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那些法考封闭式训练营的故事

作者:法律求职 发布时间:

那些法考封闭式训练营的故事

作者:法律求职 发布时间:

摘要:法考过不了,似乎就意味磕磕巴巴的一生开始了。

微信图片_20201013074909.jpg

*来源:法律求职(ID:lawjob)

任何一个法学生都明白,如果想从事法律行业,法考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好像做人得有身份证,法考就是法学生的“身份证”,法考过不了,似乎就意味磕磕巴巴的一生开始了。

而教辅机构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利用客户焦虑情绪的好机会,各种补课班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开办起来了,其中最绝的,还属封闭式训练营。

这种训练营往往持续两个月,师资参差不齐,有的能请来名师面授,有的就是从法学院捞两个研究生讲讲题。

由于成本原因,这些训练营往往地处偏远,生存环境恶劣(大夏天没有空调、虫子满地乱爬是常事)。但打着“押题”的旗号,报名费又往往不菲。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聚集在这里。

“当了三年村官后抑郁,有户口没房”

尽管每个来集训的人都不是没有故事的同学,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个毅然辞掉北京村官,孤注一掷脱产法考的姑娘,我们都叫她A哥。

她来自河南,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她比较出息,高考考上北京的211,成为了祖上头一个北京大学生。

毕业的时候她的打算是找份工资高的工作,在北京拼搏拼搏,闯一闯。但是家里坚决反对,在他们眼里只有给国家干活才是真正光宗耀祖的事情,才是“正经营生”。

于是带着家里人的期许,她考上了北京村官,过上了三年不咸不淡的村官生活。

A哥说在那边当村官的都是家里有钱有势来混职称的,平时他们都在屋里待着不上班,也没人敢管。但是她啥背景没有,每次她缺勤都被领导狠批一顿。

“我在北京有户口有工作,但是实际上我有什么?我一无所有。”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情绪已经有些崩溃,这是她上一份村官的工作留下的后遗症。对这三年,她几乎可以说是痛恨的:“我已经熬出了抑郁症,我如果再不离开我可能会自杀。”

这种消磨的日子太看不到头了,于是她拿到北京户口之后就辞了工作,重拾旧业,打算把法考考下来去做律师。

“人民日报说失去了奋斗,有再多的房产都无家可归。那我呢,家里人不让我回去,说要在北京站稳脚跟,但是我拿什么站?我才是真的无家可归。”

微信图片_20201013074949.jpg

A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法考上,但她对法考的情绪却非常复杂。

“如果能过法考,那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但万一我过不了呢?”三年的村官经历除了教她委曲求全以外,离开体制内都不能算是工作经验。万一她一直过不了法考,那她就只能一直待业,这样的结局似乎比当一辈子村官更惨。

每当这种焦虑涌上心头的时刻,她格外地痛恨法学这行“准入门槛”如此之高,但她又不得不承认,她骨子里又爱着这种“尊贵感”。

“富二代,和大法官之间只差一张法考证”

并不是每个人都过着A哥一样如履薄冰的生活,比如坐在不远处的Johnny,就是一个富二代。

他学法学考法考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当官:家里人各个行业都有了,就差政法系统的了,所以就来考法考了。

尽管我无意探讨一些阶级固化的深刻社会命题,但当我听到有人形容他“离大法官就差一张法考证了”的时候,内心多少还是有些震动的。

微信图片_20201013075049.jpg

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可震动的。单凭想象,也可以构想出有这样的人的存在,只不过当他活生生地出现在你面前,考过法考就可以直接抵达你此生说不准也到不了的终点的时候,好像还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想象中还大。

尽管前途是一片光明,但有时候还是流露出一些消极的情绪。

他对法学并没什么兴趣,相比法学,他更喜欢创造力更强的工作。他大学期间曾经瞒着家里偷偷去公关公司实习,尽管一天50还累得跟狗似的,但他还是觉得这是他大学以来最开心的日子。

他很多时候并没把自己当成学法的,偶尔甚至会脱口而出“那些法学生”这样的台词,尽管他没有直接说,但依然感觉得到他对法学这行的排斥。

“第三年来这里,尽管每年成绩都那样,但不集训心里更不安”

