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估值13亿美元,这家K12公司靠小班课跻身独角兽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估值13亿美元,这家K12公司靠小班课跻身独角兽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摘要:纳苏提出了一个矛盾的想法:进入学校怎么样?

outschool 2.jpg

图源:Unsplash

截至5月17日,全球共有25头教育科技独角兽,美国毫无疑问位列第一。与中国独角兽多集中分布于K12赛道不同的是,美国这些独角兽多关注K12之后的领域。然而,近期一家K12公司成功跻身美国成人学习玩家众多的独角兽阵营,打破了这一格局。

这家公司就是Outschool。疫情期间,直播课成为K12学生的必需品,Outschool的客户群体也随之急剧扩大。资本也闻讯而来,从2020年9月到今年4月,Outschool在一年之内先后斩获4500万美元B轮和7500万C轮融资,估值也从3.2亿美元增至13亿美元。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估值跨过10亿美元门槛即标志着从普通公司晋升为独角兽。能够进入这一阵营,Outschool依靠的是小班课模式和课程大集市。

虽然对中国教培玩家来说,小班课是个再熟悉不过的班型,但Outschool的模式虽然也冠以“小班课”之名,但无论是从课程内容,还是师资方面,Outschool的小班课都显得有些不同。

如今,这家孵化于校外的公司又有了大胆的想法:进入学校怎么样?

瞄准在家上学群体

4月,Outschool官宣7500万美元C轮融资,估值跨过10亿美元门槛,达到13亿美元,标志着一头新独角兽的诞生。

其实在去年9月,Outschool刚刚完成4500万美元B轮融资,当时的投后估值仅为3.2亿美元。除了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融资狂潮,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额融资,并跻身独角兽阵营,原因在于Outschool的独特之处。

虽然美国教育科技独角兽数量位列全球第一,但大多集中在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等成人学习领域,如Udacity、Udemy、MasterClass、Guild Education,专注K12的公司少之又少,像Outschool这样主打K12课外小班课的更少。

能够在美国创办这样一家课外教育公司,还要从创始人阿米尔•纳苏(Amir Nathoo)的童年说起。

出生在教师家庭,纳苏的父母很关注孩子的教育。“父母总是确保我有机会得到良好的教育,还支持我在校外的学习和探索。”

5岁起纳苏就接触了编程,“当他们看到我有这方面的兴趣时,就给我买了编程书,还安排了一位退休教授给我上计算机科学课,这对我影响甚远。”

长大后的纳苏选择创业,虽然最初创办了与教育无关的科技公司,但后来还是心系教育。2015年,纳苏拉着尼克·格兰迪(Nick Grandy)和米哈伊尔·塞雷金(Mikhail Seregine)一起创业,前者曾在教育科技公司Clever担任产品经理,后者帮助建立了亚马逊Mechanical Turk和谷歌Consumer Surveys。

“三剑客”的想法是提供校外学习,并给公司取了个让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名字:Outschool。

创业过程通常需要一次次尝试。由于对自己要做的事情不确定,不了解客户是否对这样的课程感兴趣,一开始,他们尝试着在旧金山湾区做线下课,做在线内容,并对数百个家庭进行了测试。

最后,他们决定先瞄准在家上学的群体。他观察到,对于以自我为导向的课外活动,在家上学的社区有更大的灵活性。这些家庭也更希望能找到直播小班教学。

这个创业想法在2016年转化成了硅谷知名创业加速器YC的一个名额,从YC毕业后,三剑客拿到了第二笔外部支持资金——由Collab+Sesame领投的14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在随后的两年,Outschool稳步增长,销售额从2017年的50万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600多万美元。在线小班课战略使Outschool有机会在2019年5月获得来自美国教育科技风险投资基金Reach Capital的融资。

疫情期间,实现第一次盈利

Outschool之所以能够诞生,原因之一是美国拥有广泛的在家上学群体。有数据显示,1999年到2016年,美国在家上学的学生从85万增至169万,比例也从1.7%上升至3.3%。

然而,Outschool并不仅仅满足于这个受众群体,开始扩大版图。如果一个有在校上学的孩子的家庭想要接触课外活动,想在放学后、周末或者假期想偷偷溜进学校怎么办?他们的这一想法在疫情期间得到充分验证。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突然间,直播小班课成了学生们的必需品,Outschool的客户群体也得以急剧扩大,其中不仅有在家上学的群体,还包括以往在学校上课的孩子。2020年B轮融资时,纳苏称,87%在Outschool购买课程的家长的孩子都在学校上学,不属于在家上学的范畴。

从2019年8月到2020年8月,Outschool在线教育课程服务的预订量增幅超过2000%,但激增的并不仅仅是免费用户。Outschool的2020年销售额约为5400万美元,2019年的为650万美元。由于COVID-19危机,它第一次实现了盈利。

小班型,大集市

对于小班课模式,中国教培公司再熟悉不过了,小班课与大班和1对1是最常见的三种班型。虽然Outschool主打的也是直播小班课,但就像一种植物因为生长的土壤不同,会长出不同形态的果实一样,Outschool的在线小班课与中国的也有所不同。

在中国K12在线教培市场,无论是什么班型,都主要用于以升学考试的学科培训,究其原因是升学压力大,竞争激烈。反观美国,K12期间的升学压力相对较小,Outschool之所以推出小班课,最初是因为在家上学的群体需要陪伴。

从上课方式来说,Outschool并没有研发自己的授课平台,而是利用Zoom。学生注册后,可以在网站访问日程页面,找到包含完整课堂信息的教室页面和直接进入Zoom会议的按钮。大多数课程都是在直播聊天小组中进行。

“我们都曾在工作中进行过小组视频通话,但这种形式之前在K12学习中还没有出现过。”纳苏曾说。

从课程设置上来说,Outschool的定位是为传统学校教育做补充,既提供学科课程,也提供各种各样的兴趣课。从其自我介绍中也不难看出Outschool的定位,“a marketplace providing small-group, virtual after-school activities for children”,即“儿童在线课后小组活动大集市”,通俗来说就是“大杂烩”,什么都有。

因为学习目的不同,所以课程内容也不同。内容主要包括艺术、英语、生活技能、音乐、社会研究、编程和技术、健康、数学、科学和自然、世界语言等,Outschool会根据学生的年龄和兴趣爱好推荐课程,既有传统学科、爱好、游戏和才艺课,也有用泰勒·斯威夫特的歌曲学习西班牙语的课程,还有如何成为忍者这种听起来脑洞很大的课程。

这些课程均由不同的老师自己提供,这也引出另一明显不同之处,即师资在Outschool平台上,无论在教师来源、授课内容还是授课方式上,老师都有很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Outschool的老师来自世界各地,虽然很多都曾经或正在当老师,但还有很多老师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师,而是来自其他行业,比如Outschool平台上有一位老师是曾在联合国工作的人权律师,他在Outschool上教外交、国际法和辩论课程。

而且,这些老师多兼职上课,并不是全职的。最近的C轮融资时,纳苏对TechCrunch表示,Outschool还计划增加更多兼职老师来实现增长。此外,授课内容基本由老师全权决定,主要包括一次性和长期课程,其中长期课已经从其业务的10%增长到50%。

在价格方面,Outschool的课程5美元起,平均每课时18美元。老师会根据预计的班级规模、授课所需的时间和材料,以及自己的经验和资格水平,为每位学员定价。Outschool会收取30%的费用,剩余70%会进入老师的口袋。

内容质量怎么确保?

虽然Outschool赋予老师很大的灵活性,但作为“集市”平台,它也要管理和监督。要想可持续发展,有源源不断的家长和学生,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师资和内容质量。

在师资方面,Outschool不需要老师提供正式的教学证书,但会对其进行犯罪背景调查,会挑选有教学经验和专业知识,以及富有热情的老师。之后,Outschool会提供培训和专业发展来支持他们,以确保他们在工作中尽可能做得更好。

Outschool在官网上也做了一些设置。随意点开一个课程,除了课程安排,Outschool会在页面上展示出老师的姓名、简介和履历,还会像在电商平台购物一样,显示出对老师和课程的评价。这些都是为了使自己选到好老师,学生选到好课程。

然而,虽然Outschool在尽可能确保师资质量,但没有机制是万无一失的,尤其是在教师和课程数量激增的当下。没有设置统一标准的Outschool,在管理上会遇到很大困难。

例如,有家长反映,有些老师会在事实知识点上出错,并不像其他老师那样认真,比如在一节课上,一位老师在太阳在月球周期中的位置这个知识点上犯了低级错误。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老师到Outschool的平台上,平台本身的运营能力也备受考验。疫情开始时,Outschool平台上有1000名教师,现在已经有10000名教师。“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纳苏在去年获得B轮融资时指出,“我们不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因此我们必须迅速扩大组织内的供应和质量团队规模。”

Outschool想要into school

在提到Outschool的前景时,纳苏提出了一个矛盾的想法:进入学校怎么样?

从家庭教育起家,到为所有K12学生提供补充教育,Outschool未来要做的不是拓年龄段,而是开辟一片与自己的初衷看起来相反的领地。

在中国,课后三点半一直是难以解决的难题。近期,有人提议将校外机构引入学校来解决这个问题,据了解,已经有学校引入社会机构在放学后的4点半至6点提供作业辅导和体育、棋类、科技等特色课程。

Outschool要做的与此有点类似,但也有不同。相似的是它也打算进入学校,并提供兴趣课程,不同的是其课程并非完全用于解决课后三点半的空白问题。纳苏说:“当我想到我们未来的战略时,我想到了推出新课程,进入国际市场,以及进入学校。”

Outschool可能会利用其不断增长的C端业务作为进入学区的引擎,但这绝非易事。要知道,与美国学区合作是出了名的困难,因为学校的预算通常很少。不过对纳苏来说,进入学校,增加接触学习场景的机会是很重要的。

目前,已经有学校在使用Outschool。有的学校会为小组学生选择并预订Outschool的课程,以提供自己学校并未开设的课程,通常包括艺术、实地考察之类的课程。也有学校为在Outschool上学习的学生提供学分。纳苏表示,希望在2021年早些时候增加学校订阅选项。

部分资料来源:
Outschool is an education lifeline for parents during the pandemic, Mashable.
Straight Up Conversation: Can Outschool Bring the Gig Economy to K-12?, EducationNext.
Outschool, newly profitable, raises a $45M Series B for virtual small group classes, TechCrunch.
Are these online classes taught by actual teachers the easiest way to homeschool?, USA Today.
Outschool is the newest edtech unicorn, TechCrunch.
This online learning platform keeps my child educated and entertained, SFGATE.
Outschool CEO on How to Engage Half a Million Virtual Learners, EducationNext.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估值13亿美元,这家K12公司靠小班课跻身独角兽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