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中国留学生“代上网课”乱象调查

作者:大萌萌 发布时间:

中国留学生“代上网课”乱象调查

作者:大萌萌 发布时间:

摘要:“网课代管”,花钱也难买心安。

photo-1516321497487-e288fb19713f.jpg

图源:unsplash

2013年至2018年,在海外被开除的中国学生中,有35%是因为学术不诚信。

12月10日,一位在美国教书的华人教师微博上爆出这样一件事。

今年11月中旬,一名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女留学生,因为车祸去世了。

诡异的是,在她去世后的一个月里,却在持续交作业,给所有老师发邮件,甚至提交课程的Final paper(期末论文)。

学院的老师都被吓坏了。因为车祸不久,老师们都收到了这位学生去世的通知。

efb5ea0e5af03d571331a96ea86e8b43.jpg

图片:微博截图

从微博披露的信息看,爆料人是去世女生的老师。女生之所以能够在去世后继续交作业,是因为她在生前就找了中介帮她代上网课。

在新冠病毒肆虐之下,上网课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留学生的常态。目前,全球共有 15 亿学生无法接受实地教学,数亿人只能通过网络进行学习。

上述爆料人在美国一所大学任职,全现在试图与学校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但是截至发稿前,校方并未进行表态。

无论此事的真相到底如何,它暴露出的代上网课现象背后,有一个复杂的产业链。

上网课的留学生

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找中介“代写”作业,就已经成为中国留学生圈里的一种“文化”。

几年前,小悠在澳洲留学,为了补上一门课程的学分,她找了中介进行了“代写”。

“当时是一门叫basic English的课,很基础,就是写写作业,感觉根本学不到东西。”小悠回忆,“听学姐说她找过代写,最后还拿了A,就也想试试。代写的确省了不少时间,而且我当时其他的课程比那门课更重要。”

曾在墨尔本攻读学士学位的王倩,将自己找代写的决定,部分归因于自己书面英语的能力不足。“我所认识的大学生,几乎所有人都使用过一次或多次代写服务,但都没有被发现。”她说。

跟王倩毕业于同一所大学的陈硕估计,他所在的专业有一半左右的学生使用过该服务。

今年,在新冠疫情之下,中国留学生开始全面转向网上学习,这又让许多人找“代写”的理由。

国外大学的网课,一般包含授课(lecture)与讨论(seminar)两个类型,不同学校不同教授的授课方式也不一样。有些课程(lecture)是直接下发视频教程,学生只需空出时间来看完即可;有些教授会选择通过zoom等直播软件进行在线授课。讨论课(seminar)则需要学生在线全程进行互动,与教授和同学进行讨论,但是开不开摄像头,由授课老师决定。

由于国外大学一般对学术要求严格,加上语言问题,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上网课丝毫不比线下上课轻松。

小北今年刚被英国某著名高校录取,由于疫情,她选择在家上网课。谈及这4个月的课程,小北觉得非常崩溃。

“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太会学习的人,逻辑思维也不是很好,读reading(阅读材料)就已经很煎熬了。我画起重点来,通篇都是重点,就很挠头。讨论也只能硬着头皮讨论了,还得写essay(论文)。所以从一开始,我每天就在‘崩溃’和‘我能行’这两种状态间反复横跳。”

小北的网课,是教授发下来的视频材料,只需要花时间听完就行。但是一节课听下来,完全没办法理解教授的意思。“有一次,那个lecture(讲课)老师嘴可快了,而且都是干货,我听一句得暂停一句,后来我找到transcript(文字稿),13分钟的量,我读了一个多小时。”小北告诉全现在。

像小北这样上网课非常吃力的中国留学生来不在少数。

一些中国留学生担心挂科,很容易想到去找类似早年“代写”作业的中介机构,现在它们被叫做——网课代管。

“花钱买个心安”

用中文在谷歌浏览器上敲出“网课代管”四个字,满屏都是各种代管机构的信息。

5d0728c5a78a78bd3ad3c6fbc3295071.jpg

在网上输入“网课代管”,满屏都是相关广告 图片:网上截图

除了网站,中国留学生的微信群里或者学校的厕所门上,也都会出现网课代管机构的推广信息和名片。

“我们是专业的代写公司,旗下十一家工作室,包括两家全博士工作室,各个专业我们客服都有合作很多年的保分大佬。”一家中介机构的客服小A,热情地对全现在推销自家的业务,“我们从2013年开始做,已经6年了。英、美、加、澳的客户都有。”