复习法考的同学大概都开过玩笑说“十年漫漫法考路”,也都看过论坛里N战终成功的逆袭大神经验贴,但他们往往是江湖里、新闻里的传说,并不是所有人都亲眼见过四战乃至五战的斗士。

黄姐就是这样的一位斗士。

她本科毕业于河北某所不知名大学,这是她第五次报名法考,也是第三次参加法考封闭式训练营。

她在大兴和房山度过了去年和前年的夏天,今年她发现自己已经非常习惯这种生活了。

微信图片_20201013075120.jpg

她说自己经常翻法考论坛,里面有很多描述法考不易的帖子。

每次她翻到评论的时候,总有人呛作者“法考哪有这么难,自己就复习了两个月还拿了高分”、“太夸张了,分明是没有好好学”这样的话,每次看到她都很生气。

“因为自己轻松过了法考,就去质疑那些没过法考的人的努力,这不是很荒谬的事吗?难道我不比他们付出多得多的努力吗?”

她从手机相册里翻出她拍的这几年用过的法考复习资料,很多书整整齐齐地被摞起来。因为法考辅导书每年更新,可以说光是买书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她说这几年成绩虽然也有小进步,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提升。提升一百分?保过?不存在的。

如果补习并没有显著效果,那究竟是什么让她心甘情愿一年又一年地花一两万来这个穷乡僻壤苦读呢?

“不来不安心啊。”这么说的时候多少有点无奈。她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得了绝症的病人,明知道自己吃的药没什么明显疗效,但还是会坚持吃。“因为不吃就更没希望了。”

当被问到如果今年还没过会怎么办时,她说:大概会一直考下去吧。她看起来没什么犹豫,声音也很平静,听起来像是深思熟虑后的答案。

微信图片_20201013075218.jpg

“我已经被这件事耽误了五年了,我27了,如果没有一个结果,我不甘心。”

她的话让我不由得想到赌场里的赌徒,输得越多越想翻盘,想赢回损失。

但是究竟应该及时止损还是和命运抗争到底,似乎是道艰难而危险的题,亦没有标准答案。

“只是陪女朋友过来复习”

其实这里的空气也不全是焦灼。

在自习室里,李伟似乎有点格格不入。他是这里唯一的“闲人”:翻两页书又放下,拿起手机刷一刷微博又打一局游戏,再翻两页书,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事实上他不是法学生,今后也不打算从事法律行业,他会出现在这里,只是陪女朋友来集训的。

关于怎么萌生陪女朋友集训的念头,他是这么解释的:“我们俩异地恋,她最近老是跟我闹,我想着放暑假也没啥事,就跟她一起来这边集训了,这样在一起时间长一些。”

微信图片_20201013075242.jpg

作为这里唯一一个对法考压根没兴趣的人,他反而有了更多的别样体验。

李伟最不能理解的事情,就是其他集训营里的人对法考的执念。

“我是学计算机的,我们这行只要有实力就能有口饭吃,不管是清华还是专科毕业的都一样。我实在不懂这个法学为什么门槛这么高,不过法考就好像会死人一样。”

他本想着过来之后,跟女朋友能有更多相处时间,可以缓和一下最近不太稳定的关系,没想到来了之后发现女友忙于复习,根本没时间跟他交流,而且因为考试压力,整个人情绪波动很大,反而吵得更频繁了。集训营刚进行三分之一,他就有点打退堂鼓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心思。

李伟和女朋友恋爱也有段时间了,尽管还没毕业,但是他觉得自己是认真的、是“奔着结婚去的”。程序员本身就是加班到死的工种,如果妻子也每天奔波,不知道一天到晚能不能见上面,更别提家务、孩子一系列琐碎事情,都是麻烦。

“这么说可能有点直男癌吧,但是看她现在这么忙,以后当律师了肯定更忙,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她结婚。”

“最后想说的话”

集训营就像一个小型社会,各式各样的人聚集在这里,当然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过法考”。

但当除去这个目的后,每个人又都变回为独立的个体。

法考分数是冰凉的,但背后的考生却是有血有肉的,法条背后的形象,单靠分数无法窥见,哪怕透过故事也是无法清晰立体的。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法律求职”。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法律求职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法律求职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那些法考封闭式训练营的故事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