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2021年,在线教育的终局还是起点?

作者:信口说 发布时间:

2021年,在线教育的终局还是起点?

作者:信口说 发布时间:

摘要:教培行业没有不好的赛道,只有不好的产品。

图虫创意-904807102304616505.jpeg

图源:图虫创意

*来源:信口说(ID:xinkoushuo)

最近和一些教育行业的朋友交流,有一些新的认识,和大家分享一下。当然,这些观点还不够成熟,也欢迎读者们来讨论。

01 现在还仅仅是在线教育的起点,远不到终局

当前的在线教育,更多是将传统的线下培训搬到线上,最多是将一个老师的授课能力放大了。但其实也还只是课外培训,帮助学生提分,获得更好的成绩,离真正的“教育”还很远。

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行业的普及,让在线教育被更多人接受。但头部几家在线教育公司,发展至今,其创新性是很有限的,名师、大班课、小班课、标准化、教学体系等等,这些东西早在新东方、学而思时代就有了,新技术在教育行业的应用很有限,真正的教育行业的创新应用,还有待实现。一方面,在线教育的大规模普及,就像物流、4G、手机这样基础设施的普及对于电商,在这基础之上,更创新性的产品和服务才有可能实现,有可能是VR/AR/AI、自适应学习、也有可能是某种更有效的学习方法;另一方面,课外培训的在线化大发展,正在倒逼校内教育的变革,校内毕竟是教育的主阵地,从K12到职业教育、高等教育,新技术、新理念、新产品的落地,正在期待加速。

如果对比2020年的疫情和2003年的非典,会发现很多惊人的巧合。2000年左右,8848一度是中国电商行业的首席独角兽,之后易趣网风生水起,获得eBay投资,到2003年,慧聪网成为中国B2B电子商务第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达到了100多亿港元。但日后主宰电商行业的大佬,此时还籍籍无名,2003年的非典,让他们开始被迫转型电商,阿里巴巴从B2B转移到C2C,成立淘宝,在中关村卖光盘的刘强东开始尝试网上售卖。电商行业的大潮,才刚刚开始。

微信图片_20210111080802.png

2006年,神预言阿里将打败慧聪网的年轻人,遭到慧聪网创始人无情嘲讽

02 好的教培产品还在不断出现

教培行业没有不好的赛道,只有不好的产品。

我越来越相信这句话,尤其是2020年,不断有更好的产品被市场所接受,打破了我之前的很多认知。这些产品并不是一下子就出现的,也是经过了几年的打磨和试错,但逐渐走上正轨,开始大规模放量。

前两年因为工作关注了早幼教行业,随着政策变动和人口出生率的下滑,行业受到了极大影响。2016年由于二胎政策新生儿数量上升到1786万,但随后出现了急剧的下滑,2017年预计2000万,实际1723万,2018年新生儿继续下滑到1523万,2019年1465万,创建国以来历史新低,2020年有人预测将跌破1000万。很多人判断(包括我自己),新生儿数量的大幅下滑,随之而来的是早幼教行业的需求萎缩,这个领域就很难出现好的产品和公司了,即使是因为政策在2017-2018火了一把的托育,实际上也不是个好生意。但就在这种情况下,斑马AI犹如一匹黑马冲出重围,体验好、口碑好、增长迅速。

考研培训,30年历史,377万考生,需求旺盛,玩家众多,资本助力,但长期以来,未曾出现过年营收超过10亿元的领军企业。这里面固然有行业发展的逻辑使然,比如个别名师掌控内容和教学、头部机构基本都是加盟模式、全行业的标准化不足,等等,但更有产品力不足的因素,名师化、加盟模式、标准化不足,都是可以克服的阻碍,只是多数人选择了更容易走的路。据我了解,2020年终于有一家教培机构的考研培训产品,年营收过10亿了,事实证明,好的产品是会迅速被市场认可的,对于这家机构,10亿只是起点。

成立20年的韦博英语的倒闭,让我们看到了成人英语的落幕,曾经的四大巨头都在经历不同的困境,华尔街英语四易其主,近几年规模一度收缩;英孚英语深陷外教和套路贷丑闻,被传20亿美元寻求收购;美联英语借壳上市后,市值一路狂泻90%,至今只剩1亿美金;以AI为宣传点的流利说,五年亏损17亿,盈利遥遥无期,市值仅7千万美元。如果看这些机构的情况,很容易觉得成人英语培训不是个好生意。但2020年,也有一家新进入成人英语培训的机构,年营收迅速过10亿了。

下一个这样的产品会出现在哪个细分领域?是大语文、编程培训、职业培训,还是某个尚未出现的新品类?

