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三胎时代会来吗?深陷“鸡娃”困局的妈妈们有话要说

作者:方也 发布时间:

三胎时代会来吗?深陷“鸡娃”困局的妈妈们有话要说

作者:方也 发布时间:

摘要:受“鸡娃”式育儿影响最大的是高学历和高收入女性。

66a957023047ab004f16dfd99c3fef5f.jpg

三胎政策的到来,引发了舆论热评。不少人指出,当前的生存压力和生育成本过高,是使得生育率无法提高的关键因素。其实,除了经济因素,当下的“鸡娃”焦虑,同样是压在妈妈们心头上的“大山”。下文中,法学博士方也,分析了社会意识形态中对母亲使命暗含的的苛刻要求,以及对妈妈们在家庭、工作及身心发展上造成的负面影响。同时,她也提倡社会需要更多关爱妈妈这个群体,而妈妈自身也要学会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放开三胎”政策引起了各种热议,人们普遍认为,生存压力太大和生育成本过高,让女性的生育愿望越来越低。

但是,其实大家忽略了一个最核心的问题,那就是“鸡娃”式育儿对女性的伤害,妈妈们由此背负的心理压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这是她们抵触和恐惧生育的主要原因。

“鸡娃”是社会变革带来的育儿焦虑,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了沉重负担,这是一个谁也逃不过的世界性难题,是妈妈们肩负起了这个艰巨的任务,承受着“鸡娃”大战的血雨腥风,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

三胎时代会到来吗?妈妈们究竟会做怎样的选择?这一切的关键还是要从缓解妈妈们的“鸡娃”焦虑着手,这需要政府、社会和家庭各个层面的努力,除了政策大环境的改善,理解、关心和帮助妈妈们也很重要。

“完美母亲”的核心是“鸡娃”

全世界奋战在“鸡娃”第一线的都是妈妈们,而且无论阶层、学历、性格,只要涉及到孩子的教育,妈妈们会不由自主地进入“鸡血”上身的统一模式。

为什么爸爸们能置身事外?他们显得淡定平和,尊重孩子的快乐和自由,在亲子冲突中往往成为孩子的保护神和避风港。

有人说是因为妈妈们好攀比,或者是因为原生家庭的伤害,想让孩子实现自己未能实现的目标,把孩子当作“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

当我们追溯“鸡娃”历史时会发现,“鸡娃”不是妈妈们个人自由意志的选择,而是社会经济结构变迁带来的母职重构,是当今社会意识形态对“完美母亲”的要求。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教育成为阶层流动的通道,因而也成为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养育一个学业成功的孩子开始成为广大中产家庭的核心目标。

彼时欧美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教育领域普遍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教育从公共产品逐渐趋向私人化,呈现出家庭投资、家长介入、自由择校的特点。

中国的教育体系也有择校制度,对优质教育资源的争夺异常激烈,上不了好的小学,就影响中学选择;进不了好的中学,就可能考不上好的大学。

激烈的入学竞争使得儿童养育标准一再推高,教育开始变得“鸡血”起来,社会各阶层的家庭教育投资在增加,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也在增加。

6854b912cf65434f7ad337e1ae06496f.jpg

中国式“鸡娃”逐渐浮上水面,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层层加码地给孩子报课外班,以获得名校竞争优势。

美式“鸡娃”的学术名词是“精细化育儿”(intensive parenting),从上个世纪70年代流行于上层阶级而逐渐过渡为中产育儿模式。

社会学家Sharon Hays在1996年的《The Cultural Contradictions of Motherhood》中如此描写道:“以儿童为中心,由专家指导,充满情感,劳动强度大并且在经济上是昂贵的”。

随着“鸡娃”式育儿的流行,大众文化和主流媒体重构了社会对母职的要求,将母职和子女的学业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完美母亲”的核心任务是养育一个学业有成的孩子。

2016年《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中有这样一组数据,66.9%的妈妈承担了家庭教育的主要工作,爸爸承担主要工作的家庭占比24.7%。

488ac1fa976878209f38ff34409ca800.jpg

为什么“鸡娃”的重任是由妈妈们承担呢?