根据小A的描述,这家中介机构的“大佬”,几乎都是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等主要留学国家的博士生,文科和理科背景都有。中介机构会根据“求助”学生的课程大纲,分配专业对口的博士生进行全程“服务”。

所谓的全程“服务”,就是这门课程所有的essay(论文)、quiz(小测验)、考试、作业都包括,全部由对应的博士来全程代写。

即使一些考试需要开摄像头,中介也有办法解决。小A说,学生也可以截屏把题目发给中介,他们会实时把答案传送给学生,“如果不需要开摄像头,学生可以把自己的学校账号发给中介,帮忙代写的老师会登录这个账号,帮忙代考。”

除了学校账号之外,学生也可以把自己的全部相关账号,包括邮箱等信息悉数发给中介,代写老师可以帮忙与教授进行邮件沟通等。

如此一来,整门课程,学生可以完全不用费心了,背后会有一个人全程帮忙完成。

不用费心、全程服务,这些都已经看上去非常诱人了,但是还不止这些。几乎所有的中介,都有保分承诺,也就是中介说的“控制分数”。

“我们是分保分和保pass的……保B争A的话可以加一个保分的费用,800元人民币,保分未到的话退保分差价,挂科全额退款。”客服小A向全现在推荐他们的增值服务。

“一般像这种网课的话,我这边成绩都还是很稳定的,基本上都是在90+。只不过更多的老客户是比较愿意选择加保分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花钱买个心安。” 小A说。

诱人的服务,崩溃的写手

对于如何能保证拿到高分,小A表示,他们的代管老师都是长期合作、且已经在相关专业上读到博士的学生。

林思思虽然不是博士生,但她有过做代管老师的经历。

林思思之前在英国G5的一所著名高校读硕士研究生,疫情原因,毕业后她找工作压力很大。为了赚点儿外快,她做起了代管老师。

提及为什么做这份工作,林思思告诉全现在,“这个也不是我特意联系的,就是兼职讲课的一个教育机构直接问我的,觉得我应该有能力做这个事。主要是因为缺钱,因为毕业之后不想靠父母,想自己攒点钱,所以就接了。”

让林思思没想到的是,整个帮忙代管的过程,让她非常崩溃。

由于缺少信任,林思思承受了来自中介和学生的双重压力。中介和学生都会卡着时间点,甚至比约定时间提前找林思思要东西。

林思思说,学生自己经常搞不懂教授的论文要求,就着急让她写,经常写到一半需要临时全部推翻,“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发生,学生经常要求进行语音沟通。我要跟他说框架,告诉他思路,他觉得OK了才能开始写。”

“最后写完了还要语音再跟学生‘汇报’一下,确保他了解文章的内容,因为他自己可能看不太懂。” 林思思发现,“更离谱的是,有时候有了思路,对方还希望我能代写个邮件,让他发给老师问一下OK不OK,或者对于题目有什么不太懂的内容,他自己也不太确定怎么发邮件和老师沟通,都要过来问我。” 

对于中介向付钱学生提出的保分承诺,最后都落在了林思思的头上。

林思思帮忙的一个学生,要求拿到B+以上,最后林思思帮忙拿到了A-。至于如何拿到这样的成绩,林思思告诉全现在,“因为也没什么经验,所以就当成自己的作业去写,权当自己在读这个学位,而且写的过程也学到了很多,看了很多很好的文章,对几个话题也加深了理解,其实除去过程的折磨,也还是有学习的开心的。”

对于中介来说,他们更在意怎么在这个过程里赚到尽可能多的钱。

中介在收到学生的课程大纲后,通常会与写手老师进行沟通,询问价格,中介会在写手给出的价格上多加一部分钱。

比如,一个包括4500字作业的课程,林思思给出的价格是4500元到6000元,但是中介给学生出的价格是11000元到12000元,这样他们就能赚一倍的钱。

但是林思思觉得,整个课程下来,由于学生的不负责任和不信任,导致一开始谈的工作内容翻了好几倍,她被占据了大量的个人时间,所以做起来都非常崩溃。

714f73a73243f7c47ff6956d6fe01654.jpg

图片:ABC News

  “太浪费生命了。”林思思告诉全现在,“中介和学生都不靠谱,让写手承担很多精神压力,而且我自己也会有道德困扰,会觉得羞耻。”

