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2020教培行业城市回忆录 | 上海:繁华背后的沧海一粟

作者:无限 发布时间:

2020教培行业城市回忆录 | 上海:繁华背后的沧海一粟

作者:无限 发布时间:

摘要:我发现,如果作为一个经营者或老板,如果内心不稳定,对培训机构的长久运营没有愿景和目标,其实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微信图片_20201113091949.jpg

*来源:校长邦(ID:xiaozhangbang),作者:无限

2020年是教培行业历史上特殊的一年,从年初开始,整个行业从疫情重击、突然停摆,到漫长极夜、祈求曙光,再到逐渐回暖、行业复苏。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到了年末阶段,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2020年就要过去了。站立在年末,回首这一整年教培行业的奋斗历程,实在有太多经历想要去讲述。

通过访谈与整理,我们收集着不同城市、不同机构、不同从业者们的故事。我们希望通过此档栏目,将收集到的故事传达给全行业,同时,也为2020年留下珍贵的行业文字记忆。

今天,就请随我一起走进,2020教培行业城市回忆录之——【上海】。

……

2019年7月13日,星期六,大吉。

“我们的培训班开业了,我们的定位是小而美,我们迎来了近100位可爱的小学员。”

在陈校长的讲述中,我们走进了一个发生在大上海的真实小故事......

01新冠疫情突发,我是懵的!

1月20号,我在老家准备过年。平时大家都很忙,难得相见,只有过年的这段时间才能聚一聚,大家都是天南地北的聊,根本没意识到疫情会越来越严重。直到1月23号,新闻播报“武汉封城”,听到这个消息,我完全是处于懵的状态,没经历过真不知道怎么办。

因为我们有寒假班,分为年前一周,年后两周。当时唯一考虑的是我们寒假班还能不能继续,疫情短时间能不能结束。

我们能想的办法就是要先和家长沟通寒假班的问题,因为后面已经可以确定年后两周的寒假班基本是不能上了。过年对我们来说已经没什么概念,我们加班加点和家长们沟通,可以退费、也可以继续留下来,对于愿意留下来的学员我们会在学费上给予最大的优惠。

这个时候我们还要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团队问题,老师怎么安顿,其实最核心的就是工资问题。在疫情期间,工资方面处理的可能不是很妥当,但是特殊时期我们也只能特殊对待。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我们初创团队中的一位中教老师就离开了。我们原来有3个外教老师,为了控制成本,也只有放弃。

这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隐患。

6月份,上海通知线下可以授课,我们随即开出了暑假班。开班的海报早就准备好了,在5月底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派发,停课后的第一次开课,大家还是心有余悸,所以抓市场需求就显得尤为重要。

大家都知道,小朋友们都闭关大半年,原来的“小瘦猴”已经变成“猪猪Pig”,所以当时家长们对运动还是挺在意的。

那时市面上的暑假班都是以学科类为主,我们为了配合家长的需求,特地开展了篮球等运动课程。

这还挺管用。一般的机构可能只招10几个学员,我们招了将近70个学员。随机应变,精准定位可能也是作为我们这类小机构的一大优势吧!

满怀憧憬,希望尽快能回到正轨。当时报班的学员越来越多,我们又懵了,因为发现老师不够,而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老师来补充又是一个大难题。

没办法,课程还得继续,那就自己上呗。

原本以为抓住了这些储备客户,后期的转化率方面应该是可以保证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7、8月份的时候,周边的培训机构无底线杀价,大机构铺天盖地做低价营销,这对我们的冲击可就大了。最后真正留下来的学员和我们预期的已经是大打折扣,而且也都是我们的老客户。

刚经历疫情的重创,又要面对大机构的烧钱抢市场,我们这些小微机构只能努力求生存。10月份,我们做了一个“公益进社区”的项目。我们是属于社区店,所以就该发挥社区店的优势。我们在社区门口的小广场租了一个点位,每天下午4点到晚上9点有很多家长带小朋友在广场上游玩,于是我们布置了一些玩乐设施,以此来吸引这些小朋友。这种引流的效果还算不错。

其实我们在小区门口设点还有另一层用意,那就是贴近家长,挖掘家长的需求点。在长时间的和家长沟通下来,我们也重新做了一些市场定位,由原来专注于0-12岁小朋友改变为只专注0-6岁的小朋友。一方面也是线上冲击实在太大,许多家长都给小学阶段的小朋友报了线上课程,我们只能放弃这个年龄段的业务;另一方面是,这个区域新上海人比较多,很多家庭在照顾小朋友方面缺少充裕的时间,对托班的需求就很大。

为了迎合家长的需求,于是我们在开设学科班的同时提供托班增值服务。这个定位很好,即解决了家长的刚需问题,也帮助我们招收到学员。

02转线上,我是被逼的!