以研究“精细化育儿”著称的美国心理学博士Holly Schiffrin指出,从生物学和进化论的角度,母亲一直是被视作孩子最好最理想的照顾者。

另外一个原因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Gary Stanley Becker所说的,“男性在职场通常比女性有更好的收益和晋升前景,妇女职场的时间价值可能是较低的,因而更愿意将时间投资于家庭。”

由于母亲被赋予“鸡娃”的使命,Sharon Hays又将“精细化育儿”又称为“密集母职”(intensive mothering), Holly Schiffrin博士等人对“密集母职”的深入研究发现,“鸡娃”式育儿的社会标准对母亲的要求极其苛刻,“完美母亲”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首先,母亲必须以孩子为中心,应当始终将孩子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以孩子身心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为此甚至应当放弃自己的需要和利益。

其次,母亲必须始终给孩子最好的,母亲要阅读各种育儿文献,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陪同孩子,还要花费大量的金钱让孩子参加课外活动,不断刺激孩子的智力和身心发展。

“鸡娃”时代的育儿标准是绝大部分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也让全世界的妈妈们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困境。

一方面,她们殚精竭虑、战战兢兢、竭尽全力地履行“完美母亲”的文化规范;另一方面,不切实际的社会期待让焦虑和内疚时刻伴随着她们。

孩子学业成功是衡量妈妈的标准

在“鸡娃”式育儿的重压下,母亲的温柔、慈祥、包容的传统形象在逐渐消失,而代之以“焦虑不安、高压强势”的“鸡血”妈妈们不断涌现。

国内将“鸡血“妈妈称为虎妈,她们时刻关注着孩子的成绩排名,不断地给孩子施加压力,控制孩子的学习和生活。

北美的直升机妈妈们则是时刻盘旋在孩子的上空,严密监控孩子的一举一动;而那些割草机妈妈,恨不得随时清除孩子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障碍。

虽然中外母亲日常的“鸡娃”操作有所不同,但她们的一个共同点是脾气越来越差。

国内一些媒体调查发现,中国家庭普遍呈现“严母慈父”模式,孩子们都很怕妈妈生气,因为无论是生活琐事还是学习问题,很容易触发妈妈们的焦虑情绪,从而引来狂风暴雨。

外国妈妈们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美国大学招生官在媒体上声称,高中生常常会在大学申请书中控诉他们的直升机妈妈,讲述他们忍耐妈妈坏脾气的艰辛经历。

纽约大学教授 Ellen Galinsky曾经将七年级以下和七年级至十二年的孩子分成两组,让他们给妈妈们的各种表现打分,两组得分出奇一致的就是,“妈妈们的脾气控制”得了最低分。

d057baaa55ad8b44c37d87ed1e4da00b.jpg

很多人批评妈妈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差,非要强行把普通孩子往上拔高,从而导致焦虑和情绪失控。

妈妈们对孩子的学业失败确实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这不是因为妈妈们不切实际,而是我们的社会文化将育儿“失败”视为母亲的问题。

教育私化背后的逻辑是家庭要为孩子教育的失败负责,而母亲作为教育的承担者自然被看作应该为孩子的成败负责。

而且主流的“密集母职”意识要求妈妈们始终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要让孩子获得成功。

甚至国内有学者的研究还证实孩子的学习成绩和母亲的表现呈正相关。

当我们将孩子学业的成功作为判断母亲是否合格的标准,妈妈们就背上了一个输不起的包袱。

在这种压力驱使下,普通孩子的妈妈们不能认命,只能不惜一切代价要让孩子优秀。因为在妈妈们看来,自己失败也就算了,但假如因为自己而影响孩子的前途和命运,那不仅对不起孩子,自己也是个失败的妈妈。

这一点也得到了理论研究的证实,Holly Schiffrin博士认为,母亲不仅是“精细化育儿”规范的被动接受者,而且她们还可能试图积极调节这种社会压力,当她们感到母亲的价值受到威胁时,可能会触发各种措施来应对,以成为一个“完美的母亲”。

09ead79c5b2906ba9674fba8f83377f9.jpg

大量的校外补习机构也给了妈妈们一线希望,他们摸透了各种考试和竞赛的套路,尤其是在小学阶段,通过学得早和学得多,效果尤其明显,感觉似乎人人都可以赢在起跑线,这就进一步助长了妈妈们的“鸡血”欲望。

