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因办学经费不足、涉违规招生,辽宁阜新最大民办学校突然倒闭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因办学经费不足、涉违规招生,辽宁阜新最大民办学校突然倒闭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博创学校的资金紧张问题或许可以追溯到2017年。

1453184273.jpg

芥末堆 李婷 9月27日 报道

2020年秋季学期开学一个半月后,辽宁阜新市博创学校倒闭了。

9月23日,周三,博创学校小学部老师刘萌结束了上午的课程,接到当地教育局工作人员的通知,学校无法继续办学了,学生和老师将被整体分流。

官网显示,阜新市博创学校是一所拥有从小学到高中12个年级的民办全日制寄宿学校,成立于2008年,属于北京砺仁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还包括阜新市博创工贸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和北大新世纪Crest幼儿园,学生总数超过4000人。

在网上流出的现场视频中,不少学生拉着行李箱站在教学楼下,有学生从楼上向下抛洒书本纸张,灭火器的粉尘从窗户里面向外弥漫,画面外有人大声说着“学校黄了”。

WechatIMG332.jpeg

现场视频截图

阜新市教育局在9月25日发布的情况通报中解释道,博创工贸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博创学校等2所学校存在拖欠教职工工资和保险费、拖欠学生实习工资、违规招生等问题,办学经费严重不足,无法保证学生就餐和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学生和教师将整体安置到3所公办学校和1所民办学校。

学校倒闭前一天,老师还在正常上课

博创学校即将要倒闭的消息在一周之前就传出来了。

该校初中部离职教师李舒告诉芥末堆,入职当地另一所民办学校育才学校的前同事在微信群里提前通知大家,他们将要接收博创学校被分流来的学生,“博创可能要倒闭了”。“老板跑路了”,则是在微博上流传的另一个说法。

但刘萌提到,就在倒闭的两三天前,学校董事长敖飞曾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澄清”,这些都是谣言,并且将在11月左右补齐之前拖欠的工资。“所以我们大家都相信了,以为真是谣言,每天都在正常上课。”当教育局工作人员通知学校停办时,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老师、家长、学生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就说要分流。”

此外,所有师生都要在9月23日立即搬离学校。“没有家长的允许,我们也一头雾水。”刘萌和同事们不敢轻易放学生们离校。闻讯赶来的家长、被拖欠薪资的老师,和校园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学生,叠加在一起,出现了网络视频中流传的校园场面。

李舒给芥末堆展示了当天阜新市教育局出具的《关于阜新市博创学校、阜新市博创工贸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安置的公告》。上面交代了各年级学生安置办法,博创学校小学至高中学生前往育才小学及初高中报到,中职学生按专业划分,分别到阜新市第一、第二职专以及细河区职教中心报到,报到时间为9月27日,后面也附上了各分流学校的联系方式。

WechatIMG344.jpeg

教育局部分安置方案 

阜新市教育局9月25日再次发布情况通报称,博创工贸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博创学校等2所学校存在拖欠教职工工资和保险费、拖欠学生实习工资、违规招生等问题,9月20日已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吊销办学许可证,并成立联合工作组进驻学校。因该校办学经费严重不足,无法保证学生就餐和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学生和教师将整体安置到3所公办学校和1所民办学校。

家长质疑违规收补课费,学校违规招生或致部分学生无学籍

学校停办的情况,让不少家长十分困惑,好好的学校,怎么说停就停了? 

赵芳的儿子在博创学校高中部读高三,正是关键阶段。就在9月19日,老师还在班级微信群统一收了每个人125元的费用,说是学校给大家定了新高考一轮复习全套用卷。没想到的是,短短几天后,学校就倒闭了。刚交的材料费孩子用上了吗?她不得而知。

赵芳还提到,去年冬天学校收取了每人200元取暖费,但是到了11月中旬突然断暖,学生还因此临时放了几天假。学校到底有没有交暖气费?学校是在乱收费吗?赵芳告诉芥末堆,包括她在内的不少家长,都曾对博创学校的收费问题产生过疑问,但也害怕学校会因此为难孩子而作罢。

今年新高三学生的暑假从7月31日开始到8月11日结束。在放假之前,她一共交了1900元。其中包括伙食费和“晚自习补课费”各400元,7月20日至9月1日的“暑假补课费”1000元,以及100元班费。到了8月29日,学校开始收取9月份的各项费用,共计1105.5元。 “有一次连续两个月,每个月交了2000多元,实在是有点紧张。”赵芳说。

虽然儿子因为个人原因整个8月都没有到校,所有费用赵芳也要照交,老师告诉大家,“请假的学生,所有补课产生的费用需要学生正常交。部分坚决不交的学生,会影响毕业证的领取。”

WechatIMG347.jpeg

家长提供截图

民办高中收取补课费是否合规?芥末堆多次拨打阜新市教育局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类似情况已有城市做出判断。今年7月,有网友举报河北沧州献县求是私立学校收取线下补课费,7月15日-8月15日每天40元,一共收费1200元。当地教育体育局曾作出回应,责令其立即停止线上教学行为,做好退费工作。对于该校的违规办学行为,将依法予以处理。

“补课费”之说也并不合规。2015年,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严禁中小学校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违者将给予通报批评、取消评奖资格、撤消荣誉称号等处罚,并追究学校领导责任及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

关于阜新市教育局通报中提到的“违规招生”,有老师向芥末堆确认,博创学校高中部新高一共有超过300名学生,其中只有190名学生有学籍。另外100多名学生怎么办?

