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从语文老师到创业者,他认为语文学习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

作者:一辄 发布时间:

从语文老师到创业者,他认为语文学习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

作者:一辄 发布时间:

摘要:疫情后,须印教育正式开始了它的故事

头图.jpg

须印教育的办公室

芥末堆 一辄 6月10日 报道

“我以前教课时经常会想,语文这个东西它没有那么好教。”须印教育创始人任汝茂告诉芥末堆。

2016年年末,认定语文不好教的任汝茂离开高思教育,在北京创立了以研发语文课程为主的须印教育。此后三年间,须印教育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海淀区和东城区建立了三个直营校区,并作为教研产品和平台的供应商和线下20多家教培机构建立合作。

2020年3月,在始料不及的疫情冲击下,在线教育一夜之间成为风口,而传统的线下教学却遭受重创。须印教育的校区以及合作机构纷纷关门停课。但此时,任汝茂却认为市场对语文的需求还在,所以机会也还在。

于是,在2020年10月,挺过了疫情并完成天使轮融资的须印教育正式开始了它的故事。

不喜欢上语文课的孩子变成了语文赛道的创业者

故事开始的时间比想象得更早。

“在我读高中时,一个玩得很好的同桌因为谈恋爱被我们班主任要求转学,从那以后我就很排斥他,而且再没有听过他一节语文课。”任汝茂说。

没有听过课但语文成绩还不错的任汝茂最终成功报考了人大中文系,并在大学期间就进入了高思教育,教授中小学语文课程。

在授课期间,任汝茂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语文教培机构教不出一个能写满分作文的孩子

在他看来,作文的好坏取决于一个人的阅历、看问题的角度、文笔和措辞,而这些是语文辅导没有办法完成的,反而得依靠学生自己的悟性。不听课但爱读书的任汝茂也用自身经历印证了这个观点。

这个观点说明语文培优并非单靠老师就可以完成,学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但夯实语文基础、弥补中小学阶段的学习差距却是教培机构可以完成的,并且是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情

这件被任汝茂想明白了的事情也影响了之后须印教育的业务模式和课程定位。

放弃线上,押注线下

没有尝试过线上教学的须印教育在疫情爆发之后,仍然决定押注线下。

“我自己做过老师,明白大多数中小学生家长的想法,疫情虽然催化了在线教育,但是很多家长也因此认为在线教育是特殊时期的一种表现,教育最终还是得回归线下。”

任汝茂认为,在线教育对资金投放的要求巨大,中小型机构采取在线教育并非明智之举,加之目前政策对在线教育更不友好,如果开展线上课程需要顾及很多问题。权衡利弊后,须印教育决定在第一波疫情爆发后走回老路:为B端机构提供教研产品和平台,以及开设线下直营校区。

不过,公司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业务拓展,现阶段主要有三条业务线:第一条依然是为教培机构提供教研产品,这也是须印教育对自我的一个重要定位:专业的教研产品供应商。任汝茂告诉芥末堆,须印教育教研生产速度非常快,只需要大约两个月时间就可以生产出300多节课程,这是公司的一个核心优势。

第二条业务线是把公司打造的IP形象“小IN仔”融入到新开发的文创产品中,通过文创产品吸引潜在客户。这条全新的业务线源于须印教育此时面对的困境:购课的B端客户较少。

任汝茂坦言,现在须印教育掌握的线下B端机构较多,但采购课程的机构比例并不是特别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想到一个痛点,即大部分教培机构都需要礼品采购。而须印教育的文创产品正好能满足它们的需求。通过采购礼品,公司可以先将教培机构先纳入到客户系统中,争取以后实现深度的合作。

须印教育文创产品.jpg

印着“小IN仔”的文创产品

第三条业务线是在一些一二线城市开设线下直营校区,并考虑开放加盟。但任汝茂特别强调,公司不会在北京再建设直营校区,因为北京的市场已经处于一种饱和状态。目前,他更倾向南方,诸如深圳、广州等地。

当被问到完全押注线下的须印教育如果再遭疫情该怎么办时,任汝茂乐观地表示,疫情已经常态化,按照目前国家的管控力度和疫苗的接种工作来看,线下校区正常上课应该问题不大。

