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担保借贷二十余万后学生失联,退休教师:不愿意把学生当成坏人

作者:陈威敬 发布时间:

担保借贷二十余万后学生失联,退休教师:不愿意把学生当成坏人

作者:陈威敬 发布时间:

摘要:“实际上我现在知道了这是一个骗局,但是我没有必要去揭穿她”。

tra-nguyen-TVSRWmnW8Us-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陈威敬

2017年6月19日,两名不速之客的来访,彻底打乱了李中随原本安逸的退休生活。他是山东临沂市费县朱田镇上东峪村的一名乡村教师。退休后憧憬着世外桃源式的农家生活,“看看书,整理整理书稿”。

因为一名十多年未见的“优秀学生”自称儿子留学需要资金周转,李中随做了借贷平台的担保人,还替她向多年好友借款。之后,该学生失联,李中随卷上了十余万元“债务”,退休生活陷入一场梦魇。

这几年,为了还贷,60多岁的李中随几番外出打工谋生,在北京通州地区、山东临沂等地装过车,在威海垒过石坝,均因年龄太大而力不从心。为了多挣点钱,李中随还去了内蒙古捡土豆,结果事与愿违,一分钱没拿到还落下脚疾。

最让李中随遗憾的是,自己曾向一位多年的老同学借了一万元用于还贷,钱尚没还清,老同学已先离世了。

家里来了“好学生”

2017年6月19日,一位十多年未曾联系的学生禹某珍来到李中随家中,与她随行的还有一名宜兴贷信贷公司的业务员。

因为常年有学生登门拜访,李中随以为,禹某珍与其他的学生一样,是来上门感谢师恩的。出于地主之谊,李中随在当地的饭店宴请了禹某珍等人。在饭桌上,禹某珍提出让李中随作为担保人为禹传珍贷款。多年未见的学生突然提出请求,李中随称当时他认为是禹某珍对他的信任,“可能是真的碰到困难了”。

李中随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禹某珍称自己的儿子在美国留学学费周转不过来,“她说她儿子在那边学习飞机驾驶,我还很替她高兴”。

虽然多年未见,李中随对禹某珍却仍有印象。李中随自1976年开始教书,禹是他当时带的首批学生之一,“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学生,当时班里34个学生,我们班成绩是很好的,她的成绩能排进前十”。

据李中随回忆,在当时,整个学校的初中部还只有两名教师,他既要教学数理化,到后期连语文、政治课也要包揽。虽然条件简陋,学校的师生们却都保持一种十分活跃、务实的状态。

李中随所在的中学就在禹某珍的村子里,但与她更细致的接触,李中随表示也记得不太清楚了。勉强能想起的一件事是,当时学校组织班级到老师家里拜年,禹某珍也在其中。

禹某珍造访的次日,李中随便到该信贷公司为其办理借贷业务。李中随称,禹某珍及信贷公司的业务员告诉他,一个月后就会把借贷资质全部换成禹某珍的信息。

出于对学生的信任,李中随为禹担保贷款了14万元,“后来才知道是不能改的,现在想想他们可能是合伙给我下了个套”,他说。

同年十月,禹某珍再次来到李中随家,称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为飞行驾驶班班长了,还需要钱,“我的学生孩子能去美国留学我觉得很高兴的一件事情,我希望一代更比一代强”,李中随称。

这一次,李中随领着她到了自己的好友李德富家中,以自己为担保,为禹向李德富借了4万元。此后,禹某珍夫妇还分两次向李德富共借了2.3万元。

李中随称,在这个过程中以为禹早就把担保信息改了,他便再没有关注此事。

最初,禹某珍还按期归还贷款。到后来,禹某珍的还贷记录开始不断逾期,并且时间越来越长。突然有一天,李中随开始频繁接到借贷公司的催款电话,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一百多个电话。李中随表示,这时,他才知道当初借贷的担保信息并没有更改。

随后李中随开始联系禹某珍,起初对方答应尽快还款,但到了2019年7月前后,禹便把李中随微信拉黑了,电话也不接。李中随找到当初的业务员追问情况,同样被拉黑。

李中随也去禹某珍的村子找过她,却发现禹家早已拆迁。村民只知道禹某珍在县城生活,不知其具体住址在哪,当地村书记也曾借给禹某珍五万元,同样找不着人。

在禹某珍失联后,李中随曾担保、借贷的钱成了一笔“无头账”。借贷公司和李的多年好友李德富纷纷向李中随催款,并将禹某珍夫妇及李中随告上法庭。李德富在起诉书中写道,其借给禹的钱是其儿子在金矿打工失事的赔偿金,“因自身病情严重,求助无门”。

迫于压力,李中随只能自行支付其为禹某珍担保借贷的债务。

捏粉笔的双手捡土豆

法院判决下来后,李中随的退休工资卡也被冻结。当借贷公司催得急了,每个月要还三千五百余元的贷款,李中随只能找亲朋好友拼凑了一些钱。无奈之下,已经退休的李中随只好四处打工挣钱。

李中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唯一的收入来源被冻结后,他开始在网上寻找工作,但由于年龄太大,到哪儿都没人要,只能干一些零工体力活。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李中随那曾捏粉笔、攥笔擦的双手,开始干起了搬货、搬砖、捡土豆等体力活。

最初,他去到了北京通州地区,从事货物装卸。过了半个月,管理方告知李中随,“你年龄太大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回家待了一段时间后,李中随又去了临沂物流城装卸货物。“那边天气太热又下雨,装卸的车辆都很高,全是人工的,就把人家的货物给弄散了”,李中随称,一个星期后自己就被解雇了。

之后李中随去了费县县城,给大学校园里送货,一天70块钱。这一趟,李中随苦笑称干了一个月只拿到一百块钱,因为在送货的过程中把老板的车碰坏了,自己的手机坏了也没钱换,只能和朋友拿一台旧手机用。

今年五一前后,李中随去了山东威海垒石坝。在威海,李中随经历了一件至今耿耿于怀的事情,自己曾向一位多年的老同学借了一万块钱用于还贷,没等到钱还清,老同学已经离世了。

到了8月底,为了多挣点钱,李中随去了内蒙古捡土豆。“想挣钱啊,一天能拿两百块钱,还包吃住”,但结果却事与愿违,内蒙古地区早晚温差大,并且每天从下午四点到凌晨四点,在一望无际的上千亩地里拾土豆,“干了半个月把腿脚累坏了,没挣到钱还赔钱回来”。李中随说。

“没把她当坏人”

李中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退休后,他给自己取了个称号,叫“释静”,意思是抛掉一些欲望。如果借贷的事情没有发生,自己应该在家过着世外桃源式的农家生活,“看看书整理整理书稿”。

迄今,李中随已为禹某珍还了十多万元的借贷。直到禹某珍失联,李中随的家人才知道李为他人担保借贷的事情。李中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家人最初对他的行为是不认同的,“觉得我退休了,孩子又都在外边,什么都不用做”,但之后,家人也逐渐认可了他的师生情怀,“吃了亏就吃了呗”。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李中随称自己至今没有报警,也不会报警。“将心比心,如果你是我的话,你的学生向你寻求帮助,你会怎么做呢?”李中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实际上我现在知道了这是一个骗局,但是我没有必要去揭穿她”。

“这钱没了就没了吧”,李中随说到这时反复强调,他不愿意把禹某珍当作坏人,“她应该确实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中国新闻周刊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担保借贷二十余万后学生失联,退休教师:不愿意把学生当成坏人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