9月27日,报到当日,芥末堆就此致电咨询育才高中,副校长曹剑回应称,学校服从当地教育局和阜新市育才教育集团的安排,已经全部接收来自博创学校的学生,包括没有学籍的学生,后续学籍问题如何处理“不太清楚”。

而已经带着孩子报完到的赵芳还是想知道,为什么这次分流问题没有采集家长们的意见,或者除了育才学校之外,他们还有没有可能有其他的选择。

2018年开始拖欠工资,有老师入职两年未缴社保

博创学校的资金紧张问题或许可以追溯到2017年。

“我2017年师范毕业,7月份进入阜新市博创学校,从2018年2月份开始拖欠工资,基本上就是两三个月发一次,一次可能只发半个月。”李舒和女朋友都曾是博创学校的老师,先后于2019年和2020年7月离职,离职原因正是通报中提到的“拖欠教职工工资和保险费”。

与此同时,李舒发现,从正式入职以来,学校就没给他交过社保。“每个月按时正常扣,但是这钱学校并没有上交给社保局。”在职两年,李舒每月的工资约4300元,学校拖欠了3万元左右。

WechatIMG65.jpeg

李舒提供的社保查询记录

李舒向芥末堆出示了一份《阜新市博创学校离职员工被拖欠工资和保险情况统计表》,名单上登记了62名离职员工,社保停缴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7月,有人2019年6月的工资至今未发,芥末堆粗略估计涉及金额超过100万元。

“我是欠了去年的9月、10月的工资,今年6月、7月的绩效,和八九月份的工资。”在职的刘萌也遇到了拖欠工资的问题,“最离谱的情况,我一个月挣3000块钱工资,可能分四次发。”

据上海广播电视台看看新闻,9月24日,当地教育局相关工作组工作人员召开情况说明会表示,育才学校从办学环境和经济实力对学生有稳定保障,并称“教师问题只要个人同意,同样成建制转移”,拖欠工资的问题由“政府兜底,肯定解决”。

离职员工被拖欠的工资和社保如何解决,李舒至今也没得到解答。

法院裁定:博创学校无财产可供执行,2018年曾拟2333万元收购北京幼儿园

 “差大家这么多工资,本非我愿。”李舒向芥末堆提供了博创学校董事长敖飞今年4月在2020届高三教师群的对话。

敖飞向老师们承认,“我们的现金流确实出现了问题” “作为一个投资人不应该”,并称学校正在积极的寻求战略合作伙伴,将引入资金缓解状况。当时敖飞曾提到,与合作方“谈的非常愉快,非常顺利”,承诺将在一周之内给大家补上3个月的工资,在今年8月底之前,把拖欠老师的保险补上。

官网显示,博创学校是当地规模最大的综合类学校,占地面积3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6000平方米,隶属于北京砺仁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董事长及大股东为敖飞。

该公司下属企业有辽宁中天恒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北京克莱斯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中企人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砺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阜新博创教育基地等。砺仁集团称其将在各大板块并行发展,着重“幼儿园加盟和人力资源服务板块”,即北京克莱斯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中企人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业务,并计划在三到五年内上市。

在教学方面,博创学校在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获得阜新市民办教育示范学校的称号。今年7月的高考喜报中,博创高级中学公布其本科上线率82%,最高分624分,并称“艺考全省状元”也出自该校。

不管从经济实力还是教学实力来看,博创学校都有一定的保障,而阜新市教育局对博创学校给出的判定是“办学经费严重不足”。 芥末堆致电敖飞了解学校相关情况,对方以“人在阜新,不方便接电话”为由挂断。

实际情况或许不像敖飞之前所说的那样乐观。芥末堆注意到,8月31日,阜新市太平区人民法院在《姜红美、阜新市博创学校劳动争议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中提到,“本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阜新市博创学校的房屋、土地均未办理相关权利证照,其他银行帐户无可供执行的存款,除此之外,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原本打算着重发展的幼儿园业务,其收购计划同样也无法继续。据《田海庆与北京砺仁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8年11月,北京砺仁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欲以2333万元收购北京市大兴区金枫阳光双语幼儿园90%的权益,原告提交的食品经营许可证、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均显示2019年3月20日后,金枫幼儿园变更为克莱斯特幼儿园,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敖飞。截至2019年6月5日砺仁公司仅支付362万元转让款,剩余款项逾期未付被告上法庭。今年5月,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判定,砺仁公司构成违约,收购协议已解除。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8月,北京砺仁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据受访者要求,李舒、赵芳、刘萌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因办学经费不足、涉违规招生,辽宁阜新最大民办学校突然倒闭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