做过一次之后,林思思决定,再也不接这样的工作了。

学校零容忍

在网上花钱找人代写作业的,也不只是中国的留学生。

在全球范围内,作弊现象正在上升。据威尔士斯旺西大学学习和教学主任菲利普·牛顿教授(Philip Newton)透露,多达七分之一的毕业生曾花钱请别人代做大学作业。牛顿教授说,全球可能有多达3100万名学习者雇佣过合同制论文写手。

对于这种作弊现象,全球的高校几乎都是零容忍。

去年4月,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宣布,该部门正在起草新的法律,针对机构进行学术欺骗的情况,将提供或宣传所谓的“合同作弊”的服务定为犯罪行为——包括代考或代写作业等服务,供应商将面临最高两年的监禁或最高21万澳元的罚款。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也就作弊问题帮助国家完善立法,该校负责人表示,他们想向学生们传达这样的信息:“作弊是不可接受的,将受到非常严肃的处理。”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发言人也明确表示,作弊可能导致被大学开除。

据民间研究中心全仁教育(Whole Ren Education)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在海外被开除的中国学生中,有35%是因为学术不诚信。

“每一位学生在第一节课的时候,都要听教授讲对plagiarism(剽窃)的训导,研究生更是需要学习研究伦理。”Rui是瑞典一所知名大学的在读博士生,他告诉全现在,“我们入学就有research ethics(研究伦理)的必修课。虽然近些年中国的学术领域的国际声望一直在上升,但不能否认学术不端行为还是层出不穷。”

397966e041d8074da45b4702cd6247f0.jpg


牛津大学对“plagiarism剽窃”的定义和态度 图片:牛津大学官网

Rui平时会帮导师代课,也会辅导一些研究生,据他观察,一些中国学生的确存在搭便车(自己不努力,靠组员努力,最后全组取得好成绩,他也同样能拿到高分)的情况。

“在面对小组作业的时候,每年都有学生跟我反应,自己组员搭便车的情况(这些搭便车的学生恰好都是中国学生),觉得他们不在意是不是能学习知识,更多的是在意这个学位。” Rui说。

得知还有网课代管现象后,Rui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但他从老师的角度出发,认为备课和改作业都需要消耗很多精力和时间,这样对老师甚至对学生个人都是一种很大的不负责任。

今年9月刚拿到英国利兹大学硕士学位的吴芃认为,读书的压力虽然有,但是,“老师给的时间足够完成论文,只要妥善安排时间。”

正是对时间的科学管理,吴芃不仅完成了学业,还做了很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今年3月疫情刚在英国严重的时候,英国人并不够重视。吴芃结合中国的抗疫经验,从3月5日开始,每天在英国卫生部的推特下留言,发布自己制作的英国疫情数据图,提醒英国民众重视疫情,并呼吁政府采取更强硬的防疫措施。

35194b223ab7b12d0e66fd71badc2a04.jpg

吴芃在推特绘制的疫情图 图片:推特截图

吴芃的疫情趋势图受到英国关注,一些英国医疗工作者和议员还给吴芃留言表示感谢,甚至还有人发起了“#Peng for PM"(让吴芃当首相)的推特话题。

对于有学生会找网课代管的事情,吴芃告诉全现在,“不要说代写了,就是引用了别人的话,没有标明引用,都算剽窃。如果被举报代写,查实之后,肯定是没有学位的。”

虽然目前英国、加拿大等国家,还没有对抄袭、作弊等行为进行立法,但是许多学校都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的情况存在,并在想办法打击和解决这种现象。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的新闻编辑克里斯·哈弗格尔(Chris Havergal)敦促西方大学,更积极地打击作弊行为,以保护学术标准。

“西方一流大学提供的学历的完整性是其吸引国际学生的核心,因此打击作弊应该是各机构和政策制定者的优先事项。”他说。

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来说,找人代上网课的还是少数。

已经在国内在线上了4个月课的小北说,随着第一学期的结束,她觉得已经慢慢适应网课了。

“这学期后半段我和朋友狂订office hour(师生互动时间),感觉能好一点,就是敢和老师同学交流了。一开始我真是一个屁都蹦不出来。”小北告诉全现在。

听说有网课代管这项业务之后,小北并不能接受,“学费就要20多万,再花一万多上一门课,纯花钱买学位了。”

(文中小悠、王倩、小北、林思思、Rui均为化名,感谢蕴酱子和饼饼顾对本文的帮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大萌萌。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全现在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全现在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中国留学生“代上网课”乱象调查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