下一个这样的产品会出现在哪个机构?可能是现在的某个巨头,也可能是某个还未出名的小机构。

03 用户行为在发生改变。

这些变化的背后,除了供给端产品的不断优化,需求端用户的行为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拼多多黄峥以前说过,卖给客户的产品,只有两样东西,得到的欢喜和失去的恐惧。教培行业到现在为止,更多是在贩卖焦虑,也就是失去的恐惧:别人家的孩子都报名了,我不报就落后了。90、00后一代的生活和消费观念正在发生不易觉察的变化,形成不同的消费圈层,完美日记、泡泡玛特、B站的崛起都是例证,他们卖的是得到的欢喜,不论是粗暴的多巴胺还是深层的精神寄托,不同的圈层在为自己不同的欢喜买单。教培行业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从失去的恐惧到得到的欢喜,帮助用户从取悦外界社会的期望到满足自己的需求?

377万学生报名考研,100多万最终被录取,大约270万学生将落考,他们为什么会落考?他们的学习习惯是怎么样的?影响备考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更符合他们需求的产品应该是怎样的?

成人学习英语的原因都有什么?有多少人报班、有多少人没有报班?各自的原因是什么?固定的班级课程和灵活的线上录播课,针对的目标用户群体各有多大?用户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教培行业当前的变革,更多是供给侧层面,围绕老师的效率优化,新东方的名师、学而思的标准化,在线化也是让一个老师可以教更多学生。这在供给匮乏的时候是有效的,只要能产出优质供给,产品就能卖出去。但随着各家都是清北名师、985/211学生遍地,供给渐渐过剩,下一个阶段如何围绕需求端持续优化?

也许已经有人走在这条路上,最终,谁抓住了用户,谁才拥有未来。

04 几个值得反思的观点

家长给孩子报班学习都是望子成龙。— —在某个公众号留言里,大量年轻的家长吐露心声:“我们报班的理由只是因为不想娃在家”、“报班就是想让老师帮我管会儿娃,至于学到点东西,那就更好了”、“我给孩子报班是完全没有一点效果的,还不如我自己教,但还是报了,因为我想有自己的时间”……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陷在焦虑和鸡娃中不可自拔,课外培训和教育也是两码事,是时候正视家长更真实的需求了。

教育培训是引发中产阶级焦虑的产品。— —这句话我在多位教培行业的多年从业者口中听到过,听起来这个总结很深刻,直抓人心,但仔细想想,有很多问题值得推敲,怎么定义中产阶级?怎么定义焦虑?中产阶级都为子女的教育焦虑吗?成功的教培产品都是引发了焦虑吗?我也确实见到过很多学生,他们真的喜欢某一学科,对某个课程和老师极其感兴趣,他们的学习过程,没有家长的焦虑。

教育是反人性的。— —这句话简直已经是常识,但什么是人性?什么是教育?什么是反人性?百度解释人性是“在一定的社会制度和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人的品性”,这是个中性的句子,不涉及好坏。如果承认教育是反人性的,那就是相信人性本恶论,懒惰、贪图享乐、自私自利、趋利避害、目光短浅是人的本性,教育是教你向善、学习、成为更好的自己、建设更好的社会,这个过程需要自律、克制,就是反人性的。但这个前提就是一家之言,也不是教育的本意。大多数人还是希望通过投资教育,获得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生活,这并不是反人性的,这个过程也可以更愉快、更有意义。

最后贴两个截图:

微信图片_20210111080924.jpg微信图片_20210111080930.png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信口说”。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信口说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信口说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2021年,在线教育的终局还是起点?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