“鸡娃”是一项系统工程,妈妈们不仅要费尽心思收集择校补习竞赛的信息,而且还要定制个性化的学习路线,同时还要监督实施这个教育规划。

“鸡娃”也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妈妈们的智商和情商随时会遭到四面八方的暴击,需要顽强的毅力才能在“鸡娃”大战中愈战愈勇。

陪伴孩子写作业对妈妈们的知识水平、沟通能力、情绪控制能力是极大的挑战,稍有不慎就会陷入“鸡飞狗跳”的局面。

各种家长群既是宝贵的“鸡娃”信息的重要来源地,也是焦虑情绪相互感染并放大的地方,“顺义妈妈”和“海淀妈妈”让多少妈妈自叹不如、焦虑不安。

最大的挑战来自各种补习机构,他们熟谙家长心理,不断制造需求焦虑,句句话敲中家长的心坎,分分钟让你心甘情愿、迫不及待地掏钱报名,妈妈们一不小心就会被割韭菜。

家里还有一位对“鸡娃”形势缺乏了解的爸爸,知识和信息跟妈妈们不在一个层面上,除非对他们进行“鸡娃”知识普及,否则无法平等和理性的对话。

妈妈们孤军奋战在一条不允许失败的独木桥上,焦虑和内疚将她们的温柔和耐心一点点磨去,让她们的母爱变得窒息又强势。

9b19bcd735e1df259f027e7ee4af0294.jpg

事业和家庭怎么选都是错

传奇校长张桂梅改变了大山里女孩子的命运,因为拒绝了当全职太太学生的捐款,而引起媒体关于全职太太社会地位的热议。

在我们主流的社会意识中,女性应该事业和家庭兼顾,而全职太太并没有增加国民生产总值,也没有为家庭创造价值,是在拖“独立女性”的后腿。

但是,与此同时,“鸡娃”式育儿相当于一份全职工作,需要妈妈们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情感。而且按照“完美母亲”的社会标准,为了孩子的成功,妈妈们应当牺牲自己的生活和事业。

正如美国社会学家Martha Beck在她1997年出版的《Breaking Point: Why Women Fall Apart and How They Can Re-Create their Lives》一书中写道,“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矛盾的,一方面,女人被要求应该为自己的家庭而牺牲自己;另一方面,女人被教导要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出类拔萃。”

这使得女性在“完美的母亲”和职业野心之间陷入无所适从的两难境地:无论怎样选择都不会让社会和家庭满意,自己也逃不过内疚和焦虑。

df17613d43cab40315b0595b91f6c049.jpg

社科院学者杨可在2018年发表的《母职的经纪人化——教育市场化背景下的母职变迁》一文中,通过访谈北京中产家庭发现:

有些妈妈保持事业和家庭的边界,对孩子的投入没有那么多,如果带来孩子学业失败的后果,这些妈妈会因此内疚,周围的人也会指责她们失职。

有的妈妈选择消化了这个边界,强调母职付出,一心扑在孩子身上,可是在社会大众意识中,这个女人没有自我,她们甚至会被嘲笑和看不起。

尽管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如此苛刻和不现实,大多数妈妈们还是在职场和家庭两个跑道上全力奔跑着,在事业和家庭之间艰难地平衡着。

但是,“鸡娃”式育儿还是在不断地吞噬着女性事业发展空间,影响着女性的职业抱负,很多妈妈为了孩子不得不减少工作投入甚至重新规划人生。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11.6%的职场妈妈在婚育阶段被调岗或降薪;26.3%的职场妈妈曾因为照顾家庭被迫放弃事业。20.3%的职场妈妈因为家庭而影响晋升。

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根据经济学家的研究,受“鸡娃”式育儿影响最大的是高学历和高收入女性。

dc8859656ee21cd16e092e388e086e8f.jpg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经济学家Valerie Ramey等人发现,受过大学教育的父母在孩子教育上花费的时间最多,工作与家庭的平衡更加困难。

按照韦尔斯利学院的经济学家Sari Kerr的统计,在大学毕业刚开始工作时,男性和女性的报酬几乎相等,但是性别工资差距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大大增加,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在25岁时的收入大约是男性的90%,在45岁时的收入大约是男性的55%。

