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体美教育挂钩中考升学,细分领域能否再出双巨头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体美教育挂钩中考升学,细分领域能否再出双巨头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总“被生病”的体育老师和美术老师,这次真的要常驻课堂了。

图虫创意-436615191280746516.jpg

芥末堆 李婷 10月17日 报道

“长于智、疏于德、弱于体美、缺于劳。”在2018年12月的全国学校体育美育工作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推进会上,教育部长陈宝生曾总结学生“德智体美劳”发展状况,体、美两项的问题在于“缺教师、缺时间、缺场地、缺保障”。

最缺的还是学校和学生的重视。10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让体育和美育教学进一步和考试升学挂钩,强调注重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

其中提到,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探索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力争到2022年全面实行美育中考。

在政策加持之下,体育教育和美育教育,会像少儿编程一样,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聚焦:将体育和美育与升学考试结合

“学校的体育中考要不断总结经验,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在10月16日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举例,“目前全国有一家,云南省已经做到了从今年开始体育中考跟语文数学外语一样都是100分。”

同时,王登峰表示,在此基础上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而美育教育改革稍慢一步,美育中考将于2022年全面实行。

体育和美育,在升学考核评价里有了更加突出的地位。为数学课和英语课让步多年的体育课和美术课,也将作为备考科目回到学生的课程表上。

早在1995年,体育就曾作为考试科目出现在河南等部分地区中考当中。直到2007年5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提出“全面组织实施初中毕业升学体育考试,并逐步加大体育成绩在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和中考成绩中的分量”。随后,相关政策时有推新。

时间来到2020年,作为实现全面小康社会、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一年,“新时代对教育提出的最直接的要求就是教育要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社会发展也需要全面发展的人才。”王登新解释道。

中高考改革不断推进,破除“唯分数论“的声音愈演愈烈,“一考定终身”的评价方式引起越来越多的社会反思。同时,中国青少年视力状况和身体素质状况,让家长不得不重新审视体育活动的重要性。

《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高中生为81%,大学生超过90%。此外,我国第四次营养健康调查报告显示,全国6-17岁儿童青少年肥胖率10年时间内增长了2倍,达到5300万人。体育活动不足是上述两组数据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美育教育更是常年处于整个教育事业中的薄弱环节。目前全国已经有4个省开展美育中考计分,同时还有6个省、12个地市已经开始了中考美育的计分,分值在10分到40分之间,云南省从今年开始要增加到40分。

美育中考怎么考?以江苏南京为例,艺术素质测评分为过程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两部分。过程性评价是根据学生在校参加艺术课程学习、参与艺术社团活动、发展艺术特长的情况综合评定。每学期满分100分,其中音乐、美术两科各50分,占总成绩的60%;终结性评价是以机考的形式检验学生学科知识与学科技能,满分100分,其中音乐、美术两科各50分,占总成绩的40%。

但在更多的城市和学校,美育工作首先需要加强的是人们对它的认识,转变看待美育工作的观念,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认为。

但毫无疑问的是,官宣加入备考科目大军之后,体育和美育教育讨论度居高不下。据《南京日报》,江苏省教育厅体卫艺处相关负责人已率先表示,将调研如何在中考中加大体育、美育所占比重。

总“被生病”的体育老师和美术老师,这次真的要常驻课堂了。

探讨:素质教育需要以分数论成败吗

重视体育和美育毋庸置疑,但在结果评价方式上,不少网友表示疑问,素质教育的事儿,还是通过分数来进行认定吗?

有网友表示,支持孩子多多参与体育活动;也有声音反对,身体素质因人而异,用分数去量化非常不合理;还有人提出新的疑问,体育应试只会促进学生应付需要考试的体育项目,“对真正的体育运动和体育精神,反而会更加反感和厌倦,未必有益于发展学生的身体素质和体育精神”。

“把体育纳入中考并提高分值的思路,还是应试思维。”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并不十分认同这一做法。

熊丙奇告诉芥末堆,体育成绩不太可能用一次统一测试的成绩计入中考,通常需要计入平时分。在平时分差距不大的情况下,竞争性的分值就只有统一测试分,即使满分为100分,最终竞争性的分数一般也只有50%左右。如果采取一次统一测试,中考体育将会演变为应试体育,则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我国基础教育存在‘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才学什么’的应试倾向,纳入升学考试的被应试化,而不纳入升学考试的被边缘化。”熊丙奇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坚持依法治教,而是以升学为导向办学,对于不按法律规定开齐相关课程,保障教学时间的学校,要依法问责。地方政府考核学校办学,不应该采用升学率指标,而应该考核学校开设课程、完成课程教学的情况。

另一件与应试相关的事实是,上海体育学院院长陈佩杰在发布会上介绍,教育部数据统计,初中三年级和高中一年级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明显好于其他年级。原因也很简单,中考是要考体育的。

以孙杨、叶诗文、傅园慧等奥运选手闻名的浙江游泳教育,早在2007年就将游泳纳入中小学必修科目,从2013年起,正式纳入杭州中考体育的耐力类考核项,这也被看作是近年来浙江高素质游泳运动员辈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美育中考如何计分,将充分考虑学生的创造力与想象力与公平性相平衡,也是不少网友关心的重点。

展望:变刚需科目,培训机构迎来更多可能

美育加入中考、体育中考提高分值,双双改革之下,以往在英语数学等学科培训的映衬下略显小众的体育和美育培训被推到了舞台中央,重新接受审视。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近年来,素质教育一直是教育行业投融资最热的赛道。2019年,艺术培训赛道共融资26起,紧跟在STEAM之后,占全行业融资总额的27%,包括2起单笔亿元及以上的融资。美术、音乐、舞蹈教育预计市场总额将达到2500亿元。

相较而言,在线化程度有限的体育培训市场相对沉寂。受疫情影响,线下体育培训机构上半年经营惨淡。作为体育爱好者,海帆亲子游泳创始人吴京在政策发出后意识到,体育培训机构的发展思路更加开拓了。“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节约了教育家长的成本,体育、美育也有希望成为刚需课程,家长对校外体育机构的重视程度、参与度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一定程度上,能够带动参培率和完客率的上升,营收也随之增加。

此外,《意见》指出,有条件的地区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方式,与相关专业机构等社会力量合作,向中小学提供体育或美育教育教学服务。为体育及美术校外培训机构进校,打开了一扇大门。吴京表示,过去对于体育培训来说,主要业务是To C,几乎从未考虑过To B和To G的业务线。

在政策指引下,类似游泳、冰雪运动之类学校难以提供场地和教学服务的运动项目,校外培训机构则有了更多的机会。同时,在场馆设施硬件条件有限的情况下,鼓励学校和社会场馆合作开设体育、美育课程,有效地提高了机构场地资源利用效益。在师资培训方面,社会企业也拥有更多的经验和资源。

“中国因为数学出了一个学而思,因为英语有了新东方,是不是会因为体育也出一个类似的巨头?”吴京对此非常期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体美教育挂钩中考升学,细分领域能否再出双巨头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