2月3号,我就回到了上海,接着开始上班,一方面是解决寒假班问题,另一方面是筹划课程安排。起初我们也开始观望,烧香拜佛希望疫情可以早点控制下来。然而在2月12日,国家出台了“停课不停学”的通知,我们知道事态比想象中严重的多。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立马做了一个决策,赶紧往线上走。

我们培训机构有三条业务线,困难的是并不是所有业务都适合线上开展,所以最后选择把0-8岁的数学课搬到线上。

其实,我们做这样的决定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因为工资要发,店租要付,没有课耗我们就完全没有收入。

我们主要经营的是线下培训业务,线上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但是为了能撑下去,我们只能去尝试。困难既然找上门了,我们只能去面对,窝着等是永远不会有出路的。

对于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教培机构来说,转线上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尝试了许多免费的第三方软件进行线上教学,效果其实并不尽人意,但是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另外,在没有线上教学基础的状况下,如何保证内容的持续输出确实是硬伤。

当时我们在丰富线上内容方面也想了一些解决办法,比如购买第三方的线上课程、与一些机构合作拍视频等进行线上售卖,另外我们还联合同类型的培训机构进行网络直播。

在收入不佳的情况下,我们还加大了支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我们的学员能留下来。

为了留住生源,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总的来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初期我们的学员几乎是没有流失。这可能也和我们的体量有关吧,我们本身的定位就是小而美的机构,从成立以来我们一直靠口碑、靠学习效果、靠信任在进行运营。

疫情是不可抗因素,很多家长也很能体谅我们这些教培机构的难处。他们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再重新换一家机构,对于他们而言,换个机构的成本其实也挺高的。

03当前,我是失业的!

在10月底的时候,我的合伙人决定要终止这个培训项目。

其实从6月的开班到9月的转化,我们的营收渐渐好转,收支基本能够维持平衡,按道理这个寒冬我们是可以扛过去的。但是,经过疫情的洗礼,我发现,如果作为一个经营者或老板,如果内心不稳定,对培训机构的长久运营没有愿景和目标,其实是很难坚持下去的。特别是在淡季来临的时候。

当一个人的完全付出和他所获得的回报不成比例的时候,其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不足的。

疫情对人性也是巨大的考验。我的合伙人也有她的难处,当初她的家人并不支持开培训机构。会坚持的初心一方面是为了可以照顾自己8岁的女儿,自己开培训班,小朋友也可以受益;另一方面也是兴趣,去做自己愿意做、喜欢做,而且又是有意义的事情。

她是卖了一套房子来做这个培训班的。

但是一年经营下来,发现现实与她构思的蓝图差距太大了,而且为了这个培训班,整个家庭都是心力交瘁。

10月底的一个晚上,她父母给她看了一个体检报告,他们的身体不是很好,还比较严重。在父母的恳求下,她只能停止这个培训项目。

我之前是在一家大型的培训机构做管理的,有很好的资源,有对事业的规划。我也是在事业的上升期跳出来做这个培训班。

我们都是希望这个培训班能越办越好!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在安顿好学员后,我们一手培养的机构开始挂牌转让了。

后面的路要怎么走,还是要有规划。我媳妇怀孕5个月了,为了家庭,为了事业,必须要承担下去。首先教培行业我是不会离开的,在选择上可能会更加偏向于早幼托这块,这块的市场需求大,而且受线上的影响很小;然后我肯定是要去专研教育相关的知识,比如教育学、儿童心理学等方面的。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也能有自己的一些教育产品出来。

如果有了自己的产品,我想我还是可以继续去创业的。

这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小逗号,并不是句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作者无限。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校长邦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校长邦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2020教培行业城市回忆录 | 上海:繁华背后的沧海一粟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