务。今年Q1,这部分业务占总营收的85%。2017年,它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7%。这些课程由2U开发,与其合作的大学负责出内容和老师。课程以大学的名义进行销售。2U需要承担项目开发的所有前期费用,一旦项目启动,它会收取60%的学费。这个分成比例看似很高,但2U的前期费用通常在500万美元到1000万美元不等。

联合创始人杰里米也曾表示,他们要为每一个具体的项目进行平台定制、同教师合作、设计校园社交网络和同步视频系统,这使得每一个项目的费用都达到了1000万美元。

2U商业模式.png

假设学费是100美元,2U和学校六四分成  图源:Brian Withers/The Motley Fool 

2U的成本包括营销和销售、服务和支持以及开发,销售成本占最大比例,其他几项支出不相上下。2019年财报显示,2U有3749名全职员工和2099名兼职员工,这意味着它的管理成本也很高。

2U的合作大学所承担的最大的成本是教学费用。大学花费的成本少,所以即使大学分成比例低,但实际上它比2U赚得多。这种模式对2U的客户非常有吸引力。

一个新项目启动后,2U需要3到5年时间来收回前期成本。在这之后,2U预计每年能从每项正在进行的项目中获得500万至600万美元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2U和大学的合同期一般在10至15年,该公司正在建立一个项目组合,使公司能够长期获得收入和利润。

但就目前来看,2U的长期项目依然较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盈利的结果。目前,2U的成本支出仍然高于收入。而且随着项目数量增加,其研发成本也会随之上升。这也解释了2U为什么到现在还未盈利。

其实在上市后,为了拓宽业务线并丰富收入来源,2U在原本研究生学位课的基础上增加了短期证书课程。

2017年5月,2U以1.03 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南非教育企业GetSmarter,开始进入短期课程领域。2年后的5月,2U宣布将以7.5亿美元价格收购编程训练营Trilogy,涉足技能培训领域。由于此次大手笔的收购交易,所以这一年2U的净亏损比往年高出很多。增加了这两部分业务后,2U的财报中多了课程和教学这一部分支出。

2019年8月,2U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合作提供数据科学和商业分析学学士学位课程,这标志着2U叩开了本科学位市场的大门。

图片2.png

2U体系

目前,2U形成了上图的教育生态体系,覆盖学位和非学位、不同时长和多种价位的课程,涵盖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领域。这在一定程度也能增加2U的抗风险能力。

虽然短期课程和编程训练营确实为2U带来了更多收入,但目前占总营收的比例还较小,不过这部分业务的潜力很大。今年Q2,非学位短期课程的收入增长了97%,达到6700万美元。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U的内部问题还没解决,就又有麻烦找上门来了,2U这类OPM公司的商业模式引发了争议。

收入分成模式惹争议

一些OPM公司采用的是收入分成模式,而且学位课程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收入分成。如上文所说,2U会按照合同规定的比例向学校客户收取60%的学费。一些批评人士称之为掠夺性的盈利计划,这种模式会增加高等教育的成本。

2U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普林斯顿评论》创始人卡兹曼也反对这种模式,2013年,2U上市的前一年,他离开了2U,自立门户创办了Noodle Partners。这家公司虽然也为大学管理在线课程,但其商业模式却与2U的不太一样,Noodle Partners是按服务收费,比收入分成模式公司的收费更低。

今年年初,民主党官员,其中包括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要求5家提供OPM服务的公司(2U、Academic Partnerships、Bisk Education、Pearson和Wiley)提交与高校的具体合同条款。这些官员表示,这几家OPM公司可能违反了禁止享有联邦学生资助的大学为招收新生而向其他公司支付佣金的联邦法律。2U对此的回应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和与大学的关系是透明的。

其实,收入分成和按服务收费各有利弊,对于那些没有资金或专业知识来搭建在线项目的大学来说,收入分成是个很好的模式。但对于那些只想让第三方提供商来提供某几个环节服务的学校来说,按服务收费可能更合适。 

疫情能否帮助2U扭转颓势?

