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记者手记|当我谈论“跑路”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记者手记|当我谈论“跑路”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把他们的故事讲出来,也是我们的工作内容之一。

jamie-taylor--9C3TMXwQjQ-unsplash.jpg

图源unsplash

芥末堆 李婷 2月14日手记 

“这也是你平时的工作吗?”

回家过年的这几天,我短暂地拥有了一下电视自由,同样也直观地感受到了在线教育铺天盖地的电视广告。好处是在我向父母解释我的日常工作内容时非常容易描述。

引发的连锁反应也不少。第一,他们经常会指着各种综艺的冠名商,问出上面那句话。第二,在看到春晚的相声节目扔出一个给孩子辅导作业的包袱,我迅速调高了电视音量,总觉得下一秒他们就要念出某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名字。

在过去的2020年,我们总在说,“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增长”,另一方面,也让很多隐患加速显现出来。我们目睹了大公司的落败,也听说了无数小企业的消亡。

把他们的故事讲出来,也是我们的工作内容之一。

我还能做什么? 

在过去的2020年,我也跟进过几起教育公司“跑路”事件,有一些印象非常深刻的时刻。

不知道你们去没去过维权现场,我总觉得这是一个无力感在空气中蔓延的地方。成百上千的家长聚集在一起,从早到晚,大多数人不知道今天自己付出的时间能不能解决退费的问题。但可以明确知道的是,晚一天解决,就要多请一天假,多扣一天的工资。花掉的钱更多了。

“从早上9点多来,到现在一口没吃。”我还记得那名家长站在我面前的样子,背着小小的双肩包,手上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瓶其他家长买给她的矿泉水,背后就是一家小餐馆。没心情吃饭可能是原因,怕去吃饭错过消息也可能是原因。

站在楼下和在微信维权群里等消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谁也上不去公司所在的大楼,时时刻刻盯着群里更新的进展,我和几名家长一起站在楼下看家长代表和公司谈判的抖音直播,和屏幕另一段的维权家长一样在评论区飞快的输入退费的控诉。我问她:“明天还来吗?”她说:“还是得来。”

这下换成我感到无力了,我能做的只是把她的遭遇写下来,然后交给读者。另一个事件的维权对象对我说,“感谢您帮了我一个大忙”,每次点开对话框,总有一种受之有愧的感觉。前阵子我看了一名记者前辈的采访,里面提到一句话,“采访仰仗的是陌生人的慈悲”。我一直深以为然,然后回过头来反思我自己能给别人带来什么。 

“寻找我的学生鼎鼎2012” 

“鼎鼎2012”是一个代号,用于平台上老师和学生的沟通。去年11月底,一家在线陪练平台宣布破产,我像往常一样摸到各大社交网站评论区看看大家的反应。令人意外的是,评论区最多的不是常见的讨薪、退费,而是家长和教师在互相留言想找到自己的那个上课对象。

“寻找我的学生鼎鼎2012,东北的小朋友。”“我是xx练琴的小提琴张老师, katieEve、Raina学生的家长约了明天的课,已经不能上课了,联系不到你们看到后联系我啊。”

过去芥末堆曾经讲过一个“教培行业创业四年,在公立校教书的妹妹看来我只算半个教育人”的故事,这样算下来,不是主要授课的陪练老师和辅导老师,或许在大众看来只能算“四分之一的教育人”。

但到了这种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老师,都保有一份最朴素的教育观。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纷乱的资本战争总是让人产生迷惑。作为一个踏入教育圈的旁观者,我总觉得,教育始终是一件给人带来希望的事情。说一句很土的话,前行的路上还是要不忘初心。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记者手记|当我谈论“跑路”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