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恨铁不成钢”的县城职专老师:学生玩着手机就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作者:张雯 发布时间:

“恨铁不成钢”的县城职专老师:学生玩着手机就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作者:张雯 发布时间:

摘要:“我不甘心看着他们在学校里‘熬日子’,真的希望他们能再努力一些。”

7.jpg

图源:视觉中国

芥末堆 张雯 4月2日 报道

“我是一名职高老师,参加工作12年”,38岁的张云涛在介绍自己的时候,总是这样开头。

但实际上,他所在的学校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高中”了,而是一所公办职业中专,也是县里唯一的一所中职学校。“学校在几年前由职高改成了职业中专,但我们老师和学生都还是叫它‘职高’,全县人民也都这么叫,大家都习惯了。”

“也就老师晋级或者填资料的时候会用‘职业中专’这个名字,学生的毕业证上写着‘中专毕业证’。其他时候,没有人会在意是职高还是职专。”张云涛说,“反正都属于中职学校。”

教育部3月1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主要结果》显示,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9865所,在校生1628.14万人,专任教师84.95万人。张云涛就是这84.95万人中的一员。

小县城里的省“重点”

张云涛所任职的这所职业中专,在河南省小有名气。近几年,学校每年对口升学考上本科的学生都有200多人,“这样的成绩在全省所有的中职学校中,能排前几名。”张云涛有些自豪地说,“我们老师出去培训或者带学生参加技能大赛的时候,一说XX职高,好多学校都知道。”

据了解,学校目前三个年级共有学生5000多人,教师200余人,其中有约50名外聘教师,学校开设有园艺、计算机、市场营销、烹饪、幼师、体育、音乐、美术、建筑、机电、电子、汽修、旅游、护理等专业。

张云涛介绍,过去几年,学校1000多名高三学生中有200多人能考上本科,大专的升学率接近100%。园艺、旅游、建筑、烹饪、机电等专业比较容易考上本科,“个别专业本科难考,但容易就业,比如计算机、护理、汽修等。”

“作为一所县级职业中专,学校的硬件设施相对比较薄弱,目前只有汽修、烹饪专业有实验室,其他专业都以理论学习为主。前些年,学校主要围绕对口升学培养学生,比较看重升学成绩。”他坦言。

随着中职教育逐步向技能实操、促进就业方向转变,学校这几年也开始注重技能训练,鼓励师生参加各项技能大赛,“这几年我们学校还在省技能大赛中获过一等奖。”张云涛说,“虽然技能实训这方面跟很多学校相比还有差距,但在县级职专里,我们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尽管对口升学成绩不错,但这些年,学校一直面临着招生压力,这也是大部分中职学校都会遇到的困难。“之前主要靠政策招生,教育局要求县里各个初中在中考之前向我们学校送学生。随着‘普职分流’的逐步推进,生源将不再是问题。”张云涛透露,今年学校将取消春季招生,首次实行中考招生,按学生的中考成绩和志愿填报进行录取。

2020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适度扩大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严格按照职普比例大体相当原则和落实“职教20条”部省备忘录中明确的比例安排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计划,统筹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

河南省教育厅去年6月也下发通知,提到要严格落实职普招生大体相当要求,适度扩大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切实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促进普职协调发展。

班主任的日常:“全天陪伴式管理”

“全天陪伴式管理”是张云涛对职专班主任工作的总结。2009年8月,26岁的张云涛入职当时的职高,教种植专业,在之后12年的工作中,他有8年时间都在当班主任,每个班都是从一年级带到三年级。

“职专的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工作压力很大。”张云涛说,学校对学生的管理主要靠班主任,“很多学生自我约束能力差,坏习惯多,比如沉迷游戏、谈恋爱、打架等,这都要求班主任‘全天陪伴式管理’。”

普通老师每天要签四次到,上午上下班和下午上下班各一次,中间会查考勤。班主任则基本上一整天都要陪着学生:早上5点半监督学生起床、跑操、早读,中午在班里看着学生午休,晚饭后督促学生自习,晚上10点学生就寝后才能打卡下班。

班主任每周还要值一天班,基本上吃住在校,由于学校是封闭式管理,值班老师白天要留意校园里的违纪行为和安全隐患,不让没有出入证的学生随意外出;晚上就住在值班室里,女老师住女生寝楼,男老师住男生寝楼,监督学生就寝。

“日常签到都是用钉钉以及领导‘面签’,如果到了毕业班,班主任的考勤会更严格。毕业年级班主任需要找年级长指定的政教员或者教务员当面签到,有时候政教员会在监控室检查班主任坐班时间是否在班里。”张云涛说,跟普通高中相比,职专对老师的考勤要严格很多。

此外,“全天陪伴式管理”还体现在班主任要在班里陪着学生学习,“有些学生的自主学习习惯很差,不在旁边看着,他们根本不学。”张云涛叹了口气。

“真希望他们能再努力一些”