又要谈到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终究绕不开疫情这两个字,尤其是对教育公司而言。美国大学关闭和秋季线下开学的难题为2U创造了大好的增长机会,这扭转了其去年的颓势。

2019年,2U称自己将减慢研究生学位课程的增长速度,缩减课程规模,投资者因此起诉2U,指控其没有披露在线教育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并在公司是否能可持续增长方面释放误导的信号。去年8月初,2U的股价也因此暴跌至约14美元。

就2020年H1的业绩来说,2U(NASDAQ: TWOU)的表现给投资者打了一剂强心针,股价也随之逐渐涨回40多美元,虽然还远没有达到2018年5月98美元的峰值。

图片3.png

2018Q2-2020Q2,2U两大业务版块的收入情况

2U在Q1的营收约为1.76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44%。Q2营收约为1.8亿美元,稍微高于Q1的营收,其中研究生学位课程的收入增长了14%,达到1.157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5%;非学位短期课程的收入在Q2增长了97%,达到6700万美元。虽然该业务在总营收中的比重并不是很高,但从增长幅度来看,有很大潜力。

首席执行官波塞克对在线项目很有信心,他在Q1电话会中表示,“随着在线学习成为常态,现在又临近秋季学期,我们相信学生将越来越多地认为,除了线下校园项目之外,他们还能选择在线项目。”

然而,营收增长的同时,净亏损缺口还是在持续扩大,盈利问题还是没有随着需求和营收的上升而有所好转。Q2 2U的净亏损规模增加了3820万美元至6620万美元,各项支出都在上涨。从H1的成本和费用来看,销售和营销费用占比最高,但课程和教学费用的同比增长率最高,达到133%。

而且,在线项目管理领域玩家众多,蓝海已经变成红海,除了净亏损问题,2U还面临着激烈的外部竞争。教育市场研究公司全球教育智库(HolonIQ)的数据显示,该领域有60多家公司,而且实际数字可能更多。

市场高度分散,发展迅速,技术更新迭代速度快,学生和教育者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随着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学生对于课程的价格也会更加敏感。疫情对于2U来说虽然是利好消息,但对整个OPM市场来说,疫情的到来可能会加剧这个市场的竞争。

在学位课程方面,随着在线学习市场发展越来越快,在线学位数量也越来越多,有更多玩家进入该领域。同时,大学也可能选择开发自己的在线课程管理平台,而不是选择寻求外部援助。

在短期证书课程方面,相比学位课程,这个市场的门槛低,竞争会更加激烈。MOOC平台也纷纷入局,如提供短期证书课程、微学位课程和类似的非学位课程,这些公司也瞄准了企业培训市场。各种各样的训练营课程和企业培训平台也涌向越来越拥挤的成人培训市场。

许多学者认为,疫情改变了高等教育,即使在疫情结束之后,高等教育也不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还将增强,这对2U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如果可持续增长、愈发激烈的竞争现状和商业模式这几大问题无法得以解决,即使是形势大好,2U可能也无法实现长远的发展目标

此外,11月美国大选的结果可能也会对2U造成间接影响。投资银行和咨询公司Tyton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特雷斯·乌尔丹(Trace Urdan)说道,如果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赢得大选,美国教育部长会由谁担任?这个人是否会打击OPM的收入分成模式?

参考资料:
1.2U’s Business Isn’t Profitable, but Investors Shouldn’t Care, The Motley Fool.
2.Revenue from Trilogy Bootcamps Help 2U, But Future Still Uncertain, EdSurge.
3.2U announces its first online undergrad degree, PIE News.
4.Online Educator 2U To Benefit From Closed Campuses, Forbes.
5.As Competition Mounts, 2U Signals Big Changes for Online Education, The Chronicle Higher Education.
6.2U reports 'unprecedented demand,' but challenges lurk ahead for OPMs, Education Dive.
7.$97,500 for an Online Degree? 2U Is Worth It, Say Students, Forbes.
8.How Companies Profit Off Education at Nonprofit Schools, The Atlantic.
9.2U said it's making a key business model shift — and its stock tanked, Washington Business Journal.
10.Layoffs, Deferred Tuition and More Transparency Among 2U Changes Since Stock Fall, EdSurge.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卖网课年营收5.8亿美元,这家上市教育公司依然面临挑战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