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Marianne Bertrand解释道:高学历和高收入的女性很可能嫁给了同样学历和背景的男人,忙碌的事业和养育孩子的重任,使得双方在家庭时间分配上产生很大冲突,结果是通常是母亲减少职业投入时间甚至退出工作。

女性逐渐走出家庭,获得和男性在职场上平等竞争的权利,这是几代女性主义者付出巨大努力才终于实现的目标,但是,“鸡娃”式育儿显然影响了男女平等的进程。

深陷焦虑的妈妈们

“中年老母亲”近年来已经成为新媒体的高频词,背后是“鸡娃”时代妈妈们的心酸、疲惫、烦躁和崩溃。一些自嘲和吐槽“中年老母亲”生活的公众号受到热捧,那些絮絮叨叨、家长理短,看似没有精神营养的文章大行其道,其实是妈妈们在抱团取暖,在宣泄焦虑的情绪。

尽管妈妈们并不全面认同“完美母亲”的社会要求,但是,主流的“密集母职”意识形态已成为一种内化的自我评价体系,让妈妈们时刻感到有一种隐形的压力,她们需要情绪释放。

新冠大流行以来,《纽约时报》为母亲们提供了一条电话热线,供她们私下表达她们的焦虑和不安,著名的育儿专栏作家Jessica Gros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天之中就有数百人打电话,她们中许多人尖叫大喊,认为自己不是个“完美的母亲”。

“鸡娃”式育儿对女性的心理健康已经造成了很大影响。Holly Schiffrin 博士指出,当今太多女人陷入了“完美母亲”的陷阱,她们认为,要成为好母亲,她们必须“牺牲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

a615bea775ad68fe461cac9dd83dfc00.jpg

各种统计数据让人深为担忧,因为妈妈们已经成为抑郁症、焦虑症的高发人群。

2018年发布的《中国妈妈“焦虑指数”报告》,一半以上的母亲近期感到明显焦虑。其中,超四成母亲处于“中度焦虑”,超一成母亲处于“极度焦虑”。

根据《The 'Better' Mother? How Intense Parenting Leads To Depression》一文披露,美国约有23%的母亲处于抑郁状态,这比普通人(这一比例约为6.7%)的抑郁症发病率高得多。

妈妈们需要从“完美母亲”的捆绑中解脱出来,社会、家庭和个人需要理解、关心和帮助妈妈们。

养育孩子的重任应当由父母双方共担,父亲应当更多地参与孩子的养育,从而缓解妈妈们的压力。

妈妈们需要在家庭和事业之间保持一个边界,要毫无内疚地追求自己的职业目标。同时,妈妈们必须在心理上解放自己,认可自己的“不完美”

作为母亲是要尽力为孩子们提供最好的东西,但是我们是有自己的局限性的,我们不是超人,我们无法保证孩子的学业一定成功。正如临床心理学家Paula Bloom表示:“我们必须克服自己做不到的焦虑。”

3a422655895aae4fab93f419026c2676.jpg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我们整个社会需要提高全职妈妈的尊严感。

各种数据统计显示,全职妈妈是最焦虑的,尽管没有工作上的压力,但她们的生活并不轻松,除了教导孩子和处理家务,还要承受经济压力和家人乃至社会的不认同。

根据盖洛普(Gallup)最近对60,000多名美国妇女进行的民意测验,全职妈妈们更有可能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而《中国妈妈“焦虑指数”报告》发现全职妈妈高居焦虑榜的第三位。

心理学家Kristin Calverley博士说,最不开心的全职妈妈是那些想工作但不能工作的妈妈。“这些妇女比那些选择不上班并选择留在家中的妇女更加沮丧。

女性牺牲自己的事业选择留在家中是应当值得尊重的,女人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她能挣多少钱,而且女性的领导力还应该包含养育孩子和家庭管理。

是妈妈们一直承受着社会变革而带来的育儿焦虑,而社会主流意识对她们的责备多于理解,挣扎在“鸡娃”困境中的妈妈们真的很需要社会和家庭的理解和关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方也,编辑喀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外滩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外滩教育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三胎时代会来吗?深陷“鸡娃”困局的妈妈们有话要说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