“虽然来我们学校的学生初中学习成绩都不太好,但前几年,还是有很多学生愿意学习,最近这两三年,感觉这些孩子大都不怎么学习,没有上进心,责任心也不强,学习习惯差,还有许多男生留奇怪的发型,抽烟。”

学校里,有两类学生最令老师们头疼。“一类是特别‘皮’的,不遵守纪律,容易冲动、打架;另一类就是不愿意沟通、交流的,跟家长不能好好沟通,一说话就吵,跟老师或者其他大人更不沟通。”张云涛说。

而更令人痛心和无奈的,是许多学生对未来完全没有规划,浑浑噩噩。“最典型的就是他们不管明天,只讲今天,你跟他们勾画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景,告诉他们只要今天努努力,明天就会有收获,他们也不会朝这个明天努力,还是得过且过,没有自制力。”

职专里成绩好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初中成绩就相对好一些的,他们基础好,学习习惯也不错。“但是大部分学生初中的底子和习惯都很差,我们也很想帮助他们提高成绩,花了很大精力去扭转他们的坏习惯,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可惜效果不尽如人意。”

9.jpg

图源:视觉中国

张云涛认为,近几年学生越来越不爱学习跟智能手机的普及有很大的关系,虽然学校里不让带手机,但很多孩子都会在寝室里玩,很难禁止。“有很多学生,他拿着手机就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觉得自己和别人相比完全不差,没有追求和理想,不愿意继续学习。”

另外,有些家长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在职专能考上好学校,能干一番事业,对这类家长,老师们都颇为无奈。“这些家长认为上学也改变不了什么,就是把孩子送过来混日子,有老师管着不会出事。”

虽然心里希望学生都能成绩好,考上好学校,但张云涛也承认,学习成绩并不是评价孩子的唯一要素。在他的眼里,学生们也是有很多优点的。

“他们很尊重老师,抗压能力比较强,乐观活泼,追求个性,情商高,应变能力比较强,胆子也大,敢想敢干爱冒险。”他笑着说,“他们见到老师都热情地喊‘老师好’,争着抢着帮老师拿重的东西;惹老师生气了还会主动道歉,‘哄’老师;口才也很好,有时候犯了错误被批评的时候,绕来绕去能把错误说成是自己的优点或者个性。”

张云涛说,“其实这些学生本质都不是坏孩子,也有很多可爱之处,我不甘心看着他们在学校里‘熬日子’,荒废青春,真的希望他们能再努力一些。”

从农村穷孩子到“职高”老师

出生于农村的张云涛,从小家里很穷,当时整个村子里上学的孩子并不多,别说考大学了,能读到高中的都寥寥无几。但他从小学五年级起就立志一定要考上大学,去城里工作。

“小时候受一个远房表哥的影响比较大,那个表哥也是农村的,但是学习很好,考上了大学,去县城工作了,所以从小我就相信知识是可以改变命运的,只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就可以有好的工作。”

张云涛小时候一直想当个医生,他觉得治病救人是很棒的工作。“从小家里杀鸡或者村里有人杀猪我都会跑过去,看它们的内部器官结构。”但是高考的时候,他发挥失常,想去的医学院校都没能考上,最后上了个二本,是省内农业大学的植物保护专业。

“学了植保之后,我也喜欢上了这个专业,心想,既然当不了给人看病的医生,当个植物医生也不错。”回想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张云涛的语气明显轻快了很多。

2006年大学毕业之后,张云涛先在北京一家小的农资公司工作了一年多,日常工作就是在老家的几个市县做农资销售,开发客户。后来老家招大学生村官,他报了名,并通过了选拔,做了一年大学生村官。

“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县职高招老师的广告,要本科生,招的有农业类专业,我觉得挺对口的就报名了,然后就被录取了,干到了现在。”

2009年刚去职高工作的时候,张云涛的工资并不高,但是心里很满足,彼时刚刚娶妻的他觉得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工作头几年,职高的学生并不多,成绩也相对要好一些,张云涛没感觉到太大的工作压力。

但是近几年,他发现学生越来越不爱学习,老师们考勤等压力也越来越大,“或许是年级大了些,有时候会觉得累,有无力感。”

作为一个从小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并真的通过好好学习到了县城工作的农村孩子,张云涛看着学校里那些不爱学习、浑浑噩噩的学生,既无奈又痛心,“每天都在‘恨铁不成钢’中度过。”

“今年学校首次通过中考招生,应该能招到更多学习成绩和习惯都好一些的初中毕业生,希望他们来了之后,整个学校的学习氛围能好起来。”张云涛说。

(张云涛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恨铁不成钢”的县城职专老师:学生玩着手机就觉得拥有了全世界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