此外,根据调查,任汝茂发现新疆的学生对语文课的需求很大,但高质量的语文课程却少之又少,所以公司团队正计划能否在下一阶段把To B业务做到新疆。

目前,须印教育在北京市怀柔区、长沙、广州、呼和浩特和深圳(建设中)等地都建有直营校区,今年打算在广东再做4—5家直营校区,到年底跑通150家左右的B端机构,并探索课程进校业务,帮助学校承担一部分课后服务。

帮助孩子完成语文学习的前半段

用任汝茂的话来说,语文教培机构只能帮助孩子实现从0到0.5的语文学习前半段,而从0.5到1的后半段需要靠孩子自己的努力去完成

须印教育研发的语文课程“诗竹语文”正体现了“完成从0到0.5的语文学习前半段”这个想法。“诗竹语文”把讲述古诗词、中外作家故事的大语文和教授阅读、作文技巧的应试语文融为一体,课程覆盖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任汝茂告诉芥末堆,这个年龄段正是是夯实语文基础,从0到0.5的时段,等到高中再去补习语文,就已经很晚了。

翻开“诗竹语文”的课本,能看到在每一节课后练习的位置上,都附有一个小程序的二维码,通过扫码就可以进入课后作业专区,进行课后练习。AI会对课后练习的结果做出分析,并把数据及时反馈给家长和B端机构。同时,家长可以针对孩子的薄弱点从小程序中自愿购买一些时长15分钟、价格20元左右的专题课。

当提到优质语文教师稀缺、难培养时,任汝茂却说,“我还是希望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课程本身,老师在我看来只是锦上添花。老师讲得好,也是因为这个课足够好,方法论足够好,更多人是冲着这个课来的”。

与一些教培机构走语文老师名师化道路相比,任汝茂更在乎的是老师的标准化复制。他把大语文课堂形容成百家讲坛,认为语文老师难培养主要是由于大语文课对老师的个人素养以及知识储备要求极高,如果老师不是科班出身,表达能力不是特别强,整个一节大语文课是讲不下去的。

针对大语文课的这个特点,任汝茂的做法是把语文课程的要点进行拆分式讲解。

“比如我要讲李白这个人,那么我会先想到剑、酒、月亮和侠客精神这些关键点,然后再把每个关键点都用一个故事讲出来。基本上,你把这几个点讲了,孩子们就会有一个比较立体的人物形象。接着我们再去讲一些实际的东西,和应试有关,比如分析古诗的技巧、写作的方法等。”他说道。

任汝茂对于语文课的看法是:不能为了深刻而深刻。对语文课程进行拆解,不仅是为了老师容易备课,也是为了孩子能更好接受。老师容易讲,学生愿意听,这样的语文课才是好的语文课。

除了语文课程外,须印教育的课程产品还包括融合知识学习的小印创意美术课、培养逻辑思维的数理思维课和着重孩子行为习惯养成的幼小启航课。

诗竹语文课本.jpg

须印教育研发的教材

我们在用课程帮助小伙伴们规范教学

从2013年北京市教委关于中高考语文提分的征求意见稿,到2014年的新高考改革推动语文成为高考中区分度最高的科目,再到2019年部编版语文教材在全国统一使用,政策加持之下,语文这一科目的重要性凸显。与此同时,教培机构对于大语文的喊话与鼓吹也一刻未停。

可即便如此,大语文市场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状态。

任汝茂认为,未来可能依旧是这样一种情况。语文培训效果外化难,见效慢,而家长又功利心较强,希望迅速看到成效。这样一种矛盾就决定了语文教培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跑出头部机构。

在谈到政策时,任汝茂延续了一贯的乐观,“政策是在规范教培行业,我们一直都在合规经营,并且我们也在用我们的课程帮助小伙伴们规范教学。要知道,现在有很多课外辅导班的老师,他们的教学是非常不规范的,没有专门的课件和教材,而我们的教研产品能解决这一问题。政策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机遇”。

在他看来,政策并没有偏向语文,只不过是语文赛道的公司自己在做相关宣传。目前,并没有专门的政策说要搞语文竞赛,高考加分等。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语文学科的渗透率只有22%,远低于英语、数学。沙利文数据也显示,语文在K12市场仅占3%,可其中有巨大的增量市场空间可挖掘。

格局未定,一切都是机遇,须印教育故事的下一章该怎么讲,目前尚未可知。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从语文老师到创业者,